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本善

“加入引魂草少许,适量木婴汁液,黄金鼠的尾巴……”

关玖迷迷糊糊之间,听到一个沧桑的声音在念叨道。

身体就像扎满了针一般,动弹分毫的小指引发的右臂麻木,令她放弃了挣扎。

疼痛代表生命,她还活着,为什么还活着?

短短的几天她已经看透了,现在唯有解脱才是最好的结局。

她闭着眼睛,微微皱起的眉峰彰显她已醒来。

“少许是多少呢,适量该放多少,这些?不妥不妥。”沧桑的声音再次响起。

这不是那个人的声音,是谁来了。

关玖能感受到她面前有个人在走动,他拿起东西又放下,又拿起又放下。

她很想睁开眼看看,但刺麻的神经反应让她连睁眼的力气都没有。

在沧桑声音的囔囔自语中,她陷入昏迷。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周围一片寂静,她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被泡在了一个大缸中。

缸里密密麻麻的堆积着像是药材的物品,还有一条条金色的老鼠尾巴漂在药材上面。

她一手扶着缸,迅速起身,这药缸虽然暖暖的,也让她力气恢复了,密密麻麻堆积的药材和老鼠尾巴还是实力劝退。

关玖环顾四周,这是一间密室,没有窗户,墙体上长满了不知名的花。

缸的旁边是一张床,没有灰尘,被褥乱乱的堆着。

屋里没有人,那个沧桑声音的主人是谁,她不知道。

屋里只点着蜡烛,火苗闪烁跳跃着,她蹲在地上感受风流动的方向。

很顺利的,顺着风吹来的方向,找到了藏在花里的开关,打开的门后是一间装饰好的新房。

和屋里不同的是,新房落满了灰尘,只有地上明显的鞋子印迹表明有人进出过房间。

是死后打开的另一世吗,还是在痛苦记忆里衍生的世界,令自己不用面对残酷的现实。

她打开衣柜,拿出一套日常衣服,换下湿漉漉的衣服。

没有想等神秘人回来,她翻窗出去,避开神秘人可能进来的方向。

一楼的窗不高,她翻出去并不吃力。

是闹市,不知道为什么,密室听不到任何声音,翻出窗后,嘈杂的声音就涌了过来。

“包子包子……”

“胭脂胭脂……”

……

小摊贩的叫卖声此起彼伏。

“这怎么卖?”一个体态丰腴的妇人指着一盘胭脂盒问道。

“夫人好眼光,这一盘胭脂是选自银狐的眼皮银光部分,是很珍贵的材料,现在只要一颗一级治疗散就可以带走。”小贩端起胭脂递给妇人观看。

……

治疗散,是什么?

关玖对这个陌生的世界感到不适应,可是她又不知道该去哪。

“原来你在这里啊。”

一只拿着手绢的手捂住了她的口鼻,她又昏迷过去了。

“成功了哈哈哈,我成功了,终于成功了……”

欣喜若狂的声音吵醒了关玖。

她猛的睁开眼睛,自己又泡在了缸里。

眼前扶着缸狂喜的老人目不转睛的盯着她。

“多好啊,娘子,你终于醒过来了,我们可以成亲了。”老人白发苍苍,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把她从集市上带回密室。

“我不是你娘子。”她漠然的回答。

“你就是!”老人怒而瞪大双眼,随后又温柔的看着她,“你还是跟以前一样爱开玩笑。”

“真美,还是那么年轻,我把你带回来了,现在没有人可以阻止我们在一起。”

老人自顾自地说着。

“可是你老了。”她虽然看淡一切,但不代表她能接受莫名其妙变成别人的妻子。

“老了?不可能,我不会老,我还要陪你到老,我怎么会老。”老人神经兮兮的摸着自己的脸,眼睛飘忽不定,不敢直视关玖。

“娘子,你可知道我等了多久。”老人委屈的像个孩子。

“我把家里的东西都卖了,走遍了所有地方,就想复活你,可是那……”老人哽咽,“那一个个庸医,都说我痴心妄想,我还是成功了,我成功了!”

