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辈剑修应如是

藏溯峰。

秦若昀离宗多年,在外期间也有偶尔和师门的人传音联系,重回剑宗也并不陌生。再者,修道之人仅是闭关动辄数十载甚至更久,所以近乡情怯是很难存在的。

宴淮时坐在正殿高高的主位以手支颌靠在扶手上,垂目安静听着二徒弟这些年的经历,极少出言打断。

秦若昀只是挑着那些印象深刻和给她感悟的经历讲述,言简意赅。

修士的修为到一定境界后,他们身上不自觉散发出威压,这种威压会给比他们境界低的人造成强烈压迫感,有时仅是这种威压就能碾死许多低阶修士。所以修真界中不同境界的修士之间差距如隔天堑,难以跨越。

秦若昀坐在下方没有感受到来自师尊的半分压力,但她知道藏溯峰乃至整个太行剑宗所有风吹草动都逃不过他的感知,她的师尊明夷剑尊毕竟是修真界中实力稳居前十的绝世强者。只是因为修士随着境界提高能够逐渐控制自己的威压,而修为到太行剑宗十大化臻剑尊这种境界后他们已经够将自身威压收放自如。

秦若昀在外面这些年里走过很多路,也见识过世间百态。她看过大漠孤烟落日,江南草长莺飞,小桥流水人家,也看过世上有人十年寒窗一举成名青云直上,有人生不逢时怀才不遇含恨而终,有人淡泊明志宁静致远,也有人因追逐名利渐失初心面目全非或为蝇头微利争得头破血流,有情人终成眷属,纵欲者家破人亡,如此这般不一而足。神悯众生,可惜世上没有神明;修士如果插手凡人之事便会沾上因果影响日后成就大道,因此修道之人不插手凡事是修真界约定俗成的规矩。

凡人界中种种所见所闻,她未拔剑,担心沾染因果只是其次,更重要的是她明白,她有她的道,芸芸众生也有芸芸众生的道。

没有什么是永恒的,良辰美景终有时,一切都是过眼云烟,再盛大美丽的烟火终会落幕。世人生前善恶好坏又如何,终究难逃化作一抔黃土的命运;一个国家再繁荣昌盛也会被另一个国家的铁骑踏破,无非是灭亡时间早晚而已;再强大的锦绣盛世王朝也抵挡不住滚滚而来的历史车轮,湮没在时光长河深处,只留下后世史书上不知真假的寥寥几笔勾勒。

世间沧海桑田,天地中只有道是亘古永存的。人世间虽然每个人都会死亡,但人有子孙血脉,有投胎转世;国家会破灭但是也会建立起崭新的国家,王朝消亡后过几百年群雄逐鹿又会建立起一个新生的王朝。世间皆如此,不断推倒不断重来,如此不断循环,这便是轮回。一切都在变,一切都不变,就是芸芸众生的道。

在凡人界的经历虽未使秦若昀剑法精进,全程所思所感却沉淀了她的心性,使得她在心境这方面提升了很多。回想起以前看人待事中不甚理解的地方也豁然开朗,心中一片清明,这为她以后冲击晖阳境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最重要的是,秦若昀领悟到了轮回剑意,目前已经初具雏形。

谢明蕴来到主殿时轻手轻脚地在师姐身边找位置安静坐下,不想打断师姐讲话。

从若昀师姐的描述中她仿佛也看到了那些风光和世事,不由有些神往。当听到师姐领悟了轮回剑意时,谢明蕴惊讶得瞳孔微微放大,一听就非常强大的剑意,师姐太厉害了!一双黑珍珠般漂亮水润的眸子里顿时充满崇拜和敬佩。

秦若昀看到小师妹一脸向往,两眼亮晶晶的,不禁莞尔。

遥光大陆幅员辽阔,共十四州,她去的穹州和别的州各种族大杂居的情况不同,穹州特殊在州内生活的居民全是普通凡人。

秦若昀并没有把时间全耗在穹州,后面去其他州还进入过两处秘境。正是这一部分经历让她见识了真正的修真界是什么样的,强者为王实力为尊,一切都靠拳头说话。

修士修道本就是逆天而行,修炼资源和天材地宝等竞争掠夺非常激烈。修真界中处处都是斗争和冲突,遍地危机四伏,修士之间有利益就能合作,无利过河拆桥的场景十分常见的。有时候夺人性命的不是危险本身,而是你身边或背后的其他修士,秦若昀在一次秘境中就目睹过一场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厮杀。

修真界和剑宗不一样,但是修真界无疑是最真实的,它把所有东西都摆在了明面。虽然不讲情面残酷无情,但一切都是公平的,你想要就去抢,一切也都是不公平的,无论你用什么方法和手段,不管阴谋阳谋还是硬实力,只要赢了就可以获得。每个修士都想提高实力更进一步,心心念念求证大道,所以根本无可厚非。秦若昀出身在修真世家,这一点早有切身体会,所以并不意外。只不过那些企图打她主意的鬼祟之辈都被她用轮回剑意送去了西天。

修炼无捷径,但她不得不承认,在修真界内历练是锻炼一个人和想取得进步最快的方式。

任何人都不可能在修真界中独善其身,除非他站在最高点,在所有人都无法接触的位置,那样的人不会轻易和别人发生利益冲突,或者说即便发生冲突旁人也拿他没办法。不排除修真界中也许有人是这样的存在,比如那些隐士高人和避世的大能,但起码在秦若昀从出生到现在所有的印象中从未听说过这样的人物。

宗门在少年们懵懵懂懂接触道途之初引导启蒙他们,在其刚刚踏入修道、实力低微之时培养庇护他们。但宗门不可能护着他们一辈子,就算能,那样成长起来的也只是温室花朵,经不起风雨。

修道进益本就不应假手于人,修炼剑道更是如此。太行青云榜中那些名垂千古出类拔萃的剑修,没有一个剑修不是从刀光剑影腥风血雨中走出来的。

有些事情需要少年们自己面对,有些路注定是要一个人走。雏鸟始终要独自飞行,少年们出了这座象牙塔从此能依靠的就是这手中剑,也只有这手中剑。无论前方是什么,少年们终将执手中之剑,斩尽路上荆棘,斩尽世上不平,斩尽修炼之阻,问天地之道。

我辈剑修应如是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