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本善

控场人并不按照顺序公布成绩,宣布了几位炸炉后放弃的,以及坚持后成功的一位成绩后,他来到了商陆旁边。

白梓的目光紧跟其后。

“商夜,三品高级回力丹。”

随着控场人的话语刚落,全场骤然鸦雀无声。

“天呐,三品高级回力丹。”不知是谁的声音从坐席上传来。

一句话又引得场面失控,全场都在赞叹主家少爷的天赋,大家主的脸色好极了,暗道资源可不是谁都能拿的。

“夜儿不错。”老人笑眯眯的,看中的孙儿取得好成绩,去大比他也有底气。

“谢谢父亲。”大家主连忙起身道谢,被老人夸奖,接下来的机会肯定是不缺的。

“商陆,咦,三品高级回转丹,不错。”控场人略显诧异,又泰然处之,家族内部的事情他可不会参与。

主台上除了四家主面露喜色,其他人都严肃起来。

老人起身发话:“这次成人礼,各位都表现的很好,后续的资源都会安排,各位可先回去庆祝。”

“请陈先生和王公子前往主厅休息。”老人又对关玖身旁的黑衣人说道。

结合先前偷听到的,加上现在的清场,关玖有理由怀疑老人是想灭口,她在内心呼喊灯笼,没有回应。

和控场人配合黑衣人前往主厅,她一路上盘算着逃跑计划。

主厅离比赛场有段距离,弯弯绕绕的,倒像个迷宫,尤其是经过之处所种植物大抵相同,亭台楼阁更是千篇一律的风格。

不是吧,这连只蚊子都飞不出去,他们的脑子里不自带导航都说不过去。关玖忍不住吐槽。

“我帮你掩去身形,你把回转丹拿给我。”

冷不丁的,一个声音响起。

关玖好奇的左顾右盼,除去陈先生和黑衣人,别无他人,二人都沉默不语,更别说跟她说话。

“姐姐,是石塔里的哥哥。”灯笼解释道,它现在对石塔有了严重的心理阴影。

好不容易被放出来,它挪动根茎,往石塔外的门移动,随着移动,它发现,离石塔越远,养分越少,它悲催地默默移回去。

喂,老头,听得到吗。关玖在心里喊道。

“嗯,我没聋,而且我不是老头,我如此英俊,你居然说我是老头?”石塔里那位有点暴躁。

灯笼瑟瑟发抖,默念,听不见听不见。

安啦,听你这声音,多么沧桑,可不就是老头。要什么回转丹,我们一同赴死吧。

关玖最讨厌有人跟她谈条件,再说她一个重生的人,早已看淡生死,况且,重生到此,也没什么值得她留恋的。

“咳咳,这样呢?”石塔里的那位转变声线,青年男子的声音。

好的,老头。她漠不关心地回应。

“我可以给你很多钱。”声音中带着讨好的意味。

不要。

“很多英俊男子?”

用来作甚?

“那你想要什么?都给,都给。”石塔里的那位憋红了脸,气鼓鼓的坐在石塔门后生闷气。

求我。她的兴趣这不就来了。

要不是被困塔内,他一定要出去教训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丫头,让她知道什么叫做疼痛。

“我可以让你回去。”求人是不可能的,底线是一定要守住的。

没头没尾的一句话,关玖却听懂了。

哦。

她不想。

说她是懦夫也好,她不想再去面对那副嘴脸,表面生生世世,内里拔刀相向。

“那你的家人呢,你也不想他们回去吗?”感受到关玖不稳定的情绪,他小心翼翼说着话,生怕惹毛她了,被带着同归于尽。

你是指他对我的家人也下手了?也是,道貌岸然的东西能指望它做个人吗?

