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妖怪

药翁一路拉着乐无走到了浮金殿的侧面。

两人先是探出头仔细地观察了一下殿前的情况,目测殿前大约整齐地站着十几位弟子,他们全部都已经换上了浮金山的标配:浮金山河束手服。

那用金丝绣线绣着浮金山山河图案的白衣穿在身上,倒是显得他们各个都精神十足。

药翁回头上下打量了一下乐无道:“你的弟子服呢?”

乐无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低眉含胸地小心说道:“前几天,被......被小灵给咬破了......”

药翁忍不住抬手给了乐无脑门一个钉壳道:“你个倒霉孩子!让你少跟那些灵蜥灵蛇玩,你就是不听!现在怎么办?一会进去大殿里,我看你丢不丢脸!”

乐无吃痛地躲了一下,随即试探性地小声问道:“阿翁,要不我就不拜师了,反正我也没有灵元,拜了师也学不到什么东西,我就回去炼炼药什么的就行了,好不好?”

:“好你个头!天底下,凡是年满十六岁的少年,哪一个不想来浮金山拜师修炼?这是多少人求都求不来的机会!你呀你!要我怎么说你好!你能不能上点进?跟着我炼药能有什么出息?你拜鄢雀为师之后,不管是专研符咒,还是练习剑法,只要学有所成,以后都可作为自保或者抵御妖族的资本。你光会炼药,妖怪来了你要拿什么来反抗啊?啊?难不成你要拿丹药丢他们吗?你是打算把他们都喂得灵力大增好过去把你给活吞了吗?”

药翁一连串说了一大堆,可是乐无却根本听不进去,她以前是想找个厉害的人来抱大腿来着,而鄢雀也是各仙宗里公认的最厉害的仙尊。

可是乐无认定了他是个人渣,所以现在她并不准备抱谁的大腿了,她只想窝在药阁中炼一辈子的药,舒舒服服地过完这一生。至于抵御妖族什么的,就让别人去做吧,她可不敢。

可是天不遂人愿,养育她的这位药翁却巴不得她可以出人头地。

乐无不禁想着,唉,药翁真是像极了那些逼着自己孩子好好读书考名校的父母。

乐无抿了抿嘴嘀咕道:“谁要拜那个人渣为师......”

药翁一听这话就来了气,差点吼了出来,随即又连忙强行压低嗓音道:“你管他人渣妖渣,能教你东西的就是好渣!”

这十六年来,药翁倒是已经习惯了乐无的一些现代语言,自然也是知道乐无口中天天唤着的这个“人渣”是什么意思。

虽然他不知道乐无为什么会觉得鄢雀是人渣,但是他不否认,鄢雀确实挺渣的。

因为这么多年来,所有和鄢雀告白过的人,都被他无情地拒绝了,以至于现在的鄢雀总是给他一种:所有女人都配不上我的感觉。

在药翁看来,鄢雀的这种行为无疑也是一种渣的表现。

说话间,殿门打开,从殿内走出来一名弟子。

那弟子面容清秀,五官自然,举手投足间颇有几分教养之风。

只见他也穿着浮金山河束手服,但是不同的是,他的腰间却系了一条橙色的璎珞。

这璎珞是弟子们修行年限的象征,由高到低的排列也非常简单,就是寻常的赤橙黄绿青蓝紫。

因为修行七年结束之后,弟子们就会离开仙宗前往各地伏妖,或者去寻别的事做,所以各仙宗们便用这七色的璎珞来区分不同年限的弟子。

而这橙色的,便代表着这名弟子已经在浮金山修行了六年了。

出来的这人名叫陆无为,是在一众资深弟子中极具威望的一个人,倒不是因为他的能力有多强,主要是他是出了名的随和友善,久而久之便积攒下了很深的好人缘。

所以近几年的新晋弟子拜师大典也都是由他来主持的。

陆无为站在众多新晋弟子前面微笑着说道:“辛苦各位师弟师妹等了这么久,殿内已经安排妥当了,进殿之后切莫交头接耳,随便喧哗。好了,都随我来吧。”

:“是!”

众弟子随即跟着陆无为陆续走进了殿内。

药翁连忙将乐无推了出去。

:“快去!快去!”

乐无揉了揉被药翁推疼的肩膀,一脸不情愿地回头看了看药翁。

可是在看到药翁那关切又高兴的眼神后,乐无却也不忍心再拒绝下去了。

药翁对她的关爱,在这十六年里,乐无都是一一看在眼里的,可以说,药翁给了她以前根本不敢妄想的亲情。

乐无伸出手给药翁比了个OK的手势,药翁也有些笨拙地伸手回应了一个。

乐无看着药翁那错误的手势不禁笑了出来。

:“好吧,管他呢,先进去再说吧!”

