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政王他又醋了

荷叶式楠木架子床上,偲茶柔弱乖巧的躺在那里,瞧着面前的中年男人。

面前这男人就是自己的爹爹,他这人瞧着不过三十五六的年纪,乌发如墨,面白如玉,眼角有些细纹,却不显一丝老态,反而让人觉得自然随性,一双眼眸深邃的宛若星海,包容广博,举手投足,全都是岁月沉淀而成的温文尔雅。

偲茶无需去寻找脑海中的记忆,似乎那些记忆如今已经和自己融合,自己就算偲茶,那些记忆就是自己。

“茶茶,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的?告诉爹爹啊!”平日里在外严肃的广陵首富偲万贯,此时在女儿面前就是一副女儿奴的表现。

偲茶瞧着爹爹的样子心里一动,曾经她以为自己的父亲翰林院学士穆大人也是爱自己的,只是父亲为人古板不懂得表达而已,可此时瞧着爹爹的样子,偲茶才明白这才是父亲对女儿该有的模样。

“没有,茶茶很好!”偲茶撅着嘴巴撒娇,等偲茶做完这个动作自己愣了下。要知道她从小就被父母教育成为一个合格的世家嫡女,一举一动都如同标尺丈量过一般,从不做出任何不符合身份的举动。可此时,她撒娇起来却如鱼得水,放佛她丢弃曾经那个被穆府给束缚的自己,活出本就该属于自己的性格。

偲万贯瞧着女儿的神色,搓了搓双手,努力的挤出笑容来“茶茶啊,不是父亲不答应,只是顾尘那小子实在是配不上我的茶茶!”

爹爹的话语让偲茶突然有些头疼,她差点忘记了前身曾经爱慕过一位男子,这男子乃是这广陵的知州公子顾尘。前身非君不嫁,可无奈家中爹爹极力反对,这前身也是被家中人给娇惯坏了,竟然直接投湖了,这不,生生送了性命,这才让自己有机可乘,有了如今自己的新生。

曾经的偲茶爱这位顾尘爱的要死,可在如今的自己瞧来,这其中未必没有猫腻。爹爹阻拦也都是为自己好,可惜前身却不曾考虑过。

“奥?那不知爹爹以为这世上何人才配得上我?”偲茶脚下的转动一双桃花目,目光流转间如同一只小狐狸般。

偲万贯豪气万丈的开口“自然是世上最好的男子,不,就是世上最好的男子也配不上我家茶茶!”偲万贯说着,突然转过脑袋瞧着女儿,要知道平日里女儿只要是事关那顾尘的事情就据理力争,可不会如同今日这般漫不经心。

“茶茶,你?”偲万贯想到个可能性,却又觉得不可能,毕竟女儿痴迷顾尘已经不是一日两日了,若不是那顾尘乃是知州的儿子,他早就想方设法将人给杀了,免得他来迷惑自己的女儿。

偲茶俏脸一笑“爹爹,此次我经历生死,可却没有瞧见顾尘来看望自己,我也想明白了,或许顾尘根本就不喜欢我,既然如此我乃是堂堂广陵首富的女儿,何必舔着脸去奢求?”

偲茶知道自己若是突然转变定是会惹来坏意,故而找了这样一个借口。还好,前身的性子本就是娇蛮的紧,自己这样的转变也不会太过突兀。

偲万贯的脸上抑制不住的露出笑容来,他用手挡住脸颊来遮挡这份笑意,其实这几日那顾尘日日都想入府,可他怎会让那样的人见茶茶,所以都拦在外面。不过偲万贯也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惊喜,早知如此,他早就将那顾尘给好生挡在外,也免了闺女受到这样的罪。

“茶茶说的对,那顾尘明明知你落湖生病,却连见都不来见你,根本就不是真心喜欢你的!”偲万贯到了这个时候还不免抹黑顾尘,他可要在这个时候好生的把好关,让闺女再也不喜欢顾尘。

“爹爹说的是,是女儿曾经被迷了眼!女儿让爹爹伤心了,爹爹不会怪女儿吧?”偲茶坐在床上,仰着一张脆生生的脸颊,可爱娇憨。

偲茶这样说是因为前身为了这个顾尘,不知和爹爹争吵过多少次,甚至还说过很多伤人心的话,更是做出这样自残的行为,这得让爱女如命的爹爹多么失望伤心。

偲万贯眼眸一红,连忙说道“爹爹怎么会怪茶茶呢,茶茶一点错都没有,要怪也要怪那狼崽子欺骗茶茶!”

偲万贯也算是见多识广,可得知女儿跳湖后差点没了性命,他可是差点也跟着去了,如今瞧着女儿幡然醒悟的样子,他怎么会责怪呢,怪只怪自己没有保护好闺女,才让某些人有了可乘之机。

父女两人将一些事情给说开,偲茶瞧着闺房外来回踱步的王三叔,明白爹爹定是还有要事在身。说起来偲万贯也不辜负自己的这个名字,果真是腰缠万贯,在这广陵城中更是首屈一指的首富,或者说不止广陵,偲万贯的财富远不止众人瞧见的那般。身负如此滔天富贵,自然每日里忙碌不停,若不是因为闺女的事情,偲万贯此时早就该在账房里。

“爹爹,我瞧王三叔在外面,爹爹去忙你的吧,您放心,女儿身子已经好多了!”偲茶说着,就轻轻的推着爹爹。

偲万贯好不容易瞧见女儿想通,还想多陪陪女儿,此时瞪了眼外面跟随自己多年是自己左右手的王三,惹得王三摸了摸鼻子,朝着里面的偲茶拱手,惹来偲茶笑了起来。

“那好,爹爹就去忙事情了,你若是有什么事情就来告诉爹爹,啊?知道吗?”偲万贯说着又嘱咐几句,才恋恋不舍的走出闺房。瞧见站在外面的丫鬟,还是忍不住再次吩咐道“小姐有什么情况都要告诉我,若是没有伺候好小姐,你们就滚出府邸!”

一众丫鬟连忙低头“是!”

爹爹离开后,偲茶坐在床上整理着思绪,她伸出自己那双如玉般白皙的手,神色恍然中带着坚定。这是一双和自己不同的手,自己的手曾经为了打理候府变得粗糙,甚至在食指的位置上有着多年写字留下的痕迹,而这双手不同,这是一双没有任何瑕疵的手。

偲茶举起自己的一双手,脸颊上露出肆意的笑容来,她不再是穆茶,从今之后她要随心所欲的活,她再也不要做那个别人眼中的自己,更不要为了别人委屈自己。她偲茶,要珍惜如今的生命。

摄政王他又醋了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