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驾到

吱!

随着一道轮胎摩擦地面的尖叫声,一辆满身泥渍的玛莎拉蒂,戛然停在了浮云里别墅区门口。

等候多时的祝东来,阔步冲了过去。

“小云,人请来了吗?”

祝舒云拖着沉重的身子,从车上下来。

曾经的天之娇女,被封为柳州女神的祝舒云,已经没有了往日的亮丽,脸上的妆都花了,满眼的疲惫,如同被暴风雨蹂躏的鲜花一般,惹人心疼。

可一向疼她的父亲似没有注意到一般,焦急地问她。

祝舒云并没有责怪父亲,因为父亲关心的人,实在是太重要了,他关乎到爷爷的生死,而爷爷的生死,又关乎到整个祝家的命运。

可想到这人,她又有些无力,勉强苦笑道:“爸,请是请来了,只是——”

没有等她说完,祝东来激动地打断了祝舒云的话。

“太、太好了!快快请下来!”

祝东来紧张地搓着手掌,目光向后座寻找起来,当他看到后座有人的时候,三步并作两步,打开车门。他如同马仔般的贴心动作,让周围偷偷观察祝家风云变化的众人,纷纷变色。

“难道祝家真的找到了那个神医?如果真如传说中的那样,那祝老爷子岂不是还能救?”

“祝老爷子不死,祝家岂不是还要辉煌几十年?”

“首富的能量,果然不同凡响!”

当祝东来看清车汽厢中的人物时,激动的神色渐渐凝固了下来,眼中的火热被惊愕代替。

他做梦都没有想到,传说的上官神医竟然是一个少年,看起来是连二十岁都不到。

如果医术和年龄没有关系,那神医总该有神医的气质吧?可眼前的这人,不但气质全无,而且长相普通,皮肤呈麦麸色,似一个经常下田劳作的乡下少年。

穿着也没有丝毫讲究,身上的衣服不知洗了多少次,白得已经看不到原来的底色。更过分的是,这人睡觉不但扣着脚丫子,还流着口水,真皮靠椅都让他流成河了。

祝东来无论如何也不能把神医的名头安在这人的头上。

“那个——”

祝舒云见状急忙上前,轻声唤道:“上官先生,柳州到了。”

祝东来有些不相信的耳朵,自己这个高傲的女儿,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温柔了?更让他吃惊的是,女儿弯下腰,捡起一双沾满泥泞的破鞋。

“上官先生,我帮你穿鞋吧!”

这!

祝东来惊得眼珠子差点掉在地上,身后的祝家大少爷等人,恨不得揉揉自己的眼睛,怀疑自己看错了。

大小姐什么时候变性了?平时别说给人穿鞋,就是别人在她面前脱鞋,都会被暴打一顿,更别说弄脏了她的爱车!现在温柔成女仆,这中间发生什么事了?

眼看祝舒云就要抓住那只臭脚,昏睡的这人,突然缩了一下腿,打着哈欠,醒了过来。

“啊!到柳州了?真快,我的梦还没有做完呢!”

祝舒云温柔一笑。

“嘻嘻,这有啥!等我给您穿上鞋,移步到我的闺房,把美梦继续做完就好了!”

闺房?

祝东来更加吃惊。自从女儿长大后,她的闺房还没有进过任何一个男人呢!包括她这个父亲。可此时,竟然向一个陌生人发出邀请。

他有些酸楚。

祝家大少更是不满,上前问道:“姐,这个小混蛋是谁?”

祝舒云急忙把他推开,呵斥。

“闭嘴!”

祝少看着姐姐生气的眼神,怕怕地伸了伸舌头,尽管不满,还是闭上了嘴巴。

祝舒云回首,柔声道:“上官先生,您别生——”

上官南摆手打断。

“只要祝小姐不怪我弄脏了爱车就好。”

“哪里的话,上官先生这是给我面子,别人求都求不来呢!来,我帮您穿鞋。”

“别!无功不受禄,这提鞋之情,上官南受之有愧。等看了好病,再谢不迟。”

“听您的!”

