丑女如菊

杨氏到了地头,一边干活,一边将菊花方才跟她说的话细细地跟郑长河父子又说了一遍。

郑长河听了,又是心疼又是感动。

他说道:“成!咱就听闺女一回,再抓两头小猪娃。今儿早点收工,反正这块地也收拾的差不多了。等西边那块地的玉米收拾完,一块儿将地整出来,就能挖窝子点小麦了。下晚家去帮娃编个虾网。青木往后早晚帮妹妹捞些鱼虾打牙祭——这一阵子苦了咱闺女了。”

青木闷头“嗳”了一声。

下午,郑长河果然早早收了工,拐到小青山的另一头,砍了些竹子回来。

他搬了根小板凳,坐在院子里,拿弯刀破开绿竹,细细的削制着一根根的篾条,再用篾条编出一个类似于撮箕的斗状物体,不过比撮箕还大、还深,上头再绑一根长长的竹篙——这就是虾网了。站在岸上就能用这虾网兜鱼虾。

他虽然不是篾匠,但是庄稼人,只要不是太难的家伙用具还不都是自己做,能用就行了,又不拿去卖!

夕阳染红了半边天,也映照着郑长河认真专注的脸颊。他吐一口吐沫到掌心,摩挲着那虾网,还剩下最后一点了,遂十指翻飞,不停地转动着虾网,进行最后的收尾工作。

青木家来见妹妹在屋侧面柴火堆那儿挖蛐蟮,忙跟过去,不声不响地帮着挖了起来。

菊花见他来帮忙,自然高兴,忙叫道:“哥回来了,累不?咋不歇会儿?”

“不累!”青木的话像是要往外挤,才挤得出来,吝啬得很。

菊花也不在意——话少好啊,深沉嘛!

兄妹俩埋头挖蛐蟮,先装在一只破瓦罐里,然后将那蠕蠕而动的软体动物倒到菊花下午拢起来的粪堆上。

菊花问青木道:“哥,你说这样成不成啊?我特特从那柴火堆的下面挖的土,又松软又湿润,还掺了好多的烂草烂树叶子进去了。”

青木认真地瞧了瞧,说了一句长话:“我看成。蛐蟮可不就爱在这样的地方拱么!”他也是打小玩泥巴长大的,自然是知道蛐蟮的生活习性,况且小时候常挖蛐蟮来钓鱼的。

想了想他又说道:“我明儿将这堆柴火挪个地方——那最下面一层烂草和泥巴正好挖出来养这蛐蟮。”

菊花见他说到点子上,忍不住抿嘴笑了。这哥哥是个聪明的,一点就通啊!

吃晚饭的时候,杨氏又说起菊花下午的计划,一家人很是热烈地讨论了一番。当然大多是郑长河两口子说话,青木兄妹俩的话都不多。

杨氏夫妻决定明天上集市抓小猪,青木也早点起来帮妹妹打猪草。

郑长河又说从今晚开始,就将茅房那边的荒地给收拾出来种些东西。一天晚上挖一点,反正就在家门口,累了就家来睡觉。

“那块地原本是留把青木盖房子用的。反正眼下也没钱盖房,闲着也是闲着,开出来也能种些东西,好歹有些收成。”

他一边说着,一边夸菊花懂事。慈祥的脸上露出憨厚的笑,觉得自家闺女就是能干。

见家里人这么配合,菊花抿嘴轻笑,早把脸上的疤忘光光了。

第二天早上,天刚蒙蒙亮,青木就起床了。

他睡在堂屋里。夏天乘凉用的凉床子,上面铺一层厚厚的稻草,再铺上薄被,就是床了。

接着菊花也起来了。

草草地洗了把脸,编了辫子,青木就带着妹妹去小清河边割猪草;还扛上了虾网,顺便割完猪草就兜虾。

清晨的河边静悄悄的,还有丝丝的薄雾如轻烟般飘荡,河水静静地流淌着,蜿蜒伸向东方;野菜杂草上都带着露珠,小野菊也格外的清新怡人。

割猪草其实很简单,只挑那叶子还绿的野菜割就是了。猪么,啥都吃的,也不太讲究。

不过,也割不了几天了,草木已经泛黄,万物萧瑟的脚步加快了。

哥哥青木是个实在的人,干活闷声不吭的,下死力气。有他出力,菊花动作慢点也不怕了。

瞧着箩筐里满起来的猪草,她伸了个懒腰——可累坏了!这大清早的起来,眼睛还没睁开呢!再说,她又不是原主,都好多年没干过这活了;就是这具身体,其实也是非常单薄的。

青木瞄了一眼妹妹,手上加快了动作——他多干点,妹妹不就可以少干点了么!

