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兄今天想开了吗

“大家不要担心,一定有人会来救我们的。”徐正见大家失去了生存的勇气,也不急着给郭菓解释了,上前一步大声鼓励道,“很多人都在努力的找我们,千万不能放弃,只要活着就有希望。”

可惜并没有人理他,甚至有人直接愤怒的呛声,“说得到是轻松,你到是带我们回去啊。你不是警察吗?”

“对啊,不是说来救我们的吗?你来了都一天了,也没见你带我们回去啊!”

“就是就是,尽会说大话,有本领来点实际的。”

“你才进来一天,当然会这么说,我们可都被困在这里一个多月了。”

“是呀,再不出去,我们都要饿死在这里了!”

“我可不想死!我才刚刚毕业,我不想死在这种鬼地方!”

“你算什么,我儿子才六个月大呢,我不出去,他们娘俩怎么办啊?”

“还有我,我家就我一个儿子,我死了,我父母怎么办?”

“我也是……”

众人越说越绝望,原本只有一个人的哭声,瞬间变成了集体嚎啕大哭。徐正还想再鼓励几句,郭菓注意到众人看他那迁怒的眼神,连忙一把拉住了人。

“算了,让他们发泄发泄吧!”继续劝下去不被人打才怪,而且看他们还有力气哭,证明身体没什么问题,“你先给我说说这里的情况吧。”

徐正也知道激动的众人现在根本听不进他的话,叹了一声,指了指四周这才向她解释起来。

这里仍旧是一片林子,但是明显不是刚刚的枫树林了,四周全都是从未见过的参天大树,高得看不到顶。而且林中全都是大雾,能见度撑死只有两三米。

徐正说的情况跟她猜的差不多,他们是突然出现在这林子里的,四周全都是雾,通讯中断,又看不日光,辩不清方向,怎么都走不出去。有人曾经进雾里面去探索过,但要么就转回来这个地方,要么就直接失踪在了雾里,除了昨天才进来的徐正外。其他的人,最少已经被困在这里一个多星期了。

之前他们说的刘先,就是最先被困在这里的人。他不愿意坐以待毙,所以在徐正被困的前一天,带着几个人出去找出路了,现在还没有回来,众人猜测对方是凶多吉少了。

郭菓又问了一些别的情况,心里对这个阵法也已经有了猜测。按照失踪的人数来看,跟之前猜的一样,这应该不是个什么复杂的阵法,更不可能是杀阵,只是升级版的隔绝类阵法。在之前的修仙界,这种阵法,一般是闭关之人喜欢布的,为了防止外面人突然进入,打断修行。

这个阵法应该很久前就在这里了,想到明湖附近都是新开发的楼盘,应该是这个原因,使阵法有了缺损,才会把这么多人困进来。

如今这种情况,运气好的话,可以在里面找到布阵之人解开阵法,要么就只能破阵。以这里面的动静来看,很明显前一点可以排除,只能破阵。

她虽然对阵法一窍不通,但通常在阵内破阵,比外面破阵要方便得多。至少这里没有监控摄像头。

郭菓心下有了主意,转头瞅了瞅一脸着急的徐正,以防再被拉着上两个小时的思想教育课,终还是没告诉他真相。

“徐哥,老在这里也不是办法,要不我四处去看看情况吧,没准能走出这个阵……这个地方呢?”她得去找到阵基。

“不行!”徐正连忙摇了摇头,“太危险了,现在的情况,原地等待救援才是最好的方法。”

“徐哥,连我们自己都不知道怎么来的这里,你觉得外面的人一时半会,能找着我们?”郭菓继续劝。

徐正有些犹豫,主动出去的确是个自救的方法,只不过他们完全不知道外面有什么,加上那些失踪的人,这证明这里并不是完全安全的,待在原地虽然被动,却不会有生命危险。可就像郭菓说的,要是外面的人找不着他们呢,那在这里也只是等死而已。

