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花皇后

警花皇后小说名字叫做《警花皇后》,这里提供警花皇后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警花皇后小说精选:某色女盯着人家胯下的某个部位死死地看了许久,色令智昏,一点儿也没有察觉到诡异的死寂气氛,嘴里还兀自哇哇惊叹:“哇,有料啊!你这样的身材不出来拍***,供天下广大色女们欣赏YY,简直暴殄天物哎!长得这么帅,身材这么好,而且还超级有料!啧啧……”口水直流,唾沫横飞,两眼直冒粉色桃心,兴奋得边摇头晃脑边评头论足,像个专业的牛郎鉴定师!冷不防的,寒光一闪,冷意直逼脖颈的动脉要害,她才从亢奋中慢慢醒过来——一把寒刃紧贴在她的颈动脉上,寒…

某色女盯着人家胯下的某个部位死死地看了许久,色令智昏,一点儿也没有察觉到诡异的死寂气氛,嘴里还兀自哇哇惊叹:“哇,有料啊!你这样的身材不出来拍***,供天下广大色女们欣赏YY,简直暴殄天物哎!长得这么帅,身材这么好,而且还超级有料!啧啧……”

口水直流,唾沫横飞,两眼直冒粉色桃心,兴奋得边摇头晃脑边评头论足,像个专业的牛郎鉴定师!冷不防的,寒光一闪,冷意直逼脖颈的动脉要害,她才从亢奋中慢慢醒过来——一把寒刃紧贴在她的颈动脉上,寒凉透过皮肤渗入血液骨髓,起到很好的镇定降温效果!

“呃,”欣妍眨巴下眼睛,终于甩掉了肥皂泡般冒个不停的桃心,恢复了清明。她这才发觉到某男阴沉如暴风雨前黑云密布的俊颜已是杀机毕露,那把贴着她要害的锋利短刃只要稍稍用力就会切开她的颈动脉。机灵灵打了个冷颤,她咽了口唾液,小声地提醒:“美人……唔,不,帅哥,刀枪无眼,你别开这种玩笑!”

“谁跟你开玩笑!”病美男勃然大怒,危险地眯起眸子,用无比温柔的声音说:“想看就看着够吧!待会儿等爷剜出了你的眼睛,你就什么都看不见了!想说什么赶紧说,等爷割了你的**,你就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他的声音很柔很轻,却有种令人心颤的寒冷,使人丝毫都不怀疑他的危险绝非空穴来风。

欣妍眨巴眨巴大眼睛,态度顿时软下来,赔着比哭还难看的笑,跟他打着商量:“别介,不就看光了你嘛,你也不会少块肉!又要剜人家的眼睛,又要割人家的**,拜托,人长得这么帅,性格却这么残暴,太煞风景了啊!”

贴在颈上的寒刃更紧了半分,她感觉到锋利的刃口贴进肌肤,有血丝渗出来。心脏狂跳,知道这个病美男绝非空口威胁,他真会杀了她!

“好吧!好吧!”为了保命,欣妍只好妥协:“大不了对你负责就是了嘛!反正我也没嫁,你若未娶,我就要你做老公吧!”

语气有点儿勉强,还有点儿遗憾——毕竟她心里最爱的人是贺警官!她还未及表白,怎么能甘愿接纳他人!

终于,紧贴着颈部的刀刃移开,迫人的杀气和寒意也消散,欣妍方长长地吁出口气。她抬手抹了抹脖子,感觉有点儿疼,发现一手的血!靠之,这个心狠手辣的家伙竟然割破了她脖子上的皮肉。

“喂,我对老公要求很高的!首先他不能是对老婆动粗的沙文猪!还有啊,不能纳妾不能劈腿心理和肉体都不能出轨!”欣妍开始列举自己对准老公的诸多要求款项,希望这位病美男知难而退。“你要觉得憋屈,我们的婚约就作废吧!”

说罢,她脚底移动,想溜之大吉。

“站住!”病美男沉声喝止,冷冷地道:“因为你的搅合,韩奕被迫娶了个丑八怪,今晚对他来说必定是个恶梦!你有两个选择,要么去救韩奕,要么去给爷找来黄芩朱砂白茅根三味中药,否则休想活命!”

“哎,今晚是费大小姐和冰山帅哥的洞房花烛夜呐,我怎么能去破坏人家的好事!宁拆十座庙,不拆一桩婚,懂不懂……呃!”欣妍的话还没说完,发觉那把寒刃又架到了她的脖子,她便及时收住话题,改口道:“好吧,我帮你找草药!”

等到病美男抽回了兵刃,她又悻悻地抱怨:“真是的,你的属下都说了,全城各大药铺都买不到这三味中药,摆明了你的对头想置你于死地!我哪有本事找啊!”说话时,眼睛一直盯着病美男,察觉他又要发飙,不等他持刀过来,又赶紧补充道:“我还是帮你救韩奕吧!”

*

好汉不吃眼前亏!好歹暂时脱了身,免去性命之忧。

欣妍一边摸着脖子上伤口,一边忿忿不平地骂道:“残暴的男人!”

待走到新房前时,发现那儿里里外外围得水泄不通,力气小的根本挤不进去,个子矮的根本什么都看不见。

嚯,闹个洞房也这么热闹,古人要不要别这么奔放!欣妍来了兴趣,卯足了劲儿往里挤!她身手敏捷,又受过专业的训练,跟这些看热闹的古人PK自然是小菜一碟。很快,她就成功地挤到了靠近房门和窗户的位置。

房门窗户关闭得紧紧,只能靠着听力来想象里面发生的事情。

还不等欣妍把耳朵贴上去窃听,新房里就不断传出来乒乒乓乓的摔打声,还有各种沉重物品跟地面接触的声音。听起来,里面好像正打得天翻地覆!

神马情况?洞房之夜,听动静就如此激烈,里面的盛况可以想象一二!

“嗵!”“咚!”“咔嚓!”“梆!”“呃”奇奇怪怪的声响不断传来,整幢房子都在摇晃,好像里面正发生七级地震!

“你们说会不会出人命呢?”有人担心地问道。

“难说,如果换了我对着费家一朵花,也会宁死不从!”

“后生长得那么俊俏,就这么白白给一朵花给糟踏了!”一位中年妇女惋惜地叹息着。

直到这时,欣妍搞清楚,原来费大小姐的外号叫作“一朵花”,估计是因为她喜欢在鬓角插一朵大红花才得了这个浑号吧!

突然,屋子里传出一阵惨约人寰的叫喊,令人毛骨悚然,惊飞了树上的夜鸟。

“成了!成了!”有人兴奋地叫着。

“哎呀,已经被糟踏了!”有人叹息着。

欣妍呆了呆,既然木已成舟,她再进去抢救也来不及了!冰山美男已经失身,索性就从了一朵花吧!拍着窗子,喊了句:“哎,肥姐,记得怜香惜玉,别太粗暴了!”

“嘿嘿,他乖乖的,老娘自会怜惜!不听话,拿绳子绑了,直接来个霸王硬上弓,皮鞭蜡烛伺候,看他小子服不服!”里面传出费飞彪悍无比的声音,毫不掩饰胜利的得意。

悄悄抹了把汗,欣妍默默地对冰山帅哥说了声自求多福,便转过身去做另外一件事情去了——找寻草药!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