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帅今天也在收拾烂摊子

虽然仅仅只有一架战舰,薇拉还是尽心尽力的打开了一整条可供数百架战舰通过的宽大的中空走廊。

幽冥看着地图操控着战舰一路停在了停机舱的最底层,南槿站在不远处的合金大门前,显然已等候多时。

加西亚走下舰桥,看见南槿,脸上露出些惊讶的表情。

“欢迎来到格林要塞,元帅。”南槿的性格是不同于姐姐的温柔小意,“姐姐在上面等您。”

艾薇正将想要去找薇拉算账的幽冥塞进口袋,闻言在后面微微鞠躬:“那我就先退下了。”

加西亚摆摆手,南槿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带着她朝南惜的房间走去。

南惜向来是不吝啬于在提高自己的生活品质方面花钱的,当然这也是她自己的小金库,只不过对于军人来说,这样的环境过于容易让人堕落。

加西亚和南槿站在电梯里,看着数字一个个往上跳,某个不经意的角度看过去,南槿的脸突然让她有一种强烈的熟悉感。

这种感觉太过突兀又强烈,加西亚凝神想了想,没有想出什么合理的解释。

也许是她的神色突然严肃,南槿不安地问:“元帅,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

加西亚回过神,随口说:“没什么,嗯…你的发带很好看。”

南槿愣了愣,嘴角勾起的笑容温柔又带着些许难以抑制的雀跃:“这是姐姐送我的,她说她不喜欢这些。”

南惜是个在示好一途上没有任何天赋的人,对着一起长大的妹妹也总是心口不一。

加西亚难得不想吐槽南惜:“你姐姐很疼你。”

南槿抿着嘴笑,眼睛亮晶晶的:“是的,姐姐忙于军务,但从来都没有丢下过我。”

南惜的父母和哥哥都死于战场,她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就开始照顾自己和南槿。

南槿是南惜捡回来的,在身份上总有些自卑,在南惜身边耳濡目染了几十年也没有学到她半分张狂。

歹竹出了好笋…要是这脾气能让一两分给南惜就好了。加西亚这么想着,虽然这句话用在姐妹之间有些奇怪。

“叮”的一声,电梯稳稳停在了顶楼。

“右拐,在走廊的尽头左转就是了。”南槿吐了吐舌头,“我睡不着才出来的,被姐姐知道又要怪我熬夜了。”

电梯门打开就是客厅,酒红色的主色调以及刻意调暗的灯光让人有种昏昏欲睡的包裹感,正对着电梯门的地方是一整片落地窗,窗外漫天繁星,脚下就是要塞的高墙,巡逻机甲在墙外来回巡视,忽明忽暗的光亮若隐若现。

加西亚转头朝走廊深处走去,她打开门,温暖潮湿的气息扑面而来。

——南惜挖了一整个房间的底当浴缸,此时整个浴室雾气缭绕,不见人影。

加西亚深吸一口气,指尖轻点在身前,气流带着水分子在指尖汇集,螺旋般转动,很快,白雾就消失得干干净净。

“啧,好厉害的身手呀,元帅。”媚得酥骨的声音传来,南惜正懒洋洋的坐在侧面的一扇窗上,一只脚踩着窗台,另一只脚在半空晃荡,玻璃被完全抬起,稍稍歪一点就能整个掉下去。

加西亚淡淡的说:“你还是一如既往的不像个军人。”

南惜轻笑一声:“我在战场上是军人就行。怎么,元老院那些老不死的东西又来趁机找事了?”

她跳下窗台,赤着脚准备往屋外走。

“小事,他们也没什么真本事。”加西亚转过身往客厅走,完全不想在这个地方站着谈话。

南惜眼睛转了转:“温婉什么时候回来?”

加西亚笑了:“你只有在要钱的时候才想的起来她。”

“代理议会长,国库的钥匙,啧啧。”南惜一副意犹未尽的表情,“你这次来还有什么事?”

“这次不是小事,你必须回去一趟。”

南惜不情不愿的哼了一声,勉强答应了。

加西亚沉默了两秒:“你知道怎么进伊格塞尔吗?”

南惜“哦”了一声,拖着长长的尾音,意味不明。

伊格塞尔星,有名的流放之地,位于其中的沙城更是毫无法纪之地,多的是穷凶恶极的暴徒和狡猾精明的星际商人汇聚在这里。

“你去哪里干什么?”南惜很可爱的歪了歪头,好像真的在疑惑什么。

“接一个人。”加西亚沉声说,“陛下的兄长,亲王殿下。”

元帅今天也在收拾烂摊子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