概念悬疑小说集

  “咚……咚……”趴在桌子上的茹琳被桌子上手机的震动声弄醒了,她揉了揉了自己腥松的睡眼,她感觉自己好像做了一个噩梦,但是又想不起来什么具体的细节。

  她的左手在桌子上摸索了几下,抓起了自己的那部iPhone4。

  “喂,茹琳啊,让我猜猜,你不会是还在睡觉吧,都晚上六点半啦猪头。”电话的另一端传来的是一个甜美的女声,“今天班里的那些好朋友去KTV唱歌,你再不收拾收拾出门就又要迟到啦。”

  “啊……晓芸啊。”茹琳似乎还没睡清醒,思路不是很清晰,又揉了揉脑袋,“每次都是那么几个人出去玩儿,我还没睡醒不想去了。”

  “不行~!咱班总共就四十几个人,这次周赪请出来十来个同学出来唱歌就不错了,这次渊姐还会带她外校的男朋友来哦,你要是敢不来你就死定了,我七点在KTV门口等你,嘟……嘟……嘟……”那边已经挂了电话。

  茹琳轻轻叹息了一声,放下手机,又看向了打开着的电脑屏幕,屏幕上是一个黑色系主题风格的音乐小站,这是一个名为“死神的悦音小站”的主题音乐网站,是她的一个网友推荐给她的,茹琳是一个好奇心很重的女孩子,果然对这个小站喜欢的不得了,黑色系神秘恐怖的风格,空灵的音乐旋律正符合了现在大学生猎奇的心理。尤其是有关于这个“死神的悦音小站”的网站描述还被她用作了个性签名,“你是否觉得人的一生实在太长了,如果你的一生只有一首歌的时间,你还会觉得太长了吗……”

  茹琳下午回家后在这个小站上下载音乐,不知不觉就趴在桌子上睡着了。此时的她,看着自己的Touch已经把小站前十名上榜的歌曲下载完毕,,她看了一眼排名第一的是首名为《SingToDeath》的英文歌,她顺手关掉了这个网站去拔自己Touch的数据线。

  “GAMEBEGIN!HAHAHAHAHAHAHAHA……”突然一个阴森诡异的声音从她的音箱里发了出来。

  “哇!”屏幕上倏地弹出了这样一行用音符拼成的英文,同时还有低沉诡异的配音,把茹琳吓了一大跳,导致她拔线时用力过猛,把桌子上一个搪瓷水杯碰倒了,直接摔在了地上,这水杯说来也是结实,竟然没有摔碎,却是把她家的木地板砸出了一个深深的凹痕。茹琳蹲下去把没水的水杯拾起来,这是她去年晓芸送她的生日礼物,纯白的搪瓷杯上是自己的一张艺术照,她又皱着眉头看了看地板上那深深的凹痕。

  “唉……老妈又要骂人了。什么恶作剧网站啊,吓了我一大跳,以后可得注意点儿。”

  茹琳重新把杯子放到桌子上,关掉了电脑,一边关还一边嘀咕着。她走到窗边拉开了灰色的窗帘,外面的天已经全黑了,楼下马路对面霓虹灯的灯光傲慢的宣泄了进来,把茹琳漂亮的眸子映得闪闪发光,已经深秋了,路边的枫树叶子已经变得金黄。茹琳深深地打了个哈欠,坐到梳妆台前简单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妆容,她不是个爱化妆的女生,素颜的她更显得清纯可人。之后在自己雪白的羊绒毛衣外面套了件灰色的风衣,穿上一双深紫色的长靴,就推门而出了……

  深秋的街道上,多了几分萧瑟,但街道两旁的霓虹灯依旧不甘寂寞,仿佛在炫耀它们才是这个繁华的都市中,入夜后的主角。路边有一个晚上才会跑出来卖烤红薯的老伯,他人很憨厚,烤红薯的香气飘散出来,与茹琳撞了个满怀,让她心中一丝愉悦。她的眼睛被这一暖,让这一切看起来都那样的模糊,看不真切,似乎眼睛上蒙上了一层水雾。

