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妖怪

大典结束之后,已经临近傍晚了。

现在正值六月,气温还没有太过于升高,所以到了傍晚的时候,微风一起,倒也十分凉爽。

乐无慢悠悠地走回了药阁,她目光先是在阁中扫了一遍,倒是没瞧见药翁。

她悠悠地叹了一口气,转身朝着自己的卧房走去。

直到她快收拾完东西的时候,药翁才终于回来。

他进入药阁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满屋地去找乐无,后来见乐无在收拾东西,知道她是要搬去鄢雀阁了,便止不住地开心。

他刚想问问大典怎么样,却瞧见乐无竟一脸的生无可恋。

药翁压抑住自己喜悦的心情,随手将床上已经叠好的一摞衣服塞进乐无的包袱中,故作镇定地问道:“呃......拜师大典结束了?”

:“嗯。”乐无应了一声,随后便将包袱背在了自己身上。

药翁连忙殷切地帮忙托了一下包袱道:“噢噢,那你今天就要搬去鄢雀阁啦?”

乐无将包袱紧了一紧又应道:“嗯。”

得到肯定的回答,药翁心里更开心了。

:“噢!呵呵,那就好,那你快去吧,嘿嘿~去了之后要好好跟着鄢雀学啊,可不要再耍什么小性子了,哎!也不要担心我啊,药阁不忙,我一个人应付得来。”

乐无停下脚步,转身对药翁说道:“阿翁,其实......我没有拜鄢雀仙尊为师。”

:“什么?那你是拜了月尘还是......”药翁一下子有些搞不明白了。

乐无摇摇头道:“都不是,我是拜了鄢雀仙尊座下的一个新晋弟子做了师父,是一个叫做穆之筠的人,好像就是之前的那个穆之庭的弟弟。”

:“啊?”药翁惊得胡子一跳:“你做了鄢雀徒弟的徒弟?”

:“嗯。”

药翁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不是,这,这鄢雀在搞什么?你怎么能做一个新人的徒弟呢?不行!我得去找他。”

乐无慌忙拉住气得吹胡子瞪眼的药翁道:“别别别,阿翁,我是自愿的。本来我就是妖,又没有灵元,修炼本身就成不了什么大气。鄢雀仙尊的弟子都是各地伏妖的能手,若是他真的认了我这么一个废物当徒弟,那不就毁了他的美名了?而且其他仙宗也不同意我做他徒弟,所以鄢雀仙尊无奈之下才让我拜了穆之筠的。”

药翁这才冷静下来,他也知道,以乐无的身份,拜师的时候肯定不免会受到别的仙宗的人的非议。

现在这个结果虽然让他不是很满意,但是仔细想想倒也是个名正言顺学习伏妖术的机会。

药翁思索了一番道:“嗯......玉绝峰倒是个名副其实的大仙宗,这紫明仙尊的孩子,自然也都是人中龙凤,我听说,这次考核的第一名就是这个穆之筠对吧?”

乐无点点头道:“嗯,是的。”

药翁捋了捋胡子应道:“那好吧,既然事实已经如此,那你以后就好好跟在他后面修炼。还有啊,这鄢雀阁可不比药阁,你切不可还像以前那样懒懒散散的,去了之后一定要勤加修炼,苦心专研,不要......”

:“好好好!我知道了,我都记住了~”乐无打断药翁道:“我不和你说啦,天马上就要黑了,我得过去了。”

药翁拍了拍乐无的包袱,神色不舍道:“好,那你去吧......”

乐无却没有着急着走,而是一把抱住了药翁道:“阿翁,我知道你舍不得我,你放心吧,我以前是不想修炼,但是现在既然已经拜师了,那我一定会尽我最大的努力去学的,我绝对不会在鄢雀阁中混日子的。而且我又没走远,不忙的时候,我就回来陪你。”

药翁拍了拍乐无的脊背道:“好孩子,唉,好了,别耽误时间了,去吧~”

:“嗯,那我走啦~”

乐无和药翁道别之后便背着包袱来到了鄢雀阁前。

此时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乐无望着鄢雀阁的门匾,眼中一片迷茫。

她的未来在哪?

她不确定,十六年了,她还是没有坚定自己应该去往的方向。

甚至连她到底要在这个世界里做些什么?她也没有头绪。

乐无深吸了一口气。

:“唉,想那么多干嘛?天生我材必有用~该出手时就出手嘛~”

乐无拍了拍自己的小脸,强打起精神,大步走了进去。

鄢雀阁中此时都已经掌起了灯,那昏黄又温暖的灯光,将鄢雀阁里外都映了个通明。

乐无虽然在浮金山已经生活了十六年,但是这鄢雀阁她却没来过几次。

哪怕是给阁中的弟子们送每个月修炼必用的药材丹药,她也都是能推就推,不愿意和这些弟子们打交道。

当初面对药翁的质疑的时候,乐无只是说了句:“无用的社交只会摧毁我的灵魂!”