祝舒云诚惶诚恐,把上官南迎了下来,给祝东来介绍,祝东来看到此处,再看不出上官南的特殊,那他就不配为柳州首富。他的态度瞬间转变,满脸和善的笑容,让人有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上官神医舟车劳顿,一定要休息一下。舒海,你陪着上官神医,让你姐也休息下。对了,把我保险柜里的那罐大红袍拿出来,让上官神医解解乏!”

祝舒海吃了一惊。

保险柜里大红袍,可是从摩崖石上的大红袍母树上采摘的,一斤可换一辆兰博基尼,而且有价无市。平时宝贝得不行,就算是他那些老朋友来了,也舍不得拿出来,可今天竟然破例,不会是听错了吧?

当祝东来把保险柜的钥匙塞到他手里,才明白,他没有听错。而是因为眼前这个乡巴佬,比父亲的那些老朋友,更让父亲敬重。

这让他极为不适。

正在他郁闷愣神的时候,上官南淡淡地说道:“不用了,我对茶没有研究,先干正事吧!等下,我还有些私人的事要处理。”

祝东来狠狠地瞪了一眼儿子,心里郁闷。

他哪里是让上官南休息,只不过想趁机向女儿了解一下情况,做一些准备,谁知儿子竟然没有一点眼色劲。他只能陪着笑,领上官南回家。

祝家果然不凡,刚进门,就看到雕梁画栋,假山鱼池,繁花修竹,使人身心愉悦。

祝东来一边说话,一边观察上官南的神色,试着分析上官南的喜好。让他意外的是,上官南神色从容,哪怕看到别墅的豪华,也没有一丝波动。

人老成精,见多识广的祝东来,暗自心惊。

如此年青,心性却如此老练,简直是一个奇葩。就算是他这个级别的,听到自己的话,看到眼前的景物,也做不到如此淡然!

正在他重新给上官南定位的时候,上官南脚步一顿,吸了吸鼻子,说道:“白芷,黄氏,板蓝根,还魂草——”

他字正腔圆地一连气说了十几种药材名。

祝东来听了震惊不已,这正是今天中午,给老爷子熬制的中药啊!何况院内百花盛开,气味驳杂,想要在这种情况下,辨认出药方药材,简直是难比蹬天。

难道女儿真的请来了一个神医?

祝东来心情大好,由衷地赞叹道:“上官先生,不愧是神医,光凭气味,就能辨认出药方中的药材,这等本事,我闻所未闻!”

“你先不用客气,如果我测得没有错的话,这是给人治病的药方吧?”

祝东来有些奇怪上官南的问题,小心地猜测他这句话的目的,一旁的祝舒海呵呵一笑,不屑地说道:“你这不是废话吗?这些是中药材,不是给人治病,还能给动物治病不成!”

上官南没有理会祝舒海,只是他的态度却冷了下来。

“难道你们是想让我给人治病?”

“废话!不让你给人治病,还能让你给动物治病不成?”

上官南扭头看向祝舒云,冷淡地说道:“祝小姐,咱们可是有言在先,我不会给人看病的!”

祝舒云狠狠地瞪了弟弟一眼,陪着笑说:“是是是,我知道。您看,一路上,您也挺累的,先休息一下,好吗?”

她可怜兮兮的眼神,让上官南不忍拒绝,点了点头。

可一旁的祝舒海却不干了,对着父亲抱怨起来。

“爸,姐这是什么意思?这家伙既然不会看病,那姐请他做什么?还让我们夹道欢迎,这不是侮辱人吗?!”

祝东来的脸色也难看了起来,原来这人刚才只是哗众取宠,为了要个好价钱?为了这样的人,他还鞍前马后,甚至像一个仆人一般,岂有此理!

“小云,这是怎么回事?”

“爸,我回头再和你解释好吗?”

“别回头了,我来说吧。”

上官南走到祝东来的面前,朗声说道:“祝先生,其实,我不是什么起死回生的神医,只不过是一个会些医术的兽医而已,而且,我不会给人看病!”

“什么!兽医?!”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