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栖南枝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凤栖南枝

评分 10
作者:沈半闲
分类:穿越
评语: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
22576次点击 / 2021-10-03 16:35:42

【正文已完结啦】【新书《魔君是我徒弟》已发布最新。】【文案】:永明二十年,废材王妃被人坑死后,一夕复活。正当她很庆幸自己藏了点私房钱,也可以和王爷远走高飞,不需要再被人坑死一次的时候,她意外发现她成亲六年的夫君居然被另一个人穿了?自此她带着冒牌货夫君边寻夫,边教诲冒牌货保命。(冒牌货的身份要藏忍不住了怎么办?)冒牌货一一咬牙:“我提交申请提前转正!自此你是我媳妇儿!”废材王妃:“……???谁是你媳妇儿?”(冒牌货向我告白了怎么办?)废材王妃:“我先躲一躲……唔!!!”亲之后打个打招呼!(仇家找登门了怎么办?)冒牌货:“媳妇儿!操那封虚假到能一眼就识破的密函竟然就变成了罪证。何婧英怎么也不明白,徐婉瑜也不算笨,怎么就有这么大的勇气。敢把她堂堂王妃绑在床上。。



“阿英姐姐,阿英姐姐,你怎么样?”杨珉之艰难地转过头。

何婧英在遇到萧昭业后,可谓是顺风顺水。萧昭业敬她,爱她,舍不得让她受半点委屈。

徐婉瑜疯狂地尖叫道:“他不放过又怎么样!他不得不!”徐婉瑜抚摸着自己的小腹:“徐太医看过了,这是个皇子呢。皇上年事已高,身体不愈,对王爷来说,皇上要是死了,太子就会登基。那王爷就是太子。太子之位与皇嗣,哪个不比你何婧英重要?”

轰隆一声,一根柱子朝着何婧英砸落下来。杨珉之扑过去将何婧英护在身下,烈火从延着柱子爬了上来,在杨珉之的背脊上燃烧。

杨珉之挣脱开何婧英的手,颤抖到:“走不了了……到处都是火,走不了了。”

萧昭业静静地依靠在何婧英的胸前,低声说道:“阿英,我来晚了。”

合该是她的错。过了几年安逸生活便忘了这个世间本来就该是险恶的。

何婧英终于挣脱了封住自己嘴巴的布条,把堆积在自己心头许久的话终于咆哮了出来:“徐婉瑜你是不是有病?你想要做王妃,你便凭自己本事把这个位置拿去!原本你不杀我,生下孩子也是南郡王府的长子,可你杀了我,你以为昭业会放过你吗?你就不怕连累了你肚子里的孩子吗?”

何婧英着实觉得对不起列祖列宗。他们何家,帮着兰陵萧氏打下半壁江山,为的是天下太平。这是多么伟大的志向啊。愿以家族几世的功德荣耀,换取江山百姓的一夕安稳。可现在她却因为自己的不争气,把京城里最有权势的一个王爷害死了。

说罢徐婉瑜将懿月阁的烛台推倒,那早已被火油浸满的地毯,瞬间便燃烧了起来。

淳儿被何婧英严肃的神情吓了一跳,结结巴巴地回道:“这么早,王爷应当是刚起身吧……”

现在,她唯一想做的,就是好好和萧昭业在一起。既然上天给了她重生的机会,她就想要去选择自己真正想过的日子。

何婧英身旁的杨珉之终于醒来,正好目睹了这一幕,怒吼道:“你干什么!你这样会遭报应的!”

何婧英看着徐婉瑜,只觉得她一脑袋里都是糨糊。自己怎么就栽在了这么一个人手里?不由得更加恼怒,骂道:“王爷不喜欢你心思重,要不是你胡乱服药装病,又如何会胎死腹中!你以为我死了你就能坐上王妃的位置吗?”

她若是重生了,那萧昭业呢?

忽然一个身影从徐婉瑜身旁掠过,直直冲进火海。那冲进火海的人正是萧昭业。徐婉瑜的狞笑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嫉妒,愤怒,慌张,恨!萧昭业就这么不管不顾的冲进去了!甚至没有看她一眼!甚至……没有杀了她!

若非要说徐婉瑜的底气在哪,也就是王爷萧昭业今日一早便去乱石岗剿匪了。

太冷了,浓烈的睡意袭来。何婧英的眼皮越来越重。何婧英心中无奈道,看来老天是不给机会让她找着自己的夫君再走了。

“火灼天,冰寒城。尸不蠹,肉不腐。”

[展开]


凤栖南枝txt百度云  凤栖南枝凌雪薇全文免费阅读  凤栖南枝小说  凤栖南枝百度云  凤栖南枝好看吗  凤栖南枝沈半闲  凤栖南枝大结局  凤栖南枝全文免费阅读  凤栖东南枝  凤栖南枝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我要推荐
166人推荐
我来评分
569人评分
加入收藏
1579人收藏
本书作者
查看详情 >
沈半闲
沈半闲
大神作家
热门评论
沈半闲
,手腕&要赶快

何婧英惊慌地挣扎着,手腕上的绳子深深地嵌进肉里:“珉之,我们要赶快出去。”

沈半闲
明白,&笨,怎

那封虚假到能一眼就识破的密函竟然就变成了罪证。何婧英怎么也不明白,徐婉瑜也不算笨,怎么就有这么大的勇气。敢把她堂堂王妃绑在床上。

沈半闲
婉瑜只&觉得何

“住口!”徐婉瑜只觉得何婧英那瞪着自己的双眼,竟然让自己有些心虚。“你以为你是谁!你不过是个虚有其表的将门之女罢了!论家族,论样貌,你又哪点比得上我?”

沈半闲
婧英说&身火海

徐婉瑜好笑地看着何婧英说道:“谁说是我杀了你?王妃何婧英与杨珉之私通,不小心碰翻了火烛,葬身火海。你连葬入皇陵都不配!”

沈半闲
杨珉之&我还能

杨珉之有些乏力地从床上滚下来:“那个贱人给我下了蒙汗药。不过我还能走。”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