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消除

  放眼望去,尽是废墟。

  仅仅数日之前,这里还是一座繁华的大都市,然而现在这里已经不再属于人类了。曾经的高楼大厦变成了遭到严重破坏的残垣断壁,像是发生了人类史上罕见的强烈地震,马路裂开巨大的口子,仿佛从地心深处窜出的一张张大嘴,到处是倒塌的楼宇房屋,曾经的摩天大楼现在如同某种死亡巨兽残破的尸骨横在地上,东倒西歪的电线杆扯断了高压电线,遇到淤积的污水不时迸发出几簇电火花,随时可能发生危险。

  这座城市中原本有数百万人口,如今奇怪的浓雾笼罩了这里,似乎吞没了所有人的身影,街道上空荡荡的。因为缺失活人的迹象,这片一望无际的城市废墟犹如幻化而成的鬼域,透露出无尽的诡异。

  死一般的寂静笼罩着这里,浓雾如同有重量的裹尸布,压抑得令人透不过气来。

  突然,一声惨叫刺破了这种氛围。浓雾深处涌现出一群黑色的影子,佝偻枯瘦,模样丑陋古怪,像是被烧焦的孩子,动作灵活得像猴子,上蹿下跳围住了几个惊慌失措的人。领头的那只黑东西猛地往前一跃,直冲其中一人咽喉,那人慌忙伸手抵挡,黑影小巧灵活,顺势攀住他的手臂,脖子往前一伸,像是乌龟一样能伸能缩,脑袋探到那人面前。那人只看到一张皱缩丑陋的鬼脸在自己眼前突然放大,没有五官,整张面孔似乎被硫酸烧毁,融化成了变形扭曲的一团。那人还来不及伸手将这个黑色的鬼东西甩到一边,发生了令人极为惊恐的一幕。那张鬼脸突然从中间裂开,整个脑袋变成了一张血盆大口,如同盛开的食人花,向外翻出双排倒钩型的森然利齿。

  那人被眼前的怪物吓得大声尖叫。尖叫声才刚刚挤出喉咙,一只耳朵连同半张脸的皮肉已经被怪物一口咬下,登时鲜血淋漓,尖叫声都变了调。

  此时其余怪物也一拥而上,疯狂扑向这几人,到处乱咬,顿时血肉横飞。一旦有人被拖到在地,就会很快淹没在怪物的围攻之下,再也起不来了。利齿撕咬血肉,骨断筋折的声音盖过了惨叫,短短几秒钟之内地上就剩下一具开膛破肚暴露白骨的尸体。

  余下几人慌不择路,四散狂奔,却被倒塌的建筑物阻挡,很快又有人被灵活如猴的怪物扑倒吞噬。一名中年男人拼命护着一个怀抱小孩的女人逃入一条小巷,自己堵在巷口与这些怪物搏斗。一只怪物猛然一跃,蹿向女人怀中的孩子。女人情急之下伸手去挡,整条手臂落入怪物从脑袋中间一分为二的大嘴之中。女人惨叫一声,为了保护孩子,死命把手往外一拽,一条手臂几乎只剩下骨头,挂着几块破布一样的碎肉皮,踉踉跄跄继续逃命。

  男人已经被越来越多的怪物遮住了身影,渐渐连声音都听不见了。女人被堵在了一处死角,用尽全身力气护住了孩子,眼见也要落入包围过来的怪物口中。

  正在这时,旁边一扇紧锁的铁门突然打开,冲出来一名青年男子,手持一根木棒,抢在前面一棒打翻了最先扑过来的怪物,扯住女人往铁门里用力一推,又接连抡飞了两只支出利齿准备撕咬的怪物,身手敏捷地闪进门里,赶紧带上铁门,暂时将这群怪物阻挡在外面。

