心尖宠爱:老公太黏人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心尖宠爱:老公太黏人

评分 10
作者:乔婉婉
分类:仙侠
评语:简单来说这就是一个互宠的甜文
17526次点击 / 2021-04-07 06:19:27

传闻,他是暗夜帝王,权势遮天,富可敌国,有隐疾。却,明明对她一见钟情,巧取豪夺。“苏医生,娶我。”“真的对不起,我有孩子了。”“正好,我生不出孩子。”“……”新婚“如果不是王总一定要求是干净的,这种好事根本就轮不到你。”。



原本沉睡着的男人听到动静,突然睁开了眼睛,翻身站了起来。

“要是你敢不答应,我就立刻让爸爸断了你哥哥的医药费,拔了呼吸机让他等死。你自己看着办吧……”

房间里面很暗,满床凌乱,衣服扔了一地。

男人声音低醇就像是上好的大提琴,性感撩人。

这个男人她认识。

苏沫沫以为这一切都是苏晴天的安排,却没想到背后竟然是父亲出的主意。

苏晴天笑得一脸得意,乖巧无比的坐在父亲苏振刚身边,“爸,这一次还真是意外的收获。你放心吧,这一次苏家的经济困难很快就能解决了。你养了这个女儿这么多年,总算是替苏家做了一点贡献了。”

她前脚刚刚离开,隔壁房间的大门就被打开了。

苏家。

房间里,那一股暧昧的气息还没消散,男人依旧在沉睡。

“让她平时装的冰清玉洁的,现在变成残花败柳,我看她还拿什么出去卖弄风,騷,勾引书景哥哥。我猜她现在还在做春秋美梦,等着我们出钱给她那个活死人哥哥看病呢!真是想得美!”

“苏沫沫,怎么说我们也是同父异母的姐妹。只要你替我陪了王总一晚上,我就能够嫁入豪门了。”

这……高大歆长的身姿,还有声音,根本就不是那个又矮又丑又肥又老的王总!

她小心翼翼脱掉浴袍,蹑手蹑脚的爬上床。

“……咯哒!”

这个男人她认识。

苏晴天为了嫁入豪门,竟然给她下药,把她送到一个又老又丑的男人床上!

勉强能够看到身边躺着一团黑影,正背对着自己睡着了。

苏晴天心底陡然一惊。

苏沫沫脸色惨白的站在门口,单薄的身体摇摇欲坠。

[展开]


心尖宠爱老公太黏人txt下载书包网  心尖宠爱老公太黏人txt下载百度云  心尖宠爱:老公太黏人 小说  心尖宠爱:老公太黏人全文免费阅读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我要推荐
166人推荐
我来评分
569人评分
加入收藏
1579人收藏
本书作者
查看详情 >
乔婉婉
乔婉婉
大神作家
热门评论
乔婉婉
你敢不&你自己

“要是你敢不答应,我就立刻让爸爸断了你哥哥的医药费,拔了呼吸机让他等死。你自己看着办吧……”

乔婉婉
站在总&。

苏沫沫站在总统套间的门口,耳边回响着苏晴天刚才说过的话。

乔婉婉
猛地扑&……

黑暗中的男人,像一只猎食的狮子看到了猎物,猛地扑了过来……

猜你喜欢
妖孽病王毒医妃
12441 人在追
《妖孽病王毒医王妃》关于的一本奇幻小说,主要讲林瑾瑜,萧寒,蓝氏,总穆间的事迹。妖孽病王毒医王妃约50000字,欢迎在线阅读!
倾国倾城千秋月
14650 人在追
夜轻歌曲,北月国闻名字遐迩的废柴,皇城第一丑女,死于非命,身败名字裂。凤眸睁开时,来自王者雇佣兵的灵魂把主宰这具身体,天地之间风起云涌。废物?练绝品丹药驯百兽之王谁和争锋,乾坤尽在素手中。丑女?谁又那知不堪之下是何等的倾国倾城风华绝代。这一生,她风华尽显,以天才之名字,艳照杀天下!凤凰涅
夜半钟声:鬼夫来敲门
《半夜钟声:鬼夫来敲门》是鲸鱼最新写的一本推理灵异类小说,本小说的主古代曦,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因为要生祭奠鬼王,我被村庄里面的人钉在了棺材里面,可鬼王没等来,却先被一只男鬼强上了,更可怕的是,后我竟遭遇了各种灵异的事,而生活也自此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重重迷雾背后,真相到底是什么? 半夜钟声,是鬼在敲吗?...“所以说,第一批来寻宝藏的人的惨死……以及后面发生的一系列事情,都是你做的?”我问道。。
财色无双
4950 人在追
财色无双仗剑疯疯狂歌曲曲最近章免费阅读,《财色无双》小说是仗剑疯疯狂歌曲曲的原创小说作品。 她是威震国际的武学宗师,武道神话,1人破千军;她是温文尔雅的古玩大家,赌石赏画画,收藏富可敌国!她是李文,凭借点金圣手阅遍李文如同嚼蜡似的吃着四块钱一个的鸡蛋饼,坐在车水马龙的路边,看着马路对面那排高档餐馆里的一个个满面春风的食客,李文渐渐的目光呆滞,陷入了沉思。。
强宠成瘾:娇妻有点甜
主人公叫做做夏天晴阙子期间的作品叫做做《
校园绝品狂少
1044 人在追
给大家提供校园极品狂少免费阅读,校园极品狂少无弹窗全文章节已经出了,校园极品狂少最新章节列表如何看?这是由作者秋叶梧桐所著的一部超级火爆的现代都市小说,小说校园极品狂少全文讲述了主苏林意外获得异能,看他会凭借这一奇遇有怎么的崛起呢?他将会怎么使得各色美女纷至沓来…“啥!”唐子臣难以置信的看着王强,汗颜道:“这么无耻的话,真是我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