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辈剑修应如是

天边几颗星子悄然隐去,光线缓缓变亮,浓重的薄雾山岚悠悠飘荡袅绕在周边远山的重峦叠嶂中,偶见几只晨鸟掠出。

远处地平线上一轮红日喷薄而出,大片红光染亮了整片大地,洒落在太行剑宗千峰百嶂上,竟如仙境一般绮丽浪漫,葳蕤生光。

空月峰。

“咚咚咚!咚咚咚!”大力的拍门声伴着急促的声音响起,“谢明蕴!今天可是修习第一天,你要是迟到了就完了!”

捂被子里的人被好友的催促声叫醒,利落地翻身起床洗漱,顺便朝门口回了一句“温大小姐稍安勿躁,马上就好。”

这句话温卿月可听过太多次了,她翻了个白眼,又想到谢明蕴这个家伙也看不到,不由得咬牙切齿:“你迟到倒也罢了,要是连累我就惨了。今天开授的第一堂讲学是我父亲的……”

话未说完,她身前的门已经被“吱呀”打开了。

门里站着一个雪白衣衫的少女,身姿挺拔,晨光侧落在她的脸上,霎时眸瞳被金光渲染出漂亮得不可思议的颜色。

“好啦温大小姐,我们走吧。”谢明蕴熟练地拉起温卿月的胳膊,一路从空月峰奔向隔了不知道多少座山头的闻道殿,路上也碰到了不少和她们一样赶时间的新生弟子。

“昆仑百岛,太行千峰”并非虚言,昆仑道宗是否有百座岛屿谢明蕴她们不了解,但太行剑宗的千座山峰她们是亲身体会过的。

修真界的小孩十岁引灵入体开始修炼,谢明蕴和温卿月基本上从小到大都生活在太行剑宗中。之前未到修炼年龄的时候她和温卿月曾漫山遍野探索疯玩,不敢说踏遍千山但也涉足了大半,有好多次迷路都是靠传音石传信让各自师门里的人去接回来的。次数多了师父都懒得理她了,还好师兄和师姐会不厌其烦地御剑到陌生的山头去接她。

谢明蕴和温卿月分别是明夷剑尊的关门弟子和剑宗掌门莼元剑尊的亲传弟子,达到年龄后二人便在各自师尊的指导下成功引灵。可惜她们现在也只是才步入修炼的最初级选手凤初境修士,尚未达到可以御剑飞行的琴心境,因此只能老老实实一路走过去。幸运的是空月峰离闻道殿不是很远。

闻道殿位于惊蛰峰,殿旁有座钟亭,每日晨修正式开始时会由监学部的长老敲响伏道钟。每届新入门的剑宗弟子都会和这古老的晨钟相伴数载,以至于日后下山历练、身处异乡时不免怀念起这镌刻在灵魂深处的钟声以及初入剑宗那段少年烂漫轻狂热血的修习日子。

温谢二人进入闻道殿后直奔亲传弟子所在的座位。谢明蕴环顾四周发现许多陌生的面孔夹杂着几张熟悉的面孔,不由感叹这届收徒人数果然不少啊。两人落座后不多时,外面响起了三声具备某种韵律的恢弘钟声,由于地势较高、低地空旷,阵阵悠长余音反复回荡在整个太行剑宗。

“当——”

“当——”

“当————”

……

闻道殿很大,即使容纳了本届近七百弟子也丝毫不见拥挤。座次也有讲究,前排坐的是清一色的亲传弟子,中间为内门弟子,后排数百名都是外门弟子。

剑宗弟子闻道修习期间均统一着白衣制服,方便管理。不同弟子的服饰差别在于袖口、腰带、衣摆三处的绣纹,亲传弟子对应银线流云,内门弟子对应月白水纹,外门弟子则是青色缠枝花。

站在前方讲台的温菁书一袭青衫磊落,目光轻轻地掠过在场所有弟子,略感欣慰。孩子们精神面貌还不错,也看得出来这一届弟子中有不少好苗子。

下方本有些或躁动或兴奋的少年们被那威严而不失温和的目光一扫,顿时感觉到压迫,头皮发麻,纷纷调整心态正襟危坐。

从小不知道被这种目光扫过多少次的温卿月全然不放在心上,她偷偷在在家父亲眼皮子底下和小姐妹咬耳朵:“蕴宝!你瞧瞧咱们右边斜下方那个女孩,是不是和兔子一样可爱?你绝对猜不到她是哪位剑尊的徒弟。”

温长老已经开始介绍闻道殿修习的事项,谢明蕴边听着边分出一缕注意力朝温卿月指的座次看去。一个娇小白净的女孩有些拘束地坐在那里,她身上穿的也是银线流云的亲传弟子制服,怯怯的眼神看起来有些害羞。

“猜不出。”谢明蕴懒得猜。不过她了解从小和自己一起玩泥巴摸鱼的好友,既然温卿月都提起了这个话题肯定就是有意和她说这件事。

温卿月桃花眼里带着星星点点笑意,透露出一种少年特有的狡黠得意。“是紫霓剑尊才收的徒弟。听说昨日才把人带回招摇峰。”

