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我成了已婚农妇

能够出门,裴绣还是很开心的。虽然头还有点疼,但是也不影响她的好心情。

这个时辰还没到吃早食的时候,农闲的时候都是一天两餐,早食也会吃的晚一点。现在大家不是在山上捡过冬的柴禾,就是在河边洗衣服,村里一些孩子在跑来跑去。

路上很颠簸,周成已经尽量推的平稳一点,但是裴绣还是被颠的屁股疼,连带着脑袋都晃的疼的厉害。叫周成停下推车,她下来慢慢走。

刚好前面一个上坡,她下来走,他推的也能轻松些。下坡的时候,裴绣滑了一跤,一屁股摔地上’’啊……’’滑出去好几米远。

裴绣尴尬的满脸通红,耳根子都红透了,在对自己来说,还是个陌生男人面前,居然摔的这么糗。

周成赶紧把推车停了下来,上前扶起裴绣,打量了一下问’’没事吧。小心点,一会就到镇上了。’’周成觉得裴绣有点奇怪,除了刚成亲那会,在一起生活了几年,现在基本都看不到裴绣脸红的样子。往常她也不是没有这样摔过,她都是直接站起来,还拍了拍屁股,没事人一样继续走。从昨天回来就感觉裴绣有哪里不一样了。

裴绣看着周成打量的眼神,什么都说不出口,只能尴尬的应了一声’’嗯。’’接下来的路段,只要是上下坡,她都分外小心的低头看路。

去镇上的路上会经过好几个村落,碰到同行的都会一起走,路上有个照应。一般去镇上的都是赶早去占个位置好摆摊,像他们这么晚出门的比较少,毕竟赶早不赶晚。这一路上也没碰到人。

裴绣也没有什么要跟周成说的,两人一路沉默到镇上,周成才问裴绣’’你是先跟我去卖野味,还是直接去布庄。镇上总共就两条街道,呈十字交叉型。布庄在前面路口右拐。’’原身总共也没来过几次镇上,有需要什么都是直接叫他带回去的,他怕裴绣不记得布庄在哪,特意又交待了一声。

裴绣从进城后,注意力就被古色古香的街道转移了,一直东张西望,眼睛都不够看,第一次逛古代的街道,看什么都很稀奇。听到周成问,才答’’我先去布庄,你卖完野味再来找我。’’

‘’嗯,别乱跑,在布庄等我。’’周成推着板车,朝镇上唯一的酒楼走去。

裴绣想了下,自己毕竟人生地不熟的,还是先去布庄,买好布等周成过来再一起去买别的东西。

镇上有两家布庄,距离都不远,裴绣进了一家门面比较小的店铺。现在这身份也穿不起多好的衣服,能有两身新衣服换就行,裴绣一点都不想继续穿原身的衣服,又破又旧,还有补丁。

这家店铺看起来门面小,但是布料花色还是挺多种的。店里几个客人在挑选布料,有人也身上也打着补丁,裴绣看着也放心了,不会被赶出去。

老板娘看到个面生的妇人进来,赶紧笑着上前打招呼,也没有因为裴绣衣服打着补丁就爱搭不理。

裴绣看着这个三十多岁圆脸,微胖的老板娘挺有好感的,跟老板娘说,’’掌柜的,有没有棉花啊,我需要十斤棉花。’’毕竟要做一家五口的棉衣,还要做两床被子。家里的被子拆下来,棉花拿出来洗洗重新弹一下,应该勉强够。

‘’大妹子,我这棉花一斤六十文,你买的多我算你五十八文,你还需要什么布料吗。’’裴绣想着五十八文跟记忆力差不离。去上手翻了几块布料摸了摸,把翻出来的藏青,浅绿,深紫色,深灰色,白色,蓝色单独放一边。

’’掌柜的,这些布匹一尺多少文啊’’

老板娘看裴绣挑了这么多出来,眉开眼笑,热情的道:’’大妹子太有眼光了,这几个花色都是店里卖的最好的,这些都是棉布,有颜色的一尺十五文,白色的一尺十二文。我在这条街开了二十年店铺了,价格是最公道的。’’

裴绣跟老板娘说藏青的跟深紫色,深灰色都要一整匹。一匹布是四丈,一丈等于十尺。毕竟还要做被面,她还想再做个被套,省的洗被子都要把棉花都拆出来重新缝。当下人们都是只有被面,没有被套,因为不舍得买布料。其他的告诉老板娘尺寸裁好。

老板娘看裴绣买这么多,乐开了花,打着算盘说’’大妹子,你买的布是两千六百文,棉花五百八十文,总共三两又一百八十文。我库房还有一袋碎布头,我碎布头再送你一袋。’’

‘’有瑕疵的布料吗,可不可以送一块。’’

‘’行,有一块粉色的,染色不均匀,我给你裁两尺。’’老板娘的也很干脆。

裴绣把银子结给她,跟她说把布匹包起来,跟棉花一起放门口,等下她夫君会过来接她。她也站门口等着,心里盘算着,等下还要去买盐调料,还要买肥肉榨油。

这时候一个小乞丐摇摇晃晃从她面前走过,直接倒在她边上,打断了她的思路。在现代这种碰瓷的太多,裴绣正犹豫要不要上前。

周成推着空板车,远远的看到一个小乞丐倒在裴绣面前,加快速度推过去,’’都在这里了吗。’’边说边把布料跟棉花放板车上。然后把小乞丐抱上车,’’把他送附近医馆吧’’。

‘’嗯’’裴绣也没多说,就跟着车子走。

穿越我成了已婚农妇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