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蛊留芳

万蛊留芳小说名字叫做《万蛊留芳》,这里提供万蛊留芳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万蛊留芳小说精选:班主任又开始讲课了,同学们也认真做着笔记,跟以前一模一样。但我却总是感觉现在的场景怪怪的,好像所有人都口是心非,脸上笑着、说着,脑子里却是打着自己的小算盘。有这么垃圾的老师,还能教出什么好学生?我暗骂一声,不再去管他们,掏出手机上网。班主任瞪了我一眼,没有说什么。现在别说是她,就算整个学校,也对我是放任自流的态度,只要我别闹事就皆大欢喜。别说上课玩手机,就连迟到、早退、旷课都没人管。几天过去了,我那个求助帖子竟然有点火…

班主任又开始讲课了,同学们也认真做着笔记,跟以前一模一样。但我却总是感觉现在的场景怪怪的,好像所有人都口是心非,脸上笑着、说着,脑子里却是打着自己的小算盘。

有这么垃圾的老师,还能教出什么好学生?我暗骂一声,不再去管他们,掏出手机上网。

班主任瞪了我一眼,没有说什么。

现在别说是她,就算整个学校,也对我是放任自流的态度,只要我别闹事就皆大欢喜。别说上课玩手机,就连迟到、早退、旷课都没人管。

几天过去了,我那个求助帖子竟然有点火的趋势,回复已经上升到13条了。

我大概扫了一眼,没有骗子的最新回复,于是点开他的ID,发了个信息过去。

“你到底是什么人?有什么阴谋?”

这个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如果说骗子不是身边认识的人,那么他也不会是无私奉献的救世主。

他想要什么?

经历了这么多挫折,我的心态也老成了许多,不再那么天真、幼稚。

我没钱、没背景,他到底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就算是骗色,我也满足不了他啊…

没想到,骗子竟然在线,他给我回了一条信息:你现在还没资格知道,做好你自己的事情,等时机合适,我自然会告诉你。

他竟然承认了?

我惊得合不拢嘴,有点惊、有点喜、有点忐忑。

所有对骗子的猜测,都是我臆想的,没有一丝证据。实际上我并不抱有幻想,一个救世主,或者是隐世高人能在网上等着救赎我。

可现在真的变成现实了!他的语气虽然不怎么好,但也变相的承认了这中间肯定有隐情。

他认识我,并且要帮助我。

当然,作为受惠者,我也得付出点什么。

需要我付出什么呢?灵魂?还是肉体?这是我仅有的两件东西。

一瞬间,我想起了第八号当铺、以及那些出卖灵魂换取力量的电影小说。

好吧,要就要吧,无所谓了,还有什么比生不如死更痛苦呢?

我用颤抖着的手回了信息:好的,我很快就会联系你。

做好你自己的事情。

我知道骗子指的是什么,鳝血可引蝙蝠,这是骗子帮我出的主意,同时也是给我的考验。看他这态度,如果我自己领会不了的话,他是不会给我一丁点提示的。

正如那句话所说,唯智慧耳!

我不知道骗子是什么人,就算他真的是骗子,只要能帮我报仇,这条命给他骗也无所谓。

我装好手机,转头望向窗外。今天的天气不是很好,天空中有些阴霾在游动着,正如我的心思般,阴沉、险恶。

夜半鬼敲门,这是我人生真正的开始,同时也是邓明海一家噩梦的开始。

计划很简单,把鳝血抹在邓家门框上,引得蝙蝠半夜不停的撞门。蝙蝠速度很快,再加上夜色的掩护,等开门后根本就看不到它们。

也许一天邓家只是觉得是个意外,也许两天只是恶作剧。但连着闹这么三天、四天、一个星期呢?相信做坏事做绝了的邓明海也难免会生出些异样想法的。

只要我在其中运作好了,到时候流言四起,街坊邻居的议论声,加上自个心虚的恐慌,也够邓明海好好吃一壶了。

计划虽然看似简单,但正经筹备起来,我却发现难度还真不少。

首先,我得弄到黄鳝血。也不知道黄鳝血是不是真能引来蝙蝠,虽然‘我不是骗子123’看起来真不是骗子,但我必须做到心里有数,包括蝙蝠在夜晚出动的时间、规律、以及黄鳝血的用量等等。

