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婚后我嫁给了前任他叔

裴道珠沉默半晌,温柔地转移话题:“嬷嬷,咱们该去见老夫人了,如果叫她老人家等太久,便是道珠失礼。”

江嬷嬷望向萧衡:“九爷也一起吧?老夫人想您了。”

萧衡深深看了一眼裴道珠,唇角微勾:“好啊,一起。”

厅堂。

小女郎们围着一位容色妩媚的姑娘说话:

“燕婉这身衣裳,是用芙蓉锦裁的吧?我年初就在布庄见过这料子,一匹值千金,我阿娘舍不得给我买……真好看呀!”

“竟然这么贵重?我都不知道呢,只是从库房随便拿的而已。”

“燕婉的花冠和金步摇也好看,镶嵌了这么多珍珠,得值多少钱!一眼望去明晃晃的,高贵的像是神仙妃子!”

“哪里,也就几颗珠子,不值几个钱的。”

被恭维吹捧的姑娘,含笑掩唇,眉梢眼角是藏不住的喜悦。

幼时家在钱塘,她也算钱塘的顶级贵女,人人看见她都要吹捧恭维,可是自打搬到建康城,这里到处都是高贵的名流世家,她的出身一下子被比了下去。

她随双亲寄住在裴家,每次参加宴会,明明她是姐姐,可风头都会被裴道珠这个妹妹夺走,她失去了在钱塘时的贵女光环,寄人篱下黯然无光的滋味儿,太难受了。

如今风水轮流转,也到了她顾燕婉扬眉吐气的时候。

她终于重回贵女圈子的中心,终于再次享受到众星捧月的滋味儿,终于抢回了所有风头。

她望向不远处的萧荣。

她抢回的何止是风头,还有裴道珠的未婚夫呢。

寄住在裴家的时候,她就对萧荣三番四次悄悄示好,萧荣喜欢她的热情与率真,与她约定将来一定要在一起,她的父亲显赫之后,她吹了几次耳边风,萧荣果然舍弃了裴道珠,转而向她登门提亲。

等她嫁进萧家,便是真正步入建康城的名流圈子……

顾燕婉怡然自得,笑容更盛。

有女郎顺着她的视线望去,称赞道:“燕婉和大公子郎才女貌,瞧着十分登对。”

“大公子人中龙凤,幸好没娶裴道珠!同龄女郎里面我最讨厌的就是她了,仗着美色和家世,惯会在人前装模作样……”

“就是!不就是琴棋书画和女红烹饪比咱们强嘛,我阿娘总叫我向她学习,我才不愿意呢!她好虚伪的哦!”

“我有个好主意,她被退了婚,定然过得很不如意,待会儿咱们好好嘲笑她一番!”

“……”

女郎们兴奋地小声议论。

门外的江嬷嬷尴尬地望向裴道珠。

少女不过十五岁的年纪,却保持着端庄自持温婉高贵,像是没听见那些奚落,当真是好定力。

江嬷嬷咳嗽一声:“老夫人,九爷和裴娘子过来了。”

女郎们愣了愣,以顾燕婉为首,纷纷转身望向门口。

春风盈袖,美人多娇。

裴道珠立在春阳里,肌肤白嫩通透,凤眼潋滟着日影,石榴红的裙裾逶迤曳地,腰间缠着的莺黄丝绦飘逸绝伦,越发衬得女郎窈窕婀娜削肩细腰,盈盈一笑间,更有弱不胜衣的风流之感。

哪怕卸去珠钗、家道中落,裴道珠也仍旧是建康城当之无愧的第一美人,叫她们十分自惭形秽。

刚刚还想着狠狠奚落她一番,如今却是你拿胳膊肘捅捅我、我拿胳膊肘捅捅她,竟都相顾无言了。

裴道珠落落大方地踏进门槛,朝上座的老夫人请了安。

心里十分快活。

议论她又如何?