  沿着街道走了十分钟,看到一个穿着黑绒外套,穿着褐色的鹿皮短靴,同样高挑的女生正一脸别扭的看着自己。

  “茹琳,你可算是来了啊,本大小姐可在这儿等了你十五分钟了,不是说好了七点的吗?!我告诉你,其他的人都来齐了,就等你了。”

  “啊……不好意思哈,我收拾东西耽误了一会儿。”

  “不过呢,我刚才看到了渊姐的男朋友了,嘿嘿,长得还是挺帅的。”

  “……”

  晓芸挽着茹琳就往身后的KTV里面走,远远看去,这哪里像两个女大学生,分明是两个时髦的女郎,铸成深秋街头一道亮丽的风景。

  东绕西饶了一阵,俩人来到了她们同学订好的那个包房前,都是同学嘛,也没有什么含蓄一说,晓芸就拉着茹琳直接推门进去了,包房里的人齐刷刷看过来,还有好事的男同学直接吹起了口哨。

  “俊俊你瞎起什么哄啊,信不信本大小姐抽你。”说着晓芸就对着坐在门边的一个男生做出了握拳状。

  “晓芸姐我错了……您老手下留情。”俊俊憨憨一笑,很是配合的往后缩了缩。

  茹琳扫视了一圈,这里的装潢蓦然地让她有种熟悉的感觉,再看看坐在里面的人,朱斐,陈道泉,王梦娇,农农,顾佳薇……基本上都是自己班上的同学,还没等她看完,晓芸就把她拉到了张渊的面前,指着张渊身边一个高高瘦瘦的男生说,“看,这就是渊姐的男朋友,今天总算是见到活人啦,嘿嘿,我没骗你吧,长得帅吧~!”

  “……同学……什么叫见到活人啊,咳咳……有这么说话的么……”那个男生又看了看茹琳,“哎呦,张渊没说错,真的是个美女唉,美女你好,我叫朱力。”

  “啊……你好,我叫张茹琳。”

  王梦娇是个麦霸,唱起来就没完没了的,这个房间里此刻正飘荡着王梦娇那中气十足的歌声。茹琳和晓芸找到了中间一个空着的位置坐下来,听着王梦娇在那边唱歌。茹琳又环顾了一圈这个包房,这是个VIP包房,装潢很别致,还挂着几幅哥特风格的油画,前面除了一个大大的屏幕外,旁边还有一个独立的吧台似的点歌台,此时王梦娇正坐在那吧台上忘情地唱着《我们的爱》,也没有人跟她合唱。包房的一角有一个衣架,上面凌乱的挂着一些外套和包,虽然房间里不很很亮,茹琳还是一眼就认出了渊姐的拎包,上面是各种卡通图案,看上去十分幼稚,茹琳看了几眼心里也觉得好笑。包房里的光线很暗,大灯之前都让周赪关掉了,她就喜欢这种诡异的气氛,还有自己的一套说辞,叫做“天黑好办事”。此时的周赪,正坐在长沙发尽头的另一个点歌器前面盯着屏幕,大概在想自己要唱些什么,发光的屏幕把她的脸照得煞白,让看到她的茹琳一瞬间竟有了一种恐怖的感觉。周赪意识到茹琳在看自己,转过头朝着她笑了笑,茹琳尴尬的把头转了回来。

  茹琳看了看坐在自己左边的朱斐,陈道泉,顾佳薇,宣博宇都在看着屏幕上的歌曲MV,只有坐在包房门口的俊俊在低头玩儿着手机,还有另一边在聊天的张渊,朱力,晓芸,农农等人,似乎大家都不觉得无聊,只有自己被隔阂进了另外一个世界。茹琳不善言辞,总是活在自己的一个小世界中,对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感兴趣,所以都大二了也只有晓芸这么一个贴心的朋友。

  茹琳坐了一会儿觉得没什么事情好做,就从自己的包里把Touch翻了出来,想听听今天刚从“死神的悦音小站”上下载的那些歌曲。戴上耳机,打开音乐播放器,感伤的调子直接飘进了茹琳的耳朵里,哀婉忧伤的旋律,触动着她敏感听觉神经的最深处,看看Touch的屏幕,这是一首名为《SadSong》的英文歌,她记得这是那个音乐小站排行榜上第十名的歌曲,“怎么会这么好听?”茹琳陶醉的沉浸在这旋律中,有些不能自拔。

