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政王他又醋了

“长姐?长姐?你睡醒了没?”

偲茶因为突然遭遇如此奇幻的事情,本就心力交瘁故而一直都在房间里养神,却不想刚有几分困意,就被突然咋咋呼呼的声音给惊醒。偲茶睁开眼睛,眉目里带着几分不悦朝着闺房的外面瞧去。

“二小姐,您不能进入,小姐还在休息呢!”一婢女拦在那里,瞧着那婢女的样子倒是生的有几分威武,不似一般婢女那般瘦弱。

一道身影站在那里,对着婢女呵斥道“我和长姐乃是姐妹,如今听闻长姐醒了我来看看又如何,你再挡住我,休怪我告诉长姐让长姐好生教训你!”

“二小姐,可小姐吩咐过任何人都不要来打扰!”那婢女纹丝不动。

站在一旁的云香轻轻推了下旁边的婢女,很是嫌弃的开口“糖豆,这可是二小姐,小姐平日里最喜爱二小姐的,你还不让开!”

“可小姐吩咐...”那位叫糖豆的婢女还是不肯让开,云香瞧着二小姐似乎面露不悦,连伸出手揪了下糖豆肉乎乎的胳膊“啰嗦什么,小姐吩咐的那是对外人,二小姐和小姐是姐妹,怎能一样!”

糖豆被云香给揪的一疼,就在此时听到房间里传来一道声音“是二妹吧,进来!”

听到这话,女子瞪了眼糖豆走了进去,而云香则是冷哼一声,凑近糖豆说道“瞧你蠢笨的样子,今后看到二小姐给我注意点!”

女子踏入房间内,瞧着房间里摆放的处处都是昂贵的摆设,眼眸里闪过嫉妒,却在抬起脸面来都是情真意切的笑意“长姐,听闻你身子不好,我这几日不敢都绕,如今瞧着你好些了再也忍不住要来看看长姐你!”

来人不过十四五岁的年纪,身穿豆青色上衣,下面配一条白绫裙子,外面披着雪白狐狸毛斗篷,梳着花苞头,远远看去像一个晶莹剔透的小雪球,瞧着倒是极为可爱。

偲茶知道,来人乃是自己的庶妹偲初,也是婉姨娘唯一的女儿。前身和这位庶妹很是投缘,两人经常在一起玩耍,这位庶妹也一直在前身面前表现自己很爱这个长姐的假象。若是真的在乎这位长姐,为何长姐昏迷不醒多日却不来探望。

偲初走入这房间,瞧见偲茶懒散的坐在床上,神色衣衫不整,明明不修边幅的模样却依旧美的玲珑剔透。

“是吗?我这几日又得了风寒,二妹还是少来的好,免得将风寒传给你!”偲茶笑着说道。

果不其然,就瞧见偲初原本想要靠近床边的步伐顿在那里,神色带着几分尴尬“长姐不是好了吗,怎的又得了风寒?长姐还有哪里难受吗?”

“唉,定时着了凉,如今风寒严重这头疼的紧,我有些困了,二妹若是想陪着我就在这里陪着吧!”说着,偲茶就闭着眼睛准备假寐。

偲初来这里不过是听姨娘的吩咐来探探情况,想要知道长姐为何突然对姨娘变了态度。可如今得知长姐得了风寒,偲初可不想也染上风寒,连忙说道“长姐不舒服我就不能打扰长姐,等长姐好些我再来!”说着,就如同避着什么可怕东西般连忙走出这屋子。

偲茶瞧着偲初的背影,嘴角勾出几分笑意来,这偲初年纪小根本就不懂掩饰自己的真面目,也就曾经的前身会被这种货色给欺骗。

偲初才刚刚离开,就瞧见云香走了进来不解的询问“小姐,二小姐怎的这么快就离开了啊,小姐您和二小姐关系不是最好的吗?”云香说了几句,却发现小姐只是含笑瞧着自己,不知为何,云香被这笑容给瞧的心头一慌。

“本小姐说过,任何人不得打扰,云香,看来我这个主子在你的心里可真的一点份量都无啊!”偲茶似笑非笑。

云香吓的跪在床边,磕磕巴巴的解释“小姐,奴婢只是怕您和二小姐有了嫌隙才自作主张的,小姐您要信我啊!”

云香以为小姐一定会信自己,可惜她面前的小姐已经不是曾经那个天真的大小姐了,偲茶扬声朝着外面说道“将云香给拖下去杖责十棍,也让她长长记性,这院子里何人才是她的主子!”

外面走入两个粗使婆子,她们也未曾想到一向在小姐面前得脸的云香竟然要被罚,而此时的云香却是吓的白了脸色。十棍虽然要不了人的性命,可十棍打下来可是要躺在床上许久不说,今后这院子里还有何人看得起自己。

“小姐,奴婢知错了,小姐您就看在奴婢伺候您多年的份上,小姐您饶了奴婢吧!”云香哭的鼻涕一把眼泪一把。

可惜,偲茶瞧着却觉得厌烦的慌,直接摆手“还不拖下去!”

得了小姐的吩咐,两个粗使婆子哪里敢反抗,连忙将云香给拖了出去。可怜云香平日里在这院子里也是个一等丫鬟,在下人面前更是一副趾高气扬的模样,如今狼狈的被打了棍子,今后可不得夹着尾巴做人。

偲茶随意披了身外衣,瞧着站在屋子外的丫鬟,不禁笑意爬上眼捎。只见那婢女生的比寻常婢女要高大些,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却眼珠子骨碌碌的转,竟然带着几分喜气。

“糖豆?”偲茶开口。这糖豆也是这院落里伺候的丫鬟,不过一直不得重用,平日里就在院落里守守门,做些粗活,她生的高大力气也不小,一张脸颊胖乎乎。

糖豆连忙走了过来,询问“小姐?”糖豆瞧着小姐,觉得今日的小姐怎的和以前不同的,不过今日小姐似乎更加好看了些,她没有读过书不知用什么诗词来形容小姐的美,只知她再也未曾瞧见过比小姐更好看的人了。

“今日为何拦下二小姐?”偲茶板着脸询问道。

糖豆瞧着小姐似乎不悦的模样,连忙跪在地上,惶恐道“因为小姐说过任何人不得打扰!”简单的一句话,却代表着自己将小姐的话给听入心中。

“你,很好!今后就伺候在本小姐身边吧!”偲茶淡淡的说道,一句话就让糖豆从一个粗使丫鬟变成自己的贴身丫鬟。

糖豆高兴的咧开嘴巴,小心翼翼的询问“小姐,那我今后可以每顿多吃一碗饭吗?”瞧着小姐不解的目光,糖豆以为自己这话让小姐不开心了,连忙比着手势“不,半碗也可以,我饭量比旁人大,食的多谢,不过小姐你放心,我力气大可以多做一些事情的!”

偲茶瞧着糖豆憨厚的样子,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眉眼处似乎生出一朵娇艳的花来。

“自然,身为一等丫鬟,你今后想吃几碗都可!”偲茶说着,纤细的手指轻轻的放在唇边打了一个哈欠,兀自又躺下养神去了。

如今她是偲茶,不必去练那些琴棋书画,更不用背负那么多规矩,想睡就睡,活得比曾经肆意的多。

摄政王他又醋了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