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忆娇妻闹离婚

清晨。

顾柒月悠悠转醒,卧室里只有她一人,空气中残留着属于那男人好闻又冷冽的气味。

她揉了揉惺忪的眸,伸了伸懒腰,拍了拍柔软的大床,忍不住打起了滚。

“要滚就滚出我的房间。”一道冰冷的声音响起。

顾柒月被吓了一跳,扭头朝声源望去。

男人身姿挺拔,身穿雅灰色西装,姿容俊逸绝美,气质清贵卓然,浑身上下写着生人勿近。

“老公,你咋那么帅的?”

顾柒月眸光一亮,彩虹屁立马吹起来。别的不说,她这个便宜老公长得真的帅。

时彦舟眸光清冷,无视她,拿起放在床头柜的名贵腕表,戴在手上。

“同样的话,我不想说第二遍,从我的床上滚下去。”

她期期艾艾的下了床,问道,“老公,你是要去见哪个小姐姐吗?”

时彦舟勾唇冷笑,“我去见谁,还用得着向你请示?”

“能不能带上我,我想做个称职的时太太,了解有关你的一切,无论什么样都愿意接受。”

顾柒月说的很诚恳,她太想接触外界,又恐惧想害她的人。有时彦舟在,他总不能看着她被人欺负吧。

有句话怎么说,打狗还要看主人呢!

呸呸呸!她才不是狗呢!

男人凝她一眼冷声道,“你知道外面有多少人讨厌你吗?”

顾柒月饶是没心没肺的,听到这句话也落寞不已。难道她真的混的那么差?

“可是,我不想整天待在家里。”

“离婚书签字,你直接收拾东西滚蛋。”

顾柒月有些急了,白皙的肌肤上泛起薄红,“不让出去就不出去,离婚这事是翻不了篇了?”

时彦舟暗沉的眸光落在她脸上一秒转身离开,话虽没说,可看他的神情,答案写的明明白白,这个婚早晚要离!

夜阑声汀,温城高级私人会所。

一群贵公子聚在一起打麻将消遣。

时彦舟位列其中,坐南朝北,矜贵俊美的容貌引得在场的女人频频遥望。

身为温城第一男神,坐拥雄厚资产,本该游戏人间不受婚姻坟墓的捆。绑,不想却是这群单身汉中唯一位已婚男士。

最令人愤怒的,他的太太还是温城恶臭无比的顾柒月。

那好比一朵千年才开一回的高岭之花插在了狗屎上,别提多让人膈应了。

时彦舟指间夹着香烟,一张脸始终不温不热,薄唇掀起。

“胡。”

张淮余狠狠瞪向对面,“哇靠!章小岚你是终极tian狗吗?怎么时哥的炮都是你给点的?”

“情场失意,赌场得意,时哥是凭牌技赢得钱。”

洗牌间,张淮余斜睨了眼淡漠阴郁的男人,低声问道,“时哥,顾柒月真的被撞傻了?”

时彦舟的手机响了,他扫了一眼,无视张淮余,起身拿起去了洗手间。

两分钟后,只见他脸色愈发阴沉,捡起外套往外走。

“我有事,先走。”

张淮余望着他的背影不解道:“哥牌玩得好好的,要不要这么扫兴?”

章小岚直接对着他的后脑勺拍了一掌:“还打什么牌啊?时哥这人你还不了解,估计是顾柒月又在搞什么幺蛾子,跟上去看戏。”

一提起顾柒月,张淮余就有一肚子的火:“那个小贱蹄子整天就知道祸害人,出个车祸撞傻了还这么不省心。”

吐槽间,抓起外套跟着他们离开了包厢。

整件事的起因源于时彦舟走后,顾柒月吃过早餐,做了康复理疗后,家里来了个男人。

顾柒月失了忆自然不认识那人,但是那男人声称是她的表弟。还翻开手机里的相册,保存着两人有些亲密的合照。

顾柒月有些怀疑,但她凭感觉认为他不是坏人,自己很迫切知道以前的事,时家的佣人像是收了封口费似的什么话也掏不出来。表弟又会对症下药,说了许多令她心动的说辞。

直到进了一处私人别墅,看到一群形形色。色的男女正举办派对,顾柒月才知道自己被骗了。

“呦!魏少当真把咱们家月月带过来了。”

“今天是小六的生日,刚刚就差没许愿让月月出现了。”

“一周前月月还说要亲自cao办六儿的生日,后来怎么都联系不上,六儿为此还难过了许久。”

顾柒月的脸色瞬间沉寂下来,寿星朝她走来,惊喜的看着她。

“柒月,你能来我真的很高兴。”

顾柒月皱着眉,杏眸盯着他如牛毛针似的尖锐:“我不认识你,这场生日聚会我不是自愿来的,抱歉我要回去了!”

她转身就要走,手腕却被人攥住。

顾柒月好像格外排斥异性接触,心底一阵反胃恶心,本来被骗心情就不爽到了极点,当下冷冷道。

“松手!”

“柒月,对不起,今天是我的生日,留下来吧!”

顾柒月凌厉的声音是前所未有的冷漠:“你是谁?我们什么关系?我又凭什么留下来?”

人群中走出一位漂亮的女人,尽态极妍,柔声劝说道:“柒月,在场的都是老朋友,平时玩得不错,你给彼此留个面子,别闹的太难看。”

眼前魏清雅惺惺作态,顾柒月笑的讥讽:“你这人还真是阴魂不散,无论走到哪都能碰到你!”

魏清雅黛眉轻蹙,语调轻柔:“柒月,阿城怕你待在家里无聊,我们大家都是好心。”

两人都姓魏,长相有几分相似,原来声称是她表弟的男人,和魏清雅是一伙的。

顾柒月道:“这么说来是我不识好歹,我实在不知道,整日挖我墙角的女人能有多好心。”

魏清雅脸色一沉,转瞬笑着对大家解释:“忘了告诉各位,柒月出了车祸,失了忆,记不住我们无可厚非。不如我们讲一讲有关柒月的事。”

那些人不考虑事情的真实性,你一言我一语的道。

“月月,你知不知道我们第一次上。床是什么时候?”

“月月,你还记得当初怎么追上我的吗?可你后来又那么狠心抛弃我。”

“明明说过离婚和我结婚的啊,我一直在等你。”

………

各种不堪入耳的声音在顾柒月耳边响起,她浑身颤。抖牙齿也跟着打颤。踉跄后退几步,伤口撞到桌角,痛得青筋直跳。

不可能!她绝对不会是这种人!

顾柒月抬起漆黑的瞳眸,这些不怀好意的人正朝她逼近。

她咬着唇瓣血腥味弥漫在口腔内,终于忍无可忍,顺手抓起一只酒杯,砸过去。

“啪——”

失忆娇妻闹离婚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