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良少夫

赫连容是带着一身冷汗睁开眼睛的,她找了一晚上的武大,一直没找着。

真是个恶梦!赫连容郁闷地起身,拉开房门,碧柳已带着那两个绿衣丫环候在门外,见赫连容醒了便替她梳洗着装,碧柳拿过一件新衣,“可能不太合身,少奶奶先将就着,稍后再叫人进府定做。”

“我的箱子里有……”赫连容从西越带过来十箱陪嫁,新衣服也有不少。

“这件衣服是大少奶奶特别为少奶奶准备的。”碧柳笑得一团和气,“大少奶奶是未府的当家,这个面子不能不给。”

“当家?”赫连容有点奇怪,“老夫人年纪大了也就算了,未家有三个夫人,怎么会轮到一个少奶奶来做当家?”

要知道当家这差事是相当有难度的,就相当于未府的后勤部部长,未家宅子里的所有事都得经她过问才能落实,也就是未家主内第一人,身份是与众不同的。

碧柳见赫连容问了,便回头让那两个绿衣丫环出去,一边帮赫连容理着衣裳,一边像闲话家常似地道:“大少爷和大小姐是第一任大夫人生的,不过很早就去世了,现在的大夫人是老爷的继室,老爷在世时很疼爱大少爷,所以临终时特别交待让大少奶奶当家。”

赫连容昨天就发现了,碧柳说话从来都是点到即止,这让赫连容感觉很舒服,因为有些话的确不需要说得太直白的。就像未老爷担心大夫人将来不善待大少爷,所以才指定儿媳妇当家的事,也不用说得过于直白。

不过被丈夫这么不信任,大夫人的心里肯定也打了死结吧。

赫连容没再多问,大家庭的人物关系总是复杂的,不过这些和自己都没什么关系,她就想衣食无忧安安稳稳地混过这辈子就行了。

换好了衣裳,果然还是大了,裙摆拖得老长,不过怎么也是人家的一番心意,赫连容就拎着裙摆跟碧柳出了房间,赶向未府的厅堂,会见她未来的亲戚们。

未府很大,光二少爷的住处就是前后两进的院子,十余间屋子,起居室卧室书房等一应俱全,临出院门的时候赫连容回头瞥了一眼,居然还是有名字的,叫听雨轩。

除了听雨轩,未府中又有老夫人大少爷等人的住处,都是别院的格式,院与院之间以花园相连,花园入口前便是未府大厅,大厅外就是一进院和正门。说实话,就算赫连容的老爹是西越国的郡王,府邸也没有未府这么宽阔大气,而据碧柳所说,未家在云宁城的实力只属中上,还算不得是上上。

赫连容一边感叹着一边跟着碧柳进了未府大厅,大厅里原本微微的私语声在她跨进门槛时嘎然而止,厅中十来张椅子差不多坐满了,清一色的性别女,都扭着头看着她……不,是在打量她,这让赫连容有些局促。

碧柳带赫连容进了大厅便退到一旁,赫连容更没安全感了,也不敢乱瞟,只能对着厅门正座上的老太太微笑。

那老太太六十多岁,白白胖胖的富态十足,她和赫连容对了半天的眼,才朝旁边说了句:“青姑,带她过来。”

当即一个四十多岁的青衣妇人来到赫连容跟前,微一欠身,“二少奶奶随我来。”

赫连容小松了口气,朝青姑笑笑,跟着她来到老太太跟前。青姑示意一个绿衣丫环端了碗茶交给赫连容,又等另一个丫环在老太太脚下放了个蒲垫,才继续道:“这位是老夫人。”

赫连容乖乖地跪在蒲垫上,双手将茶奉上,“祖母请用茶。”

老夫人“嗯”了一声,却并不接茶,赫连容举了半天,才有一双白嫩小手将茶碗接过,放在一旁的小几上。

赫连容抬眼一瞧,一个十七八岁的漂亮女孩儿笑得甜甜的,也穿着和碧柳同款的青色衣裳,见赫连容看向她,轻轻一福,“婢子碧桃见过二少奶奶。”

赫连容也朝她笑了笑,站起身的时候瞄见青姑的嘴角一直紧抿着,这是一种不悦的表情信号,往往在人无意识间流露出来。

刚刚她的脸的还没有这种表情,难道是自己低头奉茶的时候发生了什么?赫连容有些好奇,但她很快压下自己的好奇心,再次告诫自己不能凡事好奇,尤其在女人很多的地方。

老夫人的神情一直是不冷不热的,慢慢开口道:“你是西越国的……”

她的声调提得很高,一直吊在那,赫连容轻声接上,“孙媳是西越国廉郡王之女,受封县主。”

老夫人抬眼瞟了赫连容一点,“听说你父亲之前是个亲王,你也是个郡主?”

