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本善

“我想和你比肩。”商陆坚定的看着白梓。

“好,五哥,我们去会场吧。”白梓眼里微光流动,环顾四周,见四下无人后,悄悄的拽了拽商陆的衣袖。

美人主动亲昵,商陆的魂都快飘起来了,只知道跟着走,对于回转丹的禁忌更是抛之脑后。

二人离去,院子更显安静。

关玖透过杂草张望着,确认无人后,爬出了洞口。

装修不错啊,她心情很好地欣赏着。蓝天白云,精美楼阁,电视剧里的场景,她现在触手可摸。

不远处小池塘里还有乌龟,稀奇的是,乌龟背上还长着小红花。

她凑上前,仔细研究着种子能否在龟背上发芽生长。

“姐姐,我饿。”肚子应声咕噜咕噜响起的迷迭花羞涩地摇摆叶子。

“你这不是实体的,能吃什么?”她怀疑这家伙谄媚的语气一定不是让她做好事。

“人家可以出来帮忙的,只是姐姐现在能力不够,我只能在识海休养生息,练功也是会饿的。”迷迭花努力的向上拔着,想要证明自己是能够离开土壤的,这模样已然忘了见到猫时有多怂。

“这花贵吗?”她现在人生地不熟,贸然欠下巨款,怕是卖了迷迭花也还不清。

“这花不是什么好花,制造幻像引诱生物,在生物体内扎根成长,吸足生物生气后才会脱离。”迷迭花卖弄自己的见识。

“哦?跟你一样啊。”两种花都不是什么好花。

“我不是,我没有,”迷迭花的底气明显不足,“我比它高贵。”

“姐姐给我起个名字吧,老叫我那朵花,人家也是会伤心的。”迷迭花马上转移话题。

“看你还会发光就叫你灯笼吧,你等着。”既然是自己的小宠,一点要求还是要满足的,何况红花也不是什么好花。

关玖用匕首割掉部分衣服下摆,把下摆缠在两个手上。

乌龟正巧游到岸边,她迅速的抓起,冷不丁的拔下红花。

红花离开宿主,宿主立马失去生机,而红花的根还在疯狂摆动,寻找新的宿主。

“现在怎么办?”面对未知的事物,关玖不敢掉以轻心。

“用布缠着,它跑不掉的。”灯笼远程教学。

“这好办,关键是你怎么吸收,难不成要我吃掉?”关玖一边缠着红花的根,一边脑补着自己成为红花的宿主,这才是植物人吧。

“主人,你试试把红花挪到识海里。”灯笼眼馋的看着红花,肚子响的更欢了。

说了等于没说系列?

关玖露出假笑,她倒是想知道把影像挪到自己识海里是不是就是复制加粘贴的用法,且识海到底在哪?