她就喜欢别人在背后骂她空有美貌和才华。

有的人想被骂,还没资格呢。

她余光扫了眼顾燕婉。

顾燕婉梳着高髻,穿戴华贵繁琐,妆容细腻而隆重,一看就知道是花了大心思的。

只是再花心思又如何,底子和气度摆在那里,不如她就是不如她。

似乎是察觉到她的视线,顾燕婉淡淡别过脸,眉梢眼角藏着不甘。

裴道珠开心地牵了牵唇角。

正暗戳戳勾心斗角时,萧荣忽然狐疑开口:“九……九叔?”

随着萧衡踏进门槛,屋子里瞬间寂静。

他的容止风度都是绝佳,身姿犹如鹤立鸡群,骨相精致流畅,丹凤眼漂亮清冷,发间结着的朱红璎珞宛如点睛鹤顶,行走之间仿佛高山晶莹雪,真正是风神秀彻宝蕴含光。

原本萧荣在她们眼中也算人中龙凤,可是和这位郎君相比,完全就是蒹葭倚玉树,枯木对珊瑚。

萧衡朝主座欠了欠身:“阿娘。”

他的声音也非常好听,恰似击金敲玉、珠落玉盘。

自惭形秽的女郎们,顿时激动地双眼放光。

早就听说萧家九郎近日回了建康,没想到她们竟然刚好撞上!

他比她们想象的还要俊美!

最重要的是他还没有娶亲……

一阵寒暄过后,众人落座。

裴道珠还没坐热乎,顾燕婉突然含着泪委屈开口:“数日不见,妹妹瘦了,可是怪我和荣哥订亲的缘故?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姐姐也是情非得已……妹妹能否原谅姐姐?”

裴道珠保持微笑。

这就是顾燕婉道歉的方式?

真够特别的。

她柔声:“好好的,姐姐哭什么?不知道的,还以为被退婚的是你呢。”

她不接顾燕婉的话茬。

第三者上位的人,不配得到谅解。

顾燕婉面颊发烫,紧了紧手帕,又故作关切道:“妹妹今日怎么打扮得如此素净?竟也不戴点珠钗首饰,瞧着冷冷清清怪可怜的。若是手头紧张,姐姐那里有一套银饰,你若不嫌弃,姐姐叫侍女拿去送你。你要打扮得漂漂亮亮,姐姐才能放心呢。”

裴道珠捏着香帕,不肯叫其他人看轻了自己。

她娇声:“年幼时最爱拿金珠宝贝妆点自己,如今读了许多书,才明白钱财只是身外之物,任其自然才是女儿家最好的妆点。金器戴得多了,反倒显得俗不可耐。”

说完,意味深长地看一眼顾燕婉的花冠和金步摇。

众人像是心有灵犀,一齐望向顾燕婉。

初看时觉得惊艳,可看久了,便觉老气庸俗。

顾家娘子,确实不如裴娘子来的美貌动人呀!

顾燕婉快要呕死。

小贱人!

穷就是穷,扯这么多歪理做什么!

老夫人也是年轻过,哪会不明白她们的明争暗斗,二房退婚在前到底是理亏的,于是慈蔼笑道:“阿难尚还年幼,确实不该打扮得如此素净。江嬷嬷。”

阿难是裴道珠的小字。

南朝佛教盛行,十分流行以佛家语取名,“阿难”在佛家语里,意为欢喜无染。

江嬷嬷捧出一只紫檀木盒:“这是老夫人的赏赐,一套红宝石头面和一套翡翠头面,很适合裴娘子。老夫人喜欢娘子,娘子收下吧?”

裴道珠惊喜。

有了这两套贵重首饰,说不定就能保住祖宅了!

她正要起身去接,对面突然传来一声“且慢”。

她望去,说话的是萧玄策。

他指节修长白皙,端着碧色茶碗,笑得淡然:“裴娘子不爱钱财,阿娘何必赏她金银之物?这是对她的羞辱。”

退婚后我嫁给了前任他叔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