  恍惚间,她看到包房的门被打开了,一个人的身影走了出去,由于光线很暗,她也没看清是谁,看背影,似乎是陈道泉。“大概是去上洗手间了吧?”茹琳在心里这么告诉自己,她也没怎么在意,继续沉浸在从耳机传出来的那哀婉的歌声中。

  过了一会儿,王梦娇唱累了,举着麦克风坐在吧台那边,“还有谁要唱吗?”似乎大家也都听够了她唱歌,一时间竟然没有人搭理她,看到小姑娘尴尬的被晾在了那里,还是渊姐的男朋友朱力出来打得圆场。

  “我看大家也唱累了也听累了,我们来玩儿个游戏吧,‘天黑请闭眼’,我想你们都会玩儿吧。”

  “好!我最喜欢玩儿那个了!我可是高手。”朱斐第一个从长沙发上跳了起来。

  “恩,我也挺喜欢‘天黑请闭眼’的,很动脑子。”农农也回应道。接着包房里的人一个接一个都表示赞同。

  “恩……”周赪似乎还想唱歌,但看了看大家的反应,也算是应和了一声。

  茹琳听完了那首《SadSong》,也表示愿意加入游戏,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在那首歌的最后,茹琳隐隐约约听到了“HAHAHAHAHA……”的阴森的笑声,她晃了晃脑袋,想从自己的错觉中回过神来。歌曲,已经切换到了下一首《WhoKilledME》……

  大家说动就动,迅速地把长茶几挪了挪,把独立的凳子搬了搬,十一个人围着茶几坐成了一个圈。

  “喂,茹琳,不要听歌了啦,认真玩儿游戏啊。”王梦娇对着茹琳皱了皱眉头。

  “额?不碍事的,我听得到你们说话。”茹琳眨了眨眼睛,朝王梦娇笑了笑,突然又想到了些什么,“那个……刚才陈道泉好像出去了,我们不用等他回来一起玩儿吗?”

  “谁?”王梦娇好像听错了一样,一脸古怪地看了看茹琳。

  茹琳把耳机拿下来了一个,她觉得耳机里的声音是有些大了,她想了想,又把耳机戴上了,“算了,反正他一会儿就回来了。”茹琳在心里这样对自己说着。

  朱力自告奋勇的要当法官,并从自己的裤子后兜里掏出了一副扑克牌,像是事先准备好的,“K是杀手,A是警察,数字牌是平民,我们玩儿只有一个杀手的……”在介绍完了游戏规则之后,朱力开始发牌。

  茹琳拿到了自己的那张扑克,一看,红桃六,“啊……还好我是平民,毫无压力啊,可以好好听歌了。”茹琳在自己心里默念。俊俊和顾佳薇在一旁故意做出很得意的表情,两人相视一笑,好像自己手里的那张牌有什么了不得的一样。

  “天黑了,请大家闭眼……”

  茹琳一闭眼,立马又沉浸在了这首《WhoKilledME》中,这首歌的节奏感明显加强了,低沉的鼓点有节奏的打击着,显得十分有力……

  “喂喂,天亮啦,美女,醒醒啊。”茹琳猛地睁开双眼,正对上朱力那张消瘦而标致的脸,周围爆发出同学们的大笑声。茹琳的两颊一下子变得绯红。

  “噗,我说茹琳,你不会是听听歌睡着了吧。”晓芸的蓄意调侃让她更加无地自容了。

  “好啦好啦,我要宣布啦,本轮被杀的是……当当当当~朱斐同学。”

  “我靠,不带你们这样的,刚说我是高手你们就第一个杀我。”朱斐的眉毛都快挤到一起去了。

  俊俊一脸坏笑,“哈哈,正好我们想喝水了,你去柜台那边拿点儿饮料过来吧。”

  “哼哼,就你是凶手,你等着!”说罢朱斐一脸不情愿的摔门而出。

  这时候KTV屏幕上的歌曲是一首《小酒窝》,张渊冲过去一把抢起麦克风,“哈哈,我要唱这首歌。”朱力也不管自己法官的身份了,抢过了另一个麦。这一切都被茹琳看在眼里,不禁小声嘀咕着,“真是一对啊……”,这时候《WhoKilledMe》也结束了,耳机里又传出了模糊地“HAHAHAHAHA……”的恐怖笑声,茹琳一阵毛骨悚然,下一首歌是《PainOfLife》,竟然也是一首男女对唱的歌曲,和KTV的张渊和朱力相映成趣。

