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帅今天也在收拾烂摊子

埃布尔收到消息赶来时,仿佛被人当头一棒打傻了。

“元…元帅……她真的死了?”埃布尔万分绝望,战时不可虐待俘虏是基本,何况这还是个公主,还直接挂掉了!

早知道就让那个愣头青挡住了,这下怎么搞?!

果然待在皇帝身边没有好事,哪个好心人能让他回部队?他再也不偷摸抱怨元帅让他们在零下出去跑步了。

“她想杀我。”加西亚轻描淡写,“走吧,她活着也没什么意义。把这件事跟陛下说一声,不会把你怎么样的。”

埃布尔纠结万分,立刻命人将此事向陛下汇报,随后再收捡现场。

艾薇看着加西亚若有所思的样子,问道:“元帅是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吗?”

加西亚捏了捏指尖,轻描淡写:“我觉得他们对陛下有一些误解。”

艾薇:“……?”

误解?什么误解?自家陛下那个游手好闲的德行有什么好误解的?

加西亚笑了笑,没再多说,转身出去了。

这事的确蹊跷。

格拉斯撕毁和平协议,首选的进攻点居然是诺斯特拉帝国防守最为严密的格林要塞,那里有些堪称帝国最精锐的部队,常年驻守在那里的南惜上将更是被誉为元帅之下第一人,素有威名。

而且…

加西亚皱了皱眉头,这场战争来得突然,连她都是在抵御第一轮进攻的时候临时向皇宫发去的消息。

然而在战场上,却并没有见到那几位在格拉斯最为出色的将军,只有几个纸上谈兵的草包。

时间不对,地点不对,角色不对。

夜晚,她们去了科尔星的驻地,埃布尔早就安排好了房间。

“元帅。”艾达悄无声息的来到加西亚的房间门口敲了敲门,神色十分严肃。

加西亚正坐在沙发旁看文件,房间门虚掩着,招手让她进来。

“怎么样?”加西亚收起虚拟工作台。

“我之前命人翻遍了整个皇城,最后只在皇宫一个偏僻的监狱里发现了一点残留的血迹。”艾达神色中有一丝不忍,“…是克顿将军和亚伯拉罕将军的,剩余的血量太少,还需要进一步分析比对,但估计是另外几名将军的。”

加西亚半晌没说话,良久:“有多久了?”

“血量太少无法精准判断,但初步确定,是在开战之前。”

难怪。加西亚闭了闭眼睛。

这几位都是在战场上立下汗马功劳的将军,如果是他们领兵,加西亚再怎么天纵奇才也无法在区区五天内击垮格拉斯帝国八百万军队,更不要说战事后半段在格拉斯首都星附近来去自如,恍入无人之境。

“一群废物。”加西亚冷冷的说,不知道是在骂格拉斯那群尸位素餐的贵族,还是在骂死到临头还满心愚忠的军队将领。

艾达沉默不语,同为军队中的人,自然不可避免的感受到一丝悲凉。

还好还好。她默默的想,还好陛下只会闯祸,对名垂青史一毛钱兴趣都没有,还没有一块雪晶果蛋糕来的实在。

只有在这个时候,她庆幸自家陛下是个废柴。

“接着查。”加西亚沉声说,“这事没这么简单,格拉斯的皇帝除非脑子进了水,否则不会下令私下处死将领。”

这几位都是在群众中倍受吹捧的存在,诺特拉斯帝国中也不乏拿她和那几位相比较的,突然处死根本就瞒不住,更不要说给人民一个交代。

偏偏还是在开战前夕,在最需要他们的时候,仿佛已经确定,战事后没人会再提起这件事。

加西亚思索着,难道是提前知道了战争一定会败?那又何必挑衅?

公主的话她全当放屁,格拉斯皇帝被权力冲昏了头又不是被水冲走了脑子。

“元帅,”艾达在一边提醒,“这事儿要和陛下说吗?”

“说吧,干嘛不说?”加西亚一哂,“只是说不说大概也没什么区别就是了,你写个报告明天交上去吧。”

“是。”艾达点点头,退下去了。

加西亚坐在空荡荡的房间里,她身后,通讯器在沙发缝隙里一闪一闪,她拿出来,屏幕展开在半空中,女皇正睡眼惺忪的在被窝里打着哈欠。

“……陛下,”加西亚无奈,“您就非要听现场?”

“朕只是好奇英雄的末路而已……哈!真讽刺啊,曾经亚伯拉罕将军还说朕只是个黄毛丫头呢,转眼就尸骨无存了。”女皇懒洋洋的把自己裹起来,露出来的脸上挂着嘲讽的笑。

加西亚皱了皱眉头,隐隐有些不忍,被她眼尖的看到了:“你居然也会有同情心吗?元帅?对着敌国将领?”

加西亚沉默两秒,慢悠悠的开口:“都是同道中人……”

女皇嗤笑:“同的哪条道?元帅啊,你对自己的认知也太不到位了。”她得意洋洋的挑眉,像是为自己对于加西亚的了解而感到自傲。

“他们是被驯服的鹰犬,你是地狱索命的亡魂。”

元帅今天也在收拾烂摊子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