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良少夫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不良少夫

评分 10
作者:圆不破
分类:灵异
评语:爱一个人就和他在一起吧,不论在哪里...
22332次点击 / 2021-11-01 14:00:36

再次穿越穿出恶夫一个。想复婚?赔了本少爷的青春损失费也没?想远走?先给本少爷找了新媳妇反正!……世界上最可怕的的事是嫁了一个不良影响老公;世界上最最可怕的的事是除了拥用一个不良影响老公,另拥用极品亲戚一打;媳妇啊,掏出体已钱给大伯的儿子买玩具吧;弟妹啊,府里削减开支,就从你这就吧;嫂子啊,你的耳环好好看,让我抢走吧;少奶奶啊,奴婢头晕眼花,大麻烦你倒杯水来吧~靠靠靠!他不在缄默中死掉,就在低调中突然爆发!暴力也不是问题问题的方法,看我如何在悄无声息中驯化恶夫,左手当家的!来到这个时空两年多,她已经向现实低头了,她已经放弃寻找回到未来的途径了,只求能谈一场自由的恋爱、生几个自由的孩子、过一段自由的生活,混完这辈子也就得了,没想到她的要求还是太高了,她要盲婚哑嫁了,现在。。



报完名号,未少阳潇洒地走了,留赫连容在房里发傻。

“你猜……你会不会后悔嫁到未家来?”

赫连容使尽全身力气猛烈挣扎,推不开他,就用双手拍打身后的衣柜,那人没有阻止,反而用另一只手紧揽上她的腰,加重了这个吻。

你愿意告别电气时代吗?

你愿意离开父母朋友吗?

未少阳?赫连容记得自己嫁的未二少叫未少昀,未少昀、未少阳,难道是兄弟……不对不对,重点不是这个。在这个时代,女人和异性发生的任何碰触都是要命的,何况是抱了又抱、吻了又吻,不管他是谁,自己也逃不过一个淫X的罪名,现在说不定已经有人把这事上报给未家老夫人了。

显然,这家伙将自己栽到呃……呃堆里的罪过归在她的头上,干嘛?又不是她把他踢进去的,她要承认才是笨蛋咧!

他没有回答,勾着嘴唇笑得直耸肩,像被点了笑穴似的。

虽然她幻想了十多年被帅哥强吻的情景,但换个场景好不好?别让她在成亲当天在新房里被人强吻,这会让她联想到奸夫**。

踏上石阶,跨过火盆,正要进入喜堂,一股堂前风吹起了大红的盖头,虽然喜婆马上又压了回去,但是赫连容的视线已经和外面的世界有了一瞬间的接触,也看清了走在她身边的那个人。

未家当然不敢违旨不遵,但是他们可以适当地表达一下自己的态度。所以聘礼……没有,合八字……省了;就连婚期也定在赫连容抵达未家所在的云宁城后第三天,草草为之。

刚进城……刚进城……赫连容的神情突然一僵,的确,那时候发生了一件事。

还是……逃跑吧!她跑了未家应该会高兴吧?云夏国应该也不会在意才对。

从他不出席婚礼这点来看,他对这桩婚姻的不满已经达到了极点,虽然赫连容佩服他的勇气,但也得为自己着想。如果他不回来,她就没必要继续坐在床头假装蒙面侠,对吧?

不过……她跑哪去啊?

赫连容向来对美颜的笑容没什么抵抗力,不过她还是后退了一步,“你就不怕有人进来撞到你我共处一室,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怎么看都是随手抓个人来充数的,因为她的公主身份决定了她做正室的命运,可谁也不想娶个番邦女子当正室,后来云夏国主宣布废了她的公主头衔,打回原形,这回总该有人要了吧?还是没有,所以这家姓未的功臣也挺倒霉的。

识时务者为俊杰,他的嘴角虽有笑意,但眼睑上扬、眼袋紧绷,让赫连容觉得自己快挨揍了。

这是!

怎么办?要逃跑吗?还是留在这等着被浸猪笼?又或者他们对待国际友人会宽大一点,省略浸猪笼的程序直接把她遣送回国?

[展开]


不良少夫txt书包网  不良少夫小说百度云  不良少夫晋江  不良少夫完整版百度云  不良少夫txt免费下载  不良少夫小说好看吗  不良少夫小说  不良少夫圆不破  不良少夫全文免费阅读  不良少夫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我要推荐
166人推荐
我来评分
569人评分
加入收藏
1579人收藏
本书作者
查看详情 >
圆不破
圆不破
大神作家
热门评论
圆不破
了赫连&。”

没想到那人听了赫连容的话不仅没离开,反而更近一步,赫连容只能跟着后退,后背靠到衣柜上,飞快地说:“如果你想让我道歉的话,我道歉。”

圆不破
手紧紧&后的柜

那个该死的男人抬起头来,新鲜的空气再次注入赫连容的肺中,她不争气地脚软一下,双手紧紧撑住身后的柜子,不让自己过于狼狈

圆不破
,现在&用想也

如果说赫连容刚刚还是气愤,现在则是羞愤。不用想也知道那白绢是做什么用的,居然就这么让他包了贼脏!

圆不破

&美颜的

赫连容向来对美颜的笑容没什么抵抗力,不过她还是后退了一步,“你就不怕有人进来撞到你我共处一室,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圆不破
做贼的&只不过

他居然是进来做贼的吗??只不过现在暗偷变成明抢了,还还还……

圆不破
“我?&容左右

“我?”赫连容左右看看,确定他讲话的对象是自己。这就怪了,怎么看现在该被质问的人都应该是他才对。

圆不破
嘴角一&在身,

于是又享受了两轮,那男人看着气喘吁吁的赫连容,用手背轻轻蹭了嘴角一下,“今天我还有事在身,这算先讨回点利息。”

圆不破
房门,&“三天

“装什么糊涂!”那人摔上房门,“三天前的事,别说你忘了。”

圆不破
在这等&笼的程

怎么办?要逃跑吗?还是留在这等着被浸猪笼?又或者他们对待国际友人会宽大一点,省略浸猪笼的程序直接把她遣送回国?

猜你喜欢
花月颂
1561 人在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