等太阳升起来了,青木便对菊花道:“菊花,不弄了。咱兜虾去!”一边将猪草堆进箩筐里,压结实了,并用两根细麻绳交错兜起来扎紧,防止待会挑起来的时候掉下来。

菊花一听,顿时来劲了——这活计自己喜欢啊!

她急忙扛起虾网往河边跑,一边脆声对青木说道:“哥,我先去了。你一会来啊!”

青木在后边高声道:“等我一会。急啥?小心掉河里!”他手上动作更快了,三两下把两筐猪草捆结实了,便跟着菊花身后追到了河边。

见菊花笨拙地举着那竹篙,要往河里送,青木走上前接过虾网说道:“我来吧!这个沉,你举不动。”

说着话,便将虾网远远地丢出去,再慢慢地往岸边拖,拖到岸边有水草的地方时,还使劲地往下压了压,因为虾子通常是躲在草根下面的。

菊花眼不错地盯着那虾网,想瞧瞧这一网拖起来有啥收获。

待青木提起虾网拖上岸,那竹篾编制的虾网里一片热闹:小鱼儿蹦翻了白鱼肚,大虾小虾弓腰不停地弹跳,里面还夹杂着几只黑色的甲虫和几条小泥鳅。

菊花眉开眼笑地将虾子和小鱼往一只竹篓子里捡。

那几条泥鳅却无论如何也捉不住,不住地扭动着,滑腻腻的,最后只得用两手捧起来放进篓子里。

青木也帮忙捡着,两兄妹不时相视一笑。

菊花发现哥哥在自己面前要活络许多,虽然也是不多话,但明显比对别人、甚至比对爹娘都要亲近好些。

也是,他们兄妹的感情可是很好的,在菊花的记忆里,原主对这个哥哥也十分的依赖!

接下来青木专找水草丰茂的地方下手,果然兜起来的鱼虾要多不少。

菊花问道:“哥,是不是早晨的时候好兜一些?”

青木答道:“当然了,早晨虾都要上来接露水,太阳一出来,就沉水底去了。下晚的时候也好兜。”

菊花瞧着哥哥两手不停地忙碌,神情认真而专注,方方正正的脸颊,浓眉大眼,不爱说话的嘴紧抿着,若用一个字来形容,那就是“酷”!即便穿一身带补丁的粗布衣服,依旧是身材挺拔,英气逼人!

她心想,谁要是嫁给哥哥可享福了,长得也好,脾气也不差。

青木见妹妹瞧他,抬头对她灿然一笑,露出一口整齐的白牙;菊花也回他一个大大的笑容,一点也不为脸上的疤痕拘谨。

青木瞧妹妹的脸也习惯了,自是不觉得她笑起来可怖,甚至觉得妹妹这样笑才是真的开心。

可怜妹妹因为脸的缘故,连村里也不常去,整天就呆在家里。

他暗下决心,往后一定多带妹妹出来打鱼兜虾;等冬天的时候,带她上山逮兔子。他瞧妹妹是喜欢做这些活计的。

忙活了一早上,回家的时候,青木挑着一大担猪草走在前边,菊花扛着虾网背着鱼篓子跟在后边。鱼篓子里当然收获不菲了。

半路上,一个矮墩墩的妇人如老鸭般摇摆着肥肥的屁股,挽着一只篮子往小青山方向走,瞧见青木热心地招呼道:“青木啊,这是打猪草哩?”

青木闷声应道:“嗯!”头也不抬地从她身边就过去了。

菊花一看,原来是狗蛋娘。她胖乎乎的脸蛋堆满了笑,对青木似乎十分青睐。

菊花也不言语,瞅了她一眼就错身而过了,反正自己给人的印象就是不爱说话的。

她心下暗想,这婆娘干嘛对哥哥这么热情,上杆子往上贴?

狗蛋娘瞧着这兄妹俩的背影,暗自想着要把自己的娘家侄女说给青木。这可是个拔尖的男娃,要不是怕闺女嫁在眼前容易起是非,她都要将梅子嫁把他了。

只是有一点,这菊花看样子是嫁不出去的,到时侄女嫁过来了,难不成还要养小姑一辈子?

嗯,还得想法子把菊花给嫁出去才好,这样侄女嫁过来,也少个碍眼的。

她一路思量着,往山上送饭去了。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