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郡主万福

秦韶怔怔地望着忙前忙后,嘘寒问暖的安王夫妇,眼泪再也忍不住流了下来,他们还活着,真好。

父王没有被万箭穿心,母亲也没有自缢殉城。

一切还没有发生,真好。

秦韶侧脸,悄悄擦去了眼泪,借口累了要休息。

安王妃不再多留,只留下她身边的丫鬟玛瑙伺候秦韶,便揪着安王的耳朵走了。

秦韶缓了口气:“玛瑙,你也下去吧,我累了,让端月她们一会儿在外候着,你回母妃身边去吧。”

“小姐……”

“回去吧。”

见秦韶一副不愿多说的样子,玛瑙只好告退了。

房门被关上,屋内光线变得昏暗下来,秦韶踏着光影,坐在铜镜跟前,镜中少女墨发披肩,眉若远山,肤若桃花,发如浮云,眼眸如水,清冷空灵。

未被病痛折磨地形若枯槁,也未被仇恨蔽目而痴缠疯狂。

秦韶看着镜子,忽的大笑起来,她竟真的重生了!秦韶止住笑声,抓起长簪猛地刺向桌子,锋利的尖端没入桌子。

“李淮安!我还活着!这一世,你休想再蒙骗我!”

前世他联合匈奴里应外合,屠尽秦府,她于战火中被李淮安所救,便一直跟在他身边,她前世不知事实,信了李淮安所言,帮他谋划击退匈奴,成就了他迈向太子之位的第一步!

老天助她重生一世,她定会守护秦家!

门外忽闻声响,秦韶拭去眼角泪水,微微垂目,掩去眼中波动。

“端月,你进来。”

“是。”

端月应了一声,推门而入,跪在秦韶面前:“小姐。”

“今年是建元几年?”

端月虽疑惑,却老老实实回答:“建元十六年。”

建元十六年,那便是她十四岁那年了,秦韶猛地攥住衣角:“今日……是何日?”

“回小姐,今日是二月初一。”

离清明还有些日子,李淮安尚未来到西曜,她还有时间。

秦韶沉思间,端月悄悄抬头,阴影笼罩之下,少女眉眼淡然,漆黑的眸子仿佛深潭古井,即使只着寝衣,竟掩不住周身那般凌厉气质。

端月心下一惊,连忙低下头不敢再看,这……可不是一个十四岁少女的眼睛!

这点动作怎能逃过秦韶眼睛,但她并不在意,只是开口:“叫她们进来。”

“是。”

四个丫鬟垂头跪在秦韶面前,秦韶一个个看去,端月稳重懂礼,却为了掩护她被俘,命丧西曜,桐月天真烂漫,槐月憨厚忠心,却都死在了李淮安府中,秦韶袖中的手紧紧攥起,什么失足溺亡,不过是杀掉她所有亲近之人,更好的囚禁她而已!

唯独花月……

秦韶眸光一冷:“花月降为三等丫鬟,逐出秋水居。”

花月猛然抬头,不可置信地看着秦韶:“小姐!”

见秦韶脸色冰冷,似乎是认了真的样子,花月慌了神,膝行向前:“小姐!为何要赶走奴婢?奴婢做错了什么?!”

说完便接连磕了几个响头:“求求小姐不要赶奴婢走!奴婢不想走!奴婢做错了什么,请小姐明示!”

桐月也缓过了神,虽然花月平时最爱挤兑她,但此时有些不忍地求情:“小姐……”

秦韶打断了她:“怎么?主子说的话竟听不得了?”

“槐月!”

槐月听了自家小姐吩咐,扛起花月便扔出了门。她力大如牛,又有武功在身,安王妃也是因为这点将槐月给了秦韶。奈何前世秦韶病弱,虽是武将世家,却格外不喜此类粗鲁行径,因此槐月隐了一身力气,再没了用武之地。

花月还想嚎,被外面的小厮捂住嘴拉了下去。一直未出声的端月起身倒了杯茶,放到了秦韶手边,又跪了下去。

端月稳重,槐月忠直,只有桐月忍不住频频抬头,到底顾念着姐妹情谊,刚想开口,就被端月拉住,向她悄悄摇了摇头。

秦韶喝了一口茶:“我如何做,自有我的道理,明日准备一身衣服,我要出门,去吧。”

刚出门,桐月便忍不住拉住端月:“端月姐姐,小姐为何要将花月逐出秋水居啊?”

端月脑海中浮现出秦韶不同以往温顺的凌厉模样,若有所思道:“听小姐的便是,小姐做何事都有她的道理。”

桐月有些低落:“好吧。”

随即像是自言自语:“小姐今日有些不太一样……”

虽然还是那般不爱笑,但就是不一样了。

端月轻叹:“是啊,不一样了呢。”

槐月又啃起一块桂花糕,并没有说话。

秦韶听着声音远去,摩挲着杯沿,想起前世的花月,西曜被破,秦府无论何人,皆死于匈奴刀下,花月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竟然能够安然出逃,不仅如此,她还得到了一大笔钱财,改头换面,在京都过起了仆从围绕的日子,若是这里面没什么猫腻儿,她是不信的。

但是现在还不能杀她,至少,不能是她出面杀了她,没有由头的随意打杀下人,安王府的嫡小姐不会这样做,安王府也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秦韶揉了揉太阳穴,有些疲累,看来她需要去寻孟冬了……有些事情,她不能出手。

天色渐暗,秦韶上了榻,思绪混乱间,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第二日秦韶早早便起了床,端月桐月伺候着她用饭,没人再提花月。

桐月见秦韶吃的香甜,高兴说道:“小姐,您以后就这么吃才对,看您吃饭,奴婢都觉得能吃下两大碗饭!。”

端月笑骂:“你这丫头!”

秦韶无言微笑,前世她体弱,不爱荤腥,又向往那书中纤细佳人,更不愿多吃,弱柳扶风是有了,但瘦如竹竿,面如饿鬼也有了。

桐月笑嘻嘻地端给秦韶一碗瘦肉粥:“奴婢说得可是实话!”

秦韶接过勺子,刚想尝一口,手却停在了半空。

“小姐,您又不喝了?”

桐月见秦韶迟迟没有动作,以为是小姐又不想喝了。

秦韶眼睛划过一道暗芒,放下了手中的勺子:“端月。”

“奴婢在。”

秦韶语气低沉:“从今日起,把我所有的吃食备份记录,一次也不能落下,每天吃食交由……交由城东医馆的大夫查验,记住,此事不要让任何人知道。”[space]

重生之郡主万福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