关玖沉默不语,这具身体的体力太差了,也不知道多久没有进食,她没有力气跟一个疯子交流。

老人自言自语半天,瞧着关玖没有搭理他的意思,就又凑到跟前。

“娘子,我可是吃了很多苦,才把你救回来。”老人噘着嘴,把袖子撩起来,露出满是伤痕的双臂。

“谢谢。”不管出于什么原因,他至少救活了她,她也该道一声谢。

“只要娘子活过来,我吃什么苦都愿意。娘子饿不饿,我给娘子拿吃的。”老人兴冲冲的冲出密室。

关玖没有逃离的举动,她知道,这个老人不会给她再一次机会,而且,能复活一个人的人,绝对不会简单。

果然,老人很快就回来了,“娘子,我给你买了你最喜欢吃的桃酥。”

桃酥软软糯糯,关玖不由自主咽了口水,她从缸里站起,甩了甩手,想把手上的水珠甩掉。

“嘶-”她触电般的把手收回来,手上已经被墙上的花,划出一道小口子,鲜红的血珠颗颗分明,争先恐后的挤出来。

“娘子,没事吧?”老人立马上前,握住她的手,心疼的盯着伤口,恨不得受伤的是他。

瞧着老人的脸离伤口越来越近,关玖一把抢过他手中的桃酥,一边假笑说,“不疼,太饿了,吃点。”

老人乖乖的站在旁边,等她吃完。

桃酥的摆盘并不精致,用一张发黄的图纸包着,好在图纸看起来干净,桃酥的颜值拯救了她的胃。

伤口还渗着血珠,血珠流到了图纸上,忽地,血珠一下子越涌越多,图纸上却不见一滴红液。

关玖越吃桃酥,身体越发觉得虚弱,她疑惑的向老人看去。

该死,看到吃的居然失去戒备。

没等她看出个所以然,就彻底昏迷过去,昏迷前的最后一眼,是老人奔向她的画面。

……

天地一片空白,或者说,放眼望去,一切皆白。

关玖走在这白色的空间,感叹死亡。

心里有情的,畏惧死亡,心里断情的,应该会像她一样,渴望喝下孟婆汤,忘记一切是非。

白色的空间没有尽头,沿着一个方向前行,始终看不到奈何桥,难道是传闻有误?

“娘子,娘子……”

远方隐隐约约传来声音,依稀可辨是老人在呼喊。

原来声音可以从人世传到奈何桥畔,这样岂不是更让人悲伤,留一段空白回忆一生,听到亲人的呼喊,却找不到回去的路。

关玖胡思乱想起来,她已经走不动道,盘腿坐在地上。

等休息够了站起来,猛的起身使得人出现了眩晕感,她不由自主的后退几步,又跌倒在地。

“滴,嗒,滴,嗒……”

没有停息的水声在安静的密室里回响。

关玖慢慢睁开眼睛,她还活着。

部分桃酥滚落在地,她的身边趴着老人,老人紧紧的拽着她的衣袖。

墙壁上的花已经被扯落在地,原本的鲜艳已然破败,看得出来老人因为她的晕厥而迁怒于花。

关玖轻轻的拖拽衣服,没有用,老人安静的低着头,手中的劲儿一点也没松。

“你好?”她微皱眉头,伸手拍了拍老人的肩膀。

老人倾倒在一旁,拽着衣袖倒地的劲儿差点让关玖也跌倒在地。

她诧异的看着老人。

老人双目紧闭,嘴角渗出血液,双手上满是花朵的反击,密密麻麻的刺嵌在手上,也不知道是什么让他不松开拉着衣袖的手。

关玖颤抖着手去摸老人的鼻息,没有丝毫动静。

她吓的后退几步,猛的后退倒是抽出了衣袖,她扶住一旁的桌子,靠着墙壁支撑起身体。

深呼吸数次后,她整理好密室,换了身衣服,然后准备离开。

她想过安葬老人,但是首先,她没办法搬动,老人虽然不健壮,却也不是大病初愈的人能搬动的。

其次,目标太大,她对这个陌生的地方并不熟悉,冒失的行为很可能给自己招来祸端。

她对着老人鞠了三躬,捡起老人因摔倒跌落在地的古朴的黑漆木板。

木板上面没有任何字体,也没有任何花纹在上面,手掌大小又刚好能携带在身上。

关玖打算在外面找个地方埋了这个木板,也算是对老人的救命之恩做点事情。

离开密室,在衣柜里翻出了一套老旧的男士服饰,布满灰尘的衣柜彰显时间的流逝。

换好衣服后,外面已然天暗,白天喧闹的集市,此刻静悄悄,似是走错了地方。

呼呼的风声,房屋下竹篮晃动的声音,“咯咯”作响的奇怪声音,此起彼伏。

她警惕的贴着墙走着,每间屋子都没有开着灯,无论她走到哪里,都不曾听到婴孩的哭声,连动物的声音也没有。

眼前出现突兀的小桥,年久失修的桥板,桥的前段一片片绿色的青苔,桥旁笔直站着的树木,一切都不简单。

暗地里,一个身影悄悄的尾随着。

“迷迭花,一级草药。”

