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妖怪

乐无趴在地上大脑一片空白。

殿内鸦雀无声,静得仿佛可以听见乐无的心跳。

陆无为见状连忙将托盘放在一边,大步走了过来拉起了趴在地上的乐无。

乐无小脸羞得通红,这下好了,她可算是给药翁长脸了。

:“师,师兄,我腿麻了。”乐无小声对着陆无为说道。

陆无为小心地扶着乐无的手臂温柔道:“没事,你慢慢来,我扶着你。”

:“嗯。”

乐无看着陆无为那清秀的脸庞,自己的脸则羞得更红了。

陆无为是她所认识的人中,为数不多的几个待她还算不错的人。乐无也是一直将陆无为当做哥哥来看待的。

乐无现在这副出糗的模样,如果换做其他弟子,那是绝对不会过来扶她的。

乐无不禁心中暗暗庆幸,幸好主持大典的人是陆无为,要不然她可能真的要在这个冷冰冰的地上趴上个十几分钟了。

在众人的注视下,陆无为扶着乐无,一步步慢慢地走到了殿前。

她抬头看了看鄢雀,月尘,还有段凌薇。

果不其然,清一色的臭脸。

乐无勉强站稳躬身道:“弟子浮金山药阁药童乐无,拜见三位仙尊。”

这下殿内的弟子终于按捺不住自己的情绪了,纷纷议论起来:

:“她就是那个仙尊破格收入宗门的妖族?”

:“看着不像是妖啊,倒像是位仙子。”

:“你懂什么?妖族最会炼化外形,特别是那些灵力高深的妖族女子,更是喜欢化出美丽的人族容貌,可是纵使脸蛋长得再好看,骨子里还不都是个妖怪。”

:“是啊,指不定她的真身就是个蛇虫鼠蚁什么的!”

:“哎,可我怎么听说,连仙尊他们都查不出来她是什么妖怪啊?”

:“我也听说了,说不定是个什么杂牌妖怪~”

:“那鄢雀仙尊阁中新晋的第五位弟子应该就是她了吧?”

......

这些话传到乐无的耳朵里她也就全当做没有听见,与其总是拿别人的看法和嘲笑来折磨自己,倒不如想开一点过好自己的生活。

鄢雀眉头微皱,似有些不悦。顿时一股凌冽的气场扑面而来。

殿内聒噪的弟子们瞬间都闭上了嘴,没敢再继续多说下去。

感受到这股威压,乐无心中一阵后怕,不会吧?难道鄢雀是嫌她给浮金山丢人了?可是她也不想的啊,谁让她排在最后,又不像其他弟子那样身子骨有灵力护着不会腿麻。

鄢雀见座下安静了,便开口对着乐无说道:“乐无,以后你就要改口唤我师尊了,先行拜师礼吧。”

:“是......”乐无很不情愿地挤出了一个‘是’字。

可是谁知,她刚要跪下,身后竟然就传来了一个女子的阻拦声。

:“等一下!”

乐无寻着这声音往身后看去,正好看到身后一女子站了起来,这女子正是段颜。

乐无这才看清段颜的长相,竟然生得唇红齿白,眉眼多情,十分得明艳动人。

段颜站得笔直,挑了挑眉,白了乐无一眼,随后对着鄢雀拱了拱手说道。

:“仙尊,早闻浮金山十几年前收养了一个妖族,这本是浮金山内部的事情,其他仙宗也不好多加过问。后来我等考核之时,又听说仙尊您将那妖族破格收入了宗门做了入室弟子,当时我还以为这只是谣传,想不到竟然原来是真的?”

段颜嗤笑一声又接着道:“呵,这妖族拜师做伏妖师的事情我可从来都没有听说过!原先您只是养着她在仙宗里,但是现在您要让她拜师修炼,仙尊,恕弟子无法接受和这妖族做同门!而且,您这样做的话,要是被其他仙宗知道了,恐怕也会有损浮金山和您的威名!弟子希望,仙尊您还是想清楚一点比较好!”

乐无心中暗暗叫好:说得太好了段颜!再多说一点!

鄢雀目光寒冷地盯着段颜道:“你在威胁我?”

段颜有些紧张得攥紧了拳头,她虽然非常惧怕鄢雀的这股凌冽的气场,但是在和妖族做同门这件事上,她也绝不会让步。

月尘见气氛有些紧张,连忙笑着宽慰段颜道:“段颜,这乐无虽然是妖,但是实际上并没有灵元,哪怕拜师修炼,也不会对各仙宗起到什么威胁的,你大可放心。”

可谁知段颜一听这话却更加不愿意了。

:“没有灵元?鄢雀仙尊,弟子不明白,这妖族既然连灵元都没有,那她有何资格拜在您的座下?这对我们其他人来说根本就不公平!”

