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辈剑修应如是

岁聿云暮,寒枝栖鸦。

这一年的闻道修习侧重理论方面,也常有共同探讨和合作完成课业的环节,因此本届弟子们很快就彼此熟悉起来,打成一片。

剑宗弟子风气清正,少年们个个道心通明且胸怀磊落,相处诚挚坦荡。宗门内未闻耍弄心机之事,不见城府深沉之辈。这令剑宗所有人感到十分欣慰。

每一个资深的剑修都深谙“在强大的实力面前,任何阴谋诡计都是纸老虎”的道理。与其浪费时间心思在这些麻烦事情上,耿直可爱的剑修们更愿意将精力放在剑道上,分秒必争提升自己的能力。

还有问题?来拔剑。

对他们来说,拔剑是一个剑修的基本修养,也是对对手的最大尊敬。拔剑就是真理。万事万境皆可拔剑。

若遇不平,拔剑!

心怀愤懑,拔剑!

身陷泥淖,拔剑!

人生得意须尽欢,拔剑!!

举世皆醉我独醒,拔剑!!

高山流水遇知音,拔剑!!

别离怨憎求不得,拔剑!!

……

顺境拔剑,是本心;逆境拔剑,是抗争——我辈剑修应如是。

没有语言,那些利剑出鞘的吟啸声声在耳;没有画面,那些血肉鲜活的面孔栩栩如生。一次次拔剑、一次次抗争,稚嫩的、朝气的、沉稳的、浑厚的、垂暮的、一息尚存的……生动形象,震撼人心,直击灵魂深处。

这便是此刻众人站在剑冢之中的感受,无法描述。沉溺其中只觉感动、酸涩、绝望、自豪、热血、激荡等多种复杂的情绪交织在一起,沉重得让人挣脱不开。

冷风寒雪,又是一年冬。华阳剑尊注视着站在玄冰地面上很久没有挪动脚步的少年们,看来他们已经陷入了剑场之中。

十八年前,华阳剑尊也是在这样一个日子里领着新入门的弟子来到剑冢取剑,他知道无论他来过多少次心中都永远不会平静。或者说,只要是剑宗的弟子来到此处便无法不动容。

这是无数太行剑宗弟子的葬尸地,无数太行剑修英雄的埋骨场。还有那些陨落异乡的弟子,他们即使身死道消,却仍残留着一丝不散不灭的执念渴望魂归故里,魂归太行。执念随着生前的本命剑踏上回太行的路,灵剑重归剑冢之日便是那丝微弱执念消散于天地之时。

华阳剑尊长立于剑冢外,举目望进去尽是一片无际苍茫。剑场空间的覆盖下,有一瞬他仿佛心口上也被开了个碗大的口子,刺骨寒风呼呼地灌进来。

谢明蕴作为天生剑体,铮铮剑骨与通明剑心给她带来了修炼剑道的天然优势,但也是让她成为进入剑冢的所有人中受影响最深的人的主要原因。

一幕幕场景飞快地从眼前掠过,亡者生前往事历历在目,那些沉淀发酵到极致的情绪真真实实在她胸腔中涌动,绝望的窒息感攫住了她的全部心魂。

蓦地,她动了。

少女抬起一只手放在胸前,视线低垂。她看见数不清的枯骨白架、残衣腐布被深深埋藏在了脚下的玄冰中,也看见那些曾经跟随主人一起搅动风云的剑也成了无主之剑从此不见天日。

抬眼入目皆是剑。

那些繁复的样式、风格、色彩是其次了,她只看得见成千上万的剑毫无规律肆意张狂地插在这片平原上,也许是在等待着下一位有缘人带它们重焕新生,也许只是英雄迟暮浑不在意,总之这场景壮观而动人心魄:它们孤独但宁折不屈,愈凄凉愈一往无前,一如剑修的执拗不羁。

似乎过了很久,又似乎只是须臾之间,谢明蕴终于脱离了剑场的影响,下一秒她抬腿径直走向前方。

剑冢深处有一个声音在呼唤她,她刚踏进剑冢时,那个声音就告诉她快去找它。

剑冢,顾名思义便是埋剑之地,无论从何种意义上来讲它都是太行剑宗的圣地。

太行开宗立派万年来全部无主剑都安置在剑冢里,主要包括了剑宗前人们的剑、因缘际会进入剑冢的剑以及其他剑。不夸张地说,这里差不多囊括了修真界所有最好最顶级最强大的剑。

每届弟子琴心境之前都会来此取剑,这次从剑冢取得的剑将成为以后陪伴他们整个修炼生涯的本命剑,因此十分慎重。

万物有灵,剑亦如此,所以取剑之时不仅是人在选剑,剑也在选人。当然一开始就看对了眼两厢情愿再好不过如果有一方没看上对方也不要紧,重要的是最后须达成互相接纳的双向选择结果。每个剑宗弟子一生中只有这一次机会进入剑冢,他们需要在两个时辰选择出属于自己的本命剑,往届也有少数弟子空手而归的案例,所以取剑必须慎之又慎。

