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帅今天也在收拾烂摊子

温热的液体包裹着身体,寒意却从骨头里一点点渗了出来。思绪像凝胶般沉沉的向下坠,黑暗中她费劲的睁开眼。

透过淡绿色的液体和厚重的玻璃壁,她看见了另一张紧闭双眼的脸。

——那是她自己的脸。

微麻的刺意从指尖传来,她皱着眉睁开眼。

“很抱歉打扰您休息了,元帅。”小小的光脑飘了过来,拟人化的男性声音中带着一丝迟疑,“……检测到您的心率波动高于正常值,如果您的身体有什么不适,可能会无法承受一个小时后的空间迁跃,需要给您做一次检查吗?”

加西亚抬手,做出了一个拒绝的动作,一旁的机器人管家端着托盘停在一边,托盘上放着一杯温热的水,薄荷叶飘出一些极凉的味道。

她按了按太阳穴,起身下床,向洗手间走去。

冰冷的水从脸上滑落,加西亚彻底清醒了过来。她抬头看见镜子里映着自己的眼睛,是血一般猩红的颜色。

她别开脸。

敲门声从外面传来,“……元帅?”

副将艾达.布什站在门口,看着空荡荡的房间。

加西亚甩了甩手上的水,走出卫生间,“怎么了?”

“元帅,科尔首都驻军发来通讯请求,科尔星在戒严中,我们需要在迁跃前和驻军确认身份和权限。”艾达有些不满,“明明皇室和贵族已经收拾的差不多了,军队也七零八落,真不知道那群驻军在害怕什么。”

“毕竟曾经同为五帝国之一,即使已经投降,多防备也是必要的。”艾薇.布什走过来,同为副将,比起性格尖锐的妹妹,她又显得过于温和。

加西亚挑了挑眉头,“驻军现在由谁接管?”

艾达迟疑了一下,“按理说会由首都派出专人负责,职务至少是中将级别。”

“……但如果长老院要插手,来的是个文官也说不定。”艾薇接过话头。

加西亚冷笑一声。

帝国建立多年,内部权力分割争夺从来都没有停止过,元老院胃口越来越大,近年来屡屡想从军队中分一杯羹,以争取更大的话语权和实际利益。

“接通吧。”她漫不经心的说,“我倒有些好奇,元老院会塞一些什么东西过来。”

幽冥的光脑一闪一闪的飞过来,在半空中展开显示屏。

身着白色军服的男人向加西亚敬了个标准的礼。

“很荣幸再次见到您,元帅。”皇帝近卫军的首领,埃布尔.伯德一本正经,一副公事公办的口吻。

——如果忽视他额头上还未完全痊愈的伤口,类似被指甲刮出来的痕迹。

加西亚:“你刚从女人的床上下来吗?”

“按规定必须有陛下的……什么?!我没有!”埃布尔的表情有一瞬间的尴尬,抬了抬手想遮住脸。

加西亚只想逗他一下,“怎么是你在这里?”

埃布尔咳嗽一声,“元老院指派的长官身体不适,陛下十分关心,派我来接替他的工作。”

加西亚眉心一跳,不好的预感浮上心头,“怎么回事?”

埃布尔有些张不开嘴,虽然皇帝近卫军独立于军部之外,但他也曾是元帅近卫中的一员,对着昔日的上司扯淡还有些心虚。

但也总不能说是女皇一听元老院要来插手,立刻火冒三丈,安排他们几个马上赶到这里,半夜砸晕那个元老院派来的趾高气昂的愣头青,强行让他“身体不适”,然后绑回了首都。

加西亚看着他的表情已经猜到了三分,听着他支支吾吾的语气更加确定,顿时产生了“不如我跟陛下同归于尽吧”的想法。

近卫军再怎么独立,毕竟也是军队出身,最后还是会找元帅算总账,女皇一天不给她找麻烦就活不下去。

“人呢?”加西亚有些无力。

“额,已经绑,不是,已经护送回首都了,陛下专门进行了视频通讯以表看重,表示首都的医疗技术才是最完善的。”埃布尔越说越心虚。

“……算了。”加西亚沉思两秒,正事更重要,“清空皇宫内部,我要去见见那位公主。”

格拉斯帝国皇室最后的成员,原本的皇位继承人。

“是,元帅。”埃布尔暗暗松了一口气,总算不需要夹在女皇和元帅中间了。

加西亚抬手关闭通讯器,在桌子旁坐下。

女皇不会眼看着元老院在关键时刻插手,更不会允许他们在最为重要的首都星安排人手,但速度这么快却在她意料之外。

倒不如说是安排人紧跟着元老院的人,落地后立刻再想办法弄回去。

是女皇得到消息太快,还是元老院如今已经不再掩饰。

又或者,女皇早就派人在等着了。

加西亚低头,无意间看见光滑的金属桌面上反射出一点血色,那张熟悉的脸又掠过眼前。

她闭了闭眼睛。

“您一定要这个时候去见那位公主吗?”艾薇端过一杯薄荷茶放在她手边,打断她的思绪。

“另外三个帝国还在虎视眈眈,白泽也不在身边,如果那位公主有什么差错……”

“那又如何?”加西亚屈指弹了弹杯壁,水杯中荡开一圈圈的涟漪,“他们在等着公主出差错。”

她想了想,补充道:“我们陛下不也在等着吗?”

这句话里有万般无奈,始作俑者却远在天边。

亿万光年外的诺斯特拉帝国首都星已经渐入黑夜,女皇穿着睡裙盘腿坐在床上,百无聊赖的打着哈欠,听着通讯器另一边的埃布尔汇报“战绩”。

“……人已经按您的要求送回元老院,但依长老们的态度来看,他们不会善罢甘休的。”埃布尔有些迟疑,毕竟那个愣头青身上的伤可不是自己能摔出来的。

女皇嗤笑一声:“难道朕放任那个东西在科尔星他们就会心满意足?一群老东西,朕的命令也敢擅自违抗。”

这句话过于不敬,元老院意图钳制皇帝也不是这几年的事,更何况这位女皇即位不足百年,先皇失踪,皇权本就底气不足,如果不是半路杀出个加西亚元帅,还不知道皇帝的话语权要被压缩成什么样子。

埃布尔不好吭声,女皇又问:“元帅呢?她没什么反应?”

埃布尔心说也就是元帅脾气好,换个人早就撂挑子不干了。

元帅无疑是站在皇帝这边的,可也架不住皇帝三天两头的找事,换个人谁受得了,又当爹又当妈,最后两边不讨好。

他委婉的说:“元帅对您的决策没有任何异议。”

女皇撇撇嘴,“还是这么无聊,退下吧。”

她挥手关掉通讯器,随手丢在一边,把自己裹进了被子里。

元帅今天也在收拾烂摊子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