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精和她的蔷薇男友

白瑰开着超跑很快就到了市中心的一家游乐场,打电话给白瑰的是非自然事件研究所。

非自然事件顾名思义就是灵异事件,非自然事件研究所就是专门研究灵异事件的部门。

这个部门很冷,基本没什么人知道他的存在,但受中央直管。

只有一些像白瑰这样有能制服鬼怪的能力的人才会被招到非自然事件研究所。

而白瑰是非自然事件研究所的特邀员,不为什么,就因为白瑰能力强大,却不加入非自然事件研究所。

研究所觉得消灭白瑰吧,太浪费了。

白瑰也不想一直被追杀,虽然没人可以伤到她,但是一直被苍蝇骚扰也会是一件很烦躁的事,于是双方各退一步,签订了条约。

白瑰当研究所的特邀员,只要有强大到研究所解决不了的妖魔鬼怪就会打电话让白瑰出手。

当然,这是收费的,白瑰定的费用在他们接受范围内又在合理范围外,让研究所对她是又爱又恨。

这次不知道出现了什么东西,居然会选择叫她过来。

“你来了”

出来接待她的是个二十多岁的女人,扎着丸子头,圆脸戴着方眼镜。

“嗯”白瑰的回答还是那么冷淡:“这里现在什么情况?”

“这是家新开的游乐场,龙华集团的,不用我多说了吧?”

白瑰会心一笑,龙华集团最出名的就是开在世界各地的特色鬼屋了,据说有好几家游乐场的鬼屋都传出鬼屋里有真鬼的传说。

“有人受伤了?”

“这倒没有,就是有个老朋友要见你,他说要见到你才肯离开,不然,他还要继续在鬼屋吓人,已经有好几个人被吓出心脏病来的了,我们没办法,只好叫你来了。”

“知道了,鬼屋在哪?”

“这边,我带你去,跟我来。”

白瑰跟着丸子女士走了,她对记住人名这件事不感兴趣,就没问人家叫什么,而且,丸子女士也挺好记的。

到了地方一看,白瑰直呼好家伙,这鬼气冲天的,鬼屋上方的天空都被黑雾掩盖了。

“你们之前就没发现异常么?这鬼气,少说能引来几十个小鬼了。”

丸子女士尴尬一笑,这……总不能说是他们失察吧,就随便扯了个借口:“他掩藏的很好,这鬼气是在吓晕好几个人之后才扩散的,之前我们确实没有发现。”

白瑰也不拆穿,径直走到鬼屋门前,对着里面打了个响指:“里面的鬼听着,不想灰飞烟灭就滚出来”

言辞粗暴而朴实无华,里面很快就有了动静,只见一团黑气在鬼屋门口徘徊。

随后冒出红光两点,然后是一条长长的疤,准确点来说是眼睛和嘴巴,只不过是不是人就另当两论了。

看到白瑰,那团黑雾随即开始剧烈变化,逐渐变化成人形,随着越来越清晰的脸,白瑰认出了他。

确实是老朋友了。

不过,可别想白瑰会对这只鬼手下留情,在她眼里,从来都没有原谅一说。

这个鬼生前名叫苍岚,是情报调查科安插在她身边的眼线,知道真相以后,白瑰再也没见他一面。

而苍岚因为在白瑰身边卧底三年早就动心了,在上级通知他抓捕白瑰的时候,他的内心是痛苦的。

但是最后还是对白瑰下手了,白瑰再不见他之后,苍岚日渐消沉,最后以跳楼自杀来威胁白瑰回应他的爱。

白瑰的倔脾气让她从不对强权低头,即使是这种别人拿性命要挟她的事,她也不会动容,毕竟连当事人都不在乎的生命,她在乎有什么用。

最后苍岚久久等不来白瑰,竟然真的跳了,虽然楼下早已经布置好了安全气垫,但是中途有扇窗户没关闭。

苍岚下坠的过程中头部撞到了窗户,等落地时,脑浆都出来了。

好巧不巧的苍岚跳楼的大厦被龙华集团收购了重建成了游乐场。

而这个鬼屋就是当初苍岚坠楼的地点,他的灵魂也因执念太深,无法入地府轮回,而在人世间徘徊。

“白瑰,你终于肯来见我了,这些年你过得好吗?”

这事情已经过去七年了,要说影响,白瑰怕是早就忘了苍岚这个人了。

“不好意思,我说句不好听的,你就是个窝囊废。”

苍岚听了先是微微一愣,随后是释然的苦笑:“是啊,我就是个窝囊废,我连我心爱之人都保护不了……”

“不,我不是指这个,我指的是你的行为,明明是你有错在先,为什么要装作一副是被我抛弃了的样子?最后居然还跳了楼,真不知道你脑子在想些什么。”

“你…白瑰,难道我在哪心里半分地位也没有吗?那么长时间的相处,你对我就一点感觉都没有吗?”