乐无随即转身深吸了一口气,大步朝着殿内走了过去。

当乐无蹑手蹑脚,小心翼翼地走进殿内的时候,众弟子都已经整齐地跪在了殿中。

乐无没敢上前,略微犹豫了一下,便顺着门边跪了下去。

而其他的弟子此时全部都聚精会神地听着大殿上的几位仙尊发话,并未注意到门口迟来的乐无。

鄢雀坐在殿上,见到乐无进来,倒是也放下了一直提着的心。

说真的,依着乐无的脾性,鄢雀是真的猜不准乐无今天到底会不会过来。

而他之所以破格收入乐无,除了药翁的百般要求之外,他自己其实也有一点私心。

他知道乐无向来似乎对他有些意见,但是乐无毕竟是他看着长大的,而且又算是莫轻轻和镜恒的半个遗孤,这让他对乐无更是多添了几分宠爱。

只是他的这份宠爱是只局限于长辈对小辈的宠爱,可是奈何鄢雀根本不善于表达自己的感情,而乐无呢又总是喜欢远远地躲着他,这让他哪怕怀着满心的关怀,也无法好好地去向乐无来表达了。

又加上乐无是妖族,这么多年来受尽了各弟子和各仙宗的排挤冷落,导致她直到现在也没交上一个朋友。

鄢雀恐她日后受人欺负,于是便私心想要收她为徒,这样一来,乐无是鄢雀仙尊徒弟的这个头衔一出来,最起码以后也不至于被人看不起。

可是他不知道的是,乐无心里根本就不想做他的弟子。

乐无抬头偷偷瞄了一眼鄢雀,呵,这家伙,都已经过去十六年了,容貌倒是一点也没变老。

修炼就是好啊,只要是修炼到妄虚之境便可以永葆入境时的容貌。

当初在知道这件事情的时候,乐无确实被吸引住了,毕竟没有哪个女生是不想永葆青春的,更何况她的这副新皮囊又这么漂亮。

可是谁让她倒霉呢,好好的灵元就那样被镜恒给毁了,这让她哪怕有了修炼的动力也是于事无补了。

坐在殿上的一共有三人,除了坐在中间的鄢雀之外,左右两边还分别坐着一男一女。

左边正在说话的那位是月尘,他是鄢雀多年的挚友。

乐无倒是非常敬重他,倒不是因为这月尘生得明眸皓齿,面若玉冠,十分俊美。

而是因为这月尘性格极其温柔和善,和冰冷寡言的鄢雀相比,除了和他一样多年未和人结为仙侣之外,其他的地方则是大相径庭。

亲月尘,远鄢雀,是乐无在这浮金山的处世之道。

而坐在右边的那位则是个极不待见乐无的女仙尊,名叫段凌薇。

她是“高拓”这片大陆上,仅剩的一位具有召唤系灵元的人。

乐无虽然并没有见过她使用召唤系灵力,但是光是听药翁说起以前多战时期,她的那些风光伟绩,乐无就已经对她充满了崇拜之情了。

又加上这段凌薇长得颇有几分英姿,心性飒爽并不输于男子,这让乐无对她更是多添了些许敬仰。

不过这段凌薇向来不喜欢乐无,所以即使乐无崇拜她,却也并没有和她说上过什么话。

殿上,月尘轻声细语地说了很多交代拜师事宜的话,乐无直听得有些昏昏欲睡了。

囫囵得听了半晌,终于到了最重要的领璎珞拜师环节。

陆无为从殿侧端出了一盘子紫色的璎珞,重新站回了众弟子的右前方。

随后他开口说道:“今年入山弟子一共十八名,分入鄢雀阁中的有五名,月尘阁中七名,凌薇阁中六名。下面就以考核时的名次排序,依次上前拜师,授璎珞。”

十八名弟子?

众人跪在地上,顿时都心中疑惑起来。

刚刚大家在殿外等候的时候,明明就只有十七个人,这哪来的第十八个人呢?

但是迫于现在是在众仙尊的眼皮子底下,大家也都不敢做声,只是全部都静静地跪着。

陆无为道:“第一名,玉绝峰穆之筠。”

跪在最前排中间的一位少年站起身,走到殿前躬身拜道:“弟子玉绝峰紫明仙尊次子穆之筠,拜见三位仙尊。”

穆之筠?

