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敛婚小萌妻

缠绵的光线,那眸,亮如星辰,长睫忽闪忽闪。

因为是跑着回来所以额迹有些细汗,借着微弱的灯光,就像是小小的水晶粒子挂在她细小的汗毛之上,小脸微红,明眸晧齿,笑得很灿烂,眼眸弯弯。举着胳膊让他看她手上挂着的购物袋,袋了里装了起码有十包方便面。

许是这夜色太暗,许是那笑容太勾人,又许是她方才扑上来时女性的柔软带给他的心悸……

头一低,便准确无误的攥住了她的唇。

女孩一僵。

他放肆的吻着,年纪小,气息很青涩,唇瓣很粉嫩,触感太好。

足愣了有五秒,她开始挣扎。左煜城毕竟是病人,体力不好,又高烧才愈,所以她一推,他便松开。沐芷安逃也似的进了厨房,把袋子朝桌上一扔,打开水龙头,听着水声哗啦啦的响,她猛然回神,她干什么,开水龙头干什么。

烧水,哦,要烧水泡面。

十分钟后。

面泡好,两碗,拿出去,放在茶几上,开灯。

啪地一下屋子里变得很亮,躺在沙发上的人下意识的扯薄单把脸盖住,只留修长的长腿在外面,长沙发都不够他睡,脚踝一下部位掉在外面。沐芷安以为他的眼晴适应好这个光线以后会坐起来吃饭的,可他还是不动。

沐芷安弯腰把自己的那份拿起来,小声的很不自在的道:“面煮来了。”到餐桌上,一个人吃。

面不烫,因为在厨房她就磨蹭了好大一会儿,可这种热气喷到脸上来,还是把她的眼泪给熏了出来。因为这个吻,她响起了他的男朋友沈易南。从高一开始谈,到现在四年了,说分便分,那么的绝决。

对面多了一碗面,接着他便坐了下来,那俊脸很苍白,没有血色,眉宇间是成熟男人的稳重与大气。他修长的手指握着筷子,没有吃,黑幽的目光对着她,“很抱歉,并非有意冒犯,我脑子有些发热,还没有退烧。”声音沙哑,动作优雅,狭飞入鬓的眉张扬的看不出他是在道歉。

不过沐芷安也没心情就是了,卷起一些面喂进嘴里,不回应。

他又问,“你今年多大?你男朋友为什么把你甩了?”

沐芷安一顿,面还挂在嘴里,听到他的话,胸口蓦然升起一股刺痛来,面成了蜡,食之无味,唇一张又吐了回来。左煜城看到这画面,头微微一侧,轻笑自眼角掠过去,还真是不顾形象呐。

“我19,大一,你今年多大。”至于为什么把她给甩了,她不会回。

“30。”

“那么老。”

“……”左煜城抬眸,直视着她。

沐芷安也不想吃面了,心里是有一些小火气的,勇敢的和他对视:“一大把年纪了也不做个正经事,让人家追上门来砸你的门,你是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现在外面社会上有很多仗着自己有几分姿色的人,就到处勾搭女人。你不会是脚踏N条船东窗事发躲到这里来?依着你刚刚那无礼的行径,我觉得很有可能,简直丧心病狂。”

说着居然起了几分劲头,面朝一侧推了推,又上下朝他看了看,开口:“反正若是有下次,我才不会帮你。”扭头,不看他。

那娇俏又带着刺的小模样,印到左煜城的黑眸中,然后刻上了脑海深处。

无论时间的流逝,无论绵长的岁月,他的脑海里总是会浮现今天晚上的桩桩幕幕,这个温柔、机智、胆小又勇敢还傲娇的小女孩,叫沐芷安。

……

第三天,沐芷安再来给他打工时,发现人已经失踪。

屋子里又恢复以前没有住人时的空荡,走时竟然还很有素质的把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像从来没有住过人,像是这一个礼拜的照顾,不过是幻境。

桌子上放着七张崭新的人民币,她这七天来的薪水,那一天打了他一掌,也没有扣工资。

沐芷安喜滋滋的揣起来,她爱钱如命呐。

总裁敛婚小萌妻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