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精和她的蔷薇男友

“小黑,你在干什么?”白瑰回到家察觉到小黑的气息不同寻常,就往后花园找来了。

看见姜秣霖倒在地上疑惑道:“他这是怎么了?”

黑猫见是白瑰回来了,连忙爬到主人怀里告状:“主人,这个人类刚才试图摘您的花,幸亏我发现的及时,才没让他得逞。”

黑猫一脸得意。

白瑰看了眼不省人事的姜秣霖一眼,摸了摸黑猫的脑袋,黑猫一脸享受。

“真乖,一会儿给你买小鱼干。”

黑猫喜出望外:“真的吗主人?谢谢主人,主人最好了。”听到有小鱼干吃,黑猫蹭起白瑰来就更得劲了。

“好了,进屋去吧,这小破孩我来处理。”

黑猫很顺从的就从白瑰怀里跃到地面,踏着自信的猫步,尾巴一甩一甩的走进屋子。

白瑰转眼看向姜秣霖,他的脸上还有被黑猫挠的深深浅浅的伤口,估计是要破相了。

“唉!不论告诉小黑多少次不要挠人脸它就是不听。”白瑰叹了口气,没办法,自己养的宠物自己宠。

白瑰白皙修长的手指掐了个诀就有白雾从无间中释放出来,汇聚到姜秣霖脸上的伤口上。

那伤口很快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了。

修复完毕,白瑰撤回手,白雾也随即消散于无形,仿佛刚刚出现的白雾是错觉一般。

白瑰轻轻踹了踹姜秣霖的腿,一边踹一边叫他:“喂,小破孩,醒醒。”

这种程度根本叫不醒姜秣霖,倒是把姜秣霖揣在兜里的手机被晃了出来,白瑰捡了起来。

就在这时屏幕亮了起来,有人发消息来,白瑰只扫了一眼,原本没有表情的脸上出现了一抹嘲讽。

“我说温羽弦那家伙怎么无缘无故给我送老公,原来又是来卧底的。”

白瑰把手机塞回姜秣霖的兜里,这场戏还想演下去的话,她得装作不知道才行。

对姜秣霖好不容易产生的那一丝温柔也消失无踪了,白瑰弄来一根水管,打开水龙头开关,水管嘴被白瑰捏着在姜秣霖的头部上方释放水花。

姜秣霖还以为是下雨了,清凉的水滴落在他脸上,姜秣霖立即睁开了眼睛。

眼睛进水有点难受,姜秣霖试图用手挡住水花,意识到不对之后,姜秣霖才从地上爬起来。

看到白瑰手里的水管,姜秣霖哪里还有不明白的,气愤的指着白瑰手里的水管:“你这也太过分了吧,我身上都湿了。”

白瑰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你怎么会晕倒在这?”

亏心在先的姜秣霖尴尬了,该怎么说?因为他太饿了想摘花充饥然后被一只会说话的黑猫的吓晕了?

这说出来也太丢人了吧,不行,不能说出来。

“额……这个……我……”姜秣霖结结巴巴的说不出来话,他此时简直想找条地缝钻进去。

白瑰没有要缓解尴尬的意思,就用一副“我看你能说出什么花来”的表情看着姜秣霖。

没办法了,姜秣霖只能实话实说。

说完,姜秣霖就低下头不敢直视白瑰的眼睛。

很好,没说谎骗她。

白瑰对姜秣霖招了招手道:“跟我来吧”

玫瑰花海往下走是一片平缓的空地,低洼处有个池塘,池塘里还有零零散散的几簇荷花与荷叶。

池塘边种有一些时令蔬菜和应季水果,姜秣霖看呆了,他参观别墅的时候,没看见这么块地方。

“想吃什么就自己摘吧,池塘里有鱼有虾,螃蟹是我上个月刚放的,等到了秋天再吃的,你要是想吃藕就自己下去挖,池塘水不深。”

白瑰说完这话就走了,留下姜秣霖一个人面对一片菜地。

忽的,白瑰身后传来阵阵笑声,她回头看去,就看见姜秣霖像个快乐的智障一样在她的菜地里撒欢奔跑。

“哈哈哈,大白菜鸡毛菜通心菜油麦菜,西瓜橙子葡萄还有西红柿,鲤鱼鲫鱼还有草鱼,诶,姐姐,我给你做红烧鱼吧,昂哈哈哈哈”

突然“扑通”一声,姜秣霖随即惊叫:“诶,我的鱼,别跑啊。”

白瑰的嘴角在不经意间就扬了起来,意识到自己在笑的时候白瑰心下一沉,然后迅速收起笑容。

虽然不知道你和温羽弦在谋划什么,但若危及到我的生命,我是不会留手的,就像解决苍岚那样。

白瑰在心里如是想到。

刚回到屋里白瑰就接到了来自研究所的电话,电话那头的声音很焦急:“喂,是白夫人吗?双煞鬼王逃出来了,这事你知道吗?”

