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辈剑修应如是

第一日几位长老讲学完毕已经申初时刻,弟子们从闻道殿内鱼贯而出。谢明蕴和温卿月也顺着人群走到了殿外,约定好明日出门时间后便各回各家。

谢明蕴回到空月峰后老老实实地练起了剑法,自从进入凤初境后师尊就将藏溯峰的两门剑法传承之一的“溯雪流光”正式传授给了她。

藏溯峰的两门剑法传承分别为溯雪流光、藏暝合道,是这座主峰的初代主人所创。两大传承不分伯仲,各有千秋。近万年的时光也没有抹灭它们的光芒,一代代峰主的传奇崛起和强大实力反而让世人窥见那位初代主人的惊才绝艳,让无数人对此传承趋之若鹜。

太行剑宗的门槛不低,位于众剑尊之首的明夷剑尊收徒要求更是严苛,百年来也不过才收了三位徒弟,无一不是天赋异禀、聪慧过人之辈。

师尊说过,万物有灵,人和传承亦是,因此二者是相互选择的关系。藏暝合道的剑法传承选择了师兄和师姐,而溯雪流光的剑法传承选择了她,一切都是冥冥之中的定数。

溯雪流光的传承要求中规定了只有极品冰灵根弟子才可习得,谢明蕴刚好符合条件。加上天生剑体的作弊体质,她和溯雪流光剑法十分契合,学起来可谓如鱼得水。剑法共有九九八十一式,如今她早已悉数习得,每一招每一式都熟谙于心,闭上眼便是一幕幕自动演练的情景。

受制于目前的修为,谢明蕴尚不能发挥此剑法全盛时期威力的百分之一,但是好处也在于此,随着实力提升和无数次的练习剑法,她使用溯雪流光的威力会越来越强,对剑法的共鸣与对剑道的理解也会逐渐加深。

空月峰是藏溯峰的附属山峰之一,谢明蕴特别喜欢山上湖泊里的蓝冰鱼,明夷剑尊索性就把它分配给小徒弟用来修炼居住。

峰上环境清幽雅静,那棵常年枝繁叶茂的澄光桐羽树下是乘凉的好去处,树上则是赏月的最佳视野。后山竹林,院前湖泊。两只大型仙鹤在水中游荡。一只浑身羽毛雪白,眼珠子像红宝石一样漂亮;另一只也是一身白羽,但鹤冠鲜红,看起来不太好惹。两只仙鹤优雅地垂下长颈,耐心给对方梳理羽毛,目光注视着树下练剑的少女。

练剑至酉正时分,谢明蕴停下木剑,对着湖泊里两只失宠的仙鹤笑得有点心虚。

“好啦别生气,就算以后忙起来了我每天也会陪你们玩的。”以前还没有正式修炼,她和温卿月经常都带着它们出去玩,现在一天到晚时间都排满了自然没有顾上它们。这不,她练了多久的剑这夫妻俩谴责哀怨的眼神就有意无意地瞟了她多久。

雪影和梅落是她和温卿月以前探索太行剑宗其他峰头遇到的落单神仙眷侣,两个小姑娘看到美丽的白鹤便没忍住拐回来了。

华灼峰,顾名思义,整座山峰被温大小姐种满了桃花树,一到春天满山绯红落英缤纷。美则美矣,但实在不适合仙鹤生活,所以便一直养在了她这边的空月峰,温卿月也会隔三差五过来找它们玩。

谢明蕴熟练地安抚好两只仙鹤并且约定了下次带它们出去玩的时间,正说着呢传音石突然震动了一下。谢明蕴转头小跑过去拿起石桌上的传音石划开信息,师尊说奉一已经准备好晚膳了。吃饭不积极,脑壳有问题,速度整理好她便带着两只仙鹤朝藏溯峰方向奔去。

其实修士境界越高越不重口腹之欲。一方面是因为越往后他们的体质会越纯净,而食物摄取后会生成杂质沉积体内,与其吃东西再排出杂质这般麻烦,他们基本不吃东西,最多吸收灵气;另一方面是心态的变化,有的修士认为自己已经脱离凡籍、修仙问道,吃饭是凡人的习惯,因此他们为了区分他们与凡人的区别也不再吃东西。