再者,我得弄点增高鞋、卫衣之类的作案工具。到时候去抹血时,必须小心谨慎,不能被人发现,而且还要把屁股擦干净。

这个计划就是在摸老虎的屁股,一旦让邓明海发现,我就真是活到头了。

最后,就是舆论的引导。怎么让别人知道这些事?而且要引导着往迷信的方向想。

仔细一想想,这个计划还真是个大工程,麻烦事情多呢。别的不说,采购这些东西,就得一大笔钱。

不过还好,我前些年也零零总总攒下一些压岁钱,除了买手机充Q币等花销外,还有几千块。

出事那几天我一直在医院里,老爸又没告诉我他在凑钱,所以这些钱省了下来。后来我把这钱取出来给他时,他又说这点钱根本解决不了问题,先让我存着。

不管了,什么也阻挡不了我复仇的决心。

想毕,我站了起来,拎起书包就走。

一直在想事情,我也不知道现在上到第几节课了,英语老师在讲台上气的不停颤抖着,但依旧目送着我走出了教室门。

爱咋咋地,如果不是老妈死活不让,我早就想去打工帮老爸还钱了。

我是看清了这个社会,没有钱,绝对不行。

读书有什么用?学来诗句只能装逼泡妞。

学了微积分,超过十位的加减法还得用计算机算。

英语?能出国的有几个?就算有,也是富二代、官二代的特权,哪能轮上我这坐在教室最后边的苦孩子?

果不然,十年后,一个叫莉莉的女孩又给我生动形象的上了一课…这是后话,暂先不提。

出了学校,我找个自动取款机拿了一千块钱,直奔农副市场。

半路上,在一个大妈憎恨的眼神下,我抢先捡到了饮料瓶,并且得意的朝她一笑,像个得胜的将军一样神气。

“叔叔,黄鳝一斤多少钱啊?我妈说中午喝鳝鱼汤。”在农副市场,我找到一个满脸络腮胡子,貌似粗线条的鱼老板,装作彬彬有礼的样子问道。

“八块,不讲价,不洗鱼。”络腮胡子看都没看我一眼,忙乎着给鱼缸换水。

....

我本来还想讲讲价的,这下可好,他一句话堵死了我路上想好的言辞。

“好吧,你给我找一条最小的。”我假装犹豫了下,无奈的说。

“你这孩子,别人吃鱼都挑大的,你倒好,专门要小鱼。是不是想贪污点钱去上网啊?”络腮胡子随口说着,也不用网兜,随手往鱼缸一抓,一只十多公分长的黄鳝就被他徒手抓了出来。

好手法!看他这动作,我几乎就认为是隐藏在俗世的高手了。

当然,我还没傻到立马跪下拜师的地步,默默的付了钱,拎着鱼闪人了,再多一句话也没说。

这络腮胡子看似粗线条,实际上却是个心细手巧的人,怕说多了让他记住我。

计划实施后,邓明海很有可能会报警。如果警察参与,那么就有可能发现鳝血的秘密。

虽然能找到我头上的几率很小,但我不得不防。

我拎着那条黄鳝,上了102路公交车。

鳝鱼的腥味果然很重,车上的人都捂着鼻子想离我远一点,怕沾上鱼腥味。我也不管他们,一直坐到滨河路,才下了车。

大岭市被长江支流金沙江穿城而过,山美水美鱼也肥,经常有好钓者蹲守在江边钓鱼。不过这几年政府好像公布了什么法律,不容许市民随意钓鱼。

当然,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法律是最管不住人的东西,江边偷钓者还是不少。

我拎着袋子走到江边,找个人少的地方,蹲下身子掏出了那条小黄鳝。

黄鳝还没有死,绷着眼睛一蹦一跳的,想要逃进江水,看起来有些可怜巴巴。

“我不想杀你,但是没办法,你知道的太多了。”我自言自语着,随手捡起一块鹅卵石砸向黄鳝头部。

可能是人生有了方向吧,我现在的心情也放开了许多,不像前几天那么沉闷。

一下、两下、第三下时,黄鳝已经不动了,也不知道是闷了还是死了。我掏出书包里准备好的水果刀,在鳃颈交界处、鱼尾约一厘米处各划了一刀。

顿时,鳝血顺着尾巴流了出来,我急忙拿起刚才抢到的饮料瓶接起了鱼血。

这是我专门在网上搜集到的放血方法,可以快速的放完鱼血,更不会浪费。

是啊,正因为要省钱,我才买一条小鱼做实验,如果浪费了鱼血,就得不偿失了。

这些日子运动量大,中午一碗炒面根本吃不饱,我只能先吃一碗炒面,换一家饭馆再来碗牛肉面泡饼子,这样才能吃饱。

换家饭馆是因为我不好意思在同一家饭馆吃了炒面后再要一碗牛肉面,看着那些随便动俩筷子就走的人,我不由得在心里暗骂:饿死你个王八蛋…

老妈每天给我10块钱吃饭,炒面六块,加上一碗牛肉面两块五,再加饼子一块,这就九块五,剩下那五毛,我还得节省下来为手机包流量…

是清苦了点,但我很充足。这些日子,比以往17年都过的有意义,我终于知道了努力、知道了奋斗。

哪怕奋斗的目标是为了害人,但还叫奋斗!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