药翁不明白,这种话怎么会从一个十来岁的孩童的嘴里说出来?

乐无背着包袱慢悠悠地往阁中弟子们休息的区域走去。

没一会儿便来到了一众弟子的卧房前。

一路上,鄢雀阁的弟子看到乐无来了,全都不约而同地躲着她,仿佛她就是个瘟神一般。

她寻着这些卧房上的名牌一个个地找了半天,愣是没有看到自己的名字。

:“那个~师兄......”

乐无没有办法,只得鼓起勇气向身边路过的人求助。

谁知那弟子却直接加快了脚步走开了。

乐无呆在了原地。

:“跑什么?我又不吃人。”

乐无一脸疲惫,折腾了一天,自己连口饭都还没吃上,现在只想快点找到卧房休息却都找不到......

而正当她一筹莫展的时候,旁边紧闭的房门却突然被打开。

乐无转头一看,好巧不巧,竟然是穆之筠。

:“师,师父?”

乐无有些紧张地往后退了两步。

穆之筠上下打量了一下乐无道:“回来了?”

穆之筠的声音非常好听,是一种特别清朗的嗓音。

:“嗯。”乐无抓紧包袱小声地应了一声。

穆之筠点点头道:“嗯,你等我一下。”

:“嗯?”

没等乐无弄明白是什么意思,穆之筠就转身回了房里,不一会,他拿着一叠衣服和一盒糕点走了出来。

他将那衣服和糕点递给乐无说道:“这个给你。”

:“给我的?”乐无有些疑惑地接过衣服和糕点。

这是浮金山河束手服?还有这盒糕点,竟然还温着!

:“师父,这些......”

穆之筠面无表情地道:“你别多想,你现在既然是我的徒弟了,那这着装穿戴自然不能过于随意。从明天开始,你身上这样的药童服饰就不要再穿了,免得被其它阁中的弟子笑话我们鄢雀阁的人不懂规矩。”

......乐无一阵无语,亏她刚刚心里还微微感动了一下。

:“哦......”乐无失望地应了一声。

穆之筠接着又说道:“还有,这糕点是晚间我吃剩的,丢了浪费,你就给解决掉吧,好了,我还得修炼,你先回去吧。”

穆之筠说着就要把门关上,乐无连忙伸手拦住门边道:“等一下,那个,师父~我找不到我的卧房,你......知道我的卧房在哪吗?”

穆之筠犹豫了一会儿,但是看着乐无那祈求的眼神,他终究还是没有狠下心。

:“跟我来吧。”

穆之筠说完便出来关上了门,往外走去。

乐无知趣地跟在穆之筠身后,只是她不明白穆之筠为什么要往外走?

鄢雀阁弟子休息的区域就是在这里啊,穆之筠这是要去哪?

但是乐无并没有做声,她生怕自己别说错什么话会惹恼了穆之筠。

两人一路无话,大约走了十几分钟,终于七绕八绕地来到了鄢雀阁的后院。

看着院墙下的那一间小破房子,乐无终于忍不住了。

:“这,这是我的卧房?”

谁知穆之筠竟然也是一脸的疑惑。

他们跟着陆无为回到鄢雀阁的时候,负责分配房间的师姐告诉穆之筠说乐无的房间在这,可是他却没有想到竟然是这样一个小破房子。

穆之筠走到门口,看到那门上挂着的乐无的名牌,也只能对乐无应道:“嗯,是这。”

乐无透过那已经布满灰尘的窗户往里看了看,但是房里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到。又加上这满墙的灰尘和满地的杂草,一看就知道这里已经很久都没有人住了。

穆之筠推开房门,一阵烟尘扑面而来,把门口的乐无给呛了个正着。

穆之筠掩住口鼻走了进去,房间中央有一张老旧的小桌子。他伸手运灵,随即一颗小火苗从他的掌心燃起。

穆之筠随即便将那桌子上已经融了一半的蜡烛给点燃。

房间被照亮,穆之筠和乐无四下看了看。

好家伙,摆设没几样,蜘蛛网倒是结了不少。

穆之筠眉头微皱道:“依我看,还是去找师尊请他给你换一间吧。”

乐无拉住说完就要走的穆之筠的衣袖,道:“算了师父,我看这房子也就是没人打扫,脏了一点而已,一会我打扫一下就行了。”

乐无知道,这房子肯定不是鄢雀做主给她住的,大概率是那个分配房间的弟子擅自想的主意,与其闹到鄢雀那,弄得不愉快,倒不如自己收拾收拾住下算了。

而且这地方偏僻,远离人群,倒也是个理想的休息场所。

穆之筠停住脚步,犹豫着点了点头。

乐无松开穆之筠的衣袖,然后将他给的衣服和糕点装进包袱里,寻了个还算干净的地方放下。

随后她便卷起了衣袖打扫了起来。

她从房间的角落里拿了一把扫帚递到穆之筠面前道:“喏!给你。”

穆之筠愣了一下,随即有些犹豫地接过了扫帚。

可是相比乐无打扫房间的麻利劲,穆之筠却一直傻站着动也没动。

乐无擦了擦额头的细汗一脸无语道:“师父,你可别告诉我,你长这么大还没干过家务活?”