她冷笑,脑海里是与家人的欢声笑语,爸爸,妈妈,弟弟,伤害她,怪她太怯弱,不敢在该离开时斩断情根,伤她家人,哪怕是从地狱,她也要爬出去,让罪人受到应有的惩罚。

她气场的突然变化,引得黑衣人与陈先生驻足相看。

“王公子可安好?若是招待不周,请王公子见谅。”黑衣人不卑不亢。

“无事。”

她不想多说话,黑衣人也识趣的不问。

“那天我感应到不止一次灵魂波动,或许是你的家人,不想回去的话,在这个世界团圆也是极好的,而我可以帮你。”他循循善诱。

好,条件是什么。

她深谙天下没有免费午餐的道理。

“帮我制人身。”他咬牙切齿的声音有点发抖。

成交。

她没有追问他的故事,也算是两个怀有仇恨的人抱团取暖。

你叫什么,我不能一直叫你老头吧。

得知家人可能同来这个地方,她的语气有所缓和。

“我姓凌,至于名,年代久远,记不得了。”他理直气壮。

好的,老凌。

“行,行吧。”老凌达到目的,懒得反驳。

“嘶,哎呦……”关玖的戏说来就来。

“王公子怎么了?”陈先生说着就要上来把脉。

“没,没事,想上茅房。”她倒退几步,朝陈先生摆摆手。

“王公子这边请。”黑衣人不疑有他,叫住路过的下人带领陈先生前往主厅后,自己带着关玖前往茅房。

“嗯。”

茅房设在幽僻的地方,从主路离开,沿着辅路七拐八拐,沿途路过的下人遇到宾客都会止步请安,不同颜色的服饰代表从属不同主家,又独数鲜红色居多。

下人们三三两两从各处出来,汇往一处去。

服饰问题使得她浮想联翩。

奇怪,我随便挑的这身衣服,没人发现不对劲吗?难不成真有人忘了自己规定的服饰?

关玖越想越疑惑,索性把问题抛之脑后。

“到了,公子请。”黑衣人突然顿足。

“谢谢啊。”她随口道谢。

黑衣人暗道,大家族就是不一样,他还是第一次被人道谢,一会儿上什么茶好……

老凌,做点什么,我要溜了。她捂着鼻子,猫着腰,从另一侧离开。

沉浸在脑补中的黑衣人并没有发现。

“你知道回转丹在哪?”老凌清楚的记得她是如何把自己送进狼窝的。

“刚刚不是有一群人从那边过来,应该是会场吧,丹药总归还在那,你把能力亮出来,我去埋伏。”关玖规划的好好的。

而后,她,又迷路了。

眼前的大门虽与会场大门相似,然而上面明晃晃写着“御药斋”。

“这破地方该不会有什么阵法吧。”她不认为是自己的问题,各个地方如此相像,障眼法也说不定。

“进去看看,说不定有比回转丹更好的东西。”老凌怂恿道。

“那你进去吧,我给你放哨。”她可不傻,看今天会场的排面,就该知道制药的重要性,御药斋里说不定藏着天罗地网。

“小小年纪要敢于冒险,方能成为人上人。”老凌巴不得看到她被抓,俨然一副忘记自己有求于人的模样。

有人来了。

关玖情急之下,倒也真的进入御药斋,老凌第一时间掩去她的身形,毕竟一损俱损。

御药斋如其名,院子里晒着药材,规划良好的药圃里零星发芽,哪怕摆放在室外,药材的香气依旧经久不绝。

楼有三层,按照常规摆设,愈珍贵的药材置更高的楼层,有专门的守卫看管,楼下仅有两扇门,一扇出,一扇入,出入都有严格的把控,药材取用记录根据不同分家有不同的配置。

因成人礼人手的大量调动,以及对家族守卫的信心,此时的御药斋除去三楼守卫,其他层均无人在。

“好香啊。”

一楼的药香引得关玖进入。

一楼大部分都是草药,少数低级药材,显然香气并不是它们散发出来的。

“姐姐,低级草药哪有多少香气。”灯笼自觉身份高贵,对其他草药都带着嫌弃的意味。

“不,真的有一股很香的气味。”关玖笃定,与其说是她在找香气的来源,不如说是香气在召唤她过去。

“属狗的都这么说。”老凌过过嘴瘾。

专注于寻找香气来源的关玖并不理睬疯狂刷存在感的两位。

这种气味很熟悉,在骨山上闻到过,或许是生长在野外,骨山上的气味更浓郁。

灯笼,就是在这种气味出现后,出现在识海。

气味与识海中的石塔到底是什么关系,不如做个实验。

“姐姐,没啥好东西。”灯笼不感兴趣的撇撇嘴。

香气并不来源一楼摆放的草药,倒像是从楼梯口传来。

通往二楼的楼梯口,除了古色古香,找不出其他特点。

难道楼梯是用药材做的?大户人家真奢侈。

关玖想象不到他们的快乐,她活动活动筋骨,准备大展身手。

“臭丫头,你想干嘛?”老凌深感不妙。

“撬一块走。”她如此明显的举动,还用问?