  茹琳听着自己的歌曲,看着包房里那别致的装潢,似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听着听着,茹琳蓦然地转过头,看了一眼靠近门的长沙发,对了,陈道泉是去上厕所了吧……怎么还没回来?她还在纳闷着,《小酒窝》这首歌已经接近了尾声,唱完后,张渊对着大家作秀似的深深鞠了一躬,顿时下面配合的掌声和嘘声不断。

  “大家都渴了吧,我去柜台给你们拿点儿饮料。”说着就出了门。

  “张渊啊,我陪你去。”朱力说着就追着张渊出了包房的门。

  “渊姐,朱斐刚才不是去拿饮料了吗?渊姐?”看着渊姐出去的背影,茹琳突然有了一种她再也不会回来的错觉,不由自主地站了起来,往门的方向走去,此时她的灰色风衣放在沙发上,她穿的一件纯白的羊绒毛衣,深色的紧身牛仔裤,看上去亭亭玉立。

  还是晓芸叫住了她,“茹琳,你要去哪儿啊,过来玩儿‘天黑请闭眼’啊。”

  “我去把渊姐和她男朋友叫回来啊,朱斐都去拿饮料了,怎么他俩还去啊?”

  “你说谁?”

  “张渊啊……还有她男朋友啊,晓芸你装什么糊涂啊?”

  “张渊是谁啊?还有她男朋友?”

  “哈哈,是不是你下午睡太多睡糊涂了啊,咱们同学不都在这儿么。”坐在门口的俊俊一脸幸灾乐祸的表情,好像看一个外星人一样的看着一脸疑惑的茹琳。

  “喂喂!什么张渊谁是啊,渊姐啊,咱们班的啊,华晓芸!这个玩笑一点儿都不好笑!”

  周赪从一个阴暗的角落里走了出来,把已经有微微怒意的茹琳吓了一大跳。因为周赪的强烈要求,包房里的大灯一直没有开,她就是喜欢这种诡秘的氛围。“行了,茹琳,别装神弄鬼了,咱班确实没有一个叫张渊的。”周赪的表情很严肃,刚才欢乐的气氛仿佛一下子僵掉了,现在的VIP包房里显得有些诡异。

  茹琳第一次感到事情有些不太对劲,她感到手脚冰凉,一种恐怖的感觉瞬间传遍了她的全身,话从她嘴里出来的时候已经有些颤抖了,“那……陈道泉呢?朱斐呢?你们全都不记得了么?”

  晓芸和周赪大眼瞪小眼地互相望了望,然后同时诡异地看向了她。

  宣博宇和顾佳薇也出来打圆场,“行啦行啦,这就是茹琳跟我们开的一个玩笑,她也是平时朋友太少了。”

  “藤蔓植物,爬满了伯爵的坟墓……”

  “喂?”坐在一边的农农听到自己的电话响了,拿着手机转身走出了包房。茹琳一瞬间以一种不好的感觉,就要叫住农农,奈何农农也坐在房间的门边上,俊俊的旁边,一个起身已经出了包房。

  “HAHAHAHA……”又是同样阴森的狞笑声,茹琳瞬间浑身一个激灵。不知不觉,茹琳Touch中的第四首歌《GhostPhone》已经结束了,茹琳一下子想到了些什么,“死神的悦音小站”……对,就是那个网站!茹琳开始仔细回忆这两天发生的每一个细节,那个神秘的网站,那些歌曲,对了!每当一首歌结束,就会有一个人消失……那只要关掉它,关掉Touch,茹琳慌忙地去关闭自己的Touch,Touch并没有关闭,反而屏幕上跳出了一个歌曲列表,包括正在播放的《Where’sMyFriend》共有六首歌曲。茹琳发狂似的想要关掉它,但耳机里的歌曲依旧在不缓步不慢地进行着,丝毫没有停的意思。

  茹琳的内心已经被恐惧填满了,她用力把Touch扔出老远,机器摔在地上,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茹琳全身蜷缩在长沙发里,恨不得把自己淹没进去。晓芸看到茹琳这样子有些于心不忍,过去抱住了她,“茹琳,你怎么了?是家里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茹琳的嘴唇颤抖着,“刚……刚才,出去接电话的那……那个人,你看……看到了吧?”