穆之筠暗暗握紧了扫把道:“确实不曾做过。”

乐无惊了,合着这位师父大人还真是个“少爷”!

乐无点点头道:“行吧,那师父你先回去吧,我自己来。”

可穆之筠却没有放下扫把,反而走近了一步说道:“你可以教我。”

:“什么?”乐无忍不住嘲笑道:“扫地还要人教吗?”

谁知穆之筠竟然一下子就脸红了起来,乐无简直一头黑线:这小子突然脸红个什么劲?

乐无拍了拍身上的灰尘道:“好吧,我的大少爷!我来教你~”

:“少爷?”穆之筠疑惑道。

:“没事没事,来来来,扫地扫地。你先把你外面的衣服给脱了。”

:“脱?脱衣服?”穆之筠的脸颊变得更红了。

乐无道:“对啊,你这白衣服不怕弄脏了吗?”

:“......”穆之筠神色不自然地道:“不用了,脏了可以洗。”

穆之筠心中一阵讶异:这个乐无难道都不知道男女授受不亲的吗?哪怕自己是她的师父,那也不能当着一个女子的面随便就脱掉衣服啊!何况现在这个天气,他这外衫里面只有一件中衣......

乐无也不再强求下去:“好,随你。”

......

两人前后整整忙了差不多一个多时辰,才将这屋子给打扫干净。

乐无将手里的抹布拧干净后说道:“终于搞定了~师父,今天真是多谢你了。”

穆之筠将最后一个板凳摆好,也终于累得坐了下去,道:“你是我的徒弟,这都是我应该做的,不过,我倒是没想到这打扫房间,竟然比修炼累多了。”

乐无坐在一边看着穆之筠那张俊朗的小脸上沾到的污渍笑道:“这才哪跟哪啊,比打扫卫生还累的事情可多了去了。”

乐无说着,便拿起抹布轻轻擦掉了穆之筠脸上的污渍。

穆之筠下意识得躲着站起了身,脸颊竟然又不自觉得又红了起来。

:“你,你干什么?”

乐无收回手道:“躲什么?你脸上有灰,而且这抹布我都已经洗干净了。”

穆之筠气愤道:“我不是说这个!”

乐无疑惑道:“那你说的是哪个?”

穆之筠小脸憋得通红,半晌也没说出句话来,最后,他抬手指了指乐无道:“你,你真是!......”

:“啊?”

穆之筠索性不再说下去,竟然直接一脸气愤地转身摔门走掉了。

:“搞什么啊?”

乐无冲着门口喊了一声,但是穆之筠却已经快步走远了。

:“什么臭脾气啊?有毛病啊?真的是~”

乐无累得大大地伸了个懒腰,打了一个长长的呵欠。

忙了一天,真的是累得骨头都要散架了。

她拿出穆之筠给她的那盒糕点吃了个饱,随后便累倒在床上呼呼大睡了起来。

第二日。

乐无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从睡梦中吵醒。

:“乐无!乐无!你起来了没有?!”

乐无从被窝里探出头,睡眼惺忪地嘀咕了一句:“这一大早的,谁啊这是?”

乐无起身下床,将门打开,却见到穆之筠此时正一脸着急地站在门外。

穆之筠一见乐无衣衫不整的样子,连忙吓得别过了头。

乐无这才意识到,慌忙抓住领口,关上了门。

门外传来穆之筠有些慌张的声音:“今,今天是第一天早课,鄢雀仙尊我们等了你很久都没见你过来。所以......我就来喊你了......”

完了完了完了!乐无完全忘记了现在自己已经是鄢雀阁的弟子了。

第一天早课就迟到,鄢雀非得扒了她的皮不可。

乐无用力拍了拍自己的脑袋,连忙将弟子服换好,迅速梳洗了一下,走了出去。

:“师父,我们快走吧!”

穆之筠转过身看向乐无。

只见和昨日不同,今日的乐无穿上这身浮金山河束手服之后,竟然显得整个人都明朗,清新了几分。

特别是乐无的身材,被那腰风勒得更显得凹凸有致,这寻常的腰风系在乐无的腰上,竟比寻常女子还要多绕了个小半圈。

穆之筠不知不觉中竟然有些看直了眼睛。

:“想什么呢?还不快走?”

乐无一听穆之筠说鄢雀也在等她,心里不禁着急得要死,她一把拉过傻愣着的穆之筠,快步朝着课室跑去。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