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良少夫

果然!赫连容打心眼里鄙视他!什么叫“不用再拘俗礼”?他居然这么明晃晃地暗示自己以后不用“再拘俗礼”??

大少奶奶吴氏这才开口,“既然三弟开口了,嫂子自然没有意见,二弟妹,刚才的事你也别放在心上才是。”

赫连容轻吸口气挤出个笑容,然后跟着青姑坐到表小姐严嫣身边。未少阳先向老夫人问了安,这才坐到大夫人身边,问道:“怎么不见大哥?”

不等大少奶奶吴氏回答,三小姐未秋菊抢声道:“大哥去府台衙门领缺了,也不知会派个什么职务,不知道有没有五品官。”

吴氏抿了抿嘴角,“五品?能派个七品就已经不错了。”说罢还盯了赫连容一眼。

赫连容打了个哆嗦,她都一声不吭地隐身了,怎么还看她呢?领不领缺的跟她有什么关系?

未老夫人缓缓地道:“不管是几品,总归少暄以后就是官家了,如果以后他想继续仕途,让少阳上下打通些关节也就是了。”

未老夫人的话让赫连容听着有些别扭,不是内容,而是语气,还有神情。她说起未少阳的时候,就好像他是个仆人一样,理应为大少爷做事的。这不是太奇怪了吗?现在未家的掌舵人可是未少阳啊!

不过未少阳像没听出老夫人的语气一般,轻轻地一笑,“孙儿晓得。”

大概他和老夫人之间也有什么隔阂吧?赫连容突然开始同情他了,难道是得不到亲人关怀才让他成了一个变态?这也不是不可能,不过除了老夫人,其他人对未少阳的态度都很热情,尤其是三夫人杨氏,脸上的神情简直能用炽热来形容,还一直飞眼。

难道……他们之间……也有……不可告人的……关系??

“三少,”杨氏终于寻了个机会开口,“昨日四少已经念完了珠算八法,今天打算开始研习算经呢。”

三夫人杨氏大概是很不受人待见的,因为赫连容发现在她说话的时候,大家都是心不在焉的,三小姐未秋菊更是挑了挑一侧唇角,那是明显的轻蔑神色。

未少阳微讶道:“居然这么快就念完了吗?看来四弟确有天赋。”

杨氏喜道:“是啊,连先生也夸四少聪明呢,四少还说希望早些学有所用,能早点来帮三少的忙呢。”

未秋菊哼了一声,“这话是四弟说的,还是三娘你说的?四弟今年才十二,能帮上什么忙?三娘你也未免太心急了。”

杨氏一提气,像是马上就要顶回嘴来,不过看看周围情况,又把气压下去,讪讪地不发一言。未少阳道:“四弟年纪尚小,有些事倒真急不得,而且珠算八法重在实践,三娘要多多督促,至于《算经》就算了,过于深奥,做生意是用不着的。”

听未少阳这么一说,杨氏又高兴起来,连连应声。未少阳又转向胡氏,“二娘,听娘说你的心悸症又犯了,我已经让人照往年的方子去尚大夫那里抓药了,季节交替的时候最容易犯病,二娘要多注意身体。”

胡氏点点头,神色间颇有些欣慰,又转向大夫人严氏道:“亏得大姐还挂着我的身体。”

严氏自打未少阳出现脸上的淡漠便消去无踪,看来很是以这个儿子为傲,朝胡氏笑道:“一家人,应该的。”

未少阳又看向未老夫人,“奶奶上次不是说想听宣法寺的智能大师讲佛么,孙儿刚巧识得智能大师的一个俗家弟子,他可代为引见,不过大师从不下山,只能劳烦奶奶亲自前去宣法寺了。”

赫连容不知道智能大师是谁,不过听这法号智能应该是挺高的,而且大厅里的人都露出了讶异神色,该是很难请到的高僧。

未老夫人的脸色这才缓下一些,虽然还是不冷不热的,但神态间对未少阳的莫名敌意消减不少,还朝身后道:“怎么不给三少爷上茶。”

刚刚替老夫人接过赫连容敬茶的碧桃连忙应了一声,捧了碗新茶端到未少阳身边。

就这样,大厅里原本僵持的气氛因未少阳的到来而变得舒缓,赫连容见没人注意她了,心里这才真的舒了口气,不过她对未少阳的为人始终有所保留。

不管未少阳今天的表现有多么正常多么好,毕竟昨天发生的一切都不可能是幻觉,她甚至还记得未少阳强吻她的时候,吻技有多么的高超……喂喂!想到哪去了!赫连容感到自己双颊生温不禁大呼不妙,心存着对自己的鄙视,盯着未少阳的眼神也变得有些迁怒,正巧未少阳也抬头望来,两人视线一碰,赫连容正想转移视线,眼角余光瞥见正端茶给未少阳的碧桃小手抖了一下。

赫连容条件反射地低呼了一声,整碗茶水已翻倒在未少阳身上,碧桃连忙掏出手帕来擦,大夫人瞪着她微怒道:“这么笨手笨脚的!”

