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住人是小说家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同住人是小说家

评分 10
分类:科幻
评语:文章剧情曲折,感情丰富,引人入胜
28362次点击 / 2021-09-30 16:57:46

祖母的房子里竟然住着一个怪异男子。“为什么,你竟然是小说家?”曾写过那么温暖的的文字,曾在心里默默的不喜欢过的作者,为什么会是占别人房子的宅男。这是一个关于更年轻小说家渐渐逐渐成熟慢慢长大,而且帮组一个孤独的症女孩顺利走入社会的生活现实题材故事。林然坐在窗台前的书桌旁,一手支撑着下颌,一手端着流出深紫色墨水的钢笔,这个动作他已经保持了将近四十分钟。。



“就按照出版社的意思继续推进吧。”林然主动回复。

他在等待,等待编辑说些与现实有关的话,半夜发来消息绝不可能是心血来潮想要赞美一个无足轻重的作者。

为娇妻所累而壮志未酬的菲茨杰拉德也曾有过这样的心情,整整一个白天的时间,勉强写出100个字,当天才作家托马斯·沃尔夫拜访他时,他为沃尔夫轻松自如地说出自己已经写了五千字而尴尬不已。

“嗨,然,你才写了五年吗?”

甚至可以说不算什么大事。

时针来到夜晚十一点三十分,雨声扣窗,林然的心情也和雨声一样嘈杂。

如此烂漫的紫藤想来是在春季,茎蔓蜿延屈曲,荚果迎风摇曳,经过调色后,整个照片给人一种收敛且神秘的美感。照片上的亚萱看起来并不十分年轻,林然对女性的年龄很不敏感,尤其现在有了美颜和堪比整容的化妆术之后,林然对女性的年龄更是一头雾水,照片上的亚萱年纪看起来在23-33之间,和幽暗的紫藤花一样,亚萱的脸色苍白中透着一种神秘的气质,加上那件深青色连衣长裙,与背景色调相得益彰,彼此加强了一种神秘和内敛的气息。

终于,该来的消息还是来了,不管夜多黑,它也不会和建筑一样消失在黑夜中,不管雨多密集,它也不会被遮掩。

既然是新人的第一本书,林然做梦也没有想过能够大受欢迎,更没有想过有朝一日自己也能有这样的运气。正如之前所说,一切都是梦一般。

“可以算是天赋异禀了吧,记得你说过,即将出版的那本书是三年前的作品了,也就是写作第二年的时候吧。”

椅子周围成堆摆放着书,一直延伸到入门处,这些书是上一周搬到这里来之后还未及时整理的,此刻成了一块块沉重的石头,霸占了将近20平米的书房地面。

“由于现在文学类新人作品非常难卖,包括出版《三体》的重庆出版社都不想做原创了,文学类选题的出版环境对新人的确不太友好。”

不论怎样都不想停笔,可是初心之类的,似乎已经沉默在雨中,成了雨雾里捉迷藏的精灵,躲在云彩里的水珠。它在,却不愿露脸,不愿回家,而它原本的家,那个心灵狭小密室里一团棉絮取代了它,成了新的主人。

这里明明是一个热闹的地方,心灵却因为无法让称之为灵感的东西流动起来而陷入苦闷的泥沼,于是连带着讨厌起房子来。

最近这段时间,林然一直在想,自己这样算是陷入所谓的“创作低谷”吧,始终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即将开始的故事,这种状态是心脏里住进一团棉花,她看似柔弱无还,却时时刻刻蚕食作者的心灵。

也许,该到了直面生活的时候吧,可谁又真的有直面生活的勇气呢?

“好好,感谢理解,明天我就去安排合同修改的事,不早了,然也早点休息吧,晚安。”

是的,一旦这样的怪物住到心里,生活的摩天轮就变得外表光鲜,内里腐烂停滞,好像大脑和灵魂都在生锈。

几个字,有时候就能拯救一整天的颓丧,让一个小作者能安心入睡。

失眠又没有被灵感之神眷顾的夜晚,钟声也变得比平时更低沉且清晰。

[展开]


多人小说家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我要推荐
166人推荐
我来评分
569人评分
加入收藏
1579人收藏
本书作者
查看详情 >
克苏鲁的幻影
克苏鲁的幻影
大神作家
热门评论
克苏鲁的幻影
和往常&无法立

和往常一样,已经放弃继续寻找文字的大脑即使躺在枕头上也无法立刻安静下来,已经活跃起来的大脑皮层,仿佛是一个正在舞蹈的少女,旋转、跳跃,丝毫没有睡意。

克苏鲁的幻影
,当初&么说的

怎么说都像是一个新人编辑,当初自我介绍的时候似乎也是这么说的。

克苏鲁的幻影
何事情&了。”

“然,我是亚萱,这本书就由我来配合你完成吧,关于书的任何事情然都可以和我聊聊,我啊,卖给你了。”

克苏鲁的幻影
路人一&但真正

说起来,虽然之前有一位引路人一般的男编辑,但真正意义上自己作品的第一任编辑正是亚萱。

克苏鲁的幻影
的人,&雨如注

好在,自己是一个不用出门的人,即使大雨如注似乎也与他没有任何关系,只是第二天要上班的人,不论是开车或是选用公共交通都不免麻烦一些。

克苏鲁的幻影
价值的&父母意

因为没有写出多少有价值的文字而失眠还是因为心不甘情不愿地听从父母意见独自搬回老房之后内心落寞孤寂?

克苏鲁的幻影
萱说话&不出话

林然仍旧记得一年多前第一次和亚萱说话时自己无比尴尬地说不出话来,最后,从语音聊天转为文字消息后,才纠结不定地挤出几个字来,简直比写一段能用的小说段落更难。

猜你喜欢
第四章偷人,她偷谁?
第二天清晨,宁静的清晨在吵骂声混杂着鸡鸣狗吠中拉开了序幕。一时嘈杂不已。“你个烂嘴,你闺女才偷人,你全家上下偷人。”“你全家才偷人,你闺女什么货色我们都知道,跟张东扯不清,谁知道是不是干了什么。”“呸,你个烂嘴,张东长那个批样,我闺女看得起一时嘈杂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