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的梦

开完会,芳君回到自己办公室,透过百叶窗看着工位上发呆的忠文,在她内心深处,已经不知不觉的对这个陌生的员工产生了兴趣。人类就是这样,每个人的相遇都不是必然,而是偶然,在偶然中一些冲击思维或者意料之外的行为或许会留给人深刻的映象,而这种映象是潜意识里的,它会抛开你一切的人生观和价值观,甚至潜移默化的改变你的世界观。芳君不知道自己被什么力量驱使着去关注这个人,因为她无意识觉察这种自身的变化,所有的细密世界被整个规则世界所掩盖着,人们习惯于规则,而丧失了发觉被规则蒙蔽的东西,这种东西,来自根本,或许是量子世界,或许是某种暗能量,也或许是一种不属于自身的东西。

秘书心雨走了进来,芳君转身坐在了转椅上:“都找齐了吗?”

“找齐了,叶总,所有项目部人事简介都在这里了”心雨答道。

“好的,你先忙去吧!”芳君大名叶晴,是云德人工智能开发公司董事长的千金,从小生活在商海,长大在世界15强之一的人工智能开发公司大楼,父母都是科学院院士出身,基因和后天的条件塑造了一位年轻的天才,叶晴精通经济学,一直在国外的商业帝国中历练,如今回来,是父母之命,也是叶晴理想所及。因为她知道,未来的世界经济中心在中国,中国的发展才是世界的发展,她要在这个新的起点,创造属于自己的神话。

“等一下,心雨”叶晴放下手中资料,“你把忠文叫进来。”

“好的,叶总。”

心雨到忠文工位处,正看到他在盯着一张彩票发呆:“中了?”

忠文慌忙抬起头,左手缕了一下头发,“但愿吧,正想着呢,你说要是中了的话,我这骡马命是不是就结束了?”

“我是说你中了邪!”心雨打趣着说着忠文,“赶紧的,叶总找你!”

“叶总?哪个……”

“总经理啊!还有哪个叶总!”心雨的声音差点冒了出来,却又赶忙收了回去,“我是谁的秘书你就进谁的门吧,哎,真是的,挺好一个人,就是有点轴!”心雨用手指戳了一下忠文的脑袋嘀咕到。

“好的,好的!”忠文随着心雨来到总经理的办公室前,“进去?”

“赶紧的!”心雨急到,“你说你平时怎么谈项目的!榆木……后两个字自己补上”

“疙瘩”忠文接过心雨的话,心雨顿然被气笑了,她知道,忠文是一个很扎实的同事,如果他身上没有始终保持着那种军人的拼劲儿,在这个以利益至上的社会,忠文何以立足啊!

“您好!芳——叶总!”忠文无意识的开口就要叫芳君,可是刚才心雨说过,叶总找他,所以紧张改口。

“你是忠文?”叶晴装作没有听到刚才的称呼,压低声音问道:“我们也算是第三次见面了吧?”

“奥,是的,是的叶——总!”

“好的,你坐吧!”叶晴指了指沙发,“找你来是想了解一下刘总那边项目的事情,听说这个项目你跟了一年多?”

“是这样的,叶总,我一直都在跟。之前刘总这边很难搞定,我几乎都快放弃了,可是上次一起吃饭之后,不知为何,出现了转机。”

“呵呵,你倒是很实在一人,哪有跟老板讲缺点的员工,你是第一个说自己快要放弃的项目经理。”

“啊?”忠文有些忐忑,这番话是在暗示前日电梯里的意见吗?他急忙解释道:“不是的,叶总,我在这件事情上很尽力了……”

“你可能误会了,忠文,我找你不是兴师问罪,只是想了解接下来你的打算,毕竟我们公司现在需要一个新的规划,之前公司的运行机制有一些固化,这也是你们一年多在这个项目上花这么多时间的根本,我们需要创新!”叶晴解释道,“你大概简述一下这个项目的内容和构想吧。”

忠文从头到尾把项目的事简述给叶晴,叶晴了解到,这个项目是公司信息技术的延伸工程,相当于一辆汽车的轮胎,今后公司智能技术要实现终端利用则必须通过这个项目打通最后一公里,她心下惊讶,公司这么重要的事情竟然寄托在一个人身上,她不是在鄙视忠文的渺小,而是对父亲管理的公司当下充满了疑虑和担心,因为父母本身就是学者出身,公司在一定程度上必然要遇到瓶颈,可没想来得这么早。

“忠文,你是军人出身?”

“是的叶总,我特种兵退役,是大学参军的,退役之后又回到学校读完大学。”

“挺好,那今天就这样,你之后继续跟进这个项目,但是进展情况希望能够及时报告给我,直接报告。”叶晴盯着忠文的眼睛,暗示着,又叮嘱着,一股坚毅的力量照进忠文的眼里,使得他点点头,是铿锵的点点头。“奥,你是怎么知道我叫芳君的?”

“我——我——我不知道,我就是看见你的时候就叫了芳君,真的不知道为何”忠文尴尬极了的解释道。其实叶晴也只是随口一问,忠文如此的表现却证实了她的猜测,这种或许只是偶然吧,除了那种深潜意识边缘的一种熟悉感,叶晴丝毫没有任何理由说明自己认识或者忠文认识她,也许此刻的忠文在她眼里只是一名员工,仅仅是员工。

再说忠文除了总经理的门,回到自己的工位上,不忘把彩票装进兜里,急忙出门跟进项目的事情,不在话下。

深夜的江面,轻风抚起微波,水中倒影的霓虹像碎落的星辰,映示着城市的寂寞,天空闪烁的群星无比遥远,人们在夜色里退出挣扎,像地球扔进宇宙一样,人们把自己扔进了梦境。江边的夜摊孤独的亮着灯,烟火从光里升起,钻进忠文的鼻子。此时的他顿生出饥饿感,要了一份烧烤,对着一弯斜月慢慢地咀嚼着。他放下手中的提包,拿出手机打开浏览器,输入了“大乐透”三个字,只见得号码清晰熟悉,忠文惊出一身冷汗,急忙翻出彩票……

忠文着急慌忙地把烧烤咬在嘴里,抓起提包向着住处疯跑而去,摊边的吃客们张望着忠文远去的身影,一个声音道:“现在的年轻人好好地就疯了,你们看这速度,除了中头彩就是奔溃疯癫了!”笑声淹没了江水推搡岸阶的声音,淹没了深夜的温情。

忠文反锁上门,然后再一次掏出彩票,一个数一个数的盯对。对于这意料之中又意料之外的惊喜,或者更像是一种恐惧吧,忠文慌乱之极,他欣喜,却又空洞,他窥探了未来,这样的实事让他的意识受到冲击,本以为恶作剧的最后可能已经不再是,这样的实事摆在他眼前,不知所措。他一个人在屋子里一会儿笑,一会儿沉默,他视图躲进屋角,可是他知道,实事已经发生,他无法多开自己,现在的自己,还有那个未来的自己。在这样的死寂与恐慌,惊喜与忐忑中,他无处可藏!

“叮铃……”直到一声手机铃响,像一把利刃劈开了忠文内心的纠缠!

“喂……”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