乐无听着这个名字突然感觉非常熟悉,这名字倒是和去年刚从浮金山离开的一名天资卓越的弟子名字相似,她隐约记得那人好像是叫穆之庭来着,也是从玉绝峰来的。

浮金山相对其他仙宗来说是有一些特殊的。

除了浮金山之外,其他仙宗都是有自己的血脉宗室的。

就比方拿这玉绝峰来说,它的现任宗主是一位名叫穆紫明的仙尊。

玉绝峰也是以穆姓为宗姓,由穆家的人世代掌管。

可是浮金山却并没有一个统一的宗姓,历来掌管浮金山的宗主也都是由上任宗主来指定,凡是在浮金山修炼过的,都有机会可以成为浮金山的宗主。

而鄢雀就是由上任宗主镜恒指定的。

至于鄢雀的本家是哪?却没有人清楚,因为鄢雀是在很小的时候被镜恒从边境那里带回浮金山的。

所以也有不少人猜测他可能是某个边境据点战后存活下来的遗孤。

不过好在鄢雀天赋过人,年仅二十五岁的时候就突破了妄虚之境。

在后来的几场和前任妖尊的战斗中也是立下了赫赫战功,后来便名声大噪,一跃成为了仙尊中的翘楚。之后,也就没有人会再去在乎他的来历了。

后来边境的开世结界彻底建成之后,便渐渐没了战事。

而鄢雀也在浮金山宗主这个位置上稳稳地坐了快一百年。

是的,没错。鄢雀已经有一百多岁了。

一开始乐无知道这件事情的时候确实是惊讶的不得了,后来她才知道,修炼之人,一般寿命都是在三四百年的。

而至于妖族和灵族,能活个上千年的更是数不胜数。

......

思索间,穆之筠已经接过璎珞,对着鄢雀行完了拜师大礼。

陆无为接着喊道:“第二名,汜水之滨寻渊。”

原本寂静的殿内,众人突然听到汜水之滨几个字之后,竟意外得纷纷抬起了头,把目光全部都投在了那个走上殿前的人身上。

乐无也没有例外地抬头望去。

只见那人的背影比刚刚的穆之筠不知道要高大了多少,目测过去大约有两米左右的身高,肩膀也是十分得宽厚结实。

这个背影活脱脱得像极了乐无所知道的那些藏族的摔跤汉子。

汜水之滨地处高拓大陆的东南方靠近海岸的地方,那里的情况不比内地,时常会有妖族进犯。

千百年前,寻渊的先辈们就担负着平定汜水的愿望,带着族人去到了那里。

经过数百年的生死搏斗,才终于将汜水之滨变成了一片净土,也使得内地变得更加安全。

而他们一族也常以坚韧善战被世人称道。

众人之所以对寻渊有着莫大的兴趣,除了他们一族骁勇之外,更是因为他们地处偏远,很少会送人过来内地拜师修炼。

而今年他们不仅送了人来,还一次性送了两个,而且还都通过了考核。

除了寻渊之外,另一个人就是他的妹妹寻瑶。

在后面的拜师中,乐无倒是也看见了那个寻瑶,她是考核的第四名,被收在了段凌薇座下。

乐无本以为她应该是一位高大粗犷的女子,却没想到,实际上竟然是一个背影娇小,看起来十分活泼的女孩。

而考核的第三名也是一名女子,名唤段颜,是云裙山琉璃仙尊的次女。她被分在了月尘座下。

这前四名都是来自一些大家耳熟能详的大仙宗,排名靠后的人里面则大多都是来自其他一些小仙宗的了。

乐无跪得双腿发酸,忍不住来回撑了撑腿。

:“浮金山好歹也是排名第一的仙宗,怎么搞得跟个高考冲刺班似的?就不能好好发展一下自己境内的人么?天天忙着给别的仙宗培养人才,真是搞不懂。”

乐无不满地小声嘀咕了半天,她是被鄢雀破格录取的,没有名次,自然而然地就排在了最后面一位。

又过了半个时辰,垂着头的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的乐无被一阵叫喊声唤醒。

:“乐无!乐无!”

乐无猛地抬起头,只见前面的弟子,包括殿上的鄢雀等人,都齐刷刷地看向了她。

陆无为连忙又喊道:“乐无你还愣着做什么?到你了,还不快过来!”

:“噢噢!”

乐无胡乱擦了擦嘴角的口水,连忙就要起身,可谁知她的双腿都已经麻了,人还没站起来,就又重重地摔了个狗啃泥......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