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妖怪

今天的阳光甚好。

乐无拉着穆之筠,直到跑到课室外面,这才松开了穆之筠的手。

穆之筠收回手,心中竟然突然泛起一丝不舍。

乐无调整了一下呼吸,便准备进去。

:“等等。”穆之筠小声喊住乐无。

:“怎么啦?”乐无停下,转身小声问道。

:“这个......”穆之筠边说着,边伸出手将乐无头顶上粘着的一片银杏落叶摘了下来。

乐无摸了摸自己的头顶道:“谢谢哈~”随后便连忙走了进去。

穆之筠则紧跟其后。

可是乐无刚走进去就后悔了。

只见鄢雀坐在那课室的讲堂之上面无表情,而座下除了那些经常出山的七年资历的弟子之外,其余的人全部都在自己的位置上好好地坐着。

唯独乐无,而且她还是一个新人,却迟到了。

顿时大家的目光全部都集中在了她的身上。

乐无愣愣地站在门口,穆之筠从门外走进来向鄢雀拱手拜道:“师尊,人喊来了。”

乐无不好意思地也拱手拜道:“师尊,哦不,师公好......各位师叔师伯好。”

众人望着乐无,眼中多是嘲笑和不耐烦。

鄢雀道:“之筠先坐吧。”

:“是。”穆之筠应道。

乐无看着穆之筠坐定,随后也厚着脸皮开口问道:“师公,我,我坐哪啊?”

鄢雀道:“那儿!”鄢雀指了指穆之筠身后的一个小蒲团。

:“啊?”乐无望着那个小小的蒲团一脸的不可置信。

好吧,她竟然连一个像样的座位都没有。

乐无倒是没敢拒绝,只得走过去乖乖坐下。

谁知,刚刚坐好,鄢雀就又开口说道:“中午课业结束之后,你给我去浮金殿前围着试炼台跑一百圈,中午不许吃饭。”

:“啊?”乐无刚刚就还在想,鄢雀怎么会那么好心就放过她,果然......

:“是。”乐无应道。

穆之筠微微颔首拱手道:“师尊,乐无是我的徒弟,是我没有提前提醒她今日要早起,弟子有错,愿意一同受罚。”

乐无在穆之筠身后忍不住拉了拉他的衣角,小声道:“师父,你跟着要什么罚啊?”

鄢雀抬眼望了一眼穆之筠道:“好。”

随后鄢雀便不再纠结乐无迟到的事情,而是继续授起了课业。

午时刚到,鄢雀就准时结束了课业,转身离开了。

穆之筠起身对乐无说道:“走吧。”

乐无艰难地起身捶了捶快要僵掉的腿应道:“噢。”

两人来到浮金殿前。

这浮金殿前面的试炼台虽然没有很大,但是在这大中午的,一百圈跑下来,不死也得晒得脱掉层皮。

穆之筠率先开始跑了起来,乐无无奈,也只能跟着跑了起来。

乐无跟在穆之筠身边有些愧疚地说道:“师父,对不起啊,连累你跟我一起受罚。”

穆之筠头也未回地道:“你不用放在心上,这本来就是我的责任,我要是早上过去喊你的话,你也不至于迟到了。所以以后凡是有早课的时候,早晨我都过去找你,和你一起走吧。”

:“嗯?”乐无先是惊讶了一瞬,随即便应道:“嗯,好。”

来往的弟子们看到乐无和穆之筠在这里跑步,一时间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

段颜和一众月尘阁的弟子从月尘阁出来,本准备去往药阁中取一下画符咒用的材料。

却没想到路过浮金殿前的时候,正好看到了穆之筠和乐无。

段颜忍不住驻足,却听得旁边同样路过,也要去往药阁的鄢雀阁弟子说道:“哎,你看!已经开始跑了。”

:“是哎,这穆之筠摊上这样一个徒弟也真是够倒霉的。”

:“可不是,第一天早课就迟到,性格如此散漫,真不知道师尊是怎么想的。”

......

段颜越听越来气,随即跟身边的同门说道:“你们先去取材料吧,我有点事情。”

几个同门自然是知道她是想去找穆之筠,所以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纷纷应了一下之后,便就都结伴径直走掉了。

段颜走到试炼台边,一把拉住跑过来的穆之筠。

乐无见状却并未停下,她知道这段颜和穆之筠早就相识,他们既然有话要说,乐无也不好停下来做电灯泡。

穆之筠停下脚步,拉开段颜的手问道:“你怎么来了?”

段颜瞪了一眼已经跑远的乐无,对穆之筠说道:“之筠,我看我还是陪你去和鄢雀仙尊说说吧,让他收回成命,别让这个妖怪继续做你的徒弟了。”

穆之筠道:“你这是怎么了?乐无她是我徒弟,又不是你徒弟,你管这么多做什么?”