“是……”赫连容干巴巴地笑了笑,其实她刚穿来的时候的确是个郡主,后来因为她老爹十几年如一日地坚持和西越国主作对,于是亲王变郡王,赫连容也跟着受累降了一级,郡主变县主。

“是因为什么过错才降了你父亲的爵位?”未老夫人穷追不舍。

“是……”该怎么说?说她老爹一直不满当年先皇没把皇位传给他,所以暗含造反情绪引至西越国主不满?

正当赫连容犹豫的时候,未老夫人摆摆手,再度开口,“这里是云夏,你也该知道云夏人对西越人的看法,你以后要谨言慎行,别像你父亲一样犯了过错才是。”

“是……”赫连容泪流满面啊!这算不算是对国际友人的人身攻击?不过想想也不怪云夏人对西越人印象不好,因为西越实在不是什么好邻居。今天内乱了去找人家借兵,明天大旱了去跟人家借粮,洪灾的时候借小船,冰冻的时候借棉被,从头到脚到吃食,没有没借过的。这种邻居谁会待见?连带着云夏人民都觉得西越人就会占人便宜,不是什么好东西。

好在,老夫人的审判没继续下去,赫连容连忙松了口气,跟着青姑转了个方向。

大夫人严氏,虽说赫连容一个劲儿的跟自己说“别好奇别好奇”,但奉茶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多打量了大夫人几眼。严氏四十多岁,身形苗条得不像她这个年纪的人,微长的脸庞仍能看出当年的妩媚,只是满头的珠翠让旁人的注意很难集中到她的脸上,神情也稍显淡漠了些。

赫连容跪下奉茶,严氏还算给面子,接过茶碗举了举,意思是接受了,虽然连茶碗盖子都没掀开。

接着是二夫人胡氏,也就是二少爷的亲生母亲。胡氏的年纪与大夫人相仿,拥有着一张白净的面庞,眉间的皱痕很深,似乎常常有愁事的样子,衣服很朴素,身上散发着淡淡的檀香气,应该是经常接触香火的。

因为身份的限制,所以虽然她是赫连容的“亲生”婆婆,但依礼赫连容也不能跪拜,只轻轻福了福,奉上香茶。胡氏却显得比赫连容还要紧张,没等赫连容开口便将茶碗接了过去,又塞过一纸红包连声道:“乖、乖。”

赫连容又放松了不少,站直身子的时候瞥见胡氏一直在看她,很是欣慰的模样,见赫连容看过去,又连忙低头喝茶,两口便让茶碗见了底。

赫连容一下子就喜欢上了这个婆婆,同时心里又有些内疚,有这样好性情的娘,二少爷肯定也错不了,可她昨天却偏偏和三少爷纠缠不清,这么乱七八糟的关系实在很难让人接受。不过她又想,一定是自己误会了,或者昨天那个根本不是未少阳,因为不管是未老夫人还是未夫人或者是厅内坐着的夫人小姐,虽没到达一脸正气的地步,但也都不像是会“习惯”不伦关系的人,怎么看也都是一个正统的封建大家庭,所以,昨天那个一定是冒牌货,不敢留下真名才冒充三少爷,一定是这样!

这么一想,赫连容心里又卸下一个包袱,虽然还是有和男人不清不楚,但起码少了乱X的罪名,让她好过很多。

“这位是三夫人。”

青姑的声音让赫连容回过神来,这才发现到了三夫人这连茶都没有了,于是只一躬身,“三娘。”

三夫人杨氏很年轻,顶多三十出头,容貌娇媚风姿不减,和大夫人是同一种类型的美人,看来未老爷喜欢娇媚的……

喂喂!赫连容鄙视了自己一下,把注意力放回眼前。三夫人杨氏亲手将赫连容扶起来,拉拉她的衣服笑道:“都说西越人身形高大,现在看看,也没什么不同嘛。亏大少奶奶还特地做了件大衣裳,瞧这穿的。”

这话让赫连容有点不知该怎么接,青姑在一旁道:“这是大少奶奶想得周道,衣裳宁可穿大了,也别穿小了。”

杨氏勾勾嘴角,微带些讪然地坐下,“倒也是这个理。”

青姑没有理会杨氏,头眼不抬地带着赫连容又来到老夫人的右下首一边,介绍首位的妇人道:“这位是大少奶奶。”

大少奶奶吴氏不过二十七八岁的年纪,团脸凤眼生得倒也标志,只是眉稍高挑带出几分凌厉气势,显得不那么平易近人。

赫连容双手合在腰侧,微一曲膝,正打算也福上一福,却见吴氏身后一个丫头拎过一个蒲垫,置在吴氏身前。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