真好笑,研究所收了这些鬼怪,跑了反过来质问她?

“哦,现在知道了”白瑰的语气很冷静,即使是听到这样一个坏消息也依旧面不改色,神情淡然。

电话那头的人对白瑰的态度很不满:“你当初不是说能困住他几百年的吗?”

白瑰翻了个白眼,语气满是嘲讽:“是能困住他几百年,但前提是在没有人为打开封印的情况下,封印都揭开了,还想困住鬼王?你怎么不做梦呢?”

研究所会对她抓捕的鬼做些什么她是有点了解的,从鬼身上抽取煞气,美名其曰研究鬼的习性日后好做出针对性武器来捕捉鬼。

其实就是为了获得鬼的特殊能力而扯来的遮羞布罢了,白瑰不会主动去找这些鬼的麻烦,但是他们要是伤害人类,那她也没办法。

谁让她是地府驻阳间的代理人呢,专门抓那些作恶的鬼,除非她先找到作恶的鬼,否则等研究所找她出手,白瑰就没法自己选择处理方式。

研究所跟白瑰既是合作伙伴也是竞争对手,有这层关系在,研究所就不可能百分百相信白瑰。

电话那头的人显然是做贼心虚,说话都没什么底气:“白夫人,希望你不要暗地里做手脚,否则,我们研究所将不会再和你继续合作,你得不到任何鬼怪的信息。”

白瑰冷笑,说的好像没有他们研究所提供资料,她就找不到鬼收了一样。

“都合作那么久了,各自还不了解彼此么?威胁我是没有用的,除非你们用比我牛逼的实力打败我。”

电话那头没声音了,但又不能跟白瑰彻底撕破脸,干脆就挂了电话。

白瑰替研究所抓的鬼都会封在她制作的特殊罐子里,他们想拿出来研究就只能破开封印。

若不是他们图谋不轨在先,也不会造成鬼魂出逃这一事端。

不过这样一来,白瑰就又有机会把这些从地府逃出来的恶鬼抓回去了。

抓不回去的就消灭,这是酆都大帝给她的权利。

白瑰的眼睛深沉而幽邃,抬眸眨眼间都是风情。

午后的阳光懒懒的,白瑰走到窗户边,仰头一眨不眨的看着太阳,她没有人类面对强光时的生理反应,所以她眼中的太阳是温和的蛋黄。

一头银色波澜短卷发被阳光折射,发出星星点点的光芒,由点到线,由线到面,由面变成另一个世界。

而此时捕鱼达人姜秣霖还在池塘跟草鱼做着斗争,一股恶臭很突然的就钻进他的鼻子里。

这味道不仅臭,还带着一股令人窒息的绝望气息,姜秣霖很快就坚持不住,仰面栽倒在池塘里,手里刚抓住的草鱼也呲溜呲溜的游走了。

下一秒,姜秣霖睁开双眼,眼冒红光,又很快消失,张口说话:“白瑰,本座要让你付出代价。”

声音不是姜秣霖原本清朗的少年音,变成了一个喑哑又空灵的沧桑烟嗓。

姜秣霖摘了个西瓜往别墅走去,看见站在窗户边一动不动的白瑰,姜秣霖抱着西瓜的双手开始不由自主的颤抖。

积怨已久的恨意在这一刻开始爆发,尤其是看见白瑰脖颈间时,情绪愈加激动。

双煞鬼王的内心是风起云涌。

就是这个女人对他进行了封印,还被该死的人类拿去做研究,此仇不报非君子,他双煞鬼王也不是浪得虚名的。

入定冥想的白瑰依旧淡定的站在窗边,好像丝毫没有察觉到姜秣霖的靠近。

白瑰的皮肤很白,白的不像人类,光打在她身上的时候就好似一个发光体。

脖颈间还有若隐若现的金纹浮动,这金纹类似古老文字,长长一串,并且里面似乎蕴含了巨大的能量。

这就是白瑰最珍贵的东西,世上的人无一例外都在觊觎的东西——长生诀。

姜秣霖的眼里贪婪暴涨,伸出的双手还附着一双若有若无的森然鬼手,对准白瑰的脖颈就是一招鬼手掏金纹。

白瑰背对着他,嘴角微弯,侧头看他,在姜秣霖出手的一瞬间白瑰整个人腾空而起,轻飘飘的就像张纸片。

地板凭空破出粗壮的玫瑰藤,藤蔓像张扬的爪子朝着姜秣霖攻击而去。

“我就知道你会来找我。”

白瑰拉开距离,和姜秣霖对峙。

“白瑰,本座被你害得好惨!今日,就要你付出代价。”已经暴露了的双煞鬼王丝毫不慌,甚至还有点嚣张一边闪躲藤蔓一边嘴欠道:“本座知道你不能伤害人类,你可真是大意,居然留这个人类小子一个人在外边,才让本座有了可乘之机。”

“你知道你败在哪么?”

玫瑰精和她的蔷薇男友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