不管了,总要一试。

她盯着红花,集中注意力,努力的想粘贴到自己脑海里。

没成功。

“差一点,姐姐加油。”灯笼咽口水的声音大声的她都能听见。

她把自己的念头当做鼠标,紧按住红花,把精神力附在上面,然后移到脑海里瞎晃。

就这样,随着晃动,脑海里出现了一个陌生的黑洞,将红花吸收进去。

“谢谢姐姐。”灯笼雀跃的声音响起,然后就沉醉在食物的快乐中,怎么喊都没有回应。

关玖也不强行打扰灯笼的进食。

眼前地上的红花消失不见,只剩下缠布以及干瘪的乌龟。

关玖叹了口气,用布缠着乌龟,在池边挖了个洞,把它埋葬起来。

用池塘的水清清手上的泥垢,她寻了个屋子进入,刚巧是个下人房,换上一套男装,把头发盘起来,倒也像有单位的人。

随后,她大摇大摆的寻找出去的大门。

拥有路痴体质的她在一番缜密研究下,成功的来到会场大门。

“大会都开始了,谁到现在还管不住自己的手下?”头戴高金帽,狭窄三角眼的控场人淡然扫视了一眼她,就把怪责的目光投向每一位家主。

会场的坐席围绕中间的主平台而建,坐席又层层叠高,确保每一层都可以看到主平台上的制丹过程,以证公正。

每个家主都坐在主平台上特设的座位,小辈里身份高的都坐在了坐席一层。

主平台的中央坐着一位鹤发童颜的老人,所有家主被责怪后的第一反应均是看向他,在老人没有怪罪后,纷纷松了一口气,责令门下清查人员。

“回禀父亲,此人不是我门下之人。”四位家主看待关玖的眼神充满杀气。

特别是二家主,成人礼是重要活动,每年的成人礼都是四位家主轮流当主事人,今年正好轮到他。

他把每个环节都把控的好好的,每种突发情况的应对措施都列举出来,唯独没想到,成人礼刚要开始时,就出了岔子。

他单膝跪下,对老人说:“父亲,这是我的责任,我马上去处理。”

其他家主都幸灾乐祸的坐在座位上,心里对二家主的疏忽嗤之以鼻。

“二家主,不可动手,暗中防卫的高人都没有发现此女的存在,定是有强大背景。”一位黑衣人突然出现在老人身旁。

“主老,属下的疏忽,属下在会场结束后自请领罚。”黑衣人说完,就在老人身旁站定。

“老二,起来吧。”老人虚扶一把,“这位公子,不如一同参与我族小辈的成人礼。”

老人远远的对关玖说道,声音之洪亮,显得比二家主更为年轻。

明确老人的指示,二家主命令下人再搬了一把座椅到主平台。

“好生奇怪,这么多人聚在这里,不怕外围失守?我一个人都能走到这里来,看来也不是什么大家族。”关玖心想,这个想法让她无所畏惧的坐到座位上。

“姐姐,是那个哥哥,他帮你掩去身形,不然姐姐早就被暗中守卫庭院的人抓走。”灯笼出于良心,在进食的空隙,提醒关玖家族都是不简单的。

得知原由的关玖有所思量,能掩去身形的能力可是好能力,这石塔的守卫者果然不简单。

还想跟灯笼进一步探讨石塔的秘密,她跟灯笼突然就联系不上了。

而此时,灯笼目瞪口呆的盯着无边的黑暗,嘴里下意识的进食,食物的味道告诉它,它真的进石塔了,且身边一直有嘶吼的声音和飘散的猫毛。

它快哭了,它再也不会透露石塔哥哥的本领,它不想进小黑屋。

既然联系不上,就看看比赛,既来之则安之。

老人睿智的眼光一直停留在她身上,暗想,此人一定不简单,能躲过守护宅院众多高手的耳目,还能平静的坐在这里接受所有人的审视,最好是友非敌。

控场人见关玖入座,马上宣布成人礼的开始。

鼓声渐停,参与成人礼的众人来到了主平台。

众人看到关玖的到来略显惊讶,随即又恢复淡定,毕竟他们的表现都会被主老看在眼里。

对他人过于谄媚,内部整顿就会因为种种原因被苛责。

其中却有一人对关玖作揖,这使她尤其疑惑。

她还一眼就看到商陆在队伍里,只是对方眼里仅有身前的脱俗身姿,浑然没发现平台上多出一个人。

“请各位到我这抽签,抽取号数对应的场地进行比赛。”控场人高呼,边晃动手里的盒子,以示里面确实有实物存在。

参赛人员应声上前,抽取完号数的都纷纷到对应场地候场。

下人们陆续把主子们一早备下的药材端上前。

趁着药材准备之余,老人热络的问关玖:“来者都是客,小兄弟,你叫什么呢,日后老夫也可安排晚辈前去府上拜访。”

可以的话,我也想知道我从属哪个府。心里虽这么想,关玖脸上还是露出微笑,谦逊的回答:“鄙人王九,有机会自是欢迎各位。”