碧桃连忙跪在未少阳身前,白嫩的小手不停地揩着未少阳身上的残茶,“三少爷,婢子不是故意的。”

“行了。”未少阳笑着格开她的手,“不是什么大事,我去换件衣裳就行了。”

未老夫人在旁道:“碧桃,还不服侍三少爷去换衣裳。”

碧桃连忙称是,起身跟在未少阳身后。未少阳朝众人点点头,又向赫连容道:“二嫂,少阳先告辞了。”

赫连容讪然地点点头,未少阳便出了大厅。他这一走,众人的注意力又集中到赫连容身上,赫连容感受着她们的目光暗中叫苦,幸亏老夫人及时开口,“我累了,大家也散了吧,以后见面的机会多的是,二孙媳……”

被点到名,赫连容连忙站起来,未老夫人扫了她一眼,慢慢地道:“在这没人会把你当县主,你要克守本份,以后多学习云夏礼节,在外别给未家丢脸才是。”

“孙媳明白……”看来还是在意啊!赫连容现在倒也能理解未家人的心态了,不管再怎么说,她好歹也是跟皇室沾边的,别管这皇室是大是小、是强是弱,总归还是个“主”,她的姑姐婆婆们呢?是平民,所以才需要下马威嘛,怕将来有一天被自己压在身下。

这么一想赫连容的心情好多了,反正她根本没想过抖什么皇室威风,也压根不想插手宅门里的纠葛,她就想不愁吃喝,安安份份地过完这辈子,这目标一点也不难吧?只要再过一段时间,等她们觉得自己真的没有控制宇宙的野心时,也就没人会在意她,她的好日子也就来了。

所以,暂时忍耐吧。

不过,有一件事是怎么也不能忍的,就是未少阳。

赫连容觉得自己该去找他好好谈谈,虽然他今天表现很阳光,但不代表他内心不阴暗。不就是报复么?顶多她也找个什么堆扑一下,也比每天担心自己和小叔的“奸情”会不会被发现好得多。

然后……然后她得去找她老公,问清楚他到底为什么对这场婚事这么反感,是反对包办婚姻还是他另有所爱?不管是哪样,总得谈谈吧?只要别让她做下堂妻,一切好商量。

未老夫人一开口,其他人也都没有异议,大少奶奶先行退场,二夫人胡氏像是有话想和赫连容说,故意走得慢点,却让老夫人叫走了,胡氏只得朝赫连容歉然一笑,跟着老夫人一同出去了。

等到最后,除了表小姐严嫣和赫连容像征性地道下别外,根本没人和她说话。

不过算了,无所谓。赫连容最后一个从大堂出来,在后面看着这些亲戚各走各的路线,没一会都没了踪影,心中觉得有点讽刺。她们教训自己的时候站在同一阵线,私下里却也像散沙一样,恐怕所谓的和气也只是维持在表面,未家的问题恐怕要比她想像中严重得多。

“少奶奶,这边。”碧柳不知什么时候跟上了赫连容,“今天的事少奶奶不必放在心上。”

“放心吧。”赫连容不想在这个问题上继续纠缠下去,便转移话题,“要怎么找到二少爷?”

碧柳微讪,“二少爷这几天可能都不会回来了。”

赫连容有些奇怪地看看碧柳,这就是传说中的所答非所问吗?她问的不是二少爷什么时候回来。

碧柳像是没查觉得赫连容的目光,只专心低头在前带路。眼看听雨轩已在眼前,不远处跑来一个绿衣丫头,微喘着给赫连容行了个礼,“大少奶奶让碧柳姐过去一趟。”

碧柳道:“我先送少奶奶回去再过去。”

那小丫头有些为难,“大少奶奶说要立刻过去呢。”

赫连容朝碧柳笑笑,“听雨轩就在前边儿了,我自己能回去,你先去吧。”

碧柳见赫连容这么说,便跟那小丫头走了,赫连容见她们走远了,才长长地伸了个懒腰,刚才在大厅她都快肌肉僵死了。

没人跟在身边,赫连容完全地放松下来,欣赏着花园中的春景慢慢向听雨轩走去,经过一座假山的时候,突然听见有人叫了一声,“喂!西越莲蓉。”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