白瑰像平时跟人对话一样,语气冷淡至极:“没有,如果我做了什么让你误会的事情,你可以跟我说明白,没必要让我猜,我没那个兴趣。”

“你没兴趣?呵呵,多么可笑的话,你说这话否定了我这七年来对你的不舍与留恋你知不知道”

苍岚的表情开始变得狰狞,但在白瑰眼里起不了一丝波澜。

“你该好好控制一下你的脾气了,指责别人之前先想想自己是否有不妥之处。”

“额呵呵呵呵呵呵”苍岚笑得凄凉,他看着白瑰,这个凉薄的女人自始自终都没对他动过心,原来这七年都是他一厢情愿的自作多情。

呵,多么可笑的笑话。

苍岚身上的鬼气开始变得浓重起来,白瑰的表情依旧是波澜不惊,因为苍岚爆发出来的最强气息还没有她实力的十分之一。

“既然一切都是我自作多情,那今天你我就做个了断吧,白瑰,你没有心!”

没有心?呵,她可是只妖。

妖,本来就没有心。

苍岚蓄了最强一击朝白瑰袭来,白瑰在心里冷笑:“找死”

白瑰只是轻轻抬手,掌心释放出一道白光将苍岚照在其中,苍岚来势汹汹的一击就被停在了半空。

因为是抱着必死的决心战斗的,所以苍岚也不管现在外面是不是白天。

要知道现在是正午,苍岚没做任何保护措施就从黑暗的鬼屋里到了乾坤朗朗的阳光之下。

他的鬼气正在被白瑰一丝一丝的抽离,加上阳光的暴晒,苍岚简直必死无疑。

鬼魂形态再死一次的话,那可就是灰飞烟灭了。

因为鬼气的消失,苍岚的眼睛也恢复了清明,他看着白瑰的眼睛,希冀着白瑰能放他一马,但是白瑰没有。

至到苍岚的身体变得透明,白瑰也没停手,苍岚的鬼气被白瑰彻底吸收干净后,这世界再也没有一个叫苍岚的鬼了。

见事情解决,白瑰打了个招呼就准备离开了,这时丸子女士又出现了,她咬牙切齿的表情足以表现她的不满。

白瑰才懒得管这些人类的感受,她只要做好她该做的事就好了。

丸子女士显然对苍岚的遭遇是同情的,而对白瑰的做法表示理解不能。

“你为什么不放他一马?你们异人不都讲究天道轮回吗?为什么你要这样做?”

“他作恶了,而且,丸子女士,恶鬼是无法被度化的。”

“可是他没害死过人,而且他刚才明明已经恢复成正常鬼魂了,你为什么不停手?还有,我不叫丸子女士,我的名字叫徐馨然。”

“所以呢?你刚才不是还说有人被吓出心脏病来了吗?怎么这会又心疼起鬼来了?”

丸子女士不说话了,低头思索了一会儿什么也没说就走了。

白瑰冲着徐馨然的背影喊道:“记得打钱”

“知道了”徐馨然的声音没好气的说,后背也仿佛在那瞬间就冒出一股怒气。

白瑰边走边想,也不知道家里那个小破孩现在怎么了,要是他还没走,就送他走好了,要是自己离开了,那自己就更省事了。

回到自己的车上,白瑰往自己手心看了一眼,此刻正有一个米粒大小的白点在她掌心里,貌似还有自己的意识。

自言自语了一句:“这是最后一次,去地府入轮回吧”

白光在白瑰手里转了几圈,见白瑰无动于衷,白光就逐渐消失在白瑰眼前了。

白瑰开车返回家中。

此时正在别墅里被猫撵的嗷嗷叫的姜秣霖无语问苍天。

十五分钟前。

姜秣霖在厨房寻找食物无果后,就到了后花园,他想破脑袋也想不通为什么白瑰的冰箱里都是矿泉水。

一点可以吃的东西都没有,他知道未经主人允许就私自动用他人的东西是不对的,可他已经饿了好几天了。

温羽弦也没给他饭吃,他是饿着肚子来的。

姜秣霖觉得他再不吃点什么垫垫肚子,就要饿死在这里了。

姜秣霖呆坐在后花园的凉亭里看着与碧天草色连接的白色玫瑰,心里突然冒出来个想法。

不知道这花能不能吃?

在名为生存的欲望趋势下,姜秣霖来到了一丛玫瑰面前,花开的娇艳欲滴。

凑近了还有股沁人的芬芳钻进姜秣霖的口鼻之中,就在他伸手去摘花瓣的时候,不知从哪里冒出来一只黑猫。

黑猫扑到姜秣霖身上对着他的脸就来了一爪子,利爪划破皮肤是刺痛的,姜秣霖惊呼一声:“啊”

姜秣霖的脚步往后倒腾了几步,依旧没能站稳就仰面倒了下去,黑猫趁势而上,连着挠了姜秣霖的脸好几下。

“挠死你这个盗花贼,趁主人不在就来偷花,谁给你的胆子”

听到黑猫口吐人言,姜秣霖的世界在这一刻崩塌了,崩的连渣渣都不剩。

谁能告诉他这只明明在喵喵叫的家伙,听在他耳朵里就变成了人言?

“妖怪啊!!!”

姜秣霖一脸惊恐,他可是唯物主义者,从不信鬼神的,更不相信妖怪的传说,但现在…他可能要信了。

因接受不能或者受到了极大惊吓,姜秣霖直接就晕了过去。

黑猫见状连忙从姜秣霖身上下来,绕着姜秣霖的身体转了好几个圈,边转圈还边用尾巴戳他:“诶,你别装死啊,本猫就挠了你几下,起来,起来,赶紧起来。”

玫瑰精和她的蔷薇男友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