:“是啊是啊!这不公平啊!”其他一些胆大的弟子也跟着附和了起来。

:“这......”月尘一下子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

月尘微微侧过身子,用手中的玉骨扇挡住自己的嘴,小声对着鄢雀说道:“鄢雀,我看这件事情你要不还是再考虑考虑吧,若是这件事情闹大了,恐怕影响不好......”

鄢雀微微昂首轻哼道:“呵,我鄢雀做事,为何要在意他人的看法?什么时候浮金山收纳弟子,还要征求别的仙宗们的意见了?段颜,你既然这么愿意为别的弟子打抱不平,那好,我给你个机会。你现在就可以带着跟你有一样想法的人,走出这浮金殿,回到你们自己的仙宗去,我鄢雀绝不阻拦。”

此话一出,众人瞬间都蔫了回去,没敢再跟着应和。

段颜也是没有想到鄢雀竟然会这么护犊子,竟然完全不把其他仙宗们的看法放在眼里。

可是如果她真的赌气走了,那回去云裙山可不好交代,说不定到时候还会被传出一个顶撞仙尊,被驱赶出山的恶名。

段颜思索了一会,没有办法,最后只得悻悻地跪了回去。

乐无暗暗叫苦:这鄢雀莫不是吃错了药了!

月尘见众弟子神色不满,又见鄢雀态度强硬,便又开口打着圆场。

:“其实你们也不必如此介怀,乐无她是自幼就生长在浮金山的。虽然她是妖族,但是她的心性却一直都是十分温和,和你们所知道的那些阴狠的妖族是不同的。而且不管是人族还是妖族,只要内心向善,并且没有做过什么恶事,那我觉得大家还是多存一份宽容之心比较好。”

乐无眼见着这些弟子快要被月尘给安抚下去,心想着这恐怕是她最后一个拒绝拜师的机会了,不管怎么样,还是努力一下看看,兴许鄢雀就真的改变主意了。

众目睽睽之下,月尘话音刚落,乐无就冲着鄢雀扑通一声跪了下去。

:“仙尊!乐无多谢仙尊关怀,可是我无才无能,如果真的拜入了您的座下,恐怕真的就要玷污了仙尊您的威名了。而且我这个人这么笨,又没有灵元,我就只会炼炼丹药而已,别的我真的学不会的,仙尊您就收回成命,让我回去药阁继续炼药吧。”

她拒绝了?

众人不解,这是多少人挤破脑袋都想获得的机会,她竟然拒绝了?

鄢雀微微探了探身子戏谑道:“你笨?炼药之法复杂多变,你十岁的时候就可以独自炼制高级丹药,药阁中医书典籍你也无师自通,倒背如流,连乐言这个炼药奇才都夸你天赋异禀,百年难遇。你笨?呵呵,如果你都算笨的话,那这浮金山上就没有聪明的人了。”

乐无心中大喊冤枉,她这不是聪明,她带着现代的记忆过来,自从会走路了之后就开始看医书,十几年就光干了这一件事情,换做任何人也都会达到和她一样的成绩啊!

而且和乐无刚穿越到这里的时候不同,之前她看到莫轻轻御剑的时候,她还以为是穿到了一个修仙的世界,可是结果根本就不是这样。

这里非但没有仙人不说,还到处都是妖怪。而鄢雀他们的这些宗门也都是在修炼一些伏妖术,主要的目的也都是要抵御妖族。

虽然近些年没有战事,妖族也很少进犯骚扰,但是天有不测风云,谁知道以后会怎么样?

而且乐无本来就是穿成了一个妖怪,那妖怪见妖怪,总不至于真的要了她的命。

但是如果自己真的学了伏妖术,那妖怪来了之后,她能不去帮忙一起抵御妖族么?万一自己在妖族那里上了个什么黑名单,那她还能有命活吗?

乐无连忙又磕了个头道:“仙尊,仙尊您就收回成命吧!我真的不是做伏妖师的料啊仙尊。”

乐无心道:鄢雀你就别坑我了,我可不想以后真的上战场和妖怪拼命啊!阿翁对不住了,不是我不想争气,是我真的害怕啊。

月尘和段凌薇见到乐无这样,一时间也搞不明白了。

段凌薇看着现在已经有些怒火中烧的鄢雀说道:“鄢雀,既然乐无她自己也不想,那我看,要不还是算了吧。”

鄢雀强忍住心中的怒火,沉思了良久。

突然,他嘴角微微上扬,笑道:“好,既然如此,那我就不收你做弟子了。”

鄢雀答应了?

乐无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抬起头惊喜地问道:“仙尊您是说真的?”