对于臭丫头的称呼,她反抗了一下,但她转念一想,要是一个沧桑老人叫她姐姐,她实在无法接受,就随他叫了。

“楼梯能有什么用,要有用我就整个吃掉。”老凌都想动手看看关玖脑袋里装的是什么。

哦,是我自己啊。

他若有所思。

关玖把手放在扶手上,没有奇怪的声音,猛地一拔,扶手旁出现一扇暗门。

香气异常浓郁。

“哇,姐姐,好香,我饿了。”灯笼的肚子适时发出声音。

“哥哥,楼梯能吃吗?”灯笼天真的问道。

老凌微微一笑,打开了充满猫叫的小黑屋。

关玖进入密室,暗门自动关闭,没有光线,从怀里取出石头。

石头的光填满整个密室。

密室不大,十个成年人张开臂膀就能拥抱所有墙面,三个架子整整齐齐的摆放着。

第一个架子上放着几本书,《药典》,《药史》,《药经》,《药膳》……

“密室的主人真好学。”她不禁感叹。

“臭丫头,你看看书吧,长点见识。”老凌嘲讽道。

她没有反驳,自己刚来此,对一切都不了解,是该拓展自己的见识。

取过书,盘腿坐下。

这个大陆原是混沌,后生灵出现,欣欣向荣,谁知瘟疫出现,先民束手无策。

这时,出现一位仙人,带无数药材,驾鹤而来,治病救人,收徒无数,拯救无数人于水火中。

瘟疫被消灭后,仙人就离开了。

后人凭借仙人留下的药材与制药本领,过上无忧无虑的生活。

仙人离开后几千年,一场毒师与药师的争斗,导致毒师与药师中流砥柱的几近团灭,剩下的人想光复宗门,也不复昔日的光辉。

……

关玖大致翻了翻书架上的书,构建基础的世界观。

《药典》等书籍里都是对药材与草药的记录,她扫了几眼,不感兴趣的放回书架。

第二个架子上是一些晒干的草药,她伸手触摸,识海内无任何变化。

难道是猜想错误?

她走向第三个架子,与前两个架子不同,说是架子,确实是,不过每一层都种着药材。

奇特的是,在没有光照的情况下,仅靠土壤,它们依旧生长着。

“姐姐,我想吃。”好不容易熬过小黑屋的灯笼,颤颤巍巍的从石塔出来,颤抖的说着话。

关玖照葫芦画瓢,按照之前的办法将架子上的植物移入识海。

“暗月草,三级药材。”

奇怪的声音响起。

“你们有听到什么声音吗?”她不解。

“没有。”

“没。”

灯笼和老凌回答道。

听完两人的回答,她心里毛毛的,但没给她多余的事情思考,她再次陷入昏迷。

金色的光包顿时裹住她。

“姐姐睡着了。”灯笼失去主心骨,慌张的求助老凌。

“臭丫头,光线暗一点就犯困。”老凌耗费能量,将关玖隐于黑暗中,精神力把发光的石块移入识海。

热,很热。

关玖能感知周边的环境,可眼皮就是无法抬起。

漫长的灼热感围住她。

随后,一阵清凉从识海出发,击退灼热,如同沙漠里的一股清泉。

“姐姐,姐姐。”温柔的声音从耳边传来。

她试着睁开眼睛。

一张放大的脸出现在眼前。

笑靥如花,真的是花!

“姐姐,你睡了好久,快看我。”灯笼欣喜的看着眼前人,迫不及待的想展示自己的变化。

“灯笼?你长高了?”关玖从惊吓中缓过来,不明白灯笼激动的理由在哪。

“对啊,姐姐,我长大了。”灯笼欢呼雀跃。

不懂灯笼生长周期的她选择沉默。

识海里有些许变化,她一醒来就感受到了。

石塔还是那个石塔,大门外的雾气也没有散,但是空气中夹杂着淡淡的清香,不仔细闻就无法察觉。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