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恩妃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承恩妃

评分 10
作者:假哑人
分类:历史
评语:情节丰富,跌宕起伏,转折鲜明,吸引人
17884次点击 / 2022-01-08 16:53:51

身贱福薄,如何能承天家龙恩。可虞昭是被天选中时了,原只想拼命地换点汤药钱,没曾想被赖上了。便只身一人进宫作天做地,待得了承诺的自由的之时,却意外发现仿若自己又被赖上了。“陛下一国之君,不可以言而无信。”“我乃一国太子,可为你蛮不讲情不讲情。”“我身贱福薄,只配当空架子为人挡灾,无论是陛下的天恩但是太子殿下的天恩,都是受忍不住的。”闻言楚子凯哂笑一声,双手摊开。“你回来,我说你受不受得住。”偏偏河上的风一点都不体谅人,仍然如刀子似的刮着。。



自顾自掏出块粗布仔细擦着手上的血,虞昭答得漫不经心:“知道,明黄色的衣赏,皇帝陛下。”

还以为真如言语一般决绝呢,其实不过只是嘴巴厉害。楚子凯暗觉得眼前这小女子宛若一只小刺猬,分明比谁都弱小可怜,偏生要把胆子充装得如老虎一般,好似谁都惹不得她,谁惹谁都会被扎被咬,可当真遇见威胁时,浑身炸起来的毛儿轻而易举便将她藏在伪装下的那颗战战兢兢的心暴露完全了,莫名的,楚子凯都不舍狠心吓唬她了。

楚子凯答是,躬身待源帝出了屋子后,复起身看虞着昭,打发了人去取钱财来,赞扬道:“虞小姐忠肝义胆,本王认为,得此嘉赏,实在有些轻了。”

“等他们到了这段路,也就放松警惕了。到时候我们从山上冲下去,打他个措手不及是最好。”

“那为何不拜?”

“用不出去的。”虞昭拒绝道:“镇子上金子都少见,没人识货的。”

昏暗的油灯照不到院子里,但虞昭还是敏锐的发现地上好似有一摊东西,凑近仔细一看,果然是血迹。

终于有药入口,虞陆的情况好了些。但不过两天,药没了,又是一副要断了气的样子。

“民女恳请陛下不要恩将仇报。”脱口而出的回答,昭示着虞昭对虞府由心而生的厌恶。

终于凿穿见水了,虞昭不顾肩膀酸痛,用冻得通红的手捏着线急急的放下去,然后蹲着一动不动,心中默默祈祷上天垂怜。

细思片刻,虞昭接过那盒子,沉得她踉跄一下。紧接楚子凯再朝下人们吩咐:“派人好生护送虞小姐回去。”

“你如何确定那狗皇帝会经过这里?”

偏偏河上的风一点都不体谅人,仍然如刀子似的刮着。

虞昭费尽全力挣扎,终于是摆脱开几双手,抬眼就与回转目光的楚子凯撞上了视线,不怀好气的扫了眼他。脸颊气得微红,而后谁都不看,有些微怒:“太子殿下,钱给我,告辞了。”

午时过后,太阳终于舍得出来了,施舍给无钱置冬衣的穷人一点温暖,虞昭迫不及待的爬上山去汲取。不知不觉靠在石头上睡着,忽觉旁边有东西在活动,睁眼,原是几只灰狼在她身旁围着。

听这番话得知他们想弑君,虞昭才不在乎。但她心里明白,自己此时若是被发现,便活不成了。所以冷汗出了一身,纵然再不舒服也紧绷着身子一动不动,呼吸都是用尽全力控制着不敢有太大的幅度。

天已经黑得伸手不见五指,好在有灰狼们在前慢慢为她引路,跌跌撞撞终于回了家。

楚子凯承诺道:“你和你母亲可去县城安置,我会吩咐县令为你们安排一处宅子。”

“我说我是,人家不认啊。”说话时,虞昭低头摸了摸手上的铃铛。“这是假的,与他家小姐的金铃是不能比的,我娘她不死心,非得给我弄个假的戴上。”

这话,乍一听没什么,细思后,不难发觉虞昭把自己和虞程的关系划分得清楚。楚子凯心下好奇更甚,又搭了话:

[展开]


承恩妃子  承恩妃完整版  承恩妃好看吗  承恩妃百度云  承恩妃下载  承恩妃男主  承恩妃txt  承恩妃笔趣阁  承恩妃小说  承恩妃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我要推荐
166人推荐
我来评分
569人评分
加入收藏
1579人收藏
本书作者
查看详情 >
假哑人
假哑人
大神作家
热门评论
假哑人
了。瞅&去当姑

“并不敢担忠义之名,”虞昭实话实说:“开始便是为着报酬来的。家母病重,无钱续汤药,若再无出路,只能投身去做那花船上的姑娘了。瞅着机会来了,最坏不过死了,清净。若是成了,便不用去当姑娘了。

假哑人
老妇,&跌撞撞

后方马车中有位华衣老妇,怀中护着个婴儿,跌跌撞撞想往前面来避着。也没逃过,死在刀下。

假哑人
虞昭被&了马车

虞昭被人请上了马车。车中女官嬷嬷不论谁抱着哄,小皇子都哭。兜兜转转,还是回到了虞昭的手上,同她玩耍片刻又安稳睡过去。

假哑人
虞昭继&狼才看

虞昭继续解释道:“狼是凶恶、残忍的动物,但却从不掩饰自己的贪婪的欲望。其实大多数人也是一样的,只不过靠着副皮囊千遮万掩,不敢坦诚示人。所以狼才看不起这类虚伪的人。你不把自己当人,它就看得起了。”

假哑人
。然后&躁的精

一般人这种情况会说:草民得见圣颜已是三生有幸,不敢居功自傲求何赏赐。然后皇帝会嘉奖这种不卑不亢,不骄不躁的精神作风,继而加赏。那人最后推辞不过,只好感恩戴德的收下。

假哑人
带到一&衣服。

“赶快换了出来。”一嬷嬷将虞昭带到一房中,粗手粗脚的给她梳洗一番,又丢给她一身衣服。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