鄢雀抬手抵住自己的太阳穴,略带玩味地说道:“当然,你不是怕玷污了我的美名么?既然你这么为我着想,那我就在新晋的弟子中给你寻一个小师父,反正你们都差不多大,又都是新人,这样也就谈不上什么玷污美名不玷污美名的了,如何?”

什么??

乐无怎么也不会想到,鄢雀竟然会出这一招。

她一时间有些愣住,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去拒绝了。

:“呃......我......”

还不等乐无想好怎么回绝,鄢雀就抢先一步喊道:“穆之筠!”

穆之筠听到鄢雀喊他,愣了一瞬,随即快速起身站到了殿前。

:“师尊,弟子在。”

鄢雀托着脑袋的手,轻轻指了指乐无,然后对着穆之筠说道:“喏,这个人以后就交给你,做你的小徒弟了。以后凡是学到一些不需要灵力催动的符咒,还有剑法时,就由你转而教给她。”

乐无傻傻地看了一眼这个穆之筠。

只见这人长得清新俊朗,眉眼如画。双目黑白分明,目光有神却冷清。

乐无忍不住又多瞧了几眼,只觉得他竟十分得耐看,而且是越看越好看的那一种。

且这人的眉宇之间,似乎和她之前见过的那个穆之庭倒是有几分相似,乐无不禁想到,他们这名字也差不多,该不会就是他弟弟吧?

穆之庭那个人乐无倒是没和他打过两次交道,给她的印象也是一个死板冷淡的印象。

这穆之筠既然是他的弟弟,八成也是个冷淡无趣的人。

穆之筠倒是没有转脸去看乐无,而只是犹豫了一下对鄢雀说道:“师尊,弟子和这位乐无姑娘同岁,恐做不好她的师父。”

乐无一听,好嘛,人家不愿意做她师父。

可是鄢雀却肯定道:“你是这次考核的榜首,天资过人,怎么会教不好她普通的符咒和剑法呢?不要谦虚,遇到难教的地方,你尽管来问我。”

乐无算是看明白了,这鄢雀是铁了心想要把她留在他的鄢雀阁里了,她越是拒绝,鄢雀就越是要把她拿得死死的。

这下可倒好,偷鸡不成蚀把米,她竟然成了鄢雀徒弟的徒弟。

穆之筠眼见着鄢雀无法说动,便只得应声答应了下来:“是,弟子遵命。”

陆无为看着在一旁傻站着的乐无,小声提醒道:“乐无,别愣着了,快点拜师啊。”

:“啊?噢~”乐无这才反应过来,随后转而跪向穆之筠道:“......弟子乐无,拜见师父,请师父受徒儿三拜。”

穆之筠还是个新人,自然是不能喊作师尊的,乐无便唤他师父,对着他好好地拜了三拜。

穆之筠倒是十分客气,等乐无拜完之后,便将乐无拉了起来,说道:“虽然我现在成了你的师父,但是毕竟你我同龄,这些繁文缛节以后就不必再做了,至于符咒剑法,你放心,我也一定会尽力教你。”

乐无点了点头,她心里清楚,穆之筠的这份客气不是对她的,而是介于鄢雀。说到底,鄢雀这样做,对于乐无来说,确实也是一种保护。

以前的她没少受这浮金山历届弟子们的欺负,而现在不同了,她有了师父和浮金山弟子的身份,俗话说打狗也得看主人呢,以后总不至于再轻易地被人欺负了去。

乐无将那紫色的璎珞系到了腰间,随即便跟着穆之筠退了下去。

又过了不到半个时辰,一些杂七杂八的事情全部都交代好了之后,这漫长的拜师大典也随即进入了尾声。

最后,鄢雀,月尘,还有段凌薇先行离开了浮金殿。

陆无为招呼了另外两个同届的人分别领着一些弟子,前往了各自的阁中。

乐无喊住穆之筠道:“那个,师......父~我的东西都在药阁呢,我先回药阁去拿东西,然后跟药翁打声招呼之后我再去搬去鄢雀阁哈~”

穆之筠微微颔首应道:“需要我帮忙吗?”

:“不用~”乐无连忙摆手道:“不用,不用,我自己能行,那师父你先去吧,哈哈~”

穆之筠便没有再强求,转身准备跟着队伍去往鄢雀阁。

这时段颜和乐无擦肩而过跟上了穆之筠道:“之筠,月尘阁离鄢雀阁很近,我和你顺路,一起走吧。”

穆之筠依旧是微微颔首,没有拒绝。

而这个段颜人都走了,却还不忘回头丢给乐无一个白眼。

乐无抿了抿嘴心道:看来这个段颜看自己很不爽啊!眼神要是能杀死人,那自己恐怕就要被这个段颜给千千刀万剐了~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