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鬼日记

  郑老爷怔了一下,说道:“这位先生难道通晓风水只说?”叫花子一股子南方口音,不慌不忙地说:“郑老爷家中所在之位置,是难得的枯木逢春之宝地,可是有一个地方不对——水井。”郑老爷疑惑了,这水井少说也有十年了,自从自己白手起家到现在,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井有问题。“此地为枯木逢春,然而临秋这井就会无水,秋收时节未到,断了水,怎么能有收成?郑老爷家中定无子嗣,而且,生意上,也与起初并无改善,对么?”

  郑老爷一听,就如同碰到了神仙,马上吩咐下人,摆酒接客,希望高人指点。叫花子摆摆手说:“不必麻烦,我挨饿受冻了两天,只有你愿意施舍,还收留我,这份恩情,又岂能忘?郑老爷是个大善人,我必当竭尽全力。”

  说罢,叫花子走到井边,打量一番后,从衣服中取出一颗石子,咬破了中指,在上面写了一个“源”字,扔进井中。让郑老爷吩咐下人准备香烛贡品,留住井中之神。三挂鞭炮响毕,叫花子就走了,任凭郑老爷怎么挽留,他都不肯,郑老爷给了他一些钱,他没收,带走了一些干粮,消失在风雪中。

  说来也巧,二月份,就传出二太太有喜了。

  郑老爷仿佛一夜之间就年轻了二十岁,对二夫人呵护有加。这可气坏了大夫人,她开始到处找麻烦。

  转眼间,到了十一月底,这一年中,井真的没断过水。又立冬了,天气寒冷,二夫人临盆,生下了一个大胖小子。全家大摆喜宴,恭贺郑老爷老来得子。

  过了大概有四个月,孩子还没断奶,突然一天,二夫人就不见了,急坏了家里的人。几天后,发现了二夫人的尸体浮在井中。郑老爷见了,吐了一口鲜血,倒地不省人事。

  所幸,郑老爷没有因此死去,但是身体也每况愈下。家里外一直由大夫人打理。也给孩子找了个奶娘。

  众人议论纷纷,都想不到二夫人这个平时沉默寡言,不与人争的脾气,见人也彬彬有礼,怎么会突然投井?

  乌飞兔走,瞬息光阴,郑公子会走路了,能清楚地叫爹娘了,郑老爷挺不住了。虽然他舍不得这个儿子,舍不得自己一手创办的家业,还是很无力地走了。

  郑老爷这一死,郑家短短的几年就败落了,郑家下人看不惯大夫人的独断和尖刻吝啬,但是为了报答郑老爷的恩情,还是留在了郑家。但是郑夫人可不养闲人,为了节省开支,他辞退了很多下人,自己守着那点家财过日子,并且染上了大烟瘾。

  我们都知道,总是万贯家财,只要沾上毒品,很快也就没了。郑少爷五岁那年,郑家真的分文不剩了。

  恶毒的大夫人竟然想到把儿子卖了。在一天晚上,他用酒灌醉郑少爷,卖给苏州的一个富商了。

  谁知第二天大夫人就遇见了怪事,半夜如厕,家中的水井冒起了浓烟,这可吓坏了她,直接吓尿了。匆匆的往屋子里跑,刚刚门明明虚掩,却怎么也推不开,匆忙之下,他跑进了原来二夫人的的房间。起初她慌乱中没有注意,二夫人的房间点着灯!!床上,二夫人,穿着花袄,哼着歌谣,端着一碗茶,向她走来,她仿佛想到了曾经的事情……她爬起来就跑,一个踉跄,摔倒在台阶上,昏了过去。

  第二天清早,大夫人疯了。到处说家里有鬼,水井冒烟,小玉的房间亮灯这些话,很多人说他是抽大烟抽多了,产生的幻觉。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