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手兰心

曲兰心在她十二岁那年有了自己第一个病人。

自称程四郎,七养八养小半个月过去也算痊愈。

程四郎一副书生相貌,坐在任你行的山中院子里文文弱弱吃了半锅辣子鸡。这半个月忌口不可吃辣,每天看着这对师徒大快朵颐,自己在一旁只喝清淡小米粥,这感受实在不好。

直到今日总算破戒,程四郎吃完抹嘴满意的从怀中掏出一张折着的纸放到桌边,然后起身对任你行施礼。

这是要告辞走了。兰心想这可能是银票,不知是多大面值。

“既然你这女徒弟对我有救命之恩,公子我无以回报这就以身相许了吧。这是生辰八字庚帖。”

你码……兰心心里骂,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

任你行走上前打着哈哈,两个人一来二去正在谦让云云。无非就是小徒年龄尚小,再者悬壶济世并未求回报,先把医药费结了就行。但如果你家中有矿,也不是不能考虑云云。

就应该拿起庚帖直接甩他脸上。兰心心里说。

二人正在自谦,都没有感到周遭有人靠近。

十几个黑衣蒙面大汉瞬间将小院围住。

白衣书生一样的程四郎扇子挥动几只飞镖出去直接放倒四个大汉。

“就知道你捡回来的这碰瓷的是个大麻烦。”任你行立即双手抱头趴在地上。“好汉们,我们不认识他,他就是个过路讨饭的!”

任你行是不会功夫的,这点兰心一早确认过。

然而对方仗着人多二话不说直接扑上来。没办法兰心只能从地上拽起自己的老师,一路掩护退到房中。

眼见马上就回到屋内,一大汉突然扑过来大刀挥舞直砍向任你行。

噗!

血溅当场,喷了任你行一身。

眼见大汉直挺挺倒地,还没等任你行尖叫,又一声“噗!”另一名黑衣大汉倒地。

两招都是从下至上直刺穿咽喉。

兰心将腿软的任你行甩向屋内,手中紧握从脚底随意挑起的长刀,小小身材站在门口镇定自诺,竟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

妈妈呀!我穿过来可是拿的行医济世的剧本。

这女娃娃到底是谁!

“你是谁?”黑衣大汉们无人敢轻视门口这大眼睛一脸懵懂的小女孩子。

因为只有十一二岁大的年纪,双手握着的长刀更像是玩具。

除了她自己,没人敢当她手里的刀是玩具。

大汉并未等她回答,为首的一个眼色大家一拥而上。

“杀人的人。”女孩子稚嫩的童音听起来软软糯糯,话语间最后一人也已倒地咽气。

招招封喉。

这边院落里程四朗也已解决掉剩下的刺客。擦汗整理衣衫向这边走来。

“你是谁?”

同样的问题响起。

女孩子长刀举起指向前方,对面程四郎停住脚步。

写着生辰八字的庚帖宣纸因适才的混乱飘落在地,此时被女孩子用刀尖挑起。

韩国,程玉。

这个世界真小啊!

兰心歪着头陷入记忆。不过是小时候的一句笑谈,因着两国交好一向有姻亲关系,她小时候母后曾跟父皇提过一句,韩国世子程玉跟咱们兰心联姻。

好像是当时两人年龄尚小,后来也就不再提了。不过一直听说韩国世子程玉是个有才干的人,更是各国公主们追捧的对象。

兰心抬头看眼前这人,白衣玉冠倒也有些风姿,一场厮杀过后衣冠未见凌乱。

韩国世子跑到楚国来做什么?又莫名其妙在这须臾山里遇见。

这三四年朝中形势风云变幻她都不知,只知道自己死的那一年,十皇叔继承了皇位,改国号昌泰,如今是昌泰四年。

看地上的黑衣人竟是一批死士,楚国廷尉的死士,她再熟悉不过。专门为了杀韩国世子而来吗?

这地方是不能呆了,果然碰瓷的都是大麻烦。

“老师,你怎么还躺这地上?”兰心回头诧异的看任你行。

“我腿软!”

剖解尸体不怕,看个把杀人怕什么?

“那能一样吗?我那是科学!你们!你们……哇!兰心你流血了啊!”

兰心也同时感到身体一虚,小腹绞痛的厉害。

掩埋尸体,打扫庭院。毁尸灭迹这种事情不管是杀手还是大夫,都熟练得很。

两个男人忙完,兰心煮了红糖水自己躺在床上眯着。

程玉和任你行对看一眼。女孩子来葵水这种事情他们都还算明白,这女娃第一次如此淡定反倒让人不舒服。

任你行一个眼神,意思是“这样小小年纪就提刀杀人的娃娃亲你敢定吗?”

程玉一副,“救命之恩只能以身相许我也是没办法就这样吧的无奈模样。”

两个男人用意念交流的很是愉快。

然后装作默契的又给了对方一个都懂的眼神。

“你还能走吗?不行我们先去道观避一避?”任你行着急跑路。

转身对程玉一抱拳,“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得尽快甩掉这个大麻烦。

任你行和兰心在道观又混了好一段时日,决定下山。

“你老师我不是无家无业的人,这几年你学下来已经出徒,为师我便要去云游四方了。徒弟你去不?”

其实是害怕了要离开自己这个大麻烦吧。虽然那些死士是来杀程玉的,但十几岁的女孩子从未习武一日,提刀就干脆利落的杀人。程玉和师父是都吓到了吧。

女徒弟兰心摇摇头,她想回曲家。

兰心一直陪他走到半山腰。

“行了,那些依依惜别的事情就别搞了,我不习惯。以后你万一治死了人,遇到医闹啥的,记得别提我名字就行。”任你行挥挥手大步向山下走去。

又顿住脚,“我认识你的时候,你只有五岁,呆满十年,若是曲家不来找你,你就自己下山去找他们吧。”任你行慎重道。

“多治病,少杀生。”

“知道了。”兰心答。

“你医术不错的,想我当年本硕连读,博士后回国。”

“我要不是意外,诺贝尔都有可能。”

“你跟了我近十年,皮毛总是学到一些。”

“你现在不知道,以后你下山就知道了,任神医很有名,享誉八荒九州。”

“我床底下的箱子你有时间可以翻翻,算了也别乱翻。”

“等我回来……”

任你行还没说完。

“师父你还走吗?”兰心被这话痨师父烦的快哭了。

“实在有麻烦,去魏国找我,我徒弟我总不能让别人欺负了去。”

任你行高高扬了扬手,不再啰嗦,这次是真的走了。

兰心一直站在那里,直到那高且削瘦的身形渐渐模糊,不见。

师父我不是不想跟你呆在一起,只是欺负我的那些人,太大了……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