  青年见女人瘫软在地上,伸手将孩子接了过来,抱到一边,接下来查看女人的伤势。

  这名青年虽然形容狼狈,一身迷彩服沾满污渍血迹,但是精神振奋,行动有力。下巴上胡子拉碴,显然是有一阵没有妥善打理自己的仪表,但是细看之下,面部轮廓分明,鼻梁高挺,双目有神,是个十分英俊的男子。

  他姓乔名云,本来是武警学校的在读生。异兆突然降临的时候,乔云正在进行训练,整个世界都陷入了一片耀眼的白光之中,犹如超新星爆炸,无法形容的亮度足以给人类的双眼造成暴盲。等到视觉恢复,整个世界已经彻底改变了,变成了一个不再是人类主宰,反而是怪物横行,到处吞噬人类的可怕地狱。

  在这种末日般的日子里,乔云一边奋力生存,一边试图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因为所有的通讯设施都失灵了,彻底已经失去了和外界的联系,难以判断仅仅是这座城市还是许多地方都遭遇了这种飞来横祸,是一个国家还是世界范围内的剧变。如今一切对乔云来说都是未知数,眼下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在怪物肆虐的废墟中求得一条生路。

  当时在白光过后,紧接着爆发了地震,从地心深处涌现出变异虫潮,很多人当场丧生,随之而来的大雾中隐藏的各种怪物也吞噬了许多人的性命。本来乔云是和同组训练的几名队友一起行动,但是在一次同怪物的搏斗中为了掩护队友,乔云被一只体型超过一辆小轿车的怪兽甩飞,跌入一道地上的裂缝中,陷入了昏迷。万幸的是裂缝中有一处突出的断层,乔云正好卡在上面,这才没有摔得粉身碎骨。恢复意识的乔云和队友失去了联系,由于全身多处擦伤,左脚踝也疼得厉害,这才临时找一处掩护所,正在休息的时候遇到了被袭的母子,乔云不及多想,当即决定出手相救。

  这处掩护所原本是一条地下商场的配电室,相对墙体构造牢固,在浩劫后保持完整,关上铁门就形成一个庇护所。乔云在这里养伤,试图联系队友,同时在商场中搜集了一些生活必需品,真空包装的食品、五金工具以及酒精、纱布、脱脂棉等等能应急的东西。

  乔云检查了一番铁门,确定那些猴子似成群结队的小怪物一时半会儿进不来,就近前仔细查看女人的伤势。

  女人伤得很重,整条右臂都被怪物啃掉了皮肉,血淋漓露出森然白骨,剧痛之下,女人呻吟不止。乔云进行了简单包扎,先止住血,缺乏必要的急救工具和药品,乔云也只能做到这一步,希望能够保住女人的性命。

  那孩子在女人的拼命保护之下安然无恙,只是哭个不停。乔云将女人扶到墙边,让她们母子俩暂作休息。

  女人脸色惨白,惊魂未定,语无伦次的说:“我的孩子……我的孩子没事,要不是你,我孩子就没命了,我们就没命了……这是怎么了?这是怎么了?那是什么怪物?我们该怎么办?我和孩子可怎么办啊……”

  乔云试图让她平静下来,劝慰道:“这应该只是一时的突发状况,灾难肯定会过去的。你跟孩子肯定会没事儿的。你们原本住在哪里?现在外面这种情况,怎么不带着孩子好好躲起来?在大街上太容易受到袭击了。”

  女人哭着说:“家在地震中毁了,我们那片小区都没剩下一栋完好的楼。剩下的人又被怪物咬死咬伤,后来就剩下十来个人了。我们听人说城郊建了一片难民营,有保护有吃的,就想去那躲一阵。我跟我老公……我老公……”说到这里,女人泣不成声,显然是想起了她那惨死在怪物围攻之下的老公。

  大难当头,死伤无数,人们都自顾不暇。这种情况之下,乔云也劝不了这个女人什么,只能长叹一声,陪着这个女人让她缓和一会儿情绪。等她冷静下来之后,乔云跟她仔细打听了一下难民营的情况,为下一步早作打算。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