  晓芸疑惑地转过头,看了看包房的门,又看了看屋里的人,“这次来唱歌的七个人,都在这儿了啊……茹琳,是你看错啦。”

  茹琳一下子差点儿哭出来,又强行忍住了自己的眼泪,她一下子站起来,心里一下子坚定了些什么,发狂似的摔门而出,“这一定是假的!一定是你们跟我开的玩笑!我倒要看看你们躲在哪里!”她第一个冲到了KTV的柜台前。

  “请问一下,刚才有三个人过来拿饮料吗?”

  柜台前的工作人员抬起头看了茹琳一眼,“不好意思,刚才没人过来这边。”接着又低头开始工作了。

  茹琳也懒得去费口舌,走到一个拐角,抓住一个男服务生就问,“刚才那边VIP房出来几个人都去哪儿了?有一个接电话的男的,大概跟我差不多高。”说着茹琳还开始比划起来。

  那个男服务生一开始被吓了一跳,但一看到茹琳是个看上去很文静的美女,马上就放下心来,“你说VIP房啊,我一直在这边执勤,你是第一个从那个房间里出来的啊。”

  “不可能!”

  “是真的啊,那可能是我没看到,不好意思哈。”

  茹琳刚刚建立起的一点儿信心又被无尽的恐惧击了个粉碎,她又冲到了男厕所门口,也没多想,径直走了进去,一个正在解手的大叔看到一个女的进来,吓得赶忙提裤子。

  “陈道泉!我知道你就在这儿,赶紧给我出来!你出来!你出来啊……”她越喊越是绝望,最后还是红着双眼回到了她的VIP包房,边走边自嘲似的反复小声说着,“我不该上那个网站的,我不该上那个网站的……”

  推开门,进了包房,她看了看屋里的人,突然睁大了自己的双眼,“宣博宇呢?!”说完大颗的眼泪就从茹琳的眼睛里决堤而出。

  晓芸走过来拍了拍她的背,“你说谁啊?你是去洗手间了吧,怎么哭成这个样子啊,这次来玩儿的六个人都在这儿了啊。别哭了……”

  茹琳默不作声,眼泪一颗颗无声地滑落,她默默地走到昏暗包房的一角,蹲下身,把自己的Touch捡了起来,果然,第五首歌《Where’sMyFriend》已经放完了,正在播放的是《活死人》,歌曲列表中加上正在播放的这首,也只剩下五首歌曲。茹琳转过身,看着房间里其余五个人的眼神好像是在看五个一身邪气的恶魔,空气仿佛凝固了,包房里华丽的装潢此时也显得鬼气森森,茹琳仿佛还可以看到包房里的一道道黑影,是那些已经消失在这五个人记忆里的那些人,在直勾勾的看着自己,嘴角还勾起了一丝诡异的微笑。

  茹琳用力的甩了甩头,把这些因为恐惧而产生的幻觉全部清出自己的脑袋,“如果这事情发生了,就一定有解决的办法,我就是关键的那个人……让我好好的想想。”茹琳在心里不断地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陈道泉……朱斐……张渊……张渊的包!”茹琳好像抓到了一株救命的稻草,猛地抬头看向了包房角落的衣架,她相信一眼就能看到那个上面满是卡通图案的拎包。茹琳的眼角已经瞬间出现了一丝喜色。

  “啊!”茹琳的脸上满是难以置信的神色。那包房阴暗角落里衣架上,凌乱的挂着几件外套,哪里还有什么拎包?

