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郡主万福

见到两人不放心的眼神,秦薇笑着道:“放心吧,长姐不会乱跑的。”

秦琮不从,要派个人过来给秦韶引路,被秦韶拒绝了,秦琮无奈,只好嘱咐了端月几句,在自家校场,倒不担心秦韶有什么危险。

姐弟两告别之后便去了安王为他们准备的练功场,秦家对子嗣一向严格,虽为两人专门请了师父,但平日里练功学习,都要与将士一起,且不设仆从丫鬟,凡事自己动手。

秦薇终于从秦韶身上收回了目光,低头喃喃了一句:“这是怎么了呢。”

她抬手,瞧着自己的手心,似乎这里还留着那时的温热,想到这,秦薇红了脸,长姐的手……真软啊。

走了一段路,秦琮没忍住回头看了一眼,那个平素里不苟言笑,清高自赏的安王府嫡小姐,如今被丫鬟们簇拥在中间,嘴角挂着盈盈笑意,仿佛天上仙女一瞬间跌落彩云,轻拾起凡人衣衫,动作未曾见丝毫生涩凝滞,自然地做起一介凡俗来了。

他笑了笑,未曾言语,只是回头望向前方。

神仙也罢,凡人也罢,于他们,并未有何分别。

……

端月拿出准备好的帷帽:“小姐,戴上吧,这里风大。”

秦韶摇摇头:“无妨。”

桐月早就将凉棚处收拾干净,又是拿出一套茶具,又是铺上一层垫子,竟还带了帘子,隔出了一个小空间,惹得秦韶哭笑不得,也不知这丫头何时准备了这些东西。

凉棚是将士们训练间隙休息之处,坐在这里,正好将士兵们训练的情况尽收眼底。

桐月瞪着眼睛:“小姐!您看那是不是王爷?!”

秦韶凝眉看去,站在前方发号施令的,可不就是她父王。

“王爷威武!”

桐月红着脸,一脸崇拜。

端月点了点她的鼻子:“收起你这副痴像吧,让小姐笑话!”

桐月吐了吐舌头:“小姐才不会笑话我呢!”

槐月板着脸开口:“笑话。”

桐月脸色通红地抗议:“槐月你怎么也这样!”

秦韶笑着听她们拌嘴,望向前方不远处徐徐而来的身影。

那身影本是向凉棚走来,似是看到了秦韶主仆,顿了一下转身朝另一个方向而去。

秦韶的笑容更深了些:“端月,请那位先生过来。”

那身影面对端月的邀约有些犹豫,远远望了一眼秦韶,还是跟了过来。

有些清瘦的阴沉青年抱拳行礼:“在下胡生,见过小姐。”

“先生不必多礼,请坐。”

胡生不傻,自然是猜到了秦韶的身份,拒绝道:“在下不敢。”

不知道是不敢称为一句先生,还是不敢坐下。

秦韶抿了一口桐月沏的茶,慢悠悠说道:“先生这是不给本小姐面子了?”

胡生一愣,隐晦看了秦韶一眼,但随即拱手告罪:“胡生不敢,只是小姐千金之躯,在下不敢造次。”

秦韶放下茶杯,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这样啊。”

“先生不坐,不如带着本小姐转转吧,本小姐第一次来,不甚熟悉。”

胡生抬头,望见秦韶似笑非笑的表情,咽下了即将脱口而出的拒绝。

“胡生荣幸至极,小姐请。”

胡生做出相请姿势,秦韶点头,款款起身,槐月却先桐月一步站到了秦韶身侧。桐月讶异,却并未失态,只好落后几步,跟在了几人身后。

“小姐不知想看什么?”

胡生低头询问秦韶,态度不算热络却也恭敬。

秦韶侧头想了想:“兵器库如何?本小姐还没见过呢。”

胡生点了点头,继续沉默带路,兵器库虽不远,但秦韶也出了一身薄汗,脸上带了红晕,胡生却像是并未察觉,中途还加快了几次脚步,惹得桐月白眼连连。

几人到了兵器库,却见门上上了锁,胡生平静的语气没有变化:“对了,兵器库闲人免进,需要钥匙。”

他微微扯了下嘴角:“可惜……在下没有钥匙。”

“那你怎么不早说?!害我们小姐白白走了这么多路!”

桐月实在忍不住了,这人怎么回事儿,竟然敢戏耍她家小姐!气煞她也!

胡生掸了掸袖子:“在下忘了。”

“你!”

桐月气得脸通红,秦韶却是突然笑了起来:“先生……真是有意思啊。”

胡生面无表情回道:“在下惶恐。”

秦韶止了笑,走到了胡生面前,她微微抬头,一双漆黑深沉的眼睛直直向他望来,极近的距离,仿佛能感受到少女身上的温热,胡生不免有些愣怔,等他回神,发现心口抵着一把寒光闪闪的利器——正是他别在腰间的匕首。

桐月被自家小姐突然的动作吓得倒吸一口凉气。

“真是一把好刀啊。”秦韶笑着用了力气,匕首尖端刺穿布料,直达肌肤。

“只要刺中这里,不出五息,你就没命了吧。”秦韶轻轻开口,表情悠然,甚至带着一丝好奇,仿佛是真的在虚心发问。

胡生阴沉的脸终于有了波动,他紧皱眉头,少女巧笑嫣然,眼中却是真真切切的杀意!

他刚想动作,不料秦韶后退几步,若无其事地把玩着手里的匕首:“既然你没让本小姐尽兴,那这把匕首,就当是你的赔罪了。”

这般轻描淡写,仿佛方才那般汹涌的杀意只是他的一个错觉。

秦韶并未再留,抛下这句话便转身离开,胡生覆上被刺破的心口,望着秦韶远去的身影,眸色翻涌。

直到有人喊道:“胡生,你今日又迟到了!看我不罚你!”

他才悠悠回神,低低应了一声。

端月收回望向胡生的目光,有些不解:“小姐您为何……”

秦韶不答,问方才一直在她身边的槐月:“他功夫如何?”

槐月脸色严肃:“功夫不俗,在我之上。”

“比之父王?”

“王爷所习招式大开大合,为战场纵横之术,望此人气韵,所习戾气深厚,乃杀人之术。”

端月桐月两人见自家小姐突然聊起这般话题,都白了脸色。

桐月更是一阵后怕,方才小姐那般对他,若是那人突然发难,可如何是好?

“小姐……”

秦韶脸上没什么表情:“回吧,我累了。”

槐月脚程快,去告知秦薇姐弟一声,主仆几人便乘马车回府了。因为有胡生这个插曲,连桐月也没了旁的心思,马车内有些安静。

重生之郡主万福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