华阳剑尊在谢明蕴做出动作的时候就注意到她了,他认识这个小家伙。

对于第一个破剑场去取剑的人是她这件事倒没有让华阳剑尊感到意外,毕竟天生剑体和明夷的关门弟子,她有这个实力。

他看着谢明蕴迈着坚定的步伐慢慢消失在剑冢深处,面露赞赏之色,如此这般,也难怪自家小子进闻道殿修习后老是跟着人家后面跑。

想到自家儿子,华阳剑尊扭头看向了另一个方向。

这时开始有第二个人开始迈步了,接着第三个、第四个、第五个……后面大家都陆陆续续行动起来。太行剑宗每届收徒的质量还是摆在那里的,第一波行动的少年们基本都是太行山大主峰下的那些亲传弟子,后面也有不少表现出色的内门弟子和外门弟子。

每个人取剑的方式都不一样,有些弟子提前做了功课有意寻找对应的剑,有些弟子走马观花由眼缘决定,更多弟子选择了顺着本心抑或跟随直觉走。

众人纷纷用心寻找着自己未来的本命剑,沉寂多年的剑冢各处逐渐也有了生气。

倘若把剑拟人,那谢明蕴眼前这把剑必定是一位倾国倾城的绝世大美人。

三尺剑身,剑刃薄而锋锐,鞘如轻霜;角度变换之间,剑身颜色像流泻千里的清冷月光又似沉在水底的通透玉璧;挥剑间可见星星点点的浅色金光跳跃。

谢明蕴毫不犹豫地拔出了这把剑,看见它的第一眼她就已经被其美貌征服,甚至连名字都已经想好了——剑名沉璧,鞘为静影,取自“月色照水,浮光跃金,静影沉璧”。

谢明蕴只是握住剑柄都能感受到这把剑对自己的喜爱,而她也对它爱不释手,恨不能立刻回到空月峰将它炼化成自己的本命剑。她想,她大概体会到话本里那些一见钟情、相见恨晚的情侣都是怎样的感觉了。

剑冢内无法使用传音石,谢明蕴也不清楚其他几个小伙伴情况如何,不过估计都没问题,于是她便打算拿着剑先出去再问。

两个时辰尚未过去一半,谢明蕴一路走出来时剑冢内很多弟子还在和剑交流感情,花样百出。

恰巧,她在这群奋斗的人中看见了苦逼的陵景正和一把重剑较劲。

那把重剑由玄铁精魄加上其他珍稀材料所铸,散发的气息浑厚古朴,一看就是把难得的好剑。

谢明蕴默默在心中肯定了小伙伴的眼光,拍了拍他的肩膀,“加油,你可以的!”

看到谢明蕴手里那把美貌与实力并存的剑,再看看自己选的祖宗冷漠又难啃,陵景不禁流下了羡慕的泪水。

不过羡慕归羡慕,谢明蕴离开后他立马又打了鸡血一样换着角度去拔剑,他准备死磕到底。

陵景的师父兼父亲,也就是华阳剑尊。华阳所在的石破峰一脉历代修习的都是重剑之道。世间剑修的剑多轻盈,剑法更是精妙无比,而重剑反其道而行之。

“重剑无锋,大巧不工”。华阳剑尊也看见了陵景那边的情况,他表示孩子眼光不错。

那把重剑出自一个其他小世界的剑道大能之手,意在赠与太行剑宗有缘人。重剑临渊,“临”是那位大能的姓,“渊”即深,引申为深厚之意。

陵景从始至终都抱着即使铩羽而归也不放弃临渊的念头一直拔剑,其实一开始就注定了结局。

这边谢明蕴刚拿出传音石就发现了群聊里温卿月和蓁玉的留言。

温大小姐:蕴宝!我跟你讲我拿到的剑超漂亮!不行我实在忍不住了,我要先回华灼峰炼化它!

蓁蓁:明蕴明蕴,我也……之后第一个给你看哦~

原来她们俩拿到心仪的剑早已迫不及待回峰炼化了,不过说好的拿到剑先给对方摸呢??

谢明蕴:。

不过没有一个剑修能抵挡得住炼化一把自己本命剑的诱惑,谢明蕴看了看怀里的沉璧表示原谅她们了。

谢明蕴:好吧。

她顺手给另外几个熟人也发了传音,接着直接离开了剑冢,身影消失在了通往藏溯峰的方向。

谢明蕴准备先找师尊问问关于将沉璧炼化为本命剑的事宜,再有就是若昀师姐今日回宗——不问具体时间她也知道师姐肯定会先去拜见师尊。

我辈剑修应如是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