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帝书

山间不知从何处吹来了一阵风,带着刺骨的寒意,穿透了衣服,扎进皮肉,又钻进了骨头缝里,所有人都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众人忽然发现满地的毒虫都像冬眠了一样,全都停止了动作。

脚下这片土地渐渐结起了一层薄薄的透明冰晶,在那些僵硬了的毒虫身上像开出了一朵朵冰花。

整座浮云山一瞬间阴冷了起来,而脚下这条通往钦天鉴的石路悄无声息地覆上了一层冰霜。

“怎么突然这么冷……”

“山上是冷。”

“不对……是剑气。”持扇男子握紧了武器。

紫衣女子皱起了眉,“好强的剑气……”

楼冰河缓缓转身,所有人都抬头看向身后的石阶。

一道白色身影缓缓向人们走来,一尘不染的白衣白靴,手上银白色的剑柄剑鞘,除了那头随意束起的黑色长发,俊美冷漠的脸,满目的纯白与剑意的冷冽。

持剑的白衣男子缓缓踏上钦天鉴的石阶,如闲庭信步,却让众人如临大敌。

韩征威心中惊骇,“这白衣服的什么来头,竟能让楼冰河如此忌惮……”

“龙王阁四龙座之一。”身后一道含笑的声音响起。

“什么?”

韩小侯爷一惊,下意识扭头看过去。

眼前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女,作男装打扮,一袭明黄纹白底长袍,玉冠束发,眉心一点朱砂痣,就坐在石阶上从容地看着他。

“你是——”

“听闻霜寒州虽剑术高明,却是四龙座中唯一不会秘术的那个。”

秦观月淡淡打断了他的话,“你猜,他打得过楼冰河他们吗?”

韩小侯爷的思绪被打断,听了对方的话后又紧张起来,目光落在越闻天身上,皱眉道,“不知道。”

秦观月笑笑,没有再说话。

“满堂花醉三千客,一剑霜寒十四州。”

紫纱女子转身看着那一尘不染的白衣身影,笑道,“素闻龙王阁四龙座之首霜寒州,剑术乃沧澜第一,今日得见,果真不愧剑神之名。”

“霜寒州?”

大汉眉头紧皱,“龙王阁的人怎的也来了?他们不都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千金小姐吗?”

“在下也好奇。”

持扇男子眼里笑意浅淡,“龙王阁不遵大夏皇命,霜兄此来难道是受龙女之命?”

众人皆是一怔。

世人皆知,钦天鉴为天下消息最灵便之处,三千明楼为天下武器最强之处,而龙王阁为最神秘强大之处。

而龙王阁的主人,便是龙女。

谁也不知其模样,只知其武力位列天榜第一,连剑神霜寒州也甘愿为之驱使。

楼冰河一时竟有些感叹在京城的那位的决定,越氏,果真不可留。

“可惜了,连龙王阁也不再与世无争。”

楼冰河说完这句话后已拔剑刺向了霜寒州。

与此同时,紫纱女子,持扇男子,大汉,都迅速奔向重伤的越闻天,凌云骑副将也随之冲过去。

白衣胜雪的男人缓缓抬眸,嘴唇微微张开,“受人之……”

下一刻,手中剑已出鞘。

剑之所过处皆冰霜覆盖,谁也不曾看清那把剑的样子,冲天的剑气已经撞向了前方的楼冰河。

“啊——”

夹杂着内力的怒吼震耳欲聋,被剑气带来的扑面寒风所侵袭的围观众人们难受地捂住了耳朵。

剑气冲袭而过,竟越过楼冰河的剑,分成了好几道刺向欲抢黑衣少年的紫纱女子等人。

“真是讨厌!”

紫衣女子咬牙切齿地扛住这道剑气,指尖黑气疯狂乱窜,脸上的面纱也裂开掉落在地,露出了一张娇美的脸。

“就这个破样子,戴个什么面纱!”

大汉一边用斧头苦苦抵挡着那道剑气,一边不忘嘲笑身旁的女子。

“闭上你的臭嘴!老娘现在没心情跟你斗嘴!”

剑气消弭,万物归寂。

霜寒州目光平静地看了眼自己的剑,至于那些倒在剑下的人根本入不了他的眼

紫衣女子双手颤抖,单膝跪了下去,一口血吐了出来。

大汉没再说话,也吐了口血,抬头恶狠狠看着不远处的霜寒州。

“看来今日我等都要铩羽而归了……”

持扇男子站在一旁无奈笑着,除了身上的蓝袍都已成了破布外,完好无损,却是露出了外袍下一身银色软甲。

“臭不要脸的……”

大汉嫉妒地看着那身软甲,又腆着脸问了句,“你们那软甲卖不卖?”

紫衣女子:“……”

持扇男子微微一笑,“不卖。”

大汉低声骂了句,然后从地上爬了起来。

“卖也没用,他只不过用了三分剑气罢了,若真用上十分剑气……”

紫衣女子苦笑一声,“一剑霜寒十四州可不是说着玩的。”

大汉脸色也变得难看起来,嘴角溢出了血丝来。

“……”

那边楼冰河也从半空中落下来,嘴角挂着一道血迹,他擦了下嘴角,扭头看了眼副将孙楚。

孙楚捂着胸口朝他摇摇头,示意没事。

怎么可能没事,那可是沧澜第一剑的剑气,连他都受了伤,楼冰河心知肚明。

“剑神……”

韩小侯爷呆呆地看着,“果真厉害。”

他身后的秦观月却是看向那持扇男子的贴身银甲上,喃喃道,“竟然能抵挡住霜寒州的剑气……”

韩小侯爷却毫不惊奇,“襄未铠甲惯来之坚不可摧,在战场更是所向披靡。”

秦观月若有所思。

那边霜寒州收了剑后,那句没说完的话也缓缓说了出来,“……托,忠人之事。”

“他说啥?”

“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什么意思?”

紫纱女子白了大汉一眼,“你他娘的能不能多读点书?”

大汉呸了声,“你倒是读的多,你上去打啊!”

“你——”

紫纱女子狠狠瞪了他一眼,不再说话。

持扇男子摇着折扇,若有所思,“看来龙王阁并非有意插手此事。”

楼冰河目光定定看着无情无欲的霜寒州,“不知阁下受何人之托而来?”

霜寒州抬眸看向他们身后,“她。”

众人转身看向身后的钦天鉴。

人群之外的石阶最高处站着一个少年,玉冠墨发,一身明黄纹白底长袍,腰佩明黄宫绦,神色从容。

那少年明眸皓齿,肤色白皙,鼻梁高挺,眉眼精致,却不失英气,明明眉间一点朱砂痣,却不妖娆,反而一派清贵之气。

“诸位有礼。”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