一个浑厚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没等关玖分辨出哪里来的声音,她就昏迷了过去。

……

再醒来时,她正趴在一张破旧的桌子上,对面坐着一个散发恶臭的人。

“你是谁?”她问道。

“我要你帮我。”对方从腰间掏出一把匕首,笔直的插在桌上,无意中露出被包裹在黑色斗篷下的手,手上带着黑红色血迹。

“在你昏迷过去的时候,我给你喂了川水,拿到我想要的东西后,自然会给你解药。”

“如何帮,怎么帮?”关玖不打算做无谓的挣扎。

“今夜已晚,明晚,上骨山取指骨。”说出的话,犹如明晚请客吃饭一样简单。

关玖知道,自己没有拒绝的权利,重生一次的机会,她要珍惜,受过的伤,她会成百上千倍的还回去。

毫无对话的两人就这么相处度过了一个白天,伙食全靠斗篷男子包裹里的烧饼撑着。

夜色降临,一时之间,万籁俱寂。

“走吧。”男子起身,拔出还插在桌上的匕首,余光扫过关玖。

关玖往屋外走去,皎洁的月光洒在脸上,她更像是要被献祭的物品。

“你叫什么,”她主动发问,“是上断头台还是走不归路,总要有个仇人让我惦记着吧。”

“商陆。”男人思索片刻后,就没有隐瞒的说了,在他心里,不管她是否有助于他,他都不会放过她。

骨山并没有如同字面意思般,相反,山上盛开着各种各样的花,宛若花的乐园。

不时啼叫的鸟儿,给暗夜增添一丝情调,这与小镇的夜晚形成鲜明对比。

“指骨不能直接触碰,你戴上这个。”商陆递出一个盒子。

“指骨对我很重要,取回来,给你解药。”

关玖默不作声的收下,盒子里装着一副手套,柔软的布料,几乎察觉不到的做工,时刻散发出来的寒意,都叫嚣着手套的不简单。

“靠近指骨所在地再戴上,你应该不会想提前戴的。”商陆的口吻带着幸灾乐祸。

关玖径直前行,一边警惕的观察四周,一边防着商陆。

她知道商陆的不简单,小镇上的人晚上都不敢外出,而他却反其道而行之,想做的事情绝对不会轻松。

不知不觉间,白色的月光一点一点变橙,原本停留在月亮周边的云朵也消失不见,灿烂的花朵在橙色月光的照拂下显得妖艳异常。

“开始了。”商陆抛出不明不白的几个字后,就进入备战状态。

毫无任何武器的关玖越发用力的抱紧盒子,盒子在,商陆还可能救她,盒子掉,她就会变成弃子,他可以找到其他人来帮助他。

吱呀--吱呀--

伴随着声音出现变化的是,放眼望去,肉眼能及的花朵都从土里站了起来,原本是根茎的地方变成了骷髅头,往下是骷髅架子。

密密麻麻的骷髅人顶着花在头上,橙色月光照在骷髅头上,映射出红色的光芒。

“拿着,割下头顶的花苞,他们就不会攻击,指骨还要再半个时辰才会出现。”商陆把原本威胁关玖的刀递给她。

刚从地底爬出来的骷髅人红光是最稀薄的,战斗力也不高,商陆轻轻松松的就解决掉了最近的几只。

关玖深呼一口气,握着刀,毅然向还在土里刚冒出头的骷髅人挥去。

失去花苞的骷髅人黯然散架在地,红光也逐渐消散,失去生机。

持续半小时机械地挥刀,耗费了关玖大量的气力,数不清的骷髅人又使得她不得不忘记自己是个病患。

突然,她发觉,一路上劈斩的骷髅架不知何时已被大地吸收,变成了生长在土里的干花。

一大片的干花地,更显萧败。

她带着疑问看向商陆,只见他时不时挥刀斩向靠近的骷髅人,稍远一点的反而不会主动发起攻击,且他的目光一直盯着一个方向。

月亮变成了红色。

未钻出地面的骷髅人停止了行动,地面上的也趴在地上。

商陆的眼里充满了期盼,“他来了。”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