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手兰心

“不和你们这些山民一般见识!”爬了一上午山路又渴又饿又热的,钱大娘急了,趁着小丫鬟不注意就要推门往里闯。

小丫鬟眼疾手快死死把着门就是不放。

小翠就要上去帮钱大娘推那小丫鬟。这一下门外原本安静排队等候的山民们可全急了,一涌过来,有自动维持秩序护着门谁也不让进的,也有趁机浑水摸鱼想往前拱的。

“我夫妻二人多年不孕,还求四姑娘赐子!”

“我婆婆咳嗽数月,希望能去根!”

“我已三日头疼欲裂,再不得治我只能撞墙!”

“我儿子上山砍柴腿摔断了,今日来复诊!”

钱婶子被一涌一涌的人群前后推搡着一把老骨头都快散了。急中生智一拍额头,连忙从腰间掏出曲家腰牌来,“我们真的是曲家的人,我们来接姑娘回家的!”

不耐人单力薄,没人注意她手中拿的什么,也没人理会她说些啥。

众人正撕扯得不可开交,门内突然又闪出一位老道姑,交代小丫鬟几句。

只听小丫鬟扬声喊道,“我家小姐说了,里面问诊需要安静,再有喧哗者、不按规矩排队者,统统不见!”

这一句话说完门外瞬间安静下来,大家纷纷自动站回自己的位置。好容易等到初四这个日子,谁都不想看不成病,多等一会儿就多等一会儿吧,本来也都是等着的,只是这几个妇人坏了规矩。

想到这儿众人纷纷向钱婶子和小翠她们投来白眼。

“你们要进门就守规矩去后面排着,切莫再插队!”小丫鬟对钱婶子等训斥道。

众人也对她们指指点点。

李婶子脸一阵红一阵白,曲家也是高门大院最讲究规矩的地方,她还从没有这么丢人过。

李婶子把钱婶子和小翠按在队伍后面排队安抚众人,自己在众目睽睽之下穿越众人走到门口,连忙把腰牌一把塞到小丫鬟手中,嘴上解释着:“我真不插队,不过姑娘还请看看这个,我们确是曲家的人,来接姑娘……”

还未说完,从山中突然走来两个男子。一小公子模样的玉面少年搀扶着一白衣书生模样的青年男子,穿越众人上前来高声道“救命!救命啊!还请各位父老乡亲体谅。”

只见那青年男子面孔乌黑中泛着青色,脚步虚浮,气息微弱。

这人看起来实在病得不轻,恐怕随时就要断气。众人也不太敢拦他们,怕是不小心碰一下就沾惹上一条人命。

二人挪到门前,小少年对小丫鬟施了一礼。“山中误食毒果子,幸得路人指点,让速速来找曲四娘子,或还有一线生机。”

这……

人命关天,小丫鬟点点头说了声“等着。”赶紧回身关门去请示自家小姐去了。

李婶子看着小丫鬟手中捏着的自家腰牌,默默退回了队伍中。看来今儿的午饭是吃不上了。

那小少年见人回去门关了显然万分焦急,待要上前去推门,被中毒的青年拦住。“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急也没有用。何况现下是我们有求人家,不可失礼。”说话的青年虽然中毒在身气息微弱,却自带一股高雅气。

李婶子猜想这定是哪个大户人家的公子外出游玩,结果缺少山林经验出了意外。只是永安这些大户人家里却未听说有这般出众的人物,或许是外地的,可惜了。

李婶子望着地面上的日头影子发呆,她自己可能也不知道是可惜什么,是可惜有这么号人物她自己竟不晓得,还是有这么号人物竟然不是永安的,不是永安的又怎么了,六小姐也不是不能考虑外地的……

难道不是应该担心万一这大好青年毒发身亡救不回来,那才可惜吗?

李婶子晃晃自己的头,自己这都是想什么呢。

小丫鬟进去很快又出来,吩咐将中毒的这位青年扶进去。“病分轻重缓急,我家姑娘请各位乡亲们见谅。”

无人有异议。草莽山间,天大地大人命最大。

青年人被搀扶进去,只见屋内禅香袅袅,两层幕帐青云纱帘间一白衣女子端坐其间,屋内陈设皆不落俗,女子身姿更是悠然。青年人目光在室内流连,目光扫过墙上挂的一幅舆图,这舆图似图非图,明明画着八荒九州又似是非是仿佛另有乾坤,每看一次都似有新的认知。

青年隔着纱帐将一只手伸进去,一双纤纤玉手便熟稔的按在他手腕上,指尖冰凉如玉。

曲兰心摸了半天脉,心中疑惑,随即一撩纱帐,需观面色。

青年抬头一望,只见落入眼中女子肤白如瓷,眼皓若星辰,乌发垂腰,宛若仙子。真真是大姑娘了啊!

只是那双望向自己的大眼睛里无悲无喜,无嗔无欢,面无表情。也并不是冷着张脸,而是,毫无温度,脸孔上看不出任何情绪。

“程玉!”曲兰心恼怒道。

这下女孩子眼里有了情绪,人也灵动起来了。

程玉笑道,“嘻嘻,恩人你想我了没?”说着刷啦打开手中折扇,一副翩翩公子模样。

十几岁的小姑娘真是一年一个样儿,程玉欣慰的看着兰心,心想这是我媳妇呢。

怎么就救了他一命就成他媳妇了,这道理除了他自己没人懂。

救命之恩当以身相许嘛,这有什么不懂的。程玉美滋滋的想。

对于这个总是装作中毒每年都来看自己的韩国世子兰心也是没办法。

吩咐丫鬟小暖给流年倒茶。

流年是程玉这些年唯一带着身边行走的随从。此时看到小暖也甚是开心,拿出这一年各处游历搜集的各种小玩意给小暖。

“媳妇你什么时候跟我回去?”程玉郑重问。

曲兰心扶额,他能不能不闹。

说到这个,小暖一拍脑门,“小姐刚刚有人给我一个腰牌,说是家里人来接小姐。”说着连忙把李婶子的牌子递给兰心。

家里人啊!是永安曲家吧。曲兰心将牌子捏在手里端详,这腰牌做得甚是精致,红色樱桃木描着祥云金边,中间墨黑一个曲字。曲兰心翻找记忆,仿佛看到一个小小女孩坐在父亲膝头,会写的第一个字就是“曲”字。就像自己当年坐在太子哥哥膝头,被他握着手认真写“楚”字一样。

那些记忆啊,记着记着就有些记不清了。曲兰心神情惆怅,将牌子放在一旁,抬头对小暖说:“下一位。”

小姐这不开心的神情落在小暖眼里。小暖虽不是家养的丫鬟,只是半路中山上小姐捡回来的一条贱命,但对于小姐的身世也听道观里的姑子说过。小小年纪就被送到这山上来,如今终于被家里人想起来要接回去,是应该高兴呢?还是高兴呢?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