不拒绝也不许诺,老人更为欣赏。

“不如老夫唤人,为你介绍下我族小辈。”未等关玖回应,老人将身后的黑衣人指派过去。

关玖没有任何表情,只是起身道谢。

“王公子,位于一号药台的是我们大少爷,商夜,他五岁便可制出一品高级丹药。”黑衣人明白老人的指示,他的介绍,一方面是提点小辈,一方面是方便控制关玖。

“挺好的。”她对丹药级别没什么概念,既然对方特意说出来,她就随口夸夸吧。

黑衣人凛然,对方大概是大家族,故而对大少爷的天赋并不诧异。

他说话更为小心,心里也把关玖的位置抬高,说不定日后两家来往,能够帮助家族兴盛。

黑衣人口中的大少爷,此刻正焦头烂额,商夜盯着眼前不安的下人,执笔写出其他药材,吩咐其快速准备。

他原本对外宣扬要制回力丹,实则早已准备好回转丹药方,成人礼上最夺目的那个人,就会拥有最丰富的资源。

况且,他五岁就能制丹,回力丹的挑战实在太低。

盘算的好好的,临了,药材缺了一味,还偏偏是最关键的一味,到底是谁知道了他的计划,简直不可饶恕。

商夜的眼里闪过阴狠的光,意识到场合不对,他很好的收敛自己的情绪,若无其事的摆弄草药,俨然一切尽在掌握中的模样。

关玖本事就对商夜没有好感。

对方相貌堂堂,今天的穿着更是加分项,对待长辈或是下人都谈吐有道,行为举止亦是若若大方。

可她就是提不起好感,索性偏头问黑衣人,“13号是谁?”

13号正是先前对她作揖的男人,一身青衣长衫,长相普通,放在人群中不会多看一眼的那种。

“家族的旁系,商林。”黑衣人不作额外的介绍,哪怕关玖感兴趣,再说他对旁系一点也不了解。

商林感受到关玖的注视,又深深作揖。

主台上的其他家主脸色各异。

老人也脸色渐沉,心里暗骂,没见过世面的东西,对着外人这般,是主家平时少了你们资源吗,见你爹娘都没这么虔诚,平生把商家的地位压下去。

关玖忽略到商林的讨好,她对额外收小弟不感兴趣,她的目光又转向商夜和白梓。

前者有条不紊整理药材之余,余光总在后者身上;后者倒是专注于药材,不理会外界的喧闹,配得一身白衣,属实姿色上乘,引得围观席上一阵波动。

好戏该开始了吧。关玖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

控场人把目光投向老人,老人显然看见关玖的反应,他点点头,暗示仪式可以开始。

“药材整理时间已到,接下来有三炷香的时间,请各位利用充足的时间,发挥出超常的水平。”控场人点起第一根长香。

商陆把药材一一按顺序摆放好,回转丹的丹方已经了然于心。

起药炉,屏气凝神,静待最佳火候,先后置不同分量药材于其中,间歇添加点滴甘露,不时观察丹药成型模样。

比赛场上的人专心致志,坐席上的或心急如焚,或坐立不安,或胸有成竹。

约摸两炷香后,陆续有炸炉现象,坐席上一片嘘声,参赛者脸色惨白,不甘心,又没时间再制高品级丹药,放弃者有之,坚持者亦有之。

“王公子可看好我们大少爷?”黑衣人瞅见关玖无聊的发起呆,主动挑起话题。

“嗯,可是貌似丹炉上的光芒强度比不得那家伙。”关玖指了指商陆。

“两位少爷所制丹药不同,成丹前的光芒只是一个参考。”哪怕知晓光芒越强,品级越高,黑衣人还是给出模棱两可的回答,他看向大家主,对方的脸色令人捉摸不透。

最后一炷香时间稍纵即逝,比赛场上闪起一道道强弱分明的光芒,之后就是扑鼻而来的药香味儿。

比赛结果如何,关玖一看便知,取得前几名的分家,早已激动的站起来,四家主脸色通红,站起来远远看向商陆的方向。

“接下来由我验丹。”控场人在最后一炷香熄灭时便已上场。

“商安,三品初级寻味丹。”控场人边做记录。

二家主一改之前难看的脸色,得意地对其他家主挑挑眉。

其余家主早已习惯二家主喜形于色的习性,只当做没看见。

“白梓,三品初级寻味丹。”控场人点点头。

坐席上无数钦慕白梓的人瞬间站起来,更有甚者兴奋地昏倒。

白梓倒是淡淡然,身为其父的三家主眼前一亮,心心念念的嫁娶利益又可以提上议程。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