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妇从良记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毒妇从良记

评分 10
作者:帘卷朱楼
分类:科幻
评语:故事不落俗套,但是男女主描写细腻,富有感染力
24961次点击 / 2021-10-06 14:05:47

如愿以偿成了那人的续娶,她尽心尽力教养子女,照看后宅;哪知丈夫成就大业后,骂她为毒妇,并妻妾位置交换。复活后,吃一堑长一智,她再敢肖想她人丈夫。最后娶狠毒奸诈的他。他道:你太过良善,怎斗得过那些毒妇们。因为后宅无一姬妾。果是小恶见大恶,方显露出自己的良善来。————————-复活女VS再次穿越复活女,实际上是狠毒女配男配大爬起来的故事!就这样阴沉了一整天,夜幕降临,天终于像被撕裂了一个口子,一时电闪雷鸣,狂风大作,雨便如直接自天上倾盆倒下一般。。



自己手中有人,自然好行事,以后众妃为争皇后太子之位,必少不了,有一支完全听命于自己的死士,若真有万一,也好有个准备。

贤王妃忙道:“你既然是他亲叔叔,你百年之年,他祭奠也是该当的。”

安乐王却只管看着贤王妃小腹,半响,问道:“几个月了?”

“那也是你这个作母亲的,教的好!”楚嬷嬷笑道,本想夸奖她母子情深,忽又想起一件事来,不由看看王妃,张了张口,却没说出话来。

安乐王这才笑道:“关于那银子……”

安乐王忽如噬血的凶残猛兽一般,直盯着贤王妃,贤王妃知道李侧妃是他心中的禁忌,但是做为将要母仪天下的她,不想手中再沾人命,见安乐王如此神态,贤王妃虽硬撑着与他对恃,面上却仍是流露出惧意来。

楚嬷嬷听了,眼泪差点儿流下来。

李皇后轻轻嗯了一声,二人静静拥在一处,说不尽的情思缠绵。

当年太子与安乐王可没少搜刮民脂民膏,故才失了民心。

楚嬷嬷已经挡在王妃前边,喝道:“是什么人,吃了熊心豹子胆,竟敢在贤王府放肆,还不出来!”

楚嬷嬷暗悔不该说出来,引得王妃伤心,忙笑着劝解道:“再怎么着,她也是个侧妃,将来事成后,您就是皇后,她顶了天也就是个贵妃!况且还有桂哥儿在呢,到时桂哥儿成了太子,再做了皇帝,您可就是太后了!”

就这样阴沉了一整天,夜幕降临,天终于像被撕裂了一个口子,一时电闪雷鸣,狂风大作,雨便如直接自天上倾盆倒下一般。

安乐王笑了笑,转身坐回去,啧啧道:“瞧你们怕的,其实我真不象别人说的那样阴狠恶毒!”才怪!

大齐永兴元年的一个秋日,没有往常的秋高气爽,蓝天白云,整个天空布满了厚厚的、低低的云,太阳只躲在乌云后面,越发显得整个世界浊黄一片,似是在预示着这一日的不平凡以及将要到来的血腥场面。

这是要算帐了,贤王妃忙辩解道:“我也是为了李侧妃!当日你那侍妾无故挑衅李侧妃,使我贤王府面上无光,我才出手教训的,哪里想到她当天就小产了!”

贤王妃只想赶紧打发走这个瘟神,忙道:“我会帮他记着的!”

楚嬷嬷已经知道贤王妃要说什么了,忙拉了贤王妃一下,眼前这位可是个狠辣的角色,还是少激怒的好!

安乐王又道:“那我给他取个小名吧,也算是父子一场。”

贤王妃哦一声,道:“怪不得呢,我说安乐王怎么跑到贤王府自投罗网来了,原来是没见到我家王爷,今日你冒死前来,怕是要失望而归了!”

[展开]


小说毒妇从良记  毒妇从良记讲的是什么  毒妇从良记好看吗  毒妇从良记男主是谁  毒妇从良记沈秋君  毒妇从良记帘卷朱楼  毒妇从良记txt 网盘  毒妇从良记txt下载  毒妇从良记免费阅读  毒妇从良记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我要推荐
166人推荐
我来评分
569人评分
加入收藏
1579人收藏
本书作者
查看详情 >
帘卷朱楼
帘卷朱楼
大神作家
热门评论
帘卷朱楼
内侍,&一面不

偏此时有不开眼的小内侍,前来向永兴帝禀道:“德妃娘娘不肯用药,非要见陛下一面不可。”

帘卷朱楼
安乐王&子一场

安乐王又道:“那我给他取个小名吧,也算是父子一场。”

帘卷朱楼
点头赞&给你!

安乐王点头赞许道:“你明白就好,我手中还有一大笔银子,也可以给你!”

帘卷朱楼
点被安&表象所

贤王妃急忙护住小腹,她差点被安乐王的表象所迷惑,竟忘了眼前这可是一匹恶狼,而他唯一的子嗣却是死在自己手中,难道他要为自己的孩子报仇?

帘卷朱楼
道他是&打李侧

贤王妃看着安乐王眼中的凶狠,知道他是警告自己不许打李侧妃的主意,忙笑道:“我为什么要自己手上沾血腥呢,多一事自然不如少一事!”

帘卷朱楼
,携手&,更显

帝后一同自大典归来,携手来到中宫,李皇后长相清秀甜美,此时穿了皇后服饰,倒生生多了几分威严,更显仪容不俗。

帘卷朱楼
轻轻嗯&思缠绵

李皇后轻轻嗯了一声,二人静静拥在一处,说不尽的情思缠绵。

帘卷朱楼
名之声&必会更

安乐王既然如此说,必不是个小数目,取之于民用之于民,丈夫的贤名之声必会更盛。

猜你喜欢
第四章偷人,她偷谁?
第二天清晨,宁静的清晨在吵骂声混杂着鸡鸣狗吠中拉开了序幕。一时嘈杂不已。“你个烂嘴,你闺女才偷人,你全家上下偷人。”“你全家才偷人,你闺女什么货色我们都知道,跟张东扯不清,谁知道是不是干了什么。”“呸,你个烂嘴,张东长那个批样,我闺女看得起一时嘈杂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