因此既使是刚刚修炼、还未辟谷的修士也会选择食用辟谷丹而减少摄入食物。

谢明蕴却不一样。

一是习惯,二是美食不可辜负。

当初她刚来藏溯峰拜师的时候才三岁,小小的一团,用师姐的话说就是“那个雪团子又可怜又可爱,而且饿得还很快”。藏溯峰一直人丁稀少,那时峰上只有修为早就已经辟谷的师尊和师兄师姐三人,加上几个灵石驱动的玉傀儡,除了三岁的谢明蕴根本没有人需要吃东西。

当时也难为了整峰不食人间烟火的三人,想办法为她寻来食物、准备好各种零嘴,甚至一日三餐吃饭的时候没有人陪着她一起吃她便会哭闹不止、不愿意吃饭,简直霸道无理至极。慢慢地,藏溯峰师徒几人每晚共进膳食便成为了一个习惯,除了实在有事耽搁外都必须到场,而这个习惯一直保留至今。

越臻师兄已经闭关好几年,若昀师姐也在外历练,现在藏溯峰就只有明夷剑尊和谢明蕴两个人在。这段时间以来都是他们师徒一起共进晚膳,每晚差不多到点师尊便会通过传音石叫她过去主峰用膳。

剑宗里每一座主峰的峰头下面都有不少附属山峰,而且主附之间彼此距离很近,方便照应。藏溯峰的人很少,加上谢明蕴这个关门弟子师门上下也就四人,一人一座峰也才四座,最后主峰下的附属山峰还闲置了不少。

空月峰离主峰只隔了两座闲峰,加上谢明蕴被雪影载着,罗预之间藏溯峰就出现在眼前。

“师尊!”人未到声先至。

明夷剑尊和他的小徒弟都是极品冰灵根,两人性格却截然相反。

明夷剑尊本就性格淡漠,加上到了他们这个境界后更是万物皆不入人心。整个人也愈加喜静,不爱讲话。藏溯峰比谢明蕴的空月峰还要清静好几分。大殿高寒,殿外有几枝梅花稀稀落落地悄悄绽放。

桌上早已摆好了饭菜,提着食盒的玉傀儡奉一站在一旁。明夷剑尊微微颔首,示意小徒弟坐下用餐。

明夷剑尊名为宴淮时,在修真界素有“霁月光风,不萦于怀”的美誉,一个简单至极的动作在他身上却带着一股矜雅仙气。好在谢明蕴这么些年来已经对师尊的容貌和气质免疫,只顾着看今晚的饭菜有哪些——清炒茭白、姜汁鱼片、灵笋煨鸡、翡翠丸子、栗子糕、还有白生生的灵米饭,看起来就很有食欲!

藏溯峰用膳时并没有“食不言”的规矩,因此明夷剑尊偶尔也会问问小徒弟修为方面的进展,或者谢明蕴提出一些遇到的困惑,当然更多还是她古灵精怪的奇妙想法。

谢明蕴虽然小,但因为正是长身体的年龄,加之每天练剑,所以一桌子饭菜最后也所剩无几。饭后,奉一把上面的剩饭剩菜利落地收走了,明夷剑尊又和谢明蕴下了一局棋,然后便静静注视着她用刚刚甜言蜜语得来的玉液灵露喂给两只美丽的大白鹤。

藏溯峰终日冷清,宴淮时并不在意,只不过谢明蕴带来的生机也很好。

临别时明夷剑尊看了几眼小徒弟高高扎起的马尾,不难想到她师姐下山历练后就没有人每天给她扎各种好看的头发了。

“明日晨修之前先来藏溯峰一趟。”

谢明蕴用清脆的声音答应了,“好的师尊!那我先回空月峰了,再修炼一个时辰再睡觉。”

“嗯。”明夷剑尊的声音依然像深泉里浸过般冰冷清冽,却不掩话语中的直白关心,“不得熬夜。修炼固然重要,但你目前不用过分急进。”

谢明蕴已经爬上了梅落的背,听到师尊的关切话语自然乖乖点头答应了。

我辈剑修应如是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