“唔。”这下子谢明蕴知道为什么温卿月消息这么灵通了,她居住的华灼峰离招摇峰很近。

这番话透露的消息也不少。众人皆知,英姿飒爽的紫霓剑尊是出了名的挑剔,曾放言收徒只收极品雷灵根。她本人是一名雷灵根修士,修的剑道也似雷霆般霸道干练。从一介散修爬到天下第一剑宗的剑尊之位,个中艰辛无一不表露出这位女中豪杰的厉害。听闻很久前紫霓剑尊曾收下一个弟子,没想到时隔多年再次碰上了一个符合她收徒要求的人。估计这个女孩除和紫霓剑尊如出一辙的灵根外,应该还有着其他不为人知的优秀。

温卿月被在台上侃侃而谈的人有意无意看了一眼,不过她本来也就打算好好听一下老父亲讲的啥,所以便安静如鸡地和小姐妹一起专心致志地学习了。

太行剑宗是天下第一剑宗,距今已有万年历史,传承久远。剑宗门内绝大多数人都是修炼剑道、爱剑如痴如醉的剑修,老祖们深深明白让这些眼里只有剑的家伙来管理发展宗门是绝对不可能撑过百年的。

一个庞大的宗门只有一种成分是无法长期运转和发展的,它还需要其他组成部分存在,与之相辅相成、臻于完善。因此,今日的剑宗除了十大剑道主峰外,还另有发挥重大作用、使剑宗愈发强横的五大主峰——闻道殿所在的惊蛰峰、炼器堂所在的谷雨峰、十诫堂所在的清明峰、丹药堂所在的小寒峰以及任务堂所在的白露峰。它们背后都有对应的长老负责,长老之下是堂主,再下面则是替长老办事的亲信弟子或者帮忙做事赚取灵石的普通值班弟子。

机器运作不能缺少任何一颗小螺丝钉,所以剑宗也有后勤杂务、新生食宿、外联宣传等副峰,这些副峰关系十分简单,直接由堂主和值班弟子组成。

每届新生弟子正式修习之前都会有一名闻道殿长老团中的成员为大家简单介绍剑宗和宣布注意事项,轮班的长老们都觉得这是一份相当有仪式感的任务。本届修习适逢温卿月入门,也刚好轮到温长老主持,不过温菁书对自家女儿也没有什么不切实际的期待,比如全程乖巧听讲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温长老尽管修为高至太虚境,却不是一个严厉的人。这方面谢明蕴是有发言权的,温卿月和她正值启蒙年纪那会儿他总是耐心温和地教她们读书识字,两人调皮捣蛋他从不生气,他还会认真倾听她们脑子里那些奇奇怪怪的构想。

随着温长老清朗的话音,大家基本了解了这四年闻道修习的大致安排。

这四年修习分为两个阶段,前两年会在太行剑宗内部进行,后两年则是根据弟子第一阶段的表现将其分配到修真界其余门派交换学习。每个阶段结束后都会由测学部的长老对弟子进行综合考核,两阶段的考核通过则顺利结业。以后这些弟子就可以独立接外界委托的任务或者自己下山历练了,从此天高任鸟飞。只有在某些特殊的时候,剑宗才会主动召回每一个宗门弟子。

修习起始这两年每日会有讲学部的长老来为弟子授课。内容由论道、修真界的常识、剑宗的历史、剑修入门知识、剑道外的修炼派系以及相关的基础知识等诸多方面穿插进行。

能坐在闻道殿内的少年们没有一个是蠢人,自然也都明白闻道修习的好处。宗门并不希望这些新鲜血液被剑修二字所限制,所以他们提供系统全面的知识和信息给弟子们接触学习,使其全面发展。此举既帮助弟子们开阔眼界提升心境,也是为了让他们在日后出世历练不那么艰难、少吃一点亏。这是闻道殿建立的初心,亦是剑宗上下对弟子们的拳拳爱护之心。

无论是这些宝贵的资源抑或是这番苦心,都是这群少年进入宗门修道之初获得的宝贵馈赠,更是外面许多修士梦寐以求却求而不得的东西。

不少人对接下来充实的修习日子跃跃欲试,臂如以温卿月和谢明蕴她们为首的主峰亲传弟子们,自然也有人感到课业繁重、压力很大。然而从这些少年们决心修炼剑道成为一名剑修那一刻起,从他们叩响太行剑宗山门拜师那一刻起,就注定了他们会一往无前,一生执剑向前,永不退缩。

剑宗每届弟子都是从四面八方慕名而来,有凡间权贵之子、平民儿女、落难乞丐、亦有修仙世家的掌上明珠、散修的血脉,芸芸众生不外如是。即使在之前大家身份地位云泥之别,但是从跨入修真界大门起大家都是平等的,此后看的便是实力,强者为尊。有些东西,从这一刻便开始改变,未来的世界无人知晓,少年们的道途也不知通向何处远方。

……

我辈剑修应如是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