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卫峥嵘

聂峰好不容易逃回了家,柳月红正在大厅里看电视,看见他气喘吁吁,一身是汗,笑着打趣道:“臭小子,你被鬼追啊!”

“别提了,被一个熊婆娘追了几条街,累死我了!”聂峰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

“怎么?你犯事了?”柳月红问道。

“不是,那熊婆娘想要嫁给我,我嫌她长得太丑,只好逃了。”聂峰一脸得瑟的样子。

“小兔崽子,你就臭屁吧,一身臭汗,赶紧去洗澡,我去帮你拿衣服。”柳月红臭骂道,指了指洗手间。

聂峰咧嘴一笑,贼呵呵说道:“姐,你可不许偷看,看了可是会长针眼的!”

“看你个头啊!还不快去!”柳月红到阳台帮他拿衣服去了。

片刻,她返回,手中拿着一条短裤,一件短袖T恤,挂在了门把手上。

“臭小子,你不是说你找到工作了吗?工资高吗?每个月月薪多少?”柳月红坐回了沙发,大声问道。

“我亲爱的拜金女王,你就知道工资,你就不问问我在哪里上班?干什么工作?”聂峰的声音从洗手间传来。

“我拜金有什么不对,你吃的穿的,那样不是我给你的,没有钱你早就饿死了!”柳月红大声反驳,说得理直气壮。

说完之后,这才大声问道:“对呀,你到底在哪里上班?干什么活儿?”

“知道镇上的星河生物基因制药公司吗?我在里面当保安,工资五千,怎么样?”聂峰大声应道。

“什么?星河公司?那可是一家大型企业,什么!工资五千!那么高啊!”柳月红惊讶万分,心中大喜。

她在火锅城当大堂经理,才四千加提成,还累得要死不活的,保安那么清闲的活儿,能拿五千,说明星河公司的确是一家不错的公司。

“五千很高吗?真是的,我看你就钻进钱眼了,等我发达了,把床上铺满钞票,让你在上面打滚!”聂峰大声说道。

“好啊!你只要拿钞票把床铺满,姐就陪你滚床单!”柳月红笑着应道。

聂峰嗖地伸出脑袋,指着美女姐姐激动地点了点:“姐,你自己说的话,你记住了,到时候可不许赖皮!”

“姐记住了,不过,你小子那点工资,就算三十年,也铺不满我那张大床。”柳月红笑得很欢。

“你又打击我,还能不能愉快地聊天了!”聂峰拿走短裤短衫,脑袋嗖地缩了回去。

片刻,他穿好衣服裤子,站在镜子前面,看着额角上渐渐淡去的疤痕,惊得目瞪口呆。按照以前的经验,他估计至少要半个月才能愈合,没想到,这才两天,伤口就愈合了。

奇怪!看来自己的身体还真是出了问题,要不然就变成了怪胎!

嘎吱!洗手间的门打开,聂峰大步走来,紧紧挨着柳月红坐在沙发上,伸手就要去抱美女,却被姐姐按住了作怪的手。

“臭小子,早睡早起,好好上班,记得把工资卡交给我。”柳月红说完,笑着进了卧室。

美女姐姐都去睡觉了,聂峰长叹一声,钻进了自己的狗窝。

……

第二天一早,聂峰准时到了公司,换上制服,挂上对讲机,跟着另外一个叫张恒的兄弟一起开始巡视厂区了。

星河基因制药公司厂区很宽,而且在里面从事制药的妹子比较多,一个个看见这么酷的帅哥,两眼直冒星星。

只不过,聂峰的心思却在夏菲身上,没想到,一整天,他都没有跟美女交集一下。

但是,他看见美女进了研发中心的大楼,就是一直没有出来,期间,他也佯装巡视了这里一番,却发现实验室的大门紧闭着。

这样下去,他还怎么泡妞呢?

不过,他是什么人?是一名高级特工,面对这些问题都不是问题。

很快,就到了下班时间,他骑上摩托车出了厂门,却没有离去,而是等在了公司对面的大树下面,静静抽着烟。

片刻,一辆宝马缓缓驶了出来,聂峰把烟头一丢,发动摩托车,掉头就走。不过,他没有走大道,而是钻进了巷子里,七拐八拐之后,停在了一家中餐馆前面。

他把摩托车停在路边之后,大步走进了餐馆,现在正是晚餐时间,店里生意火爆,已经没有几个位置。

聂峰并不着急,选了一个靠窗的位置,静静观察着外面的动静。

没一会儿,一辆宝马停在门口,夏菲一身紧身一字裙缓步走了进来。

聂峰拿着菜单,佯装研究着菜谱,忽然抬头一看,惊讶道:“夏总。”

看见有人招呼自己,夏菲似乎很意外,举步轻摇,缓步走来,问道:“你怎么在这里?”

