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手兰心

“噗!”一口鲜血从楚兰心口中涌出,她并未擦拭而是迅速转身,持剑飞身直逼对面男子而去。

一身白衣因多处受伤染满斑斑血迹,如朵朵盛开红莲。纤细身材矫健若虹,一招一式毫无花哨,干脆利落致命。

“当啷!”剑落,人也如落叶一般自空中落下,却是“扑通”一声重重砸在地上。又一口鲜血从口中涌出。

只见男子嘴角微翘,露出一丝轻蔑。“你用我教你的剑,却想来杀我?!”

不错,她的功夫都是他教的。这本是致命的一招,避无可避。他却轻易破了她这招,他对她,原来从一开始就有所保留。

她快死了,此时却不知为何望着他心中下意识的想,这是她熟悉的笑容,连翘起的嘴角都是自己熟悉的弧度。

她喜欢看他笑,温暖的,像极了午后温煦的阳光撒满整个生命里。耳鬓厮磨动情时她总是情不自禁凑上去亲吻的嘴角,甚至调皮的伸出舌头舔一舔,然后被他忍不住宠溺的拥在怀中。

男子走上前一只手捏住她的下颚,强迫她吃下药丸。“兰心公主,你的父皇母后都已经死了,太子殿下和长公主也死了,就让你走得痛快些随他们去吧!”

意识渐渐模糊,自己是死了吧。周遭事物渐渐消退,只留下一个纯白的世界,远处隐隐有光亮,意识中楚兰心向着那道光的方向而去……突然一脚踏空。

整个人迅速的向下坠落,跌落,翻滚……她本能的伸手抓向周遭,似有山石杂草。噗通!她再次落到地面上,屁股摔得有点疼,伸手触摸,地面竟是松软的杂草坪。

“熊孩子,你砸到我的鸡了!”一个陌生的男子声音响起。

楚兰心抬头,老天!这是哪里!

山野间天高草长,竹林中阳光隐隐透过,风轻云淡。一络腮胡子中等身材男子盘腿坐在自己不远处,手里拿着半只啃过的....桃子。

兰心慌忙抬手摸自己的脸……此处,尚是人间。

那自己这到底是死还是没死?

“你砸到我的鸡了!”男子语气中透着不满。

“这是哪里?”兰心开口后自己也是一愣,声音稚嫩分明是童音。再低头看自己身形,竟是一个四五岁孩童一般。

面前的男人是谁?自己为什么明明死了又变成一个小孩子出现在这里?这是哪里呢?还有什么是“熊孩子?”

楚兰心下意识的往后挪蹭了几寸,一只拔好毛的山鸡从自己屁股底下滚出来。

自己果然砸了他的鸡……楚兰心哭笑不得。

正要站起,却头晕的厉害,恍惚中似乎有别人的记忆涌入脑海。

熊熊巨火中,“爹!娘!姑姑!哥哥!姐姐!”一个孩童撕心裂肺的喊声划过脑海。

痛!楚兰心抱住头,再次昏了过去。

咕咕咕咕,肚子叫,浓郁的烤鸡香气飘入鼻中。还是山野间,这男子竟任凭她昏过去没有任何动作,不过倒是烤熟了一只野鸡。

“也该醒了,过来吃鸡。”那男子对她招手。楚兰心没有客气,走过去学着这男子的模样,伸手拿过用松枝串着已经烤好的鸡腿,张嘴啃起来。

鸡皮酥脆可口,鸡肉鲜嫩入味。这鸡味道不错,比宫中御厨手艺更胜一筹。楚兰心赞许。

“你来得正好。”那男子吐出最后一块鸡骨头,直接用手抹了嘴角的油道。“我正在祈求上天赐给我一个徒弟,于是你就从天上掉下来了。”说话间还伸出一根手指指天,从天到地空中一划。

楚兰心低头默默的吃鸡。她睡了一觉此时脑子清醒不少,自己是死了,不过又活了。

重生!带着记忆,在这个四五岁小女孩的身体里活了下来。

现在自己如何是好?四五岁小孩的记忆只有零星片段,楚兰心费力的在记忆中搜刮关于这具身体的记忆。

“其实我也就是这么一想,都说天上掉下个林妹妹,没想到天上还能掉徒弟.....”男人在一旁叨叨叨。

“不过这徒弟竟然是个这么点儿的女娃娃,早知道我还不如跟老天说就掉林妹妹了呢……”

这男人别的身份尚且不知,但一定是一话痨。楚兰心想。不知道这林妹妹是何许人也,还有为何自己刚掉下来的时候,他喊熊孩子。林妹妹和熊孩子,不知和他有何关系?

“喂,你知道自己叫什么不?今年几岁了?”男人用吃完鸡腿的竹枝捅了捅楚兰心胳膊。

“曲兰心,五岁。”楚兰心根据记忆答道。这具身体的前主人姓曲,竟然好巧跟自己同一个名字,只是不同姓。今年只有五岁,是曲家二房的长女,家族平辈第四,被家人送到山上道观里寄养,不幸在上山途中遭遇意外滚落山涧。

长乐曲家,世代医大家。曲常青,太医院院首。楚兰心是有记忆的,本来父皇的病她已经查到曲家,只是当时……对方动作太快了,她什么都还没来得及做。

没想到自己重生竟在曲家,这真的是老天的安排!想到这里楚兰心紧紧咬住下唇。

老天竟然让她重生,就是让她来讨回公道!

“一帮大人护送,还能把一五岁孩子摔落,这可真够废物的。”男人说道。

楚兰心下意识抬头望了男人一眼。

男人手中鸡翅啪嗒落在地上,这不是一个五岁女童能有的眼神。

楚兰心看了曲兰心的记忆,在五岁孩童眼中这的确是一场意外。路上遇到山贼,奶妈拉着她逃亡慌不择路,一不小心奶妈被地上藤蔓绊倒,小孩子脱手飞了出去。

真巧,前面就是山涧深谷。

由成年人楚兰心来看这段记忆,很明显能看出这种意外是人为的。当然人为的意外也是意外,往往意外都是人为的。

“总之呢,我不管你是怎么来的,我这里常年看不到一个人,我需要一个徒弟,于是上天就赐给了我一个徒弟,所以你吃了我的鸡就等于拜师了。”

楚兰心看着这个话痨男人,从前自己也拜过一次师,她跟他学艺六年,最后他把她杀了。

“嘿嘿,小姑娘,你跟着我可不亏,我是旷世神医呢!”男人吹嘘自己的医术,似乎不好意思的搓搓手道。

“嘿嘿!”楚兰心也忍不住笑,上一世她学杀人,这一世她学怎么救人。

上一世她本是金枝玉叶贵为公主却要日日习武,心惊胆战的提防明枪暗箭。这一世她明明背负血海深仇誓死夺回天理公道,老天却安排她悬壶济世救人……

有用吗?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