“徐哥要是担心,要不跟我一起去吧!”反正这没有监控,她破阵的时候注意一下就是。

徐正考虑了一会,还是同意了她的建议。可能因为他是第一个将郭菓领回所里的人,之后又帮着她找住房子,找住处,垫生活费之类的,几个月下来,生出了几分老父亲的责任感,当然不会同意她一个人乱走。

他转身看向其他十几个人,问他们是否有愿意一起去的。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话音一落,在场的十几个人,脸色都白了一瞬。紧接着纷纷摇头拒绝,没有一个人愿意的。徐正也不好强迫他们,转头看向郭菓道,“那我们走吧,去四周看看。”说完转身就朝着对面走去。

“等等!”郭菓拉了他一下,指了指右边道,“还是走这边吧!”

“为啥?”徐正问。

“呃……那边是我的幸运方位!”她随口找了个理由。

右边正好是正乾方,隔绝阵的阵基一般会在那个方向。

徐正也没有多想,转了个方向,一边走还一边交待,“那你走我后面,这里雾大,别跟丢了。”

“好嘞!”

“等……等一下。”刚要出发,一个西装男急忙走了过来,眼神还有意无意的扫了郭菓一眼,咬咬牙似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样,“要不,我也跟你们一起去吧!多一个人多分力嘛。”

“也行,那就走吧!”徐正也没有多想,仍旧走在最前面,领着两人朝前走。

到是郭菓奇怪的扫了他一眼,这人看着四十多的样子,一身黑色的西装,虽然粘了不少的泥土,但不难看出上面大堆RMB的气息,个子不高,还有些发福,发际线虽然明显后移,但还不到退林成漠的程度,略有浮肿的脸上习惯性的挂着一个和善的笑脸,带着几分莫明的熟悉感。

“你看着好像……有点眼熟?”她脱口而出问。

“我是靳振革。”他呵呵一笑回道,“明湖开发区就是我们升振集团负责建设的,你可能听过。”

“升振集团……”郭菓想起来在哪见过了,咖啡厅的无声电视里,明湖附近大半的楼盘都是升振集团建的,房子盖得又高又贵。正急着买房结婚的同事小安,被高涨的房价逼得没法子,天天有事没事就骂一骂开发商,靳振革的名字是出现频率最高的。

每每看到电视出现对方的采访,都要说上一句,“万恶的资本家,他们建的哪是房子,明明是我们房奴的血汗啊!”

郭菓有些惊讶,“你是升振集团的总裁!”这种有钱人为啥也会在这里?

“对。”他好脾气的点了点头,似是看出他的疑问,解释道,“我是两个月前视察工地的时候,突然来到这里的。”他们公司有个楼盘就在枫林附近。

“哦……”郭菓觉得有些新奇,上下扫了他一眼,“这么说,你是第一个被困在这里的人。”失踪这事,就是从两个月前开始的。

“不止是我。”靳振革补充道,“我们一起的还有几个工人,一共有六七个呢,昨天出去探查的李先,就是附近工地的工头,只不过……现在只剩下我在这而已。”

他眼神暗了暗,刚被困在这里的时候,他们几个人还抱成团。加上他又是几人的老板,一开始大家还对他有些照顾,但时间久了,有些东西就慢慢变味了。人性如此,他其实也不怪那些人,毕竟他是几人中体力最差的,只能拖后腿,直到昨天他们决定离开,拿走了所有能用的东西,并没有问他的意见。

靳振革自然是不愿意离开安全区域的,但作为一家跨国公司的总裁,靳振革比任何人更能看得长远。人性是经不起考验的,如果这些人继续被困下去,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他这种体力差的,绝对会是第一批被牺牲的人。

如果说这么多人里,要选一个可靠的话,也只有身为警察的徐正了。所以虽然他咬牙才跟了上来。虽然可能会有危险,但总比坐以待毙好!

师兄今天想开了吗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