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女主直播躺赢了

天色黄昏,二三乌鸦落在枯藤缠绕的老树上“呀……呀……”地叫着,十里岭的树林中,贾和贵拖着贾语的胳膊,贾老太太扯着贾语的腿,碾过地上的坑坑洼洼,蹭过凹凸不平的尖石子和山路边荆棘,一路颠簸,皮开肉绽……

贾语被痛醒了。

“和贵啊,等会儿把这死丫头给埋了,多盖几层土,免得老二回来,又哭又闹,还指不定跑来刨坟了!”贾老太太站在坑旁,对着贾和贵说道。

贾老太太六十多岁,一头银发几乎不见半点黑,一说话,那眼角的皱纹就一簇簇的。

岁月已经在她脸上和发梢布满了痕迹。

就是这样一位老人,在阴沉的树林下,眼神里都是毒狠和刻薄。

“妈,等和货回来了,咱们就说,贾语在外头读书跟一个老男人跑了,和货那个熊样,除了哭,还能咋地?”贾和贵丢开了贾语,放下挽起的裤脚,掸了掸,无所谓地道。

贾和贵四十来岁,长得又黑又胖的,扫帚头般眉毛上挑,眼神带着凶狠,一点也不像是憨厚的乡下农民。

贾语记得,她已经死了的!

被她堂哥的未婚妻、三大爷的小娇妻、挂名丈夫的前女友——白茹雪给捅死了!死在风氏别墅里,她挂名丈夫——风氏集团CEO风墨轩的沙发前。

贾语记得,她脖颈上的玉观音坠子还被拿了……

贾语刚刚想缓缓神之间,身子随即被抛起,“噗通”一声被扔进坑里,头晕目眩。

扔下贾语,老太太叹一声,道:“之尘都二十了,这要娶媳妇找姑娘了,被人说叨家里有妹子跟男人跑了,总归不好!这个死丫头再怎么样也是姓贾的啊!”老太太说到这,脸上带有不少的忧虑。

不是担忧坑里的贾语,是担忧她的长孙都二十了,这要娶亲年纪,对他找对象,有影响!

贾老太太名字叫李玉莲,二个儿子,大儿贾和贵,二儿子贾和货。

贾和贵二个子女,儿子贾之尘,女儿贾心琪;贾和货只有贾语一个独女,今年十八岁,也就是现在被扔坑里的。

老太太说的老二是指贾和货,贾语的父亲;老大贾和贵,就是此时站在坑边一脸凶狠的中年男子。

贾语想,她这是真的重生了?重生到1999年,被她奶奶和大伯活埋时?

1999年,四月的那一天,她父亲给她打电话,说:“小语啊,后天就是你妈忌日了!爸这几天工地很忙,清明节那天早上才能放假!”于是,贾语便准备早点回去了,因为学校里清明节放假三天。

清明节前一天是星期六星期天,清明节一天假,合着一起就有三天假期了,但是,班里很多同学都没有回去,老师说,这距离高考也就一个来月了,要破釜沉舟,搏他个日出日落,不管清明还是端午!

还说:“咱们对先辈最好的祭拜,就是努力学习,拿出成绩!”

贾语却觉得,她该回去看看她妈妈,她好久没有回去了,她已经有好多话要对妈妈说了。

于是,星期六那个大早上,她天不亮就乘着班车回十里岭。

到十里岭的十里村正中午,贾语没有叫门便推开了贾家的院子,走了进去。

贾家是一个大院子,四间正房,一间偏房矮屋。

五年前贾家三大爷贾德宇突然暴富,除了最南边贾语和她爸住的小破屋小偏房还没有修缮外,贾家大院房子全部拆了盖新楼,庭院也整理的很好看,种花种草,花花草草,山山水水的一院子。

贾语原本也就是想经过一下大院,直接去她家的小矮屋的,恰巧在院子里听到老太太对着贾和贵说话,说——

“和贵啊,过几天,你就让心琪认到你三叔的名下,你也叫贾德宇亲爹!”

贾德宇是贾语爷爷的弟弟,排行老三,贾语他们叫他三大爷。

贾语爷爷早逝,贾德宇没有娶亲。从前合着贾语家住,前几年突然有钱了,贾语的奶奶贾老太太便把贾德宇接去正房住了。

贾德宇突然发达,除了贾和货父女,贾家其他人都分了不少。

不过,人心都是不足的,眼看着贾德宇在外面钱越来越多,贾老太太的小心思便又活络起来了,想着,能让贾心琪记到贾德宇的户口下,以后,这贾德宇的家产就是她家的了。

“妈,三叔能答应吗?”贾和贵不太耐烦地回道,“每次去要钱,人家都拉着脸,心不甘情不愿的样子,咱还想着他的家产来着,可能吗?”

“你三叔没有子女,咱们家孩子过继一个过去是迟早的事!”贾老太太拉下了脸。

贾和贵瞧着自家的母亲,粗黄的皮肤,脸上都是皱纹,矮瘦矮瘦的,很不高兴地接过道:“这都听说三叔要娶年轻漂亮的老婆了,还说,要生几个崽的!哪儿会有咱们家的份?我都怕以后去要钱,人家都不给了!”

贾和贵看不上自家的母亲和三叔暧昧,觉得丢脸,但是,他又迫切想要可以伸手要钱的“爹”。

当时,贾语正准备绕着路,回自己家的小屋的,她对老太太和三大爷的八卦,一点兴趣也没有,但是,贾老太太说:“他敢?当年他对老二媳妇做的事儿,这是不想瞒了?”

贾语停住脚步。

贾和贵听到老太太的话,大喜,试探地问:“妈,当年和货的媳妇真的是三叔给弄死的?”贾和贵搓着手,有些小兴奋了。

贾语的双腿顿时就犹如插进泥土的根,提脚都拔不动了。

“不然,就你三叔那德性,会给咱家钱?会帮咱家盖房子?这不就是把柄在咱手里?”贾老太太冷漠地道。

她很生气贾德宇的无情!

以前没的吃,没得住的时候,一口一个“嫂子真好!”发达了,有钱了,就嫌弃她老了。

他无情就别怪她无义!贾老太心想。

于是,贾老太太便把贾德宇害钱玉语的事儿说了说。

贾语听到老太太说的就是,钱玉语十月怀胎,预产期就快临近了,那一天这天杀的贾德宇喝醉了酒,要对大着肚子的钱玉语行不轨……

嗯,贾和货的媳妇,贾语的母亲叫钱玉语。

钱玉语挣扎反抗中,被贾德宇从二楼上推了下来,贾德宇一见钱玉语从楼上摔下去,酒也醒了大半,跑下去瞧,钱玉语出气多进气少,连呼救的力气都没有了,便想着,索性就把人给勒死算了!当时,老太太也回来了,她见钱玉语下身已经大出血,觉得这贾家的孩子也没有了,便任着贾德宇勒死这个她原本就不待见的儿媳妇了,结果,孩子和大人就这样都没了……

对外面都说,钱玉语是难产,一尸两命,其实,就是被贾德宇给勒死在贾老太太跟前的。

贾语听得心头千波万浪,气血上涌。

重生后女主直播躺赢了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