段颜一时语塞:“我......我这不是担心你么?她去鄢雀阁第一天就给你惹祸,以后指不定还会给您惹来多少麻烦呢!而且她还是个妖怪,妖怪怎么能做你的徒弟呢?”

穆之筠有些不耐烦地单手叉腰道:“你别一口一个妖怪地叫好不好?鄢雀师尊都愿意收她为徒,那她做我的徒弟又有什么不妥的?而且乐无今天只是睡过头了而已,没你说的惹祸那么严重。我现在好得很,你不用操这份心。”

段颜见穆之筠满口的维护,顿时有些不能理解:“可是,昨日在浮金殿上,你不是也不想收她为徒的吗?怎么今日你就......?”

穆之筠道:“昨日是昨日,今日是今日,我觉得你有这个时间的话,最好还是多关心一下你自己吧,不要总是跑过来关心我的事情。”

穆之筠说完,正好赶着乐无又跑完了一圈过来。

穆之筠不再理会段颜,转身又跟在乐无身边一起跑了起来。

乐无不经意地瞟了段颜一眼,正好对上段颜愤恨的眼神。

我去,这个段颜怎么老是喜欢瞪我?

乐无心中疑惑,从昨天第一次见面到现在,这个段颜好像就没有拿正眼看过她。

不过乐无倒是也觉得无所谓,反正这样看她的人,浮金山上还有很多。

......

一个月很快就过去了。

自从第一天早课迟到被罚过之后,每次凡是有早课的时候,穆之筠都会很早就来到乐无的屋前等着。

有时候来得过早了,他也不会喊醒乐无,而是坐在门口,一直等到差不多的时候才会喊醒她。

而乐无也渐渐习惯了这种每天被穆之筠喊着起床的日子。

这天,因为穆之筠他们年满十六岁,灵元成熟,已经达到修行的最基础的阶层:入世。所以在经过了一个月的基础学识的积累之后,便开始接受了一些简单的实际操练。

而乐无因为没有灵元,这实操的课业她倒是不用参加,于是便有了时间可以回去陪陪药翁。

药翁见到乐无回来,高兴得不得了。

明明鄢雀阁离药阁不远,但是药翁忙于炼药,乐无忙于课业,两人这一个月间,愣是忙得连一面也没有见上。

药翁放下手里的工作,两人一直聊到傍晚才停下。

乐无走到厨房,做了几样拿手的好菜。吃饱喝足之后,乐无才和药翁告别,恋恋不舍地离开了药阁。

可是谁知好巧不巧,路过月尘阁的时候,竟然又碰到了段颜她们一行人。

段颜双手背在身后,面带微笑地拦住乐无的去路,阴阳怪气地说道。

:“这不是鄢雀仙尊破格收入座下的那个妖怪乐无吗?你这是要回鄢雀阁去吗?嗯~以前我没细看,现在看起来,你这双眼睛还真是有意思啊。我怎么记得,妖族大多都是红瞳或者绿瞳的,你这金瞳么~呵呵,乐无,你到底是个什么妖怪啊?”

乐无知道这个段颜极其不待见她,每次见面除了白眼就还是白眼,今天主动拦着她跟她说话,铁定也没有什么好事。

乐无没有正面回答她的问题,只是连忙说道:“抱歉,我还有事。”

可是段颜却不依不饶,又紧跟着上前一步拦住了想要走掉的乐无。

:“哎,别着急着走啊。不管你是什么妖怪都行,只要是妖怪,那我这个忙,你肯定能帮上。”

:“帮忙?”乐无不禁心想:呵呵,算了吧,向来能力强的人找能力弱的人帮忙,肯定都没有好事。

乐无拒绝道:“我可帮不了你什么忙,让开,我要回去了。”

段颜伸出一只手臂拦道:“别呀,这件事情只有你能帮我。”

不等乐无再次拒绝,段颜就猛地闪到一边,随之,段颜身后的一个人连忙提起手中的木桶,将一桶红色的液体泼向了乐无。

乐无下意识地躲了一下,但是身上还是被泼到了不少。

见到乐无的半张脸还有半个身子都被浇透,段颜几人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段颜边笑着边说道:“哈哈哈哈......乐无啊乐无!我要你帮的就是这个忙啊~这是今日我们阁中弟子练习画驱妖符的灵兽的血。可是我画的符咒,灵力怎么都显现不出来,我就怀疑会不会是这血的问题?这不~刚从阁中出来准备将这血倒掉,谁知就碰到了你,你不是妖么?所以就让你帮忙试试咯。”

用来画驱妖符的灵兽血?

