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年代文里躺赢

蹲在门口早已石化的沈兴听到汽车喇叭声终于回过神来,眨眼间他就看到一辆汽车停在门口的斜坡下面。

村子里的一群孩子双眼放光,围着汽车叽叽喳喳。

他想去看看,可腿麻动不了。

金助理打着伞下车吓得一群小孩跑远了些却不肯离开。

“这里就是何秀英家吧?”金助理拎着皮包大踏步走进去。

沈兴上下打量了金助理一番,这个城里来的男人来找外婆干什么?“不是!”

“你就是沈小姐的弟弟吧,劳驾请你姐出来一下。

我有点事情要找她,这是我的名片。”

金助理打开皮包,抽出一张名片递给沈兴。

沈兴一脸狐疑的接过名片扫了一眼,这人来自香江,香江在哪里?“我姐不在。”

他的话音刚落,屋里就响起了沈初念有些迷糊的声音,“谁啊?”

沈兴脸有点痛,发现门外有人探头探脑,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沈初念连忙自报家门,“沈小姐,咱们昨天刚见过。”

“噢,是你啊!”凉以谦的特别助理金元,长得像年画娃娃。

她的钱袋子来了,沈初念爬起来,仿佛踩在棉花上似的飘了出去。

金助理见她下盘不稳,飞奔过去搀扶她。

沈初念没有拒绝,强行坚强可能摔个狗啃屎,那她的脸可就丢远了。

沈兴搬来一把破破烂烂的藤椅放在门口,脸上堆满了谄媚了的笑容,“姐,你坐。”

沈初念坐下去,拍拍身上并不存在的灰尘,“金助理有何贵干?”

她怎么会认识自己?金助理回头看看大门口披着蓑衣戴着斗篷打着伞熙熙攘攘的村民。

转头压低了声音,“我家老板请你过去。”

“没这必要,我们已经两清。”

沈初念懒洋洋的靠在椅子上,在门口窃窃私语的人群里搜寻。

果然看到了熟悉的身影,杨清莲的眼线,杨九花。

金助理感觉自己的钱包发出焦灼的呐喊,我的肚皮要空了。

“老板还有事情要跟你面谈,你看……”

“我跟他没什么好谈的,沈兴送客!”她这么大的碗,请一次怎么能出山。

至少得三次起步,领会精神金元宝。

金助理明显感觉钱包在垂死挣扎,他额头的冷汗都出来了,“沈小姐……”

沈初念站起来,扶着墙进门。

金助理的钱包奄奄一息,他上前一步还想努努力。

沈兴挡住他的路,拿眼睛瞪他,你想干啥?

金助理无奈转身,在村民的围观中坐上车扬长而去,一群孩子做鸟兽散。

围在门口的人不肯散,七嘴八舌的问沈兴。

“二娃子,那是哪个?”

“二娃子,他是不是来找你姐?”

“二娃子,你新姐夫是个大老板吧?”

沈兴火冒三丈,操起铁扫把撵人。

村民翻翻白眼,骂骂咧咧的走了,都找上门来了还不承认。

杨九花走在最后,一步三回头。

沈兴丢下扁担,回去找沈初念,“姐,他们说的是真的?”

沈初念置若罔闻,放下比脸还干净的盐罐叹气。

这个厨房除了四面墙,就剩下几斤陈米。

穷得好具体啊,她掏出十块钱递给沈兴。

“去镇上买包盐,打一斤菜油,买上一斤鸡蛋,再割两斤瘦肉。

如果你敢把我的钱拿去赌你就死定了。”

“哎呀不会的,我都改了,我借杨清水的自行车去镇上很快就回来!”

沈兴接过钱,操起菜油瓶子撒腿往外面跑,脚底板翻飞,溅起几点泥。

沈初念连忙躲开,戴上斗篷蓑衣拉上房门,冒着小雨打着赤脚到菜地摘菜。

何秀英种了不少菜,但那些菜从来吃不到他们嘴里。

不是拿去卖,就是给杨清莲送去,现在她当家,想吃啥吃啥。

这会儿都中午了,家家户户都在做饭,沈初念基本没遇到什么人就到了菜地。

紫气东来,嫩得能掐的出来水的茄子,嫩生生快垂到地上的红豇豆,顶花带刺的旱黄瓜,鲜艳欲滴的番茄,全是上上品。

沈初念全部挑到了篮子里,离开时经过附近的菜地,这些都是垃圾。

论种菜,何秀英是把好手。

沈初念进门听到何秀英咳嗽的声音已经免疫,回来这一天尽听见这动静了。

何秀英一辈子苦熬苦挣为杨清莲精打细算,杨清莲的报答是薅完她薅自己弟妹外甥女外甥,可能是个吸血鬼吧。

沈初念两只脚互相搓了一会儿,搓掉脚上的泥巴,从鼎罐里舀了一些热水把脚洗干净,趿上沈大妹的破凉鞋去厨房做饭。

家里的米吃不了多久了,中午就煮粥吧,别的她也吃不了。

沈初念淘了点米倒进锅里,顺便摘了点豇豆,盖上锅盖,烧火煮饭。

沈初念抬头看看房顶,细雨从缝隙漏进来,厨房做啥菜都有汤,房子得翻翻了。

她把饭煮好沈兴还没回来,还是肉包子打狗了!

沈初念弄了点咸菜就豇豆粥对付着吃了午饭,把何秀英的午饭端进去。

何秀英看到稀饭里还有豇豆顿时就急了,“豇豆是哪来的?”

“家里自留地里摘的。”

何秀英一口气差点上不来嗓子里霍霍响了半天,沈初念担心她就那么过去的时候,她终于发出了声音,“那是留种的,你都敢吃……”

“那么多豇豆,留种用不完!”

“还要拿去卖,家里盐巴,猪油米全都要买,你咋能拿来填嘴?”

“我不填嘴拿给杨清莲填嘴?”

何秀英一噎,指着沈初念嚷嚷,“她是我的女,吃我点东西咋了?”

“我还是你外孙女呢,吃你点东西咋了。

你愿意吃就吃,不愿意吃就留着给我和沈兴当夜饭。”

沈初念放下饭,甩手走了。

何秀英愣了一下,气得眼泪纵横。

她端起稀饭稀哩呼噜的往嘴里扒饭,一边吃一边哭。

沈初念都睡了一觉起来了,沈兴才被杨清水送回来。

一身泥泞,头发湿透了,脚也受了伤。

蔫巴巴的站在沈初念面前的沈兴头垂到胸前,不敢看沈初念。

杨清水陪着笑脸跟沈大妹解释,“大姐,我们想去翻本(翻梢)哪晓得……”

沈初念一把扯住沈兴右边的耳朵,把他往里面拖。

“疼疼疼,姐你快松手,耳朵要揪脱咾。”沈兴疼得直冒眼泪,连忙加快了脚步。

杨清水见势不妙,脚底抹油溜了。

沈初念把沈兴拉到北面墙边,松开他的耳朵按住他爆锤了一顿。

还扣了一顿午饭,给他补充上一个完整的童年。

我在年代文里躺赢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