  茹琳突然想起了有关那个“死神的悦音小站”的描述:“你是否觉得人的一生实在太长了,如果你的一生只有一首歌的时间,你还会觉得太长了吗……”,还有屏幕上跳出的那个“GAMEBEGIN!HAHAHAHAHAHAHAHA……”一丝绝望在这个女孩的心底蔓延开来。“如果这真是死神的游戏,我又能做些什么呢……”

  “茹琳,你精神好点儿了没,过来一起玩儿‘天黑请闭眼’吧。”叫她的是周赪。

  茹琳看着周赪发了足足有半分钟的呆,然后木讷地点了点头,她又把耳机戴上,走过去和剩下的五个人坐在一起,听着听着,《活死人》的旋律逐渐变得低沉,似乎接近了尾声。茹琳听着这首歌,她的心也“噗通”“噗通”越跳越快。

  “那个,我去下洗手间,你们先玩儿吧。”王梦娇站了起来,转身就要出门。茹琳猛地冲过去一把抓住了王梦娇,“不要出去!”

  王梦娇被茹琳的反应吓了一跳,“我去下洗手间而已,你这么紧张干吗啊?”

  茹琳的眼睛死死盯着王梦娇,她真是想看看等这首歌曲结束,王梦娇会不会“嗖”的一声从自己眼前消失,茹琳的眼睛里几乎又要流出泪来,但是她手上的力道丝毫没有松开。

  “喂,你弄疼我啦,好啦,陪你们玩儿完这把我再去好伐?”王梦娇有些委屈地坐回到了沙发上。

  茹琳似乎松了一口气一般,拉着王梦娇的手坐回到了沙发上,这时候她本以为要结束的歌曲一下子尾音一扬,旋律又飘飘然地倾泻出来。茹琳心里这一惊可非同小可,但她马上又冷静了下来,“只要我不让他们出这个门,他们就不会消失。”她在心里反复对自己这样说着。

  周赪又把游戏规则跟大家说了一遍,然后开始发牌。

  “天黑了,请大家闭眼……”

  茹琳很疑惑地闭上了眼睛,她还是不放心,又把手伸向王梦娇那边抓住了她的手,这才继续听着周赪进行游戏。

  一轮游戏结束……

  就在周赪“天亮了,请大家睁眼”的声音传来的同时,耳机里的《活死人》结束,从耳机里传出了尖锐的“HAHAHAHA……”的狞笑声,茹琳心里突然一阵不好的预感,猛地睁开了双眼,“你!我明明抓住的是王梦娇的……”茹琳差点儿就吓晕了过去,她自己右手紧紧抓住的哪里是什么王梦娇的手,分明是俊俊的左手。俊俊一脸坏笑地看着茹琳,“你抓我抓的这么紧干嘛啊,你不会是……喜欢我吧?嘿嘿,你可是咱们系的系花,我消受不起啊。”

  茹琳一脸厌恶地甩开了俊俊的手,她竭力压制着内心深处想要大喊救命的冲动,但她颤抖的身体已经出卖了她内心最深处的恐惧。

  “我妈让我今天早点儿回去,我看时间差不多了,我先走啦,你们慢慢玩儿。”顾佳薇看了看自己的手机,起身去衣架那边拿衣服。

  茹琳再也忍不了了,她整个人挡在了包房的门前,“你不能走!”茹琳此时此刻哪里还有一个美女的样子,哭花的双眼,蓬乱的头发,颤抖的身体,“晓芸,你要相信我,今天这个活动真是TMD见鬼了!我们一开始来的是十二个人,你记得我今天上午跟你说的那个‘死神的悦音台’的音乐网站吗,我在那上面下了些歌曲,每一首歌曲放完,就会有一个人消失,那个人也会彻底地从你们的记忆里消失,我不能再让你也消失了,佳薇,你不能出这个门!出去了我们就再也见不到你了!”

  “哈哈,你今天是活见鬼了吧,这种故事你都编的出来。哄小孩儿呢?”俊俊坐在一旁冷嘲热讽,脸上写满了不屑。

  “茹琳,别理他,他这人就这样,你今天可能是累坏了,等会儿我和晓芸送你回家吧。”周赪走过来安慰道。

  “我说的是真的!”茹琳已经是在吼了,“你们看,就是这个Touch,上面的歌曲放一首就会少一首,现在只剩下四首了!你们不听我的,最后你们都会消失的!”茹琳颤动着把她手里的Touch在他们面前晃了晃。

  晓芸把茹琳手里的Touch接了过来,点了几下屏幕,“茹琳,这个会不会是没电了?都没反应的啊,你这个玩笑可是开大了。”周赪走过来拾起了那副耳机戴上,也点了点头对晓芸的说法表示赞同。

