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临

春香醒来时,天已经大亮了。

她怔怔地盯着马车的车顶发呆,总觉得昨夜的一切只是场梦。

可是梦醒了,为什么黄嬷嬷并不在车厢里?

就连大小姐的“尸体”也不见了……

她猛然坐了起来,毫无血色的脸更苍白了。

尽管已经过了一夜,但手掌上仿佛还残存着绸布和棉花带来的触感,她甚至还能感受到两条生命从有到无的流逝。

春香知道,那不是梦,她确确实实杀了人。

黄嬷嬷是夫人的陪嫁,深得信任,在临安侯府的后宅,算得上是一号人物。

别说她们这些奴婢,就连二夫人三夫人见了,也得客客气气陪个笑脸。

可她却亲手闷死了黄嬷嬷,这事儿,若是被夫人知晓,定是要将她杖毙的。

不,不管黄嬷嬷是怎么死的,她把大小姐弄没了,原本就必死无疑。

春香悄悄地掀开车帘的一角,看到了不远处的巍峨城门。

那里就是京都城,她日思夜盼的家。

可此刻,她却毫无一丝归家的激动,只剩下沉到湖底的绝望。

入城之后,就犹如进了夫人的五指山,绝无逃脱的可能。

可若是她现在逃了,那她的老子娘和小兄弟怎么办?

横竖都是死路。

春香下定决心,“不如就死在这里好了,那样,说不定家里人还能有条活路。”

她咬着牙,用尽全身所有的力气,要将头往车厢的木板上撞。

正在这时,车帘开了。

少女笑意盈盈地说道,“春香,你醒啦。”

春香浑身窒住,半晌才颤抖着问道,“大……大小姐?”

少女笑嘻嘻地坐在了春香的对面,“嗯,我看你睡得正香,不愿意打扰你,就出去和老胡聊会天。”

她顿了顿,“老胡你知道吧?就是车夫大爷。”

春香懵懵地说,“哦。”

她确实不知道车夫姓胡。

事实上,按照黄嬷嬷的计划,车夫的命最多留到向侯爷禀明原委。一个将死之人,她没有必要去记得他的名姓。

少女的脸色仍旧是苍白的,但她的笑容很甜,“春香,我们很快就要到京都城了。”

她顿了顿,“那你知道回去之后,该说些什么吗?”

春香的身子一抖。

“侯爷和夫人派我和黄嬷嬷去宿州老家将大小姐接回京都城,一路上都很顺利,没想到在泉山脚下却遇到了山匪。山匪掳走了黄嬷嬷。我和大小姐幸运地躲过了一劫。”

说完,她小心翼翼抬头去看少女的脸色。

少女笑着摇摇头,“侯爷和夫人派你和黄嬷嬷去宿州老家将大小姐接回京都城,一路上都很顺利,没想到在泉山脚下却遇到了山匪。”

“山匪想要掳走大小姐,黄嬷嬷拼死相护。”

“所幸遇到了过路的车队,帮忙驱散了匪徒。”

“你和大小姐被救下,可惜忠勇救主的黄嬷嬷却被匪徒害死了。”

春香张大了嘴,“啊?”

少女乌黑的眼眸望向她,“黄嬷嬷的尸体就在后面的板车上,这么忠心护主的奴婢,我一定得厚葬她才行呢。”

她忽然咯咯地笑了,“我这个人最是赏罚分明,春香,等回去了,我也会厚赏你的。”

春香连忙哆哆嗦嗦地跪下,“奴婢不配得大小姐的赏赐。请大小姐给奴婢一个活命的机会,奴婢发誓以后一定对大小姐忠心耿耿,再无二心!”

大小姐大难不死,还反杀了黄嬷嬷,这是连阎王老爷都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人物。

她若是想要安生地活命,便只有依从大小姐一条路。

少女满意地点了点头,“配不配得上赏赐,由我说了算。”

她拍了拍自己身边的位置,“春香,来,坐下。你给我讲讲京都城里的事吧,不论你知道什么,都给我说说呗!”

到了这种时候,春香自然不敢再有任何隐瞒。

“大小姐从小养在宿州老家,老夫人去世后,奶娘三番四次去信请侯爷来将大小姐接回京都城,信件却都被夫人扣下了。这一回,若不是靖远侯府的太夫人病危,萧家忽然想起了世子和您那份指腹为婚的娃娃亲,想要完婚冲喜,侯爷怕是都忘了还有您这个女儿。”

“萧世子丰神俊朗,才华出众,是京都城里数一数二的贵公子。萧家又是皇后的娘家,权势滔天,这等门第气派也就只有皇家才比得上了。夫人实在气不过这份好亲事落到大小姐您的头上,所以派了黄嬷嬷亲自去宿州接您。”

“黄嬷嬷知道夫人的心意,一早买通了泉山脚下的土匪,花了重金请他们掳走大小姐。谁知道她还不放心,为了万无一失,竟要先弄死了大小姐再……”

“咱们临安侯府,虽比不得那些积世大族,但侯爷这些年深得帝宠,也算是京都城里的后起新贵。为了撑门面,二房三房侯爷都不让他们搬出去住,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放着大小姐一个人孤零零地在老家不接回来。”

“我听那些老嬷嬷私底下说,那是因为现在的夫人和先夫人有隙……侯爷是做大事的人,不管后宅这些鸡零狗碎,所以也就顺着夫人的意思了。”

“如今侯府都是夫人当家。大小姐虽然躲过了这一劫,但折损了黄嬷嬷,夫人震怒,您回去以后这日子怕是不好过……回了京都城,虽然夫人要再害您性命不容易,但磋磨一个小辈,还不是再简单不过?”

“宫里的周嫔去岁诞下了小皇子,那是夫人娘家的堂妹,半年前小皇子的周岁宴上,周嫔晋了贵妃。夫人有周贵妃撑腰,侯爷对她也言听计从。”

“前两月,三夫人和夫人闹了点小别扭,私下请侯爷主持公道。家宴时,侯爷虽然没说什么,却将三老爷求了好久的差事给了二老爷。听说三老爷回去就给了三夫人一巴掌,三夫人哭哭闹闹地回娘家住了好久三老爷也没去接,后来三夫人顶不住就自己灰溜溜地回来了。”

少女一言不发,静静地听着,目光带着一丝茫然,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春香不免有些同情。

大小姐虽然身份尊贵,但打从出了娘胎就没了母亲,唯一疼爱她的祖母也不在了。

亲爹不疼后娘不亲,孤零零地活在这个世上,只剩下一份指腹为婚的好亲事了。

可就连这门亲事,夫人也不允许她得,并且还狠心地想要了她的性命。

她连忙安慰起来,“萧家冲喜婚期应该定得近,大小姐只要能熬到嫁出去,就算守得云开见月明了。靖远侯府的世子夫人,夫人可得罪不起!”

“春香!”

少女打断了春香的话,“现在是哪一年?”

春香怔了怔,“永平三十年啊……”

少女皱着眉,“你说的靖远侯是叫……萧长庚吗?那皇后是萧璃?”

春香连忙捂住了少女的嘴,“大小姐!皇后娘娘的闺名岂是可以随便乱说的?等到了京都城您可千万别再这样莽撞了!”

她顿了顿,“不过靖远侯好像还真叫这个名字。”

少女苍白的脸上第一次没有笑意。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终于长长地叹了口气,用只有自己听得到的声音说了一句,“一朝梦醒,居然已经过了三十年……”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