乐无顿时痛苦地捂住脸倒地大叫道:“哎呀!哎呀~我的脸好疼啊,段颜,你们好狠的心啊,你再不喜欢我,也不能用这么阴狠的手段来害我吧!我的脸要毁掉了,好疼啊!快来人啊,段颜和她的跟班们要杀鄢雀阁的弟子啦~”

段颜没想到乐无竟然会突然反应这么大,她有些质疑地往后退了一步,小声对着刚刚拿血泼乐无的人问道:“这山魁兽的血不是画低阶符咒的材料么?会有这么大的威力?”

那人也有些犹豫了,随即猜测道:“大概是一下子泼多了就......”

乐无细听着她们说话,然后又故意加大了点声音喊道:“哎呀,我的眼睛啊,疼死我了,完啦~我的眼睛要瞎啦,这可怎么办呐~”

段颜左右看了一下,还好现在这个时辰各弟子大多都在膳房用膳,眼下并没什么弟子往这边过来。

段颜有点心虚地说道:“你可别乱喊啊!我可警告你,你少来吓唬我!”

乐无双手因为捂在脸上,也都粘上了不少血,她伸出血手抓向段颜的脚,段颜等人吓得连忙往后退了好几步。

乐无喊道:“救救我,我好疼啊~我的脸好像都已经烂掉了!”

段颜几人看着乐无那鲜血淋漓的脸蛋,一时间竟然也分不清那是山魁兽的血还是乐无的血。

泼血的那人已经有些害怕了,她拉了拉段颜的衣服道:“段,段小姐,要不咱们还是走吧,这万一被别人看见的话可就......”

段颜咽了咽口水,应道:“走,走走,我们走!”

几人得到段颜的首肯,连忙纷纷跑回了月尘阁中。

而乐无的惨叫声还在她们身后响着,仿佛在追着她们不放。

见段颜她们已经走远,乐无这才停下叫喊,不慌不忙地从地上爬了起来。

:“嘁~我当有多大的胆子呢,拿着低阶灵兽的血就想来对付我,未免也太看不起我了吧!”

乐无将流到嘴里的血吐了出来,随即便准备回到鄢雀阁去,可是刚走了两步她就停了下来。

现在她这个样子这么狼狈,如果直接回去鄢雀阁的话,不免会引起大家的注意。

而且这件事情毕竟是月尘阁中的人做的,月尘和鄢雀的感情一直都很好,要是因为这件事情再闹个什么不愉快,那可就不好了。

思来想去,乐无还是决定先不回去了,并且免得药翁担心,这药阁也同样是不回去的好。

最后,乐无决定,还是先寻个没人的地方把身上的血渍给洗干净了再说。

而她首先想到的就是鄢雀阁后面的那个露水池。

浮金山从金顶之上有一条秀美的瀑布垂直而下,此瀑布名为芜栾青涧。

而这露水池就在这青涧旁的一片幽深的竹林之中。

只不过这池子并不是天然的,而是在很久以前,浮金山刚刚建立仙宗的时候,由第一任宗主引了青涧的水,而人工建成的。

平时有的弟子们在休息的时候,也会三五成群地来到这池边,赏赏鱼,下下棋。

不过今天各阁中的课业都比较紧张,而且入夜之后,大家用过晚膳,一般也都会留在自己的房中温习课业或者巩固灵气。

所以乐无现在这个情况到这里去处理,是再合适不过的了。

乐无偷摸着来到露水池这边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七月的夜晚,已经开始有些闷热。

露水池附近被竹林遮挡得非常隐蔽,前方飞流的瀑布在月光的照映下,激出的水花仿佛是撒出的闪闪银屑。

而露水池中也同样地被游动的小鱼搅了个波光粼粼。

乐无伸手撩了撩池水,正好,温温的。

她仔细地观察了一下四周,确定无人之后,她便放下心来,伏在池边,先是把脸给洗了个干净。

她身上的血迹干了一些,浑身的腥味和那黏糊糊的触感弄得乐无十分得不自在。

她褪下身上的衣服,小心翼翼地下到了池水中。

月光皎洁欲滴,温柔地洒在乐无裸露出水面的肩膀上。

她先是仔细地清洗了一下黏着在一起的头发,随后又将肩膀上残留的血渍洗净。

只见月光下,乐无的皮肤洁白无瑕,仿若美玉。

一些残留的秀发,泛着盈盈的水光,紧紧地贴着她线条优美的后背。

这时,乐无突然瞄见竹林入口处有一个白影竟然朝着她的这个方向走了过来!

乐无心中一惊,连忙抓过岸边的衣服鞋袜潜到了池底。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