“夏总,我来这里自然是吃饭,你也来吃饭啊?我请你吧。”聂峰笑着说道。

“你请什么,这顿饭我来请,那天把你撞伤了,我都没有表达一下歉意。”夏菲放下包包,坐了下来。

秦峰忽然凑近美女,神秘兮兮,压低声音说道:“夏总,我告诉你,这家的软烧鲫鱼和麻婆豆腐很好吃,要不要尝尝?”

“啊!你也喜欢这两道菜?我也喜欢。”夏菲眼睛一亮,觉得两人之间的距离拉近了不少。

“真的吗?那我们来双份怎么样?”聂峰笑着说道。

“好啊!反正我挺能吃的!”夏菲脸上总算是有了一点笑容。

根据聂峰的调查,这个夏菲属于智商两百情商为零的女人,她每天都沉浸在各种研究中,对男人也不假以辞色,虽说二十七了,却还没有男朋友。

就连星河公司内部都在传,这个老总是个同性恋,不喜欢男人。但是,根据聂峰的观察,这个女人绝不是同性恋,而是天生情商为负的女人。

对付这种女人,如果你拿着鲜花,开门见山去追求的话,那只能是铩羽而归,无功而返。

只不过,聂峰是何许人,超级特工出身,自然能够找到攻陷女神的办法。而今天的这顿饭看似偶然,却也是必然。

很快,菜肴上桌,两人开始大朵快颐起来。

“夏总,你尝尝,这味道简直绝了!”聂峰笑着赞道,夹起一块豆腐放进了嘴里,那副狼吞虎咽的样子,绝对是几百年没有吃饱过的饿死鬼投胎。

他夸张的动作和表情引得夏菲掩嘴抿笑,暗暗嘀咕道:“原来这个家伙也是一个吃货!”

“我的吃相是不是太难看了?”聂峰腼腆一笑。

“没有,你这样挺可爱的!”夏菲难得露出了一个笑脸。

可爱?不会吧?

虽然聂峰被别人用过很多形容词,比如杀伐果决,深藏不露,成熟稳重,心思缜密,但是,这一个无疑于是最清新脱俗的。

“对了,你怎么一个人来这里吃饭?你男朋友呢?”聂峰随口问道。

“我没有男朋友,自然就一个人来咯。”夏菲答的理所当然。

“不会吧?你这么漂亮都没有男朋友?很难让人相信啊!”聂峰抬头看着美女,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

“我漂亮吗?我怎么没有觉得。”夏菲根本就没有在意过自己的美丑,在她看来,显微镜下的世界才是最美的。

“当然,难道没有人告诉过你吗?你长得比那些电影明星好看多了。”聂峰这句可是由衷之言。

每个女人都喜欢被人称赞,可是,夏菲似乎反倒是想起了什么,脸色有些不太好。

聂峰何等聪明,一筷子夹起麻婆豆腐,放在美女碗里,立即转移话题:“这个呀,是我的最爱,你也来一块。”

“谢谢!”美女也不客气,似乎要化悲愤为食量,小嘴一张,豆腐进去了。

接下来,聂峰开始施展浑身解数,讲笑话逗美女开心,一顿饭下来,两人的距离似乎拉近了不少。

两人出了餐厅,聂峰拍了拍鼓鼓囊囊的肚子,咧嘴一笑:“真是太饱了,明天早上都可以不吃早饭了。”

“早饭怎么能不吃呢?我家对面的小笼煎包可好吃了,我每天都去吃。”夏菲果然是个吃货,马上就介绍了一款好吃的早点。

“真的吗?那我改天过去尝尝。”聂峰打蛇随棍上,陡然想起不知道美女住在哪里?苦着脸尴尬问道:“对了,你住哪里?”

“我住金堂小区,那家店子就在小区对面。”夏菲看在大家都是吃货的份上,居然破天荒说出了自己的地址。

“嗯,那我得去尝尝。”聂峰笑着应道。

“需要我送你吗?”夏菲按下了车子解锁,路边宝马发出咻咻声。

“不用,我有车。”聂峰指了指巷子里的摩托车。

他并没有得寸进尺,想要护送美女回家或者是美女送他回家什么的。他心里很清楚,这种事急不得,最好是细水长流。

“那我先走了。”夏菲坐进车里,朝他挥了挥手,宝马呼啸而去。

聂峰长长松了一口气,掏出烟来,点燃狠狠抽了一口,感觉轻松了许多。原本就不喜欢一本正经的活法,现在却必须去迎合美女,也真够累的。

他深深注视着宝马远去的背影,静静抽着烟,直到把烟抽完,弹飞烟头,这才跨上摩托车,呼啸而去。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