  茹琳用双手捂住自己的嘴,她已经泣不成声了。顾佳薇走过来,拍了拍茹琳的肩,“好啦,你回去好好睡一觉就没事啦,我妈在家等我,我先回去啦。”说罢,顾佳薇拉开了包房的门,走了出去,茹琳甚至不敢回头看一眼,就那么倚着门滑坐在了地上。哭成了一个泪人,谁也不敢上去安慰她一下。

  过了五分钟,茹琳已经哭得流不出眼泪了,晓芸扶着她又坐回到了沙发上。

  俊俊在一边看得是在没趣,掏出一包烟准备抽。

  “去去去,要抽烟出去抽,别在这儿抽,难闻死了。”周赪的口吻十分坚决。

  俊俊切了一声,掏出打火机点了一根烟,然后出了包房,茹琳默默地看着他走了出去,安静的没有说一句话,她的身心都已经太过疲惫了,不想做些说些什么了。茹琳又一次戴上了耳机,看着屏幕上仅剩下的两首歌,任由《TimeAfterTime》那美妙的旋律在自己脑海里盘旋,她已经什么都不顾了,只是等待着这部恐怖片的落幕。一旁的周赪看了看茹琳脸上两道深深地泪痕,尽管她化的是淡妆,但她今天实在是流了太多的眼泪,又看了看茹琳手里的Touch,无奈的叹息了一声。

  又过了一会儿,周赪也站了起来,走到墙边,拨弄起墙上的一排开关,“好热啊……这包房里的空调好像坏了,我去找服务员。”

  “那边茶几上的扑克是谁的?”茹琳指了指茶几上的那一摊他们用来玩儿“天黑请闭眼”的扑克,她清楚地记得这副扑克是朱力从他的裤子兜里掏出来的,她不想再去挣扎什么,只是想看看死神如何在一些场景上给她一个合情合理的解释。

  周赪看了看那摊扑克,木讷了一下,“那副扑克?是我来的时候在楼下的超市买的啊,我以为我们三个来唱歌会无聊,所以买来玩儿斗地主的。”

  茹琳轻轻的哦了一声,再也没有多说什么,就这么目送着周赪“离开”了。

  “HAHAHAHA……”狰狞的笑声,一成不变。

  空荡荡VIP包房,此刻只剩下茹琳和晓芸两个人了,《SingToDeath》,是茹琳Touch里的最后一首歌曲,也是“死神的悦音小站”排行榜上第一名的歌曲,茹琳听着耳机里哀婉甚至要用凄凉来形容的歌声,恍惚间觉得那一个个令人一步步走向崩溃的音符不是从耳机里发出来的,而是环绕在她的身体周围,包房里的灯依然没有打开,房间里只有从屏幕和点歌器上发出来的光,茹琳瞄了瞄自己冷清昏暗的四周,又是一股熟悉又陌生的感觉涌上心头。

  她听着不断流淌出来的空灵的歌声,看了看靠在自己身旁的晓芸,心里好想在这首歌结束前对她说些什么,又一下子觉得难以启齿。她静静地和晓芸靠在一起,倏地思考起了那个问题:你是否觉得人的一生实在太长了,如果你的一生只有一首歌的时间,你还会觉得太长了吗……

  歌曲渐渐进入了尾声,茹琳已经忘记了今天出门的目的,突然靠在她身旁的晓芸说话了。

  “你真的觉得,最后一个消失的,会是我吗?”

  “什么?”茹琳转过头,皱了皱眉,她刚才神游物外,冷不丁没听清晓芸说了些什么。

  “你真的以为,当这首歌放完的时候,会消失的那个人,是我吗?”说着,晓芸的嘴角勾起了一个诡异的微笑。

  茹琳猛地反应过来她在说的是什么,连忙推开了晓芸,身子不断地往后缩,“你……你……你是谁?!”

