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花开后百花杀

沈羲和久久不出声,就这样站在莫远的面前,平静的视线落在他身上。

上过战场,见过血腥的青年将士,不知为何顿感一股透不过气的压力。

“郡主,小心着凉。”就在这时,珍珠拿了披风下来,披在沈羲和身上。

沈羲和瞥了珍珠一眼,任由她给自己整理好披风,才拉了拉披风:“莫远,弄清楚日后谁才是你的主子。”

没有给莫远回复的时间,沈羲和提步往前,目标很明确朝着一方断崖走去:“墨玉,把黄中寺三人带过来,碧玉取我马车第三格藏青色香囊。”

珍珠和莫远立在原地,两人对视一眼,皆看到了彼此眼中的凝重。

沈羲和没有呵斥他们,也没有点明什么,甚至没有露出一丝不悦,但他们都能清晰感受到,沈羲和对他们的不满。

此刻的郡主实在是敏锐至极,且高深莫测,喜怒不形于色。

立在断崖边,沈羲和从红玉手中接过几颗石子,有一搭没一搭往下扔,看似闲散,实则在判断下方有多深,扔了几个石子后:“不够深,落下去也死不了。”

“婢子去另寻一个?”墨色窄袖紧衣的墨玉立刻探问。

“不必,这个将将好。”沈羲和让开,墨玉直接将三人推上前。

“郡主,郡主饶命啊!”两个小内侍吓得脸色苍白。

黄得贵也害怕,却梗着脖子:“郡主,你这是藐视君威!奴婢是陛下派遣的随使!”

“碧玉。”沈羲和伸手,碧玉立刻将香囊递上去,沈羲和丢给墨玉,“推下去。”

墨玉将香囊塞到黄得贵的衣兜里,塞入腰带中,确保人摔下去也不会掉落出来,才毫不犹豫将人给一把推下去。

“啊啊啊啊——”尖锐的叫声,惊起一片飞鸟。

两个小内侍差点吓得晕厥,沈羲和却没有立刻离开,她站在崖边,抬首望着对面一片山花,仿佛在欣赏风景。

大约过了一刻钟,下方再一次传来了黄德贵的惊叫声,很快这声音就被熊和虎的对叫声给盖下去,两个小内侍更是吓得失禁。

别说他们,就连珍珠等人都瞪直了眼,只有墨玉面不改色。

他们此刻才明白沈羲和口中的将将好是何意,她要的不是把人摔死,而是用香气引来了野兽,将黄德贵给撕咬而死。

沈羲和依然面上平淡,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她转过头,视线落在瑟瑟发抖的两个小内侍身上:“黄中寺是如何遇难?”

两个小内侍目光呆滞,忍不住缩脖子,其中一个呆了片刻,立刻反应过来:“回禀郡主,公公……公公是护送郡主回程……不慎坠马落崖,又遇到猛兽才遇难……”

他哆哆嗦嗦说完,然后无助又忐忑跪在原地,柔弱的身体颤抖不止。

“很好。”沈羲和满意扬了扬眉,“名字。”

“啊?”松了一口的小内侍瞬间反应过来,“奴……奴婢朱升……内仆局架士……”

自报家门后,才惊觉自己似乎说多了,声音又弱了下去。

沈羲和露出了一抹浅淡的笑意:“是个聪明的,你这同伴就交给你了。”

说完,就让人把他们松了绑带下去。

“郡主,这二人……”红玉有些担忧。

“全死了,那可真是藐视君威了。”沈羲和垂眸,细长纱幕般的长睫投下一片阴影,“活着才好,不怕他们反嘴,凡事都要有证据。”

她之所以不直接杀人,是因为尸体不好处理,总会留下证据。且对另外两个人不足以威慑,要他们看清楚了,知道怕了,才轻易不敢招惹她。

“啧啧啧……昭宁郡主杀害天子内侍,好大一个把柄。”一道清越的声音自身后山坡里的林子传来。

墨玉几人迅速护身到沈羲和面前。

须臾,一抹敏捷轻快的身影从林子里飞掠出来,飘然落在他们的面前。

来人一袭宝蓝布帛襜褕,身形修长,高出沈羲和半个头,端的是好模样。

一张雌雄莫辨的脸,长眉配着黝黑精锐的眼,挺直鼻梁下是丰润的唇,穿着寻常,站姿笔挺,浑身透着刚劲洒脱之气。

“你是何人?”莫远目光锐利,已经动了杀意。

“退下。”沈羲和淡声吩咐莫远,便提步径直朝着来人走去,丝毫不惧走到了他的面前,用只有他们俩才能听到的声音道,“蜀南王世子,竟是女儿身,好大一个把柄。”

本朝两大异姓王:西北王与蜀南王。

两只驻守边疆的雄狮,各自掌握十万大军,先帝在时宠妾灭妻,耽于美色,江山依然稳固,便是他再荒唐都没有对不起这二位。

步疏林倏地盯着沈羲和,唇角勾着淡淡的笑:“昭宁郡主,便是这般辱人?”

不承认?

沈羲和又凑近步疏林轻轻吸了口气:“晚玉女儿香……”

步疏林脸色微变。

沈羲和已经轻移莲步,和她拉开了距离,她那双极其动人的眼睛环视四周:“荒山野岭,世子为何出现于此,我不欲探究,你我便当做,不曾见过。”

她的鼻子特别灵敏,方才步疏林飞掠而来之际,有风拂来,夹杂着淡淡的晚玉香,晚玉香以晚香玉为主调和的一种香料,适用于香汤沐浴,残留在身上极其浅淡。

此香细腻清甜,男儿断不会使用。

她也是此刻才知晓,蜀南王独子,竟是女儿身。

若是让祐宁帝察觉,步家距离灭族也不远了。

步疏林的手按住携带的剑,墨玉已经瞬间掠到沈羲和面前。

沈羲和往后淡淡一瞥:“世子,西北王府和蜀南王府,永不会为敌。”

不论是沈岳山还是步拓海都没有谋朝篡位的野心,在他们心里西北和蜀南的安危胜过一切。

记忆里,沈岳山一直和步拓海惺惺相惜,只不过两府不能交往,恐君王猜疑。

步疏林松了手,对着沈羲和郑重一抱拳:“郡主,我今日也还你一个恩情。”

说了句没头没脑的话,步疏林就几个纵身,消失在了所有人的视线里。

我花开后百花杀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