  晓芸慢条斯理地站了起来,“我是那个‘死神的悦音台’的站长,对了,把那个网站推荐给你的网友就是我。”她边说边往门外走去。

  茹琳看不到她的表情,但她立马意识到发生了些什么,她迅速起身追到了门外,恰好看到晓芸的身影消失在一个拐角处,茹琳想也没想地追了过去,追过了那个拐角,眼前的一幕让她惊呆了。

  在她眼前的KTV大厅里,以晓芸为首的十一个同学全都站在那里,傻傻的对着她笑。她的眼睛一下子湿润了,本来已经流干了的眼泪又一次狂涌而出,茹琳透过自己那模糊的双眼,一个个同学的笑脸都映在了他的眼里,但是诡异的是,那十一张看似天真无邪的笑脸上,为何有一丝诡异的神色。

  画面渐渐模糊,模糊,茹琳渐渐忘记了自己是愤怒还是开心……

  “咚……咚……”趴在桌子上的茹琳被桌子上手机的震动声弄醒了,她揉了揉了自己腥松的睡眼,她感觉自己好像做了一个噩梦,但是又想不起来什么具体的细节。

  她的左手在桌子上摸索了几下,抓起了自己的那部iPhone4。

  “喂,茹琳啊,让我猜猜,你不会是还在睡觉吧,都晚上六点半啦猪头。”电话的另一端传来的是一个甜美的女声,“今天班里的那些好朋友去KTV唱歌,你再不收拾收拾出门就又要迟到啦。”

  “啊……晓芸啊。”茹琳似乎还没睡清醒,思路不是很清晰,又揉了揉脑袋,“每次都是那么几个人出去玩儿,我还没睡醒不想去了。”

  “不行~!咱班总共就三十几个人,这次赵怡婷请出来十来个同学出来唱歌就不错了,这次小米还会带她的哥哥来哦,你要是敢不来你就死定了,我七点在KTV门口等你,嘟……嘟……嘟……”那边已经挂了电话。

  茹琳轻轻叹息了一声,放下手机,又看向了打开着的电脑屏幕,屏幕上是一个黑色系主题风格的音乐小站,这是一个名为“死神的悦音小站”的主题音乐网站,是她的一个网友推荐给她的,茹琳是一个好奇心很重的女孩子,果然对这个小站喜欢的不得了,黑色系神秘恐怖的风格,空灵的音乐旋律正符合了现在大学生猎奇的心理。尤其是有关于这个“死神的悦音小站”的网站描述还被她用作了个性签名,“你是否觉得人的一生实在太长了,如果你的一生只有一首歌的时间,你还会觉得太长了吗……”

  茹琳下午回家后在这个小站上下载音乐,不知不觉就趴在桌子上睡着了。此时的她,看着自己的Touch已经把小站前十名上榜的歌曲下载完毕,她看了一眼排名第一的是首名为《ContinueSinging》的英文歌,她顺手关掉了这个网站去拔自己Touch的数据线。

  “GAMEBEGIN!HAHAHAHAHAHAHAHA……”突然一个阴森诡异的声音从她的音箱里发了出来。

  “哇!”屏幕上倏地弹出了这样一行用音符拼成的英文,同时还有低沉诡异的配音,把茹琳吓了一大跳,导致她拔线时用力过猛,把桌子上一个搪瓷水杯碰倒了,直接摔在了地上,这水杯说来也是结实,竟然没有摔碎,却是把她家的木地板砸出了一个深深的凹痕。茹琳蹲下去把没水的水杯拾起来,这是她去年晓芸送她的生日礼物,纯白的搪瓷杯上是自己的一张艺术照,她又皱着眉头看了看地板上那深深的凹痕,令她感到奇怪的是,在那个凹痕旁边几厘米的地方,有一个几乎一模一样的凹痕……

  “这个凹痕是什么时候弄的?唉……老妈又要骂人了。”

  茹琳重新把杯子放到桌子上,关掉了电脑,一边关还一边嘀咕着。她走到窗边拉开了灰色的窗帘,外面的天已经全黑了,楼下马路对面霓虹灯的灯光傲慢的宣泄了进来,把茹琳漂亮的眸子映得闪闪发光,已经深秋了,路边的枫树叶子已经变得金黄。茹琳深深地打了个哈欠,坐到梳妆台前简单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妆容,她不是个爱化妆的女生,素颜的她更显得清纯可人。之后在自己雪白的羊绒毛衣外面套了件灰色的风衣,穿上一双深紫色的长靴